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鬼影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6-19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元成真人和一干弟子们办事效率之高,也大大出乎萧凡的意料。

一个小型的奇门九宫八卦阵,以黄青云的卧室为中心,不到一个时辰,就布置完毕。元成子将隐藏在暗处的五名得意弟子都叫了出来,加上他自己,亲自动手,动作奇快。

当然,最主要的是,他们的布阵法器都是现成的,无需重新祭炼。

元成子向萧凡解释说,是因为当初就有类似的想法,怕一个大阵镇压不住血降的邪魅之气,做了再布一个辅助阵法的准备。

没想到还真的派上了用场。

当然,这段时间萧凡并没有闲着,元成真人督率弟子们在内室布阵,他却绕着自己居住的那栋待客别墅转起圈子来,整整一个时辰,也不知道他在干些什么。

只有元成子才隐隐在别墅那边感受到了一丝丝若有若无的阵法波动。

估计萧凡在自己的居所也采取了一定的防御措施。这倒是在情理之中,萧凡现在的行为,事实上等于已经是与“不古派”为敌了。在摩鸠大国师已经返回落伽邦,亲自坐镇摩鸠庄园的情形之下,小心一些绝对没有坏处。

黄青云的卧室,变得戒备森严。卧室里的家具都被搬到一边,将中间的位置清空出来。黄青云盘膝坐在正中,萧凡坐在他的对面,元成子和姬轻纱分据两角。

其他人都不见了踪影。

元成子的几名弟子,依旧在外围负责警戒,同时守护两座大阵,防止关键时刻有人捣乱。

萧凡还是花衬衣,大裤衩子,光脚穿一双休闲皮鞋,盘膝与黄青云对面而坐,却是宝相庄严,丝毫也不因为他这种嬉皮士风格的服饰而受到任何影响。

褚红色的“乾坤鼎”在萧凡面前祭了起来。一点血珠滴落鼎内,不一会,浓烈无比的血腥气就在室内弥漫开来。

姬轻纱目不转睛地盯着萧凡的动作,脸上略有担忧之色。

类似的情形,不久前她刚刚经历过一次,但范乐体内的血降,是多年前种下的。那时范英还是刚刚入门没多久的初级降头师,所落降头威力有限。如今好几年过去,范英的修为应该增长不少,从黄青云痛苦折磨的情况就能看得出来,血降威力大增。

萧凡虽然术法高深,毕竟此前没怎么和降头师降头术打过交道。失手的可能性不但有,而且比较高。

解术时失手,往往比施术时失手更危险。

元成子也是神色严肃,双手拢在大袖之中,暗暗抓住了一张符箓,只要一出现意外,立即就将符箓祭出去。镇压妖物。

让人意外的是,这一次引诱血降竟然非常顺利,远没有为范乐解降时那么麻烦。

当“乾坤鼎”内飘出的血腥气浓郁到一定程度之时,黄青云额头上血芒闪烁,一个鲜红欲滴的鬼脸,从他体内渐渐探了出来,在空中凝聚成形,一双血色的眼珠牢牢盯住了萧凡面前的“乾坤鼎”。鬼脸上露出拟人化的贪婪之意,似乎“乾坤鼎”内有某种物事对它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元成子眼里闪过一抹骇然之色。

没想到无极门还有这样的法器,能够轻而易举的将种入体内的降头引诱出来,这简直就是专门克制降头术的神器。

眼见妖物这么快就被引诱而出,姬轻纱也颇感诧异,转念一想,顿时恍然。当初为范乐解降那么费力。关键就在于降头术在他体内纠缠时间太长,甚至已经变成了他身体的一部分,想要引诱出来,难度当然要大得多。这几年范英为了追求降头术的威力。一味走偏锋。血降的威力是增大了不少,与其同时,却也有了不小的缺陷。

比如说,妖物定力不够,或许就是缺陷之一。

萧凡抬起头来,淡淡地望着那血红的鬼脸,四目相对。鬼脸忽然猛地往后一缩,似乎对萧凡充满着畏惧之意,逡巡着不敢往前。

姬轻纱双眉又是一扬,难道这鬼物竟然已经通灵,可以感觉到萧凡身怀“天罡镜”这样的纯阳至宝,是一切邪魅鬼物的克星?

萧凡脸色不变,嘴里念念有词,“乾坤鼎”内飘出的血腥之气,益发浓郁。

再僵持了片刻,鬼物终于抵受不住诱惑,一声尖利的鬼叫,猛地向着“乾坤鼎”扑去,张开血盆大口,气势汹汹的想要将“乾坤鼎”一口吞下。“乾坤鼎”光华大放,一个鲜红的混沌图案浮现而出,转瞬之间,就幻化成一张巨大的丝网,兜头将鬼物包裹其中。

鬼物大惊,立即变得狂暴不已,拼命扭曲挣扎,想要挣脱血网的束缚,凄厉的鬼鸣之声,刺得人心中一阵阵发寒。

眼见得“乾坤鼎”内射出的血色丝网开始扭曲变形,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被鬼物脱困而出,元成子双眉一掀,就想要祭出手中的符箓,助萧凡一臂之力。

“疾!”

