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苏南的推测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6-24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苏南沉声说道:“摩鸠尽管没有明说,但根据我的分析推测,应该是这样。”

“苏南,这种事能随便推测么?”

元成子情急之下,也顾不得礼貌了,直呼苏南之名。实在苏南的这个推测太惊人。

苏南望着他,长长叹了口气,说道:“元成子,你和我这么多年的朋友,你见过我信口开河,胡说八道么?”

元成子很不雅观地咽了口口水。

姬轻纱轻声问道:“苏南教主,摩鸠大国师要修炼‘天鬼降’,你是怎么分析推测出来的?”

苏南说道:“很简单,因为前不久,摩鸠亲自去过我的庄园。”

“啊?”

元成子姬轻纱都大吃一惊。

“他跟你说了什么?”

元成子急急问道。

苏南摇摇头,说道:“他什么都没说,我们压根就没有见过面。他到我庄园的时候,我正在闭关,到了最要紧的关头,没办法出关和他见面。他留下几句话就走了。”

“什么话?”

“他说,他年纪大了,不打算再住在王宫,准备回摩鸠庄园养老。还说已经正式向国王推荐我为下一任大国师的人选。等他正式宣布退位之后,王室的御封就会公布了。”

元成子和萧凡姬轻纱对视一眼,说道:“这不是好事吗?大家也早就说了,你是下任大国师的最佳人选。摩鸠这不过是顺水推舟而已。”

苏南就笑了,冷笑:“好事?你以为他真的那么好心么?这么多年,我几乎一直呆在庄园之中,很少外出过,你知道是为什么?”

元成子仔细一想,还真是这么回事。苏南被称为最神秘的大降头师,很少有人见他在外界抛头露面,自己以前和他见面,多数时候是应邀去他的庄园做客。在苏南清修之地和他聊天交谈。这么多年,苏南仅仅只去玉阳观回访过他一次,还非常低调,只带了一名随从,在玉阳观住了几天,又悄悄地离去,没有引起任何轰动。

元成子一直以为。这是苏南天性如此,不喜欢闹腾,听苏南这言下之意,莫非另有原因?

“为什么?”

元成子一边思索,一边随口问道。

“那是因为,一般情况下。我不敢离开庄园。”

苏南冷冷说道。

元成子更是莫名其妙,以苏南大降头师的身份,天下何处去不得?又有什么好害怕的?

姬轻纱轻声问道:“苏南教主,是不是因为摩鸠大国师的原因?”

“当然。”

苏南毫不迟疑地答道。

“其实早在十多年前,摩鸠就去过我的庄园,和我长谈过一次。那时候我还是很尊重他的,摆出了盛大的欢迎仪式。当时。我们切磋了一次……”

“哦?”

元成子双眉猛地扬了起来,大感诧异。

这两位当世一等一的大降头师,居然交过手。却是从来都不曾听说过,可见保密工作做得极其到位,只怕连“纳吉派”内部,都很少有人知道这回事。

连姬轻纱也来了兴趣,紧着问道:“那切磋的结果怎么样?”

“当然是他赢了,但是我也没输。”

苏南给了个很有趣的回答。随即又加了几句解释。

“论到降头术的造诣,是他更胜一筹,但交手的地点,是在我平时闭关修炼的地方,摩鸠的一些厉害手段,施展不出来。”

“原来是这样……”

姬轻纱轻轻点头。

这倒也很好理解,就好像萧凡若是在止水观与人斗法。胜算就要大得多。止水观的防护法阵和灵泉能够给萧凡加成不少。除非敌人比萧凡高明得太多,否则不大可能在止水观打伤萧凡。

苏南之所以“没输”,乃是占了地利。

萧凡却说道:“虽然如此,恐怕苏南教主也是摩鸠大国师最忌惮的降头师了吧?”

“确实是这样。”

苏南脸上露出一丝傲气。

“他当时就说要推荐我作为下任大国师。其实不过是在试探我罢了。那时他还不到六十岁,正是志得意满的时候,怎么可能真的会主动退位?他专程到我的庄园来找我,就是想要试探一下,我到底能不能对他造成实质性的威胁。”

姬轻纱说道:“答案是肯定的了?”

苏南点点头,说道:“所以这十年来,我基本都呆在自己的庄园,哪也不去。一定非出去不可的话,也先要确定摩鸠在闭关。”

毫无疑问,苏南是害怕摩鸠趁他外出之机,找他晦气。离开了自己的修炼之所,没有了阵法和禁制加持,平等交锋,苏南自认还不是摩鸠的对手。以摩鸠为人的狠辣,一旦苏南失败,摩鸠几乎肯定不会给他逃走的机会,一定会下死手将他除掉。

“那为什么这次主动来落伽城?”

