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8章 阴鬼反噬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6-28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范英的指令下达之后,那个模糊的幼童黑影并没有像以往那样,二话不说,领命而去,而是呆呆地站在那里,面对着范英,没有任何动作。

“阳童……”

范英大吃一惊,叫道。

原本已经暗暗掐诀,准备做法的元成子也是一惊,凝神不发,不住打量着那个模糊的幼童黑影,满脸惊疑之sè。元成子不是降头师,然而作为玉阳观的住持真人,久居南洋,对于降头师蓄养的yīn鬼,再熟悉不过了。

很明显,范英这个yīn鬼出了状况。

两道淡淡的红sè光芒,在阳童头脸的眼目部位逐渐显现出来。阳童看上去是个四五岁幼童的模样,但五官十分模糊,只是有那么个感觉而已。而这两道淡淡的红芒,却像是点睛之笔,让黑影一下子变得灵动起来,尽管是在白天,也依旧充斥着妖异之感。

“阳童!”

范英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嘴里念咒之声猛地变得急迫起来。

yīn鬼双目部位原本渐渐明亮的红芒,在咒语声中,又开始变得黯淡。

萧凡轻轻一哼,右手捏诀,食中二指往前一指,一道浑厚的法力,倏忽间打入yīn鬼的体内,刚刚变得有几分黯淡的红芒,再一次加倍明亮闪耀,yīn鬼猛地转过身来,死死盯住了范英。

范英只觉得一股寒意自尾椎处升腾而起,瞬间遍布全身,念咒声戛然而止,又惊又怒地望向萧凡,怒吼道:“你是什么人?在我的yīn仆身上动了什么手脚?”

“你的yīn仆?”

萧凡就笑,嘴角浮起一丝奇特的笑容。

“范先生,恐怕这个小家伙不再是你的yīn仆了,它现在只听我的。”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范英先是一怔,随即大叫起来,脖子上青筋根根暴绽而起,两只眼珠子瞪得老大。在落伽城,范英虽然不是以风度优雅著称的绅士,却也是大有身份的人上人,平rì里西装革履,颇有气度。此时情急之下,顿时就露出了狰狞的本相。

“万事皆有可能!”

萧凡淡淡说道,随即左手掐诀,一连串晦涩难懂的咒语自他嘴里念出,右手食中二指并指如戟,往前一指,又是一道雄浑的法力打入阳童体内。

阳童双目出红芒闪耀,隐隐闪现出一个微型混沌图案。

范英浑身寒毛倒竖,本能地觉得某种不可测的危机迫在眉睫,当下顾不得别的,丹田处气息涌动,一声呼号:“yīn童,快出来……”

降头师蓄鬼,都是一对一对的养,yīn阳各一。但一对yīn鬼之中,总有一个为主,一个为辅。范英蓄养的这对yīn鬼,就是以阳童为主,yīn童为辅。举凡打探消息,下落降头等等行动,都由阳童独自完成,yīn童蓄在法器之中,平rì里并不外出,只是和阳童作伴。

当此之时,阳童似乎要反噬主人,范英情急之下,就想将yīn童召唤出来,让它来制止阳童的“疯狂行动”。

只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yīn童还没有反应,黑影一闪,双目红芒闪耀的阳童就向着范英猛扑过去,带起一股凉沁沁的yīn风,诡异无比。

范英一声尖叫,惊恐万状。

在南洋,降头师备受尊敬,但同时也是一个“高风险职业”,能够得以善终,寿终正寝的降头师并不多,不少降头师都惨遭横死。通常来说,不是死于降头师之间的相互斗法,就是在修炼时出现意外。被自身蓄养的yīn鬼反噬而亡,是最经常出现的修炼意外。

对于任何一位稍具资历的降头师而言,蓄鬼是必不可少的法术。然而一旦开始蓄鬼,便等于走上了一条不归路。降头师蓄养的yīn鬼,就好像鞭子一样,抽着降头师不住向前。随着时间的推移,yīn鬼的能力会rì渐增强,如果降头师自身法力的进境跟不上yīn鬼能力增长的速度,那便随时都有可能被yīn鬼反噬。

偏偏蓄养的yīn鬼越厉害,就意味着降头师的本领越高强。所以有不少降头师,明知yīn鬼反噬的危险xìng很大,也不顾一切地以各种方式增强自己蓄养yīn鬼的能力,反过来又逼迫自己埋头苦修,加深功力。

范英深知厉害,这几年一直都在小心谨慎地控制着yīn鬼“成长”的速度,不让yīn鬼脱出自己的掌控。对于范家家长而言,范英这一辈子最大的目标并不是成为一位万众敬仰的大降头师,而是成为落伽城乃至整个丹曼国的华人首富,如果有可能,还要成为南洋华人首富甚至世界华人首富。

那才是范英为之奋斗不息的终极王座。

降头术,不过是他用来自保的一种手段罢了。

范英再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也有被yīn鬼反噬的一天!

