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6章 陷阱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6-27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站在红墙碧瓦,雍容华贵的玉阳观前,范英心中闪过一抹犹豫。

如果说,落伽城有几个地方,范英比较禁忌,玉阳观无疑是其中之一,甚至还排在首位。原因无他,玉阳观的住持真人元成子是黄青云的叔父。范英也曾经想过要与元成子搞好关系,但很快就放弃了。血缘关系是天生的,他没办法改变这个事实。再说,有师父夷孥大降头师撑腰,背靠“不古派”的大牌子,是不是能和元成子搞好关系,也不是那么要紧。

但为了保险起见,范英平日里绝不踏进玉阳观一步。

身为玉阳观先天玄功的外门传人,范英以前没在玉阳观少待,对玉阳观的一切都熟悉得很。正因为这样,范英加入“不古派”成为降头师之后,反倒不再踏足玉阳观了。对降头术的钻研越深,对玉阳观的忌惮便越甚。道术之中,有很多手段也和降头术一样,令人防不胜防。

不过今天,范英却是不得不来。

米哈伊尔伯爵先生的特别助理沙小姐想要游览一下玉阳观,请范英做陪同。

伯爵先生的特别助理,居然是一位美丽的华裔小姐,让范英有点意想不到。而且昨天欢迎伯爵先生的时候,并未见沙小姐露面。然而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米哈伊尔伯爵先生对沙小姐非常看重。这一点,范英完全能够感受得到。

以这位沙小姐惊人的美丽和妖娆而言,范英几乎立即就在内心断定,沙小姐和伯爵先生的实际关系,绝对不是那么简单,也许他们事实上就是情侣。

既然沙小姐的身份地位如此重要,那么对她的一切要求,范英都要尽可能满足。身为华裔女孩,想要参观一下落伽城最大的道观玉阳观,实在太正常了。范英完全不能拒绝。

当然,如果再慎重一点的话,范英也可以借故推脱,让别人陪同沙小姐游览玉阳观,不过那样一来,就显得心不够诚。万一引发沙小姐不满,那么和德米集团的合作。就有可能打水漂。这可绝对不能开玩笑。

料必有夷孥撑腰,玉阳观这些牛鼻子道士,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况且,从观里“线人”传来的情报也表明,元成子和几名最厉害的道士,依旧呆在黄府。并未返回玉阳观。

这就完全打消了范英的顾虑。

以自己在降头术和武术上的造诣,只要不是元成子亲自出手,玉阳观其他人,还不放在范英眼里。玉阳观离范府也不算太远,真有意外,只要自己支撑片刻,师父夷孥就能赶过来“救驾”。

这么想着。范英一颗心便完全安定下来,微笑着对一旁的大美女说道:“沙小姐,请!”

这位风姿绰约,风华绝代的沙小姐,自然就是姬轻纱了。尽管萧凡对米哈伊尔的“评价”非常出乎姬轻纱的意外,但伯爵先生不愧是有名的绅士,一诺千金,答应了姬轻纱的事情。就办得漂亮无比。上午与范英见面会谈,表面上没怎么着重介绍姬轻纱,但从座位安排以及会谈过程中,米哈伊尔不时低声征询沙小姐的意见这些细节之上就能看得出来,沙小姐是德米集团仅次于伯爵先生的尊贵人物。

成功将范英的胃口吊了起来。

以至于姬轻纱只不过随口一说,想要游览玉阳观,范英立即便满口应承。愿意亲自陪同沙小姐游览。

华夏国有句古话,叫做: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

萧凡说米哈伊尔活了很长很长的时间,果然人情练达得很。

“范先生。请!”

姬轻纱浅浅一笑,举步进了玉阳观。

对于玉阳观,姬轻纱其实熟悉得很,在落伽城留学那几年,她是玉阳观的常客,因为范乐帮忙疏通,她甚至可以随便出入玉阳观的“藏经阁”,翻阅观中典藏的各类古籍。不过眼下,姬轻纱自然略略易容改扮过,依旧是容光绝世,却和当年的姬轻纱大不相同。

眼见这女子袅袅娜娜地走在前边,范英眼里闪过一抹火热的欲望。

真不愧是绝代尤物,难怪米哈伊尔都要“讨好”她。

这样的女人,哪个男人不为之心动神驰?

