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8章 奇正九宫八卦阵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6-18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黄青云点了点头,说道:“我已经将维多遇难的消息告知‘纳吉派’的前辈降头师,目前主持日常事务的大降头师说,会派人过来了解情况。”

元成子向萧凡解释道:“‘纳吉派’的教主,苏南大降头师和我有几分交情,对华人也比较友好。”

估计这也是黄青云请“纳吉派”降头师为自己保驾护航的原因。

萧凡左手微动,就占一课,脸上却不动声色,问道:“这位苏南大降头师,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苏南是丹曼国最顶级的大降头师之一,今年还不到六十岁。前些年就有消息传出来,说摩鸠大国师年事已高,有可能要退位,苏南是最有希望接替大国师之位的降头师。‘纳吉派’历史上,曾经出过两位大国师。其中一位,就是苏南的师父,摩鸠大国师的前任。不过出任大国师的时候,年事已高,在大国师位置上只待了不到五年的时间,就主动退位,让给了摩鸠。退位没多久,就驾鹤归西了。”

元成子说道。

“‘纳吉派’在丹曼国算是比较温和的流派,修炼的降头术相对而言,要正派一些,邪气不是那么重。‘纳吉派’的先辈,和我们玉阳观的先辈,一直都有交往。我和苏南也有往来,偶尔还会探讨一些术法上的心得。”

萧凡微微颔首,问道:“黄先生,知道对方是谁么?”

“不知道。”

黄青云摇摇头,说道。

黄高辉却气愤愤地说道:“还能有谁,肯定是范英。这个人,心术不正,一门心思就知道害人。对自己的堂兄弟堂姐妹都能下那样的狠手,还有什么事他干不出来?”

元成子却双眉微蹙,摇了摇头,说道:“范英虽然有这样的动机,但照理说。他的功力没这么深厚。维多也不是泛泛之辈,算是‘纳吉派’的后起之秀,与那人交手,一刻钟都没有支撑到,就一命呜呼。范英不过是前些年才半路出家学的降头术,区区几年时间,他的法术就这么厉害了?”

对这位叔祖。黄高辉显然十分敬重甚至是敬畏,当即唯唯诺诺,不敢再开腔。

姬轻纱想了想,说道:“元成真人,有没有可能,范英背后有师门长辈出手相助?”

元成子点了点头。说道:“我也仔细分析过了,这种可能性最大。夷孥这个人,脾气急躁,非常护短。这些年,他名义上是在摩鸠庄园坐镇,实际多数时间是生活在城里。范英对他奉承得很,生活上照顾得无微不至。他差不多变成范英的‘私人打手’了。如果是夷孥亲自出手。维多抵挡不住,倒在情理之中。”

一提到夷孥的名字,黄青云和黄高辉父子双双脸色大变,对视一眼,彼此都从对方眼里读到了浓浓的恐惧之意。

在降头界,夷孥和范英完全不在一个等级。

范英不过在华人降头师中崭露峥嵘,距离大降头师这个“级别”还远着呢,夷孥却足以排进一等大降头师的行列。单是摩鸠大国师亲传弟子。“不古派”日常事务负责人这样的“头衔”,便已非同小可。

黄氏父子不是没有这样猜测过,只是缺乏证据,不敢宣之于口罢了。而且就算他们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确实是夷孥亲自出的手,也是无法可施。就算是玉阳观,亦不敢轻易向夷孥起衅。

或许举玉阳观之力。一个夷孥并不足惧,但只要一想到夷孥背后站着的摩鸠大国师,无论是谁,都会雄心顿消。英雄气短。

萧凡轻轻一笑,说道:“不管对方是谁出的手,我们当务之急,是要先帮黄先生治好病。”

黄高辉闻言,立即向萧凡深深一躬,长揖到地。

这种天高地厚的恩德,已经无须以言语来感谢,总之只要萧凡今后有什么吩咐,黄家必定全力以赴。

元成子惊喜地说道:“萧真人有办法祛除青云体内的血降?”

“前不久尝试过一次,侥幸成功,现在也可以再试一试……黄先生,请脉!”

黄青云连忙卷起睡衣的衣袖,将手臂伸到萧凡面前。不久之前,他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都还布满了点点血印,如今却光滑白皙,看不到半分踪影。

萧凡伸出手指,搭在了他的脉腕之上,室内顿时就变得鸦雀无声,所有人都神情凝重地注视着萧凡,谁都不敢吭声。

稍顷,萧凡缓缓点头,又换上了左腕。约莫一盏茶功夫过去,萧凡将手指收了回来。

“萧先生,怎么样?”