元成子不客气地问道。

苏南苦笑一声,直截了当地说道:“再不来不行了。如果等摩鸠真的练成了‘天鬼降’,我们这几个人,都没有活路。”

萧凡略感诧异地说道:“就算摩鸠大国师练成了‘天鬼降’,照理也不会大开杀戒吧?”

按情理分析,如今的摩鸠,已经是丹曼国“第一降头师”,练成“天鬼降”之后,更是无敌,高高在上,又何必再跟明显不在一个层级的其他降头师去计较?只需要这些降头师乖乖向他臣服,也就是了。

“萧真人,那是因为你不明白‘天鬼降’的邪恶。‘天鬼降’固然厉害无比,但也后患无穷。和自己蓄养的阴鬼合体,变成半人半鬼之躯,到底是人性压倒魔性,还是魔性压倒人性,这是谁都没办法保证的。一旦魔性压倒人性,只怕那时候的摩鸠,就再也不是现在的摩鸠了,而是一个可以纵横人间道的超级厉鬼!这厉鬼要是横行起来,谁能制服得了?故老相传,‘天鬼降’练成之后,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活吞一个人的灵魂,以便保持体内的均衡态势,不让自己完全变成鬼魅。这个活吞的人,当然是修为越高越好,效果越能够持久。”

苏南说着,嘴角轻轻牵动,眼里情不自禁地流露出恐惧之色。

真要是那样的话,修为高深的苏南恐怕会是摩鸠第一个要“活吞”的对象!

萧凡蹙眉说道:“苏南教主,这不过是推测之词罢了。毕竟自古至今,也只有传说中的拉扎得里练成了‘天鬼降’,谁都没有亲眼见过,‘天鬼降’练成之后,会是什么样的结果。”

对于这种“活吞”灵魂的事,萧凡听来,自然格外不入耳。

无极门的门规教义,乃是“多行善举,广积阴德”。

苏南反问道:“万一传说是真的呢?”

萧凡眉头不禁蹙得更紧。

这样的事情,确实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传说是真的,摩鸠练成“天鬼降”,魔性大发,四处横行,对于苏南等人来说,就是灭顶之灾。虽然说,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人固有一死,谁都避免不了。但自然病死老死,与被人当成“食物”活活吞噬掉灵魂,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而况且,就在这段时间,‘星月派’的教主篙澄,‘杜成派’的大祭司纳左,忽然都开始闭关不出,对外宣称不问世事,教中事务都交给门人弟子主持。我不相信,这真的只是巧合。”

苏南缓缓说道,眼中精光大盛。

元成子说道:“你在怀疑,篙澄和纳左都是受到了摩鸠的逼迫?”

苏南摇摇头,说道:“也许不仅仅是逼迫,搞不好他们都身受重伤了,甚至已经死掉都有可能。基本上,丹曼国内,能够威胁到摩鸠的降头师,就只有我们这区区数人。明知道摩鸠要修炼‘天鬼降’的话,我们肯定会出面干涉,他就干脆先下手为强,把这些最有威胁的人先除掉。这样一来,他才能安心修炼。”

“星月派”“杜成派”都是丹曼国一等一的大派,摩鸠未崛起前,“不古派”压根就没法和这些大派相提并论。篙澄和纳左,更是与苏南齐名的大降头师,算得是丹曼国仅次于摩鸠的最高等级降头师了。

“他去找我的时候,我正在闭关,他没有必胜的把握,就留下了那么一段话,说是要推荐我继任大国师,自然是想迷惑我,先将我稳住再说。这个人,不但狠辣,而且非常阴险狡猾……”

苏南气愤愤地说道,已经毫不客气地对摩鸠进行人身攻击了,可见对摩鸠的怨念之深。

萧凡姬轻纱元成子对视一眼,都情不自禁地点了点头。

照苏南这个分析,还真的是很有道理。如果苏南没有感受到极度的危险,他也断然不会选择与摩鸠为敌,那样太不明智了。

尤其要紧的是,降头师的预感,总是比普通人的预感要敏锐得多,也灵验得多。

“那教主这一回离开自己的庄园,前来落伽城,难道就不怕被摩鸠察觉么?”

稍顷,萧凡低声问道,双目炯炯,盯住了苏南。

“当然害怕。但是害怕就能不来么?就能躲得过去么?”

苏南苦笑一声,反问道。

实逼此处,除了拼死一战,已经别无他途。

“七叔公,七叔公,救命啊……”

便在此时,门外忽然响起了黄勇辉惊慌欲绝的叫喊之声。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