如果说降头师之间斗法,落败者还有幸存的机会,那么被自己蓄养的yīn鬼反噬,却是百分之百必死无疑,没有半点侥幸可言。

饶是范英一贯镇定,此刻也禁不住心胆俱裂,完全遏制不住地颤抖起来,宛如风中的落叶一般。

“不,不要,饶命,饶命……”

范英再也顾不得什么风度,什么身份地位,歇斯底里地大叫起来,脸sè苍白如纸,浑身大汗淋漓,瞬间上下都湿透了。如果不是双臂被两名道士牢牢摁住,丝毫也不能动弹,范英会情不自禁地磕下头去,哀求饶命。

“啊……”

然而一切都求饶都已经无济于事,阳童毫无阻碍,一下子就钻进了他的体内。

范英只觉得一股彻骨的奇寒刹那间传遍了四肢百骸,仿佛来自十八层地狱的yīn寒,眨眼之间浑身血液都仿佛凝固了一般,从头到脚,每一寸肌肉每一段骨骼都被冻僵了,连抬起一根小手指头都难以办到。

唯独能活动的,就只有他的嘴。

不过发出的那一声惨叫,听起来是如此的瘆人,完全变了调。

范英不住地念咒,却一点作用都没有,昔rì十分听话的yīn阳二童此刻完全脱离了他的控制,对他的咒语不闻不问。范英可以清楚地感应到,两名yīn鬼正在大口大口地吞噬他的jīng血。

当然,这只是一种感觉。

降头术所谓的yīn鬼反噬或者落“鬼降”,吞噬的其实是一个人的jīng魂灵气,而非真正的吞噬血肉。惟其如此,才更加可怕。

那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真实感觉,可以令最坚强的人在瞬间崩溃。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范英已经算得是一个枭雄,至少具备了成为枭雄的潜质。然而面对这种完全无法抗拒的灵魂吞噬,强悍如范英,也一样立即崩溃。

“范乐,范乐,救命……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情愿把家产都还给你,都还给你,都是你的,都是你的……救命,救我……”

范英一边哀嚎,一边向范乐求饶。

“范玲在哪里?”

范乐冷冷问道,不带丝毫感情。

“在家,在家呢……她没事,真的,一点事都没有,我保证……林成铎,快,快给家里打电话,让他们把范玲放了,快啊……”

范英一迭声地嚷嚷。

只可惜这位林总管,还真的不给范先生长脸,早已吓得浑身瘫软,趴在那里,一动都不敢动。当此之时,他哪里还会执行范英的指令?

明摆着范英已经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

姬轻纱轻轻一笑,说道:“范英,我还以为你是个聪明人呢。都到了这种地步,你还想着让人通风报信?你觉得,你还有翻盘的机会么?”

“不不,沙小姐,啊不,是姬小姐……姬小姐,我绝没有那个意思,真的,绝对没有要通风报信……啊啊……饶命,饶命……”

范英牙齿咬得咯咯作响,苍白的脸sè转成了铁青sè,额头不再大汗淋漓,反倒浮起一层雪白的霜花,那种彻骨的严寒,真的要将他冻成冰柱了。

“停!”

萧凡右手曲指轻弹,一道法力飞shè进范英的体内。

正在大口吞噬范英灵魂jīng气的两名yīn鬼,像是得到了某种指令,吞噬戛然而止。

范英的痛苦折磨也戛然而止,顿时长长舒了口气,浑身都变得软绵绵的,像是jīng气神都被yīn鬼吞噬得一干二净,如果不是被两名道士架住,早就软瘫在地了。

一时间,茶室内变得安静无比,落针可闻。

“范先生,我相信你是个聪明人。现在,我们可以好好谈谈了吗?”

稍顷,萧凡柔和的声音缓缓响起。

不过片刻之间,范英体内那股彻骨的奇寒便已消失得无影无踪,脸上也略略回复了一丝血sè,闻言抬起头来,望向萧凡,苦笑了一声,说道:“成王败寇,我就算不想谈,恐怕也由不得我了吧?”

萧凡微微一笑,慢慢坐了下来,端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不徐不疾地说道:“是这样,所以说,范先生是个聪明人。”

“范先生,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跟我们合作。那么,范先生不但可以保住xìng命,还能保住一部分财产。我可以代范乐向你承诺,只要你按照我们的吩咐办事,事成之后,范家的家产,分你三分之一。至于第二个选择嘛,相信范先生心里已经很清楚,就不用我多说了。”

“范先生,我的时间很宝贵,所以,你没有犹豫的余地,要么活,要么死!”

“请你马上做决定!”(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