黄高辉迫不及待地问道,满脸关切之意。

萧凡沉吟着说道:“从黄先生体内妖物的情形来看,这次出手的降头师,应该和出手加害范乐的降头师是同一个人。两者的气息非常相似,只是功力有深浅之别而已,本源几乎是一样的。”

“是范英?”

黄高辉嚷嚷了起来。

加害范乐的降头师,已经确定是范英。

“应该是他。”

萧凡肯定地说道。

元成子不由捋着花白的胡须,诧异地说道:“这个范英,居然已经这样厉害了么?”

似乎有些难以置信。

萧凡笑了笑,说道:“元成真人,加害黄先生和杀死维多的,可能并不一定是同一个人。也许是两个人一起出手,一个人对付维多,另一个人则趁机给黄先生落降头。”

“对啊,很有可能……真相就是这样!”

元成子恍然大悟,说道。

在范英的要求下,夷孥很可能和范英一起出手。以夷孥之能,要对付“纳吉派”的一个晚辈,尽管这个晚辈是“纳吉派”的后起之秀,难度也不会太大。

没有降头师保护的黄青云,在范英面前,就如同婴儿一般,毫无抗拒之力。

“萧先生,既然您能帮范乐范先生解除降头,那么肯定也能帮我爹哋解掉,是不是?”

黄高辉满怀期待地问道。

都是同一个人下的降头,都是血降术,理论上,应该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萧凡微微颔首,说道:“我可以试试,不过要请元成真人相助。”

元成子忙即说道:“萧真人尽管吩咐,玉阳观自我以下,都愿意听从萧真人的号令。”

这也是因为无极门当代掌教的头衔太过惊人,元成子才会这样说话。作为道门一脉,听从无极门掌教的号令,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理所当然。

萧凡四下打量一番,说道:“虽然我推断这回也是范英出的手,但几年前的范英,不过是个刚刚入门没多久的初级降头师,功力一般。如今好几年过去,范英的功力肯定比以前深厚许多。为了以防万一,还要请真人在这里再布置一个奇门九宫八卦阵。奇正相辅,彻底将此地镇压起来。这样才能多几分把握,让黄先生体内的血降无处可逃。”

元成子灰白的双眉一扬,满脸都是惊诧之色,将信将疑地说道:“萧真人,你要收服这个血降?”

萧凡微笑点头,说道:“确实有这个意思,我想研究一下。”

这却不是萧凡心血来潮,也不是他“学究气”发作,什么东西都想研究一番。关键还是冲着“摩鸠嫡传徒孙”这个原因去的。范英固然不是厉害的大降头师,和摩鸠大国师相比,差得十万八千里。毕竟他是摩鸠大国师正儿八经的再传弟子,双方在术法上,是一脉相承的。

要取“赤炎草”,短时间内与摩鸠之间必定会有一战。那么对摩鸠和整个“不古派”的降头术进行尽可能深入的研究,就非常有必要。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如果不是要做到万无一失,那么有别墅地下布置好的九宫八卦阵,也就差不多够用了。

“这个……恐怕不容易吧?”

元成子迟疑着说道。

对于降头术的认知,元成子无疑要在萧凡之上。以龙门派的道术传承,真要镇压血降,不是没有成功的希望,关键是要怎样将血降从黄青云体内分离出来,否则就有可能玉石俱焚。在镇压血降的同时,严重伤害到黄青云的身体。就好像西医的放疗化疗一样,杀人一万自损八千。癌细胞杀死了,其他好的细胞也被杀得剩不下多少。

而现在,听萧凡这意思,不但能将血降从黄青云体内引诱出来,而且还能收服。

不是灭杀,是养起来研究。

这种情形,元成子以前不要说没有听说过,就算是想都不曾这样想过。

“萧真人,降头术很邪……何况范英走的又是偏锋……”

元成子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有句古话叫做“养虎遗患”,你萧真人不要“玩出格”了,到时候不好收拾,反受其害。

萧凡笑了笑,说道:“元成真人,不要紧,我也是想做一种尝试。有奇正两个九宫八卦阵镇压,纵算失手,这东西也逃不掉。真要灭杀它,还是可以办到的。当然,不相干的人要避开,免得遭受池鱼之殃。”

元成子仔细想了想,觉得萧凡这么说,也有几分道理。

不管怎么说,只要萧凡能够将血降从黄青云体内引诱出来,他便有九成以上的把握镇压下去。

“好,就依萧真人所言。”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