只听得一声大喝,萧凡右手五指成虎爪之形,猛地向前抓去。半空之中,一只巨大的血红色手掌凭空浮现而出,向着死命挣扎的鬼物狠狠一抓而下。

鬼物似乎知道这手掌的厉害,又是一声尖叫,倏忽往下退缩。结果血红丝网再一次光芒大盛,包裹着走投无路的鬼物,骤然拉进了“乾坤鼎”内。

鬼叫之声,戛然而止,整个卧室,一下子变得安静至极。

“噗通”一声,盘腿坐着的黄青云猛地摔倒在地,一动不动,似乎已经晕厥过去。

萧凡不去理会黄青云,手掌一扬,迷你“乾坤鼎”就到了手中,仔细打量了几眼,满意地点了点头,再一反手,“乾坤鼎”就不见了踪影。

元成真人大喜,将手里的符箓收了起来,向萧凡一拱手,哈哈大笑道:“恭喜萧真人,大功告成。当真是神乎其技!佩服,佩服啊……”

萧凡笑了笑,说道:“侥幸而已,不敢当元成真人谬赞。”

“萧真人就不要谦虚了,今晚上,我算是大开眼界。真没想到,我道门神通,还可以如此施展。从今往后,玉阳观又多了一项绝技,全都是拜萧真人所赐,哈哈……”

老道士笑得甚是开心。

这个时候,看似晕厥过去的黄青云又醒转过来,挣扎着坐直了身子,向着萧凡深深拜服下去,颤声说道:“多谢萧真人救命之恩,黄青云粉身碎骨也难以报答萧真人的大恩。”

黄青云这番话,确确实实是发自内心。有个时候,骤然降临的死亡并不可怕,但那种奇痒无比,生不如死的折磨,却实在非人可以承受。

萧凡伸手轻轻一托,温和地说道:“黄先生不必如此。与人为善,广积功德,是我无极门的门规。历代祖师的教诲,不敢违背。”

黄青云抬起头来,满脸感激,不知说什么才好。

与此同时,离黄家不远处的一栋大宅院里,一间布置得阴森恐怖的密室之中,一名中年男子正盘膝坐在一张木榻之上,双手交叠放在小腹处,闭目养神。

密室没有打开电灯,就是木榻之前,一张乌黑的小桌子上,点着一盏油灯,灯火忽明忽灭,将中年男子的影子映照在墙壁之上,显得十分的诡异。

鬼脸被“乾坤鼎”收取的瞬间,中年男子猛地抬起头,双眼一下子睁开来,满脸都是疑惑之色。

“怎么回事?”

中年男子喃喃自语了一句。

感觉上,忽然和血降失去了联系。

这座距离黄府不远的大宅院,正是范家的府邸。这名阴森森的中年男子,自然就是范家目前的家长范英了。

下在被人身上的降头忽然失去联系,于他而言,倒也不是没有发生过。一般来说,被落降头的人死亡,降头术也就随之失效。或者被落降头的人和他相隔距离太远,这种心灵感应也会断绝。

难道,黄青云已经死了?

又或者,他远离落伽城,连夜逃跑了?

貌似这两种可能性,都不是很大。

对于自己下的血降术,范英心中有数,威力固然很大,但有玉阳观那个牛鼻子老道出面,黄青云还没有那么快便死,应该还可以再苟延残喘几天。至于破解,那是想都不要想,范英对自己的降头术,非常自信。

离开落伽城,范英也觉得不靠谱。这当口,黄青云怕是早就变成了浑身血糊糊的怪胎了吧?就恐怖的样子,能跑到哪里去?

再说,跑到外地去有什么用?还不是死路一条!

可是,为什么联系会突然切断呢?

范英沉吟片刻,不得要领,眼中凶光一闪,嘴里念念有词,一段晦涩的咒语在密室之中轻轻回响起来。

密室内忽然刮起了一阵阴风,一道模糊不清的人影,凭空出现在木榻之前。

这道人影极其模糊,个子矮小如幼童一般,在阴风中不断摇曳,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消失不见。

“去,去黄家看看。注意那个牛鼻子老道,尽量避开他,有什么不对,马上回来!”

范英低声吩咐道,好像和一个十分熟稔的人在说话似的。

又是一阵阴风刮过,那道模糊的鬼影就凭空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