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降头师始祖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6-24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不但苏南望向萧凡的目光变得很怪异,连元成子也是这般。

说起来,元成子对相术的研究亦颇为深入,但实话说,萧凡说的这些,他真的看不出来。只能从苏南脸上隐隐看到晦气,不是好的征兆,近期之内恐怕会有灾祸降临。但绝对没办法像萧凡说的那么具体,那么笃定。

“萧真人,你刚刚说,对‘不古派’的血降之术,有所研究。请恕我好奇,不知道这种研究,是如何进行的?”

苏南怪异的眼神瞬即收了回去,微笑着问道,和刚才紧张暴怒的苏南判若两人。

萧凡轻轻一笑,手腕一翻,褚红色的“乾坤鼎”显现而出,摆放在苏南面前。苏南的脸色,忽然又变得极其古怪,上下打量着“乾坤鼎”,似乎非常好奇。

“苏南教主?”

萧凡双眉微微扬起,问道。

“哈哈,萧真人请见谅,这件宝物,实在蕴含着太强的灵魂力量了,所以我有点走神……”

萧凡暗暗一惊。

这还是有人头一回跟他说,“乾坤鼎”蕴藏着强大的灵魂力量。苏南这话,肯定是有感而发,绝不是信口开河。在各种术师之中,降头师对灵魂力量的探究钻研,几乎和高原黄教的苦修大喇嘛不相上下,是公认的“灵界高人”。

难怪这几天,萧凡以神念之力探入“乾坤鼎”内研究血降之术时,总有一种特别的感觉,似乎他的内心深处能和“乾坤鼎”引发共鸣。当然这只是一种似有还无的感觉,很不稳定,难以捉摸。当萧凡定下心来,想要好好去找寻那种感觉之时,总是徒劳无功。

这种灵魂层面的感悟,还真的勉强不来。

在此之前,萧凡也曾将神念之力探入过“乾坤鼎”。却不曾有过类似的感觉。也不知是禁锢了血降的原因还是重新修炼恶鬼道的原因。

“这只‘乾坤鼎’是我们教派流传下来的宝物,有安魂的作用。”

萧凡随口解释了一句。

苏南连连点头,说道:“原来如此,难怪……萧真人,血降是被你收在这‘乾坤鼎’内么?这可真是很奇妙啊。”

说着,不住打量“乾坤鼎”,啧啧连声。

姬轻纱忍不住插嘴问道:“苏南教主。请问你们降头师在研究其他降头的时候,是怎么做的?”

苏南望她一眼,说道:“一般来说,降头师都不会研究其他降头师的降头术,如果一定要研究的话,只能以身相试。可是那样做十分危险。只要功力稍逊,很容易就中了对方的降头。”

“啊,原来是这样,谢谢苏南教主解惑。”

姬轻纱彬彬有礼地欠了欠身子,低声说道。

萧凡右手捏诀,往“乾坤鼎”内注入法力,很快。血红色的血降鬼脸,就在“乾坤鼎”内浮现而出。和几天前比较起来,鬼脸缩小了许多,而且也要稀薄得多,远不如先前那样凝固,宛如实体一般。鬼脸口鼻紧闭,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

苏南一见之下,双眼立即微微收缩。说道:“不错,这确实是血降术,而且带着十分明显的‘不古派’气息,邪气很重。可见这降头的主人,专走偏锋。这种方法,确实可以在短期内起到非常显著的作用,进度比其他人快得多。但后患也很大……”

萧凡连忙说道:“请教苏南教主。所谓后患,指的是什么?”

苏南说道:“长远的后患,就是这个降头师,一辈子都很难进入真正高明的境界。没多少希望成为大降头师。短期的后患,则是这种方法会影响主人的心性,滋生心魔,很容易被强大的精神力侵入。”

萧凡点了点头。

难怪他以符箓对付范英的“阴仆”之时,非常顺利,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抗拒之力。“阴仆”等同于降头师炼制的分身,主人的心性不稳,“阴仆”的精神力量就更加弱小。从这个方面着手,应该是事半功倍的好办法。

“萧真人,这血降在鼎内禁锢了多久?”

