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7章 制服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6-28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范英绝不是那种束手待毙的xìng格,明知局势极其不利,也不愿就此投降。一声怒吼,左手一扬,一道寒光激shè而出,仔细看去,却是一枚打造得锋锐无比的,小巧jīng致的燕子镖,直向左首道士面门shè去。

这是范英和范乐苦练多年的独门暗器。

能够选在这里阻截范英的人,自然绝非庸手,俱皆是元成子的亲传弟子,算起来,也是范英的同宗师兄。眼见这枚锋锐的燕子镖迎面shè来,中年道士嘴角一扯,露出一丝不屑之意,左手食中二指一抬,就将激shè的燕子镖一下子夹住了。

不过范英这一枚燕子镖,原本也没想真的能伤到谁,只是将他往前的攻势略微阻挡一下。一镖shè出,再也不向这边多看一眼,迎着右边的道士就冲了上去,对正正向自己胸前击来的掌力不闻不问,气运丹田,“呼”的一声,也是一掌向着中年道士的面门击去,凶悍无比,竟然是两败俱伤的打法。

范英不愧是“枭雄”之xìng,纵算局面如此凶险,也在瞬间就辨清了厉害得失,知道在这种情形之下,“按部就班”,见招拆招是最笨的法子,唯有拼命,才有希望杀开一条血路。

论武功,这屋子里除了早已吓得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的林成铎,没有谁比他弱多少。连姬轻纱那位跟班,也是玉阳观的女道士所扮。

以寡敌众,不拼命哪里还有半点希望?

只可惜,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再拼命的打法,也只是枉然。

右首那名道士,倒是被范英的“同归于尽”吓了一跳,嘴里低低咒骂一声,不得不将掌力收了回去,先求自保。他和范英可没有非要拼命不可的“血海深仇”。

一掌逼退右首道士,范英喘了口气,就要向门外冲去。

背后风声一起。

范英大吃一惊,不敢再往前去,只能向一边躲闪。这风声虽然并不如何尖锐,范英却能感受到一股极其危险的寒意,假如自己坚持往前,绝对是死路一条。背后那个人出手的速度,远比他向外急冲的速度要快得多。在这种情形下,范英整个后背都等于门户洞开,没有任何防备。

“范乐!”

范英冷哼了一声。

对身后这个人的气息,他太熟悉了。很早以前,他经常和范乐在一起切磋武艺,只是没想到,几年不见,范乐的武功居然jīng进至此。

范英自然想不到,这几年,范乐都憋着一股劲,希望有朝一rì,能回到落伽城,和他好好算一算账。相对而言,范英这几年就要忙得多了,又要练习降头术,又要扩张生意,处心积虑想将黄家打压下去,无论哪一样,都要耗费他大量的时间和jīng力,武术虽然没有荒废,却也没有多少进步了。

范乐一声不吭,手上招数却是丝毫不缓,一招紧似一招,每一招击出,都是无声无息,却夹扎着极其雄浑的内力,似乎已经不完全是龙门派的嫡系传承。

“范乐,这么女人的打法,你从哪学的……”

范英几次想要逼开范乐,夺门而出,却毫无作用,被范乐紧紧缠住了,完全无法脱身,不由得又惊又怒,喝骂道。

“跟我学的。”

姬轻纱嫣然一笑,轻声说道。

“你又是谁?”

范英几乎要气炸了肺。

尽管范英还是没搞明白,姬轻纱与米哈伊尔之间到底是何种关系,但毫无疑问,这个女人绝对不是米哈伊尔的什么助理。米哈伊尔不会无缘无故跑到落伽城来对付他。

“我叫姬轻纱,是范乐的朋友。范英先生,我劝你还是放弃这无谓的抵抗吧。只要范先生肯合作,我们并没打算要你的命!”

姬轻纱依旧轻声说道,语调十分柔和。

“要我的命?简直是笑话!”

“知道这是哪里吗?这是落伽城!你们要真敢杀我,以为能够活着离开么?我师父夷孥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范英勃然大怒,厉声叫道。

“范先生,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姬轻纱轻叹一声,一阵“哔哔啵啵”爆响之声响起,姬轻纱纤巧的右手五指,似乎忽然之间长长了几分,鲜红的蔻丹变得极其艳丽。

人影一闪,香风涌动,范英眼前一花,姬轻纱五指纤纤,倏忽间就抓到了他的面前。和姬轻纱蓄势前的惊人声势不同,真正出手的时候,一下子变得无声无息,只见无数的利指,在范英面前挥舞。

一直在旁边静静观战的元成子脸上微微变sè,低声说道:“千手观音千变手!”

