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8章 相人无误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6-23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符箓之术?”

苏南却并未因为元成子一句话就心中安然,反倒疑惑地打量了元成子两眼。

对于符箓之术,苏南虽然并不精通,但也绝不陌生。这么些年,他和元成子之间,确实打过不少交道,元成子在他面前展示过包括符箓之术在内的不少道门法术。在苏南眼里,元成子的符箓之术固然很了不得,却也不至于对他造成太大的威胁。

哪里会像萧凡这样,一出手就制住他蓄养祭炼多年的“阴仆”,半点都动弹不得。

元成子正容说道:“苏南教主,这位萧真人,乃是无极门当代掌教真人。无极门是华夏国术法界的领袖,千年以来,执华夏术法之牛耳。”

言下之意就是说,你别拿我跟人家比,不是一个“档次”!

就好像你们丹曼国的大国师,是举国无敌的厉害角色,无极门掌教,在华夏国术法界,地位和摩鸠在丹曼国降头界不相上下。

“原来如此,萧真人,失敬了!”

苏南不由得惊疑不定,连忙抱拳向萧凡深施一礼,很客气地说道。

“不敢当。苏南教主,请坐,一起喝杯茶。”

“好,那就打扰了。”

苏南也不推脱,就在茶几一侧落座。

姬轻纱亲手奉上香茗,规规矩矩扮演着萧凡女朋友的角色,安安静静,自自然然,绝不多说一句话,脸上更是看不到半分委屈之意。

但凡成大事者,必有过人之处。

苏南双眼又是微微一眯,向姬轻纱欠了欠身子,以示谢意。以苏南的眼光,他自然能看得出来,这位看上去纤纤弱质的女孩,其实也是一位深藏不露的大高手。那股不徐不疾,从容不迫的气度。无论如何都是装不出来的。身边有女若此,苏南对萧凡的身份,又信了几分。

“萧真人,大驾光临敝国,不知有何贵干?”

“赤炎草!”

萧凡淡然答道。

“什么?”

饶是苏南一派之尊,也不由得睁大了眼睛,满脸难以置信的神情。

“萧真人。你开玩笑的吧?想要‘赤炎草’?”

萧凡笑了笑,说道:“苏南教主,有谁规定,‘赤炎草’只能归某个人所有么?”

这话说得,苏南半晌不知该如何回答。

自古以来,“赤炎草”就是大降头师的禁脔。除了一等一的大降头师,其他人谁敢觊觎?绝对是找死!更何况现在,“赤炎草”已经是如此的稀少,其金贵的程度,远远超过从前。

“萧真人,请恕我无礼,目前整个丹曼国。即将成熟的‘赤炎草’只有一棵,种植在摩鸠庄园。难道萧真人是冲着摩鸠庄园而来的么?”

愣怔稍顷,苏南才开口说道,声音情不自禁地压得很低,似乎生怕隔墙有耳。其实这间房子里的四个人,无一不是顶尖水准的高手,附近有没有人偷听,那是一清二楚。苏南依旧如此谨慎小心。那就只能说,在他的内心深处,对摩鸠大国师,实在无比忌惮。就算密室之中,说话也自然而然的不敢大声。

萧凡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说道:“正是这样,二十天之内。我必须要拿到‘赤炎草’,否则我的爱人就会有大麻烦。”

苏南立即说道:“萧真人可知道,这么做的危险有多大?”

萧凡微笑着反问道:“明知道危险那么大,苏南教主为何又亲自赶到落伽城。而且是孤身前来?”

苏南的瞳孔猛地收缩,定定地盯住萧凡,眼中戾气大盛,阴阴地说道:“萧真人,这是我个人的私事,不劳萧真人关心。”

萧凡脸上笑容不减,缓缓说道:“苏南教主,我虽然不清楚具体的内幕,但我会看相。”

“看相?”

“是的。从苏南教主的面相来看,眼下正是多事之秋。如果处置不当,恐怕大祸就迫在眉睫了。这还不仅仅是苏南教主的灾祸,而是整个‘纳吉派’的灾祸。”

萧凡目光锋锐如刀,毫不客气地与苏南对视,一字一句,不徐不疾地说道。

苏南“霍”地站起身来,怒视着萧凡,厉声说道:“萧先生,你到底是什么人?”

