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纯阴女相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6-2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进来!”

客厅里,传来范乐冷冷的声音。

林成铎一颗心瞬间就沉到了谷底,却是不敢迟疑,只得嘴里一迭声地答应着,硬着头皮进了客厅。心中叫苦不迭——他们怎么找到这里的?

买下这套房子,林成铎可没有和什么人说起过,就算在范府,知道的人也很少。林成铎尽管只是个下人,却也知道“狡兔三窟”的道理。他的主子范英本就得位不正,林成铎跟着范英,这些年是平步青云,可万一有一天,范英倒霉了,林成铎想着,也得给自己留条退路。

谁知范英还没有倒霉,他自己倒是霉运高照了。

一进门,看清楚了客厅的情形之后,林成铎更是心中不忿。

那个姓萧的降头师,竟然坐在他的客厅里喝茶!

他那个漂亮得不得了的女朋友,陪着坐在一旁,原先范府的二少爷范乐先生,则站在一旁。由此也能看得出来,这一行人明显是以萧姓“降头师”为首的,范乐都只能给人家当小跟班。

直接把这当成自家的地盘了。

只是林成铎嘴里再不忿,又哪里敢开口质疑?远远的就停住了脚步,向着萧凡等人不住点头哈腰,勾着头不敢抬起来。

“林先生,又见面了。”

萧凡端起茶杯喝了一口,不徐不疾地说道。

“是是,萧先生……”

“林先生,你这套房子,位置不错,装修也不错,看来林先生是个很会过日子的人。”

林成铎顿时脸色尴尬,嘴里不住地应答着,心里头暗暗纳罕不已,不知道萧凡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么半夜三更,萧凡绝对不是跑到这里来找他聊天说话的。

“林先生,其实我也并不想破坏你的好日子,你虽然谈不上是个好人,终归上天有好生之德,只要你能痛改前非,我也没打算杀你……”

萧凡的话还没说完。林成铎便吓得双腿一软,“噗通”一声跪了下去,死命给萧凡磕头,涕泪交流,不住叫道:“萧先生,饶命。饶命啊……今天这事,真的不是我的主意,是……是范先生……啊,是范英让我们这么干的,我,我还劝过他呢……真的,萧先生。真不关我的事啊,饶命……”

不怪林成铎吓成这个德行,实在那天萧凡给他吃的苦头不小,迄今仍然“记忆犹新”,只要一想起来,就浑身痒得难受。这些降头师,要杀个人,可有多容易。跟捏死个蚂蚁一般。

其实就算真的降头师要杀人,也不是那么简单,说杀就杀,也得找到合适的机会来落降头才行。能一时三刻就取人性命的降头术,一般的降头师也轻易炼制不出来。只是林成铎身在落伽城,生活在一个降头师纵横无忌的世界,对降头师的畏惧早已根深蒂固。再也不敢兴起半点怀疑反抗之心。

“我要怎样才能相信你呢?”

等林成铎磕了好一阵头,萧凡才缓缓说道,声音依旧平静温和,不带丝毫戾气。越是这样。林成铎心里越是怕得要死。

这种表面温文尔雅,不动声色的家伙,杀起人来,眼睛都不眨一下。

“萧先生,萧先生,真的不关我事,是范英让我们干的……”

“范英为什么要这么干?范玲对他又没有任何威胁。是不是你在范英面前说了什么?”

这回问话的是范乐。依着范乐的意思,林成铎这样的“背主之贼”,直接杀却了事。只是萧凡要留下他来做“线人”,范乐便忍着没有出手。

“二少爷,不敢不敢,我绝对没有在范英面前说什么……我哪有那个胆子?对了,好像我听范英嘴里说了一句,是什么阴年阴月什么的……我也不懂……”

林成铎结结巴巴地说道。

范乐已经脸色一变。

姬轻纱便望了他一眼。

范乐轻声说道:“范玲的生辰八字,是重阴。”

所谓“重阴”,也就是俗称的“纯阴”之人,指的是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人。

古代人古人纪时方法是用天干与地支配合的,天干有十,曰: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作为年的首字,称母。地支有十二,曰: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作为年的次字,称子。

纪年时,先以天干为首,再配以地支,成二字,冠以年月日时等量词,即成。若用一至十二配上十二地支,那么逢奇数为阳,逢偶数为阴,就可分出阴阳之年。比如甲子年为阳年,乙丑年则是阴年。

阴月更好区分,古人纪月比较简单,十二地支各对应一个,再在前面冠以特殊前缀“建”字,即成。如建子月就是农历一月。单月为阳,双月为阴。

纪日和纪年的方法一样,以六十日为周期,同样可分出阴阳。纪时就更加清楚了,一天十二个时辰用十二地支来纪,从子时开始,终于亥时。

年、月、日、时共有四个,阴阳家称四柱,每柱二字,故有“八字”之说。按这种方法而言,阴年阴月阴日之中再加上阴时,就是罕见命理“八字全阴”。

萧凡双眉轻轻一扬,说道:“范玲是纯阴女相?”

