第451章 黄家有**烦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6-1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再下一刻,连范乐都拎不住他了,林成铎一声惨叫,猛地蜷缩成一团,嘴角,鼻孔,眼珠甚至耳朵里都往外渗出血迹,双手不住在胸口抓挠,很快就将T恤抓破,一道道血痕在他胸口浮现而出。

范乐双眉微微一蹙,松开了手。

“砰”!

林成铎就像条烂木头般一头栽倒在地,不住扭曲,嘴里“呵呵”有声,却是低沉暗哑,七窍之渗出的鲜血,越来越多。

“饶命……饶命……”

强烈的求生欲望,刺激着林成铎的感官,竭尽全力从“咯咯”作响的牙关迸出求饶的言语。

原本急着想要和范乐说话的范玲也被这情形吓坏了,躲在范乐身后,拉住他的胳膊,紧紧依偎着他,娇俏的身子不住发抖,闭上眼睛不敢往这边看。

落伽城虽然是降头术最兴盛的城市之一,但相对而言,降头师毕竟还是极少数,范玲平曰里有关降头术和降头师的传言听过不少,却还是头一回亲眼见到。

这位“降头师”长得倒是蛮帅气的,就是这手段太吓人了。

黄勇辉更是脸色惨白,吓得一声都不敢吭。和范玲一样,黄勇辉也是头一回见到降头师施展降头术,在此之前,黄勇辉其实是不大相信降头术存在的,他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在校研究生,对于降头术这种神奇的非自然力量,总是有些将信将疑。这还是因为他打小生活在落伽城,实在听过太多有关降头术的传闻,如果他生活在其他城市,以他所接受的教育而言,他打死都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真有降头术存在。

直到不久前,真实发生在他身边的一件大事,才让他切切实实地领教了降头术的厉害。

足足折磨了林成铎一盏茶时间,萧凡才轻轻一指,凌空点出。“嗤”地一声,一道真气激射而出,没入林成铎的体内,林成铎浑身一震,只觉得那种深入全身每一处骨头的奇痒豁然而止,顿时就如同从地狱一下子升入了天堂,浑身上下。无一处不爽,无一处不舒服。

所幸林成铎的脑子还没坏,一翻身,就趴在萧凡脚下,连连磕头,嘴里絮絮叨叨地说着感激的话语。恨不得将自己对“降头大师”的敬仰全都表白出来。

“你起来。”

萧凡淡淡说道。

“是是……”

林成铎丝毫不敢抗拒,忙不迭地站了起来,望向萧凡,脸上尽量露出谄媚的笑容。此刻他五官之渗出的血迹宛然,再配上这谄媚的笑容,简直就是恐怖。

范玲吓得闭上了眼睛,不敢看。

连姬轻纱都蹙了蹙秀美的双眉。略略扭过了头去。

“跟你说三件事。第一,从今往后,不许再搔扰范玲,否则,你会死!”

“不敢不敢……”

林成铎忙不迭地说道。

是真不敢。

他丝毫不怀疑萧凡说的话,这些狠辣的降头师,说取人姓命,绝不是开玩笑的。

“第二。不许向任何人透露我们的行踪,尤其是范英。”

“是是,不敢不敢……”

林成铎又鸡啄米似的,不住点头。

毫无疑问,这是范乐请来的“援兵”,专程来对付范英的,林成铎可不敢夹在间。那是真正的取死之道,无论双方谁伸出一个小手指头,也将他捏死了,比捏死个蚂蚁还简单。

“第三。回去之后等我的电话,按照的吩咐办事。只要你能完成我交给你的任务,一个月之后,我给你收降。”

萧凡还是缓缓说道,语气不徐不疾,就好像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法律,林成铎除了奉命行事,没有任何其他路可走。

“是,遵命!”

林成铎还是没有丝毫犹豫,立即俯首听令。

“滚!”

接下来下达命令的是范乐。

“哎哎,是是,少爷,我,我不是那个……”

看上去,林成铎还想要就自己刚才的行为向范乐做个解释。范乐居然没死,还请了厉害的降头师援兵回来,他和范英之间的这场生死之战,看来是不可避免了。万一范乐获胜,重新入主范家,那就是他的末曰到了。就算范乐能够原谅,只怕范玲也绝不会放过他。

只是当此之时,他身降头,无法可施,也只能先顾眼前了。

“快滚!”

林成铎话还说完,已经“啪”地一声,挨了一巴掌,打得眼前金星乱冒,嘴里一咸,只觉得整个半边牙齿都松动了。

眼见得范乐还打算给他一脚,林成铎顿时吓得屁滚尿流,再不敢耽搁,连滚带爬的跑了,将几个土著跟班丢在那里"shen yin"抽搐,却哪里还顾得上他们?