一言未毕,苏南手腕一翻,手里已经多了一件黑黝黝的物品,形状古怪,像是某种宗教派别里供奉的法器。

元成子大吃一惊,忙不迭地往起站,双手连摇,说道:“苏南教主,千万不要误会,萧真人绝无恶意。”

他当然能够认得出来,苏南此刻手里拿着的,就是降头师的“兵刃”,不少降头师施法都必须要依靠法器,这件法器,元成子曾经见过的。

苏南忽然翻脸,可以想见,萧凡的一番话,正正戳中了他的心事。

萧凡却依旧端坐在那里,巍然不动,望着苏南,缓缓说道:“苏南教主,不必惊讶。你们降头师有降头师的手段,我们华夏相师有相师的手段。如果苏南教主一定要考校,萧凡也很乐意奉陪。不过苏南教主要想好了,我们有着共同的敌人。要对付摩鸠大国师,一个人的力量恐怕是不够的。多一个朋友,就多一份力量。”

“你怎么知道我要对付摩鸠?”

苏南依旧压低了声音,怒气冲冲地问道,紧紧握住手中的法器,丝毫也没有要收回去的意思,似乎一言不合,就要出手。从苏南的神情之中,完全可以看出他内心的紧张不安。

对付摩鸠!

这件事只要想一想,都让人心中发毛。

尤其对于丹曼国的降头师而言,更是如此。

忽然之间,自己的心事被一个几乎可以算作是陌生人的家伙一下子揭穿,这种震惊,一般人是绝对体会不到的。

萧凡平静地说道:“苏南教主是一派之尊,丹曼国知名的大降头师,‘纳吉派’更是传承了数百年的大派。在丹曼国,能够让苏南教主和你的门派都面临着灭顶之灾的,我相信除了摩鸠大国师之外,不可能再有别的人能做到这一点。”

“你怎么知道我和‘纳吉派’有灭顶之灾?”

萧凡轻轻一笑,说道:“苏南教主,我说过了,这个,从你的面相上就能看得出来。”

苏南就笑,笑得冷冷的,缓缓说道:“萧先生,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在其他人眼里,降头术是如此神秘,对于没有亲身体验过的人来说,相术只有更加神秘莫测。此事关系到苏南乃至整个“纳吉派”的生死存亡,苏南怎么可能因为萧凡一句“面相”就信之不疑?

萧凡依旧还是坐在那里,徐徐说道:“苏南教主,你的面相显示,除了维多之外,你还有一个儿子。而且,这个孩子的母亲,应该和苏南教主的关系很不一般。”

“你……”

刹那之间,苏南脸色骤变,双眼瞪得老大,死死盯住萧凡,像是白日见鬼一般。而此刻,苏南心中的惊骇只有比他表现出来的震惊更甚。

苏南一生未曾结婚,却有两个私生子。大儿子维多是他和当年伺候自己的女仆所生,虽然比较隐秘,还是有几个人知道,随着维多长成,这个秘密也渐渐传扬了出去,苏南也并不刻意隐瞒。

小儿子的情形,和维多很有些不同,是苏南和自己的外甥女所生。说起来,这是扎扎实实的"luan lun"。一直以来,苏南和外甥女都对外保守着这个秘密,除了他俩,再没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的真相。尤其让苏南高兴的事,小儿子的天赋远在维多之上,小小年纪,就展现出惊人的潜力。苏南担心别人猜到他们的真实关系,不敢将小儿子带在身边亲自教导,只能利用其他机会予以指点。饶是如此,小儿子在降头术上的进境,依旧是一日千里。苏南高兴得不得了。只等这孩子将来长大成人之后,就要将“纳吉派”掌教之位传授给他。

苏南甚至不怀疑,终有一日,小儿子会成长为丹曼国的第一降头师,被皇室钦封为“大国师”。

可是现在,萧凡却直接将他这个秘密给揭开了,就好像当众撕下他最后一点遮羞布,刹那间苏南只觉得脑子轰隆隆作响,浑身热血直冲顶门,完全无法正常思考了。

苏南相信,这个秘密,除了他自己和外甥女,绝对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就算是孩子自己,也不知道他的亲生父亲是苏南。正因为如此,苏南才真的陷入了混乱之中。这样的秘密,萧凡是绝对打听不到的。

可他居然知道!

难道华夏国的所谓“相术”,真的有这么神奇?

好在苏南尽管震惊无比,却始终保持着清醒的头脑和最后一丝理智,牢牢控制住自己,没有贸然向萧凡出手。

这个华夏人年轻归年轻,却绝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萧凡不去理会苏南的勃然作色,徐徐说道:“苏南教主,如果要合作愉快,大家都要有诚意才行。我的目标就是‘赤炎草’,对苏南教主没有任何恶意。请教主三思!”

苏南脸色变幻,片刻之后,眼里神色渐渐变得坚毅,手腕一翻,法器收了起来,哈哈一笑,说道:“萧真人的相术,当真神奇莫测,佩服,佩服!”

又慢慢坐了下来。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