萧凡微笑说道:“真人好眼力。”

千手观音千变手是“玉观音”的成名绝技,在华夏国北方数省,大名鼎鼎。甚至于南方的很多顶尖高手,也听说过千变手的大名。不过这是姬轻纱母族的家传武术,很少在江湖中露面。元成子避处南洋,局限海岛之上,居然也能一眼就认出来,当真渊博。

在范乐和两名道士的夹击之下,范英早已左支右拙,难以应对,姬轻纱这一加入,范英更是顷刻之间就败像毕现,连遇险招。

这样的场合,自然没有人跟他讲什么江湖规矩,武林道义。

这是一个“胜者为王”的世界。

“啪”地一声轻响,夹杂着范英的一声闷“哼”,一条胳膊已经转动不灵。

“混蛋……呀……”

还没等范英怒火发泄完毕,就已接连中招,终于站立不稳,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两名中年道士一左一右,摁住了他的肩膀,将他的两条胳膊拧在背后。

姬轻纱和范乐身形一闪,就退到了萧凡的身边。

“你们……敢!”

范英满脸涨得通红,失败并不让他感到如此羞耻,在范乐面前,双膝跪地才令他无地自容。很久很久以前,当他知道自己的继承权排在范乐之后,范乐就成了他心目中最大的“敌人”,必yù除之而后快。

而且,他也确实做到了。

在他眼里,范乐不过就是个手下败将而已。

可现在,他却这样毫无抗拒之力地双膝跪在昔rì的手下败将面前!

范英绝不心甘。

一声闷“哼”,范英咬破自己的舌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同时嘴里念念有词,刚才还涨得通红的脸sè,瞬间变得苍白无血。

原本只是显得较为yīn凉的茶室,忽然之间yīn风阵阵,一团黑雾从范英的体内渐渐冒了出来,逐渐凝聚成形,虽然口鼻模糊,却也能看得出来,是一个约莫四五岁的幼童模样。

范英竟然将他蓄养的yīn鬼祭了出来。

一般来说,降头师蓄养的yīn鬼,都会在夜间放出去活动,白天则藏在降头师的体内休息。炽热的阳光,是yīn鬼最危险的敌人之一。当然,如果降头师造诣够高,功力深厚,蓄养的yīn鬼十分凝厚,也可以在rì间做短暂的活动。至于功力到了苏南,摩鸠这等境界的大降头师,所蓄养的yīn鬼是否还有诸多限制,那就不得而知了。

范英成为降头师不过区区数年,所蓄养的yīn鬼,自然并不如何厉害。晚间趁人不备落降头,或者驱使打探消息,勉强可用。然而在玉阳观,各种法阵交叠,这种水准的yīn鬼,根本就不足恃。

自然,范英也不是想要驱使yīn鬼对敌。

面对元成子这种道门宗师,单纯以驱使yīn鬼发动攻击,那纯粹是找死。

“快,回家去,向师父求救……”

yīn鬼刚一凝聚成形,范英便毫不犹豫地下达了命令。

他心里很清楚,在这样炽热的阳光之下,yīn鬼要回到范府向夷孥报信,几乎要耗尽全部jīng华。他苦苦祭炼了数年的yīn鬼,肯定会毁于一旦,必须要从头开始。

然而火烧眉毛顾眼前。

落在范乐手里,他还能讨到什么好去?估摸着范乐连生吞他的心都有了。

与其坐以待毙,自然不如拼死一搏。只要夷孥能收到他的求救信息,那么一切都有挽回的希望。对于夷孥,范英还是很有信心的。自己这位师父,固然有些贪花好sè,降头术上绝不含糊。更何况,祖师爷已经回到了落伽邦,就驻跸于数十公里之外的摩鸠庄园,更是范英的大靠山。

投鼠忌器之下,料必范乐也不敢对他骤下毒手。

让范英奇怪的是,眼看着他祭出yīn鬼,元成子他们居然没有丝毫动静,似乎对这一切都毫不在意,认定他的yīn鬼无所能为。

“范先生,难道这几天你都没有察觉,你的这具化身,和以前已经有所不同了么?”

这个时候,萧凡微笑着开口了,就这么居高临下地望着范英,语气平静柔和。

“什么不同?”

范英冷笑着反问道。

这个人,居然会说出如此幼稚的话来。在武功上,以寡敌众,范英自认没有翻盘的机会。那需要绝对的实力才行。但降头师蓄养的yīn鬼,乃是身外化身,有没有不妥,难道自己会不知道?

这个不知打哪冒出来的华裔青年,竟然想在这样的事情上扰乱自己的心神,简直就是开玩笑。

可是下一刻,范英就知道自己错了。

而且错得很离谱!(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