“是。”

范乐点了点头。

萧凡的脸色变得凝重起来。

纯阴之女相虽然谈不上特别罕见,但在一隅之地,也不是那么好找。通常来说,纯阴女相如果其他命理相理配合得好,命相都是很不错的,和纯阳之人一样。当然,如果男生女相或者女生男相,那又另当别论。

不过萧凡眼下关注的,明显不是范玲的命相如何,他关注的是纯阴女相这个事实。

故老相传,一些邪派术师,修炼极其邪恶的功法,都会用到纯阴之人或者纯阳之人来做“炉鼎”,行采阴补阳和采阳补阴的邪术。或者直接将纯阳之人和纯阴之人当作某种载体,来进行邪法修炼。

萧凡相信,林成铎没有那么大的胆子向范英告密。一般的降头师,绝不会为了一个与自己没有多大关系的人去解另一个降头师落下的降头,那样做不但要耗费大量的精力,而且非常危险。一旦对方降头师的本领在自己之上,解降头的这位降头师就有很大可能被降头反噬。

林成铎再得范英的欢心,说到底也不过是个下人而已,范英怎会为他去冒这样的风险?

这个林成铎尽管生得猥琐不堪,却并不是个笨蛋,不会自信到狂妄的地步。

这么一推理,范英亲自出马“抓捕”范玲,极有可能是因为范玲独特的纯阴命相。以范英眼下在降头术上的修为,他应该还用不到“炉鼎”。

萧凡想了想,望向姬轻纱,说道:“轻纱,‘天鬼降’的修炼之法,你知道么?”

“不知道。”

姬轻纱秀眉微蹙,轻轻摇头。

“天鬼降”是传闻之中至高无上的降头术,除了同样是传闻中的“天鬼王”拉扎得里,迄今未曾听说有人练成过。姬轻纱以前在落伽城留学之时,虽然很留意收集降头术的消息,但有关“天鬼降”的资料,却是少之又少,偶尔得到一点,也不过是只言片语,好不模糊。

“你在怀疑,这是……”

姬轻纱的话没有说完,妖娆的俏脸上,早已布满忧郁之色。

萧凡点了点头,神色也很凝重。

“这么分析,也不是没有道理。一般来说,越是厉害的邪术,修炼的要求就越是苛刻无比。比如说,蓄养六对阴鬼,就从来没有其他降头师做到过。”

姬轻纱沉吟着说道。

单凭这一点,便足以证明摩鸠大国师的不凡。

“看来,真相到底如何,还得找范英当面了解一下才行。”

沉思片刻,萧凡低声说道。

姬轻纱和范乐都点头称是。

萧凡随即转向林成铎,说道:“林先生,现在请你向我证明一下,你存在的价值。”

林成铎又连忙向着萧凡磕头,连声说道:“萧先生请吩咐,只要我能做得到,我一定竭尽全力去做……”

“好,我需要你安排一下,和范英见个面,而且最好不要惊动其他人。尤其不能惊动夷孥,你能办得到吗?”

萧凡缓缓说道。

林成铎额头上顿时渗出密密麻麻的汗珠,说道:“萧先生,您知道的,我,我只是一个下人,不可能安排范英先生的行程……”

“是吗?那留着你还有什么价值?”

范乐冷冷说道,手腕一翻,一柄短刃就出现在他的手中,明亮的灯光下,精光四射,寒气逼人。

“不要,不要,二少爷,我,我真的做不到……啊……”

林成铎鬼叫起来,但下一刻,叫喊声戛然而止。

范乐大步上前,伸手揪住他的头发,“唰”的一声,雪亮的短刃就架在了他的脖颈之上,略一用力,一缕鲜血顿时就流淌下来。

林成铎吓得魂飞天外,只觉得下体一阵急迫,差点就屁滚尿流。

范乐对他的观感,实在差到了极点,林成铎毫不怀疑范乐会一刀结果了自己的性命。

“二少爷,二少爷饶命……我,我想起来了,明天,明天范英有一个商业谈判……”

当此之时,一些人是吓得脑袋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还有一些人,脑筋反而转得更快。无疑,林成铎就是属于后者。

幸好他及时“想了起来”,不然,麻烦就大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