“四天。”

“四天?”苏南又吃了一惊,随即叹息道:“这可真了不起,就算是我们降头师,要消灭其他人下的降头容易,但想要把其他降头师下的降头完整地剥离出来,再禁锢好几天来研究,几乎不可想象……看来天下之大,还有很多宝物功法,是我们以前连想都没有想过的。”

眼中情不自禁地流露出艳羡之色。

若是他能拥有“乾坤鼎”这样的宝物,那么在降头术的修炼之上,肯定能大有裨益,更上层楼。

只不过萧凡看上去镇定自若得很,并不惧怕自己的宝物被别人惦记。就刚才萧凡表现出来禁锢他“阴仆”的手段,苏南也知道此人实在不好对付。

萧凡右手一指,又一道法力注入“乾坤鼎”,原本牢牢封住鼎口的鲜红色混沌图案,颜色渐渐变淡,隐敛不见。

“苏南教主,我平时是用神念之力在查探这个血降,现在禁制已经打开,教主不妨一试。”

苏南双眼一亮,随即摇了摇头,说道:“哈哈,我就不试了吧。”

“乾坤鼎”如此神奇,是苏南一生中仅见的含有强大灵魂力量的宝物,苏南可不敢轻易将自己神念探进鼎内去,万一这是一个陷阱,麻烦可就大了。

这种险,不冒也罢。

“好。”

萧凡也不勉强,随手将“乾坤鼎”收了回去,眼望苏南,再不说话。

但萧凡的意思,苏南自然心知肚明——苏南教主,我已经展示了我的诚意,连师门宝物都毫不犹豫拿出来了,现在是不是该轮到你表现一下诚意了?

苏南轻轻摇头,长长叹息一声,说道:“萧真人,你的相术确实精准无比,我们‘纳吉派’是遇到了大麻烦。遇到这种麻烦的,不仅仅是我,还有‘星月派’,‘杜成派’也都遇到了同样的麻烦……”

“啊?这怎么可能?”

萧凡和姬轻纱还则罢了,元成子已经惊呼出声,满脸难以置信的神情。

不怪元成子吃惊,实在苏南语出惊人。“星月派”、“杜成派”都是丹曼国名震遐迩的降头流派,就算比不上“纳吉派”那样底蕴深厚,也是一等一的大流派。其派内俱皆诞生过第一降头师,在不同时期被丹曼国皇室钦封为大国师。

无论是“纳吉派”,还是“星月派”“杜成派”,在当地都是举足轻重的大势力,如今居然一齐遇到了大麻烦,简直令人不可思议。这三派若是联手一致,怕是足以颠覆丹曼国的半壁江山了吧?

萧凡不动声色地问道:“苏南教主,可是因为摩鸠大国师?”

“对,就是因为他!”

这一回,苏南也爽快起来,不再藏着掖着。看来他已经基本接受了萧凡的“盟友”身份。萧凡说得有理,想要合作愉快,大家都必须要拿出诚意来。

“元成真人,不知道你们最近是否听说过有关摩鸠的传言?”

苏南忽然转向元成子,问道。

“在落伽城,有关摩鸠大国师的传言,就从未止歇过。就这几天,甚至还有人说摩鸠大国师蓄养了六对‘阴仆’……哈哈,这不是开玩笑么?”

元成子捋着花白的胡须,摇了摇头,满脸不以为然的神色。

“这回真不是开玩笑!”

谁知话音未毕,苏南已经接过了话头,沉声说道。

“什么?”

元成子顿时再一次目瞪口呆,马上又变得十分不以为然。

“苏南教主,虽然我不是降头师,但对降头术多少也有点了解。在贵国的历史上,有降头师养过六对鬼么?”

“有!”

苏南再一次肯定答道。

“啊?”

元成子简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了。

“‘天鬼王’拉扎得里!”

苏南缓慢而又低沉地说道,满脸俱皆是肃然之色。

“‘天鬼王’拉扎得里?那是神话传说中的人物……”

元成子的脸色更加古怪了。

苏南今天这是怎么了,尽说“莫名其妙”的胡话,和元成子认知的苏南完全不一样。连丹曼国神话传说中的降头师始祖都被抬了出来。据说就是这位“天鬼王”拉扎得里,开创了丹曼国的降头师流派,是所有降头师都要膜拜的最高祖师。任何神话传说,总是会被夸大,扭曲。更何况降头术本就神秘莫测,被夸大扭曲的程度愈甚。

苏南却没有丝毫古怪神情,脸色反倒益发凝重,缓缓说道:“对于你们来说,拉扎得里是神话传说中的人物,但对于我们降头师而言,不是这样的。拉扎得里是古往今来,唯一一个蓄养了六对阴鬼的降头师,也是唯一一个和阴鬼合体,练成了‘天鬼降’的人。”

所谓“天鬼降”,也就是俗称的“灵鬼降”。

如果这个传说是真的,那么拉扎得里也许现在都还活着。毕竟那个神话传说,迄今也不过几百年而已。练成了“天鬼降”的降头师,成就了半人半鬼的法体,活几百岁实在很正常。

一念及此,元成子忽然明白过来,猛地盯住了苏南,张大嘴巴。

“你,你是说……摩鸠真的,真的要练‘天鬼降’……”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