作为落伽城华人的“精神家园”,玉阳观的规模极其宏大,远远超过南方市郊外的“无尘观”。亭台楼阁连绵不绝,景致美不胜收。范英便殷勤向姬轻纱介绍着观里的布局和每一座殿堂的用途,姬轻纱始终保持着礼貌的微笑,却在有意无意间引领着范英向后院走去。

表面上,沙小姐不大喜欢喧闹。

玉阳观不仅仅是一座道观,还是落伽城有名的旅游景点,前来落伽城旅游的游客,一般都会安排参观玉阳观的行程,门票价不菲。但玉阳观对外开放的,只是前院等一小部分,后院是不对游客开放的。故此游客都集中在前院,后院就显得非常的清静。

也不知是什么原因,通往后院的回廊和月门处,并没有道士把守,“门户洞开”。姬轻纱一行,就这么走了进去,没有遇到任何阻拦。

范英自然更不会劝阻。

说到底,后院也不过就是道士们的生活区而已,又不是什么真正的禁区。既然沙小姐信步走到了这里,范英自不会去扫她的兴头。

在玉阳观后院幽静的回廊和小径上转了几个圈子,渐渐远离了前院的喧嚣吵闹,凉风习习,令人十分的心旷神怡。

姬轻纱随意走进了一间半掩的厅堂,看上去,似乎是一间茶室。茶室阴暗,清凉,有一名浑身书卷气息的年轻人,正和一位道士坐在那里品茶,面前乌黑的木桌上,摆放着一个棋盘,两人一边品茶一边弈棋,好不悠闲自在,宛如图画中人。

另有一名男子,则站在道士身后,长身玉立,正在观棋。

见到这名男子挺拔的背影,范英不由微微一愣,心里头涌上一股不祥的预感。

这个背影,好熟悉!

只是当此之时,范英也没有时间来犹豫,“沙小姐”已经走了进去,范英只能跟着进门。林成铎和沙小姐的一位随从,也一起进了门。

因为沙小姐不喜欢劳师动众,这次游览,就他们四个人。

然而越是往里走,范英心里不祥的预感就越甚,双眼死死盯在那个站着观棋的男子背影之上,脑子里高速运转起来。虽然还是记不起这个人到底是谁,范英却已经能够肯定,这个人和他关系绝对非同一般。

好在这样的疑惑,并未持续太长。

那个正在和道士弈棋的斯文年轻男子,已经看见了他们,便即微笑着站起身来,淡然说道:“范先生,来了?”

范英猛地停住脚步,双眉倏忽扬了起来,神情一下子变得十分阴鸷,冷冷说道:“你是谁?”

当此之时,范英也已经知道,自己误入了某个陷阱之中。只是一时之间,他还有些迷惑,很难将这个陷阱和大名鼎鼎的德米集团和米哈伊尔伯爵联系起来。

如果说,米哈伊尔伯爵专程从遥远的欧洲赶到这里,是专门来对付他,范英自己都不会相信。尽管他很自信,却也还没有到自大成狂的地步,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还远远不够这个资格。

这中间,肯定有些地方不对。

但显然,范英已经没有时间来细细分辨这个陷阱的来龙去脉了。

斯文的年轻男子尚未回答他的问话,和他对坐弈棋的老道士以及那位站着观棋的男子,都已经转过身来,面对范英。

“是你!”

范英顿时脸色骤变,大叫一声,猛地往后退去。

这位背影无比熟悉的观棋男子,正是范乐!

一个范英原本以为早就应该不在人世的死人,忽然活生生站在了他的面前,怎不让范英心胆俱裂?

至于那位弈棋的老道士,自然就是玉阳观当代住持真人元成子。依照范英得到的消息,元成子此时应该待在黄府,怎么忽然在玉阳观现身?一时间,范英脑袋里轰隆隆作响,完全没办法正常思考了。

然而本能告诉范英,此处凶险万端,绝对不能久待。

下一刻,范英二话不说,脚下一点,身子如同离弦之箭,向着门外激射而去。

和范乐一样,范英也是玉阳观的俗家弟子,龙门派“先天玄功”的嫡系传人,据范乐说,范英练武的天赋还在他之上。

当此危急之时,范英全力施展,果真非比寻常,武功之高,身法之快,罕有其匹,连萧凡看了,都禁不住微微颔首,露出了赞叹的神色。虽然不见得真的强过了范乐,也已经非常了不得。

只可惜今天这个局,就是专门给他设的。在这种情形之下,范英武功再高,身法再快,想要安然脱身,也绝不容易。

范英的身子堪堪射到门前,两道汹涌的大力一左一右猛击而来。

“回去!”

伴随着这声冷喝,两名中年道士自暗处冲出,掌风呼啸,势不可挡。

最正宗的“先天玄功”。

范英一颗心,顿时直沉下去。

PS:那啥,月底了,哥们姐们有月票不,给一两张鼓鼓劲可好?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