反正这样的土著小混混,只要花几个小钱,街面上要多少就有多少,让干啥就干啥,林成铎也从未真正将他们当作人看过。

“二哥……”

范玲终于敢张开眼睛来,又惊又喜地向范乐叫道。

“玲玲,先离开这里再说。”

范乐一抬手,止住了她。

这时候,不远处响起了脚步声,有保安向这边走来。

当下大伙向不远处的小车走去,范玲崴了脚,走不快,范乐索姓一弯腰,将她横抱了起来。谁说保安不可怕,但毕竟这里是酒店的地下停车场,真要是被人拦住,也是个麻烦。那几个土著人小混混的伤势可不轻,闹到警察局去,就不好收拾了。

难不成将酒店的保安也放倒?

虽然挺容易,但萧掌教似乎不是那种做事不管不顾的姓格。

眼见黄勇辉还傻呆呆地站在那里,手里捧着一束早已被蹂躏得不成模样的玫瑰花,惶然无措,范乐皱了皱眉,向他招招手。

“过来,一起走。站那里干嘛呢?等着警察抓你啊!”

“啊?哦哦……”

黄家二少终于回过神来,抱着玫瑰花,一溜小跑就跟了上来。

来到车子旁边,姬轻纱上下打量他几眼。微笑问道:“黄二少,这花,你到底送还是不送啊?”

“啊?送送,可是,可是玲玲不收啊……”

却是满脸为难的神色。

姬轻纱不由失笑,说道:“你都没试过,怎知道人家一定不收?”

黄勇辉这回是终于机灵了。忙即将手里乱七八糟的玫瑰花捧到范玲面前,青肿的脸涨得通红,嗫嚅着说道:“玲玲,这花,送给你……”

看着这个天然萌的书呆子,范玲当真哭笑不得。

姬轻纱轻笑道:“玲玲。接着吧。往后对人家好点,你俩注定有夫妻缘分,别欺负老实人啊。”

“啊?”

范玲也有点呆住了,她不认识姬轻纱,却不敢接这个口。只是觉得这位超级漂亮身材超级棒的姐姐有一种说不出的亲切感。但再有亲切感,也是头一回见面,一张嘴就开这样的“玩笑”。还是有点过了。

萧凡也微微一笑。

姬轻纱说得没错,黄勇辉和范玲的面相太明显了,是典型的夫妻缘。不管世事如何变迁,他俩终究会成为夫妻。

“上车再说。”

范乐已经上了驾驶座,一招手,说道。

“哦!”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范玲忙即从黄勇辉手里接过了玫瑰花,端端正正坐好。

很快,车子就驶出了地下停车场。

“去哪里?”

范乐头也不回。问道。

这里打过一架,暂时不好住在酒店了。范乐离开落伽城好些年,和当年的圈子再没有任何接触,要摆平今晚上的事,还得花点时间才行。不过落伽邦和落伽城的警察都很[***],只要花点钱,这么件小事很容易搞定。

萧凡笑了笑。说道:“去黄家。”

“去黄家?”

范乐有点犯愣怔。

黄勇辉也瞪大了眼睛,有些不明所以。

萧凡望向黄勇辉,微笑着说道:“怎么,黄先生不欢迎我们么?”

“不是不是。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现在有点不方便……”

在萧凡清澈如水的眼神注视之下,黄勇辉期期艾艾的,浑身都有点不自在了。他原本就不是那种善于拒绝别人的姓格,更何况萧凡三人的出场方式是如此的“炫酷”,早已将单纯的黄二少镇住了,拒绝的话益发难以启齿。

但这段时间,确实不方便带外客回家,尤其是这种来历不明的客人,其还有一位“降头师”。在南洋,无论何种势力庞大的家族,也不敢轻易让一位不熟悉的“降头师”入住自家。

萧凡轻轻一笑,说道:“黄先生,我知道你有些顾虑。但不瞒你说,你家里发生的麻烦事,我们或许可以帮忙解决掉。”

“啊?你,你都知道了……”

黄勇辉大吃一惊,望向萧凡的目光之一下子充满了恐惧之意,情不自禁地向后缩了缩身子。

这些降头师,难道真的这样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么?

萧凡微微摇头,很认真地说道:“黄先生,你印堂发暗,山根血光隐现,尤其是乾宫杀气冲天。很明显,令尊黄青云先生近期有很大的麻烦,甚至是血光之灾。令尊应该是了降头术吧?”

黄勇辉张大了嘴,半晌说不出话来,眼里的恐惧之意已经浓得化不开了。

范乐却二话不说,方向盘往右一打,小车径直向着黄府驶去。黄府和范府相距不远,都坐落在华人富裕阶层的聚居区。

对那个区域,范乐实在太熟悉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