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祖师爷交代的任务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6-29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先生,实话说,我是真的不知道夷孥为什么要找寻这些纯阴纯阳命相的男女。夷孥跟我说起这个事情的时候,只说非常要紧,必须要尽快办妥,否则祖师爷会很生气!”

一旦决定全面“合作”,范英就变得十分干脆。

饶是如此,在提到“祖师爷”三个字的时候,范英还是情不自禁地缩了缩脖子,眼神有些不安地往四处张望了一番。

事实上,范英这位“祖师爷”不仅仅对他有着莫大的心理压力,对屋子里其他人也是一样。

萧凡轻轻点了点头,说道:“范先生,为什么这件事没办好的话,祖师爷会很生气呢?”

“这个,萧先生,我确实不大清楚……这段时间,城里都在盛传,大国师要修炼至高无上的‘通灵降’,我猜,可能和这件事有些关系吧。”

范英连忙说道,目光很是诚恳。

萧凡缓缓说道:“范先生,我需要得到确切的消息,而不是猜测之词。有关摩鸠大国师的一切,都必须是确定的,而不是可能,也许,或者……你明白吗?”

对于这个,范英倒是完全能够理解。

尽管到目前为止,他还不清楚眼前这位斯文男子为什么对摩鸠大国师那么感兴趣,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无论谁想要对付摩鸠大国师,都绝对不能凭着道听途说的东西来制定“作战方案”。

只是,对付摩鸠大国师,这……可能吗?

范英望向萧凡的眼神,变得极其疑惑。

对他心中的疑惑,萧凡似乎有所了解,笑了笑,说道:“范先生,你没必要猜测,我这次来落伽城,确实是冲着摩鸠大国师庄园中那棵‘赤炎草’而来。”

虽然心中有所怀疑,此刻听到萧凡亲口证实,范英还是大吃一惊,瞬间脸色变幻,苍白如纸。

“萧,萧先生,你,你没跟我开玩笑吧?这个‘赤炎草’,大国师绝对不会容许别人染指的……这是修炼高明降头术必备的神药……”

一贯镇定的范英,说话也变得结巴起来,额头上渗出了点点汗珠。

“我知道。”

萧凡微微颔首,神色平静如故。

范英此刻脑子里却是翻江倒海。

萧凡毫不隐瞒自己的来意,就等于明白无误地告诉了他——我不怕你反悔。在这件事情上,你必须合作,否则,纵使是摩鸠大国师,也救不了你!

敢于这么自信,毫无疑问建立在绝对实力的基础上。

只是,要和祖师爷作对,这样的事情,只要想一想都会两腿发软。

眼见得范英眼珠子滴溜溜转个不停,范乐又冷冷开口了:“范英,别把自己看得太聪明。这件事没有万全之策,只有一条路——你帮我们,赢了,你就能活。否则,你肯定是第一个死的!”

范英抬手擦了一把冷汗,直直望着萧凡,沙哑地说道:“到底要我做什么?”

萧凡毫不犹豫地说道:“全力配合我们。首先,你就要把这件事搞清楚,大国师要这些纯阴纯阳命相的男女做什么?我给你一天的时间,明天,我必须要得到确切的消息。然后,我会指示你下一步的行动。”

“好。”

范英也毫不迟疑地