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章 神仙中人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6-17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命中注定会有贵人相助的黄府君青云先生,目前看来,情形当真十分不妙。

黄青云躺在床上,倒是穿着睡衣,“扮相”还算齐整。不过仔细一看,就能发现,这位落伽城华人社会的头面人物,商界领袖,其实不是“乖乖”躺着的,而是被绑在床上。

黄青云的脸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小红点,情状与荨麻疹有点类似,但红点的颜色要艳丽得多,就好像一滴滴的鲜血,随时准备穿透皮肤,迸射出来。

黄青云的甚至,在床上不住扭曲,满脸痛苦之色,双手不住握拳又松开,似乎竭尽全力想要挣脱绳索的绑缚。

“痒,痒啊……”

黄青云嘶声叫喊,脖子上青筋暴涨,对于走进门来的元成子,萧凡等一行人,视若无睹。

两名身披道袍的三十几岁女子,就站在黄青云的床边,一脸爱莫能助的神色。

毫无疑问,绑住黄青云的手脚,就是阻止他去“抓痒”,这种降头术带来的奇痒,根本就不是人力可以抵挡的,只要黄青云双手一得自由,只怕顷刻之间,他就要将自己抓得皮开肉烂,惨不忍睹。

一般的护理人员,见到这般情形,哪里还敢呆在这房间之中,就算给再多的钱,也没人敢在这里服侍黄青云。一旦被降头术沾上,钱再多又有什么用,无命享用。

这两名道姑,自然也是元成子的门人弟子,专程从玉阳观调过来的,修为不弱。

“师父!”

一见元成子进门,两名道姑连忙迎了上来,稽首施礼,眼神却只在萧凡姬轻纱范乐等人面上扫视。

怎么半夜三更的,师父带了这许多外人进来?

黄青云眼下这模样,有什么好“参观”的。

“爹哋。爹哋,你不要紧吧……”

黄高辉是个孝子,见到父亲这般难受的样子,也顾不得其他,三步并作两步跑了过去,在床前跪了下来,握住了黄青云的手掌。急急问道,两眼尽是焦虑之色。

“痒,痒……高辉,抓一下,给我抓一下……”

黄青云意识很清醒,一眼就将黄高辉认了出来。立即紧紧握住儿子的手,嘶声叫道。

“爹哋,你忍一忍……”

黄高辉的眼泪顿时便喷涌而出,满脸惨痛之意,却无论如何不敢伸手去给父亲抓痒。很明显,这不是解决之道。万一将皮肤抓破了,再并发感染什么的。情况会益发糟糕。

“高辉,抓一下,就,就抓一下……”

黄青云苦苦哀求起来。

“青云!”

元成子大步上前,低喝了一声,满脸严肃。

“七叔,七叔,求求你。杀了我,太难受了……”

黄青云马上就转向元成子,大声哀求道,双眼之中,有点点血水渗出。

却原来元成子也是黄家的人,还是黄青云的长辈。难怪对黄家这么尽心尽力,甚至于将玉阳观的精锐力量都调到黄家来了。

“要不。那药丸,那药丸再给我吃一颗……”

元成子双眉紧蹙,却是十分坚定地摇头,说道:“不行!那药丸纯粹是饮鸩止渴。每多吃一颗。你体内的潜力就多消耗一分。到时候,就算能给你解掉这降头,你也会变成一个空壳子,活受罪。”

“那,那杀了我吧……杀了我!”

黄青云忽然一挺身子,大喊起来。

“黄先生,不要急,办法总是能想出来的!”

萧凡缓步走过去,徐徐说道。

“你是谁?”

黄青云脑袋一偏,恶狠狠地盯住了萧凡,怒声叫道。原本作为落伽城华人商界领袖,黄青云是很有风度的,只是到了这当口,什么风度什么气质,自然都见鬼去了。

萧凡轻轻摇头,曲指一弹,“嗤”地一声轻响,一道无形真气飞射而出,自黄青云的膻中穴一射而入。黄青云顿时轻“哼”一声,浑身一震。

“萧先生……”

黄高辉大吃一惊,叫道。

元成子连忙一摆手,止住了他。

只见萧凡五指轮转,“嗤嗤”之声不绝于耳,无形真气一道道飞出,直射黄青云体内。不过片刻功夫,就点遍了黄青云周身二十七处大穴。

原本不住扭曲挣扎,竭力想要挣脱绑缚的黄青云顿时就安静下来,一动都不能动了。不过脖子上依旧青筋暴涨,显然他体内的奇痒,并未完全消除。只是被萧凡高明无比的制穴术制住了身子,动弹不得而已。

这一下,不但元成子和两名道姑嗔目结舌,宛如梦中;连姬轻纱范乐也相顾骇然。和萧凡做了这许多时候的朋友,也知道萧凡了不得,却实在没有想到,竟然连“隔空制穴”这样传说中的神功都运用自如,当真是神乎其技。

“不是在看电视剧吧?六脉神剑……”

一贯沉静的范乐,忍不住喃喃自语起来。

对于大家震惊的眼神,萧凡毫不在意,手腕一翻,一张黄色的符箓浮现而出,萧凡右手捏诀,嘴里念念有词,在符箓上画了一个古怪的图案。符箓之上原有的朱砂图形忽然变得亮晶晶,光闪闪的。

“疾!”

萧凡一声低喝。

闪亮的符箓闪电般飞出,在空中化成一团火焰,顷刻烧尽,一个鲜血般艳丽的混沌图案,在半空中闪现而出,一闪之下,就射入黄青云的额头,随即没入他体内不见了。

“啊……”

黄青云如遭雷击一般,猛地挺直了身子,双手十指“刷”地张开,牙齿咬得“咯咯”作响。

“爹哋……”

黄高辉急得大叫起来,声音嘶哑,已经变了调。

可是下一刻,奇迹就出现了,只见黄青云脸上,手臂上的红点渐渐开始变淡,不过半盏茶功夫,就完全消失不见,黄青云紧绷的身躯蓦地放松下来,躺在床上,张开大嘴,不住呼呼地喘气,豆大的汗珠如泉水般涌出,不一刻就将他的睡衣都湿透了。

又是半盏茶光景过去,黄青云彻底安静下来,原本涣散的目光变得神采奕奕,望向萧凡,满是感激之意。

“多谢!多谢仙师救我性命!”

“萧先生,萧先生,谢谢你,谢谢你……”

黄高辉更是冲动地上前,使劲握住萧凡的手,一迭声地说道,泪流满面。

萧凡却远没有那么高兴,双眉轻蹙,低声说道:“黄大少,我只是暂时压住了这血毒,让它暂缓发作。要彻底化解掉,没那么简单!”

有黄青云在这里,萧凡也就不再叫黄高辉“黄先生”了,省得搞混。

“萧先生,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对不对?只要你能救我爹哋,不管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只要我能做到,什么条件都行……”

黄高辉激动万分,不住说道。

他也知道萧凡说的是实话,这血降之术如此邪恶,纵算萧凡再厉害,也不是那么好解决的。然而不管怎么样,萧凡刚才表现出来的术法,让黄高辉看到了生机,哪怕只有一线希望,也要竭尽全力去抓住,决不放弃。

和黄青云黄高辉父子的激动不同,自从萧凡祭出符箓,元成子就开始发呆,双眼定定向前,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不过片刻之间,额头和鼻尖上便渗出了点点的汗珠。

“萧居士……”

也不知发了多久的呆,元成子才忽然从虚无之境中返回,黯哑着嗓门,叫了一声。

“元成真人?”

“萧居士,向你打听一个人……无极门的止水祖师,赵止水真人,和你是什么关系?”

萧凡轻轻一笑,说道:“元成真人也认识我师父么?”

“师父?止水祖师是你的师父?”

元成子不顾风度,嚷嚷起来,双眼瞪得老大,师父很难以置信。

“正是家师!”

姬轻纱微笑说道:“元成真人,萧凡是止水祖师的衣钵传人,无极门当代掌教真人。”

“原来如此……”

元成子呆呆地望了萧凡一阵,这才喃喃自语了一声,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情。

“元成真人和我师父相识?”

“相识。岂止是相识而已!”

元成子忽然大笑起来,笑声十分欢悦。

所有人都惊骇地望着他,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何种变故,令得这位一贯威严厚重的玉阳观当代主持真人如此失态。

“萧真人,当年我可是受过止水祖师的大恩,还得到过他老人家的亲口指点,说起来,也算是祖师的半个弟子。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念着老人家的恩德,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他老人家的嫡传弟子。真是缘分啊……萧真人,止水祖师……他老人家还好吧?”

说着,脸上露出了患得患失的表情,似乎生怕从萧凡嘴里说出什么不吉利的话语来。

实在止水祖师的年纪太大,今年起码得有一百多岁了吧。虽然术法高深,内力深厚,但生老病死乃是自然规律。

“多谢真人挂怀,师父他老人家很好,依旧在外云游未归。”

“云游?”

元成子再一次目瞪口呆。

对于出家人而言,云游再正常不过了;但对于一位百岁老人而言,云游就太“诡异”了些。

“当真不愧是神仙中人啊……”

震惊良久,元成子才轻轻摇头,长叹一声,说道,满脸都是欣慰和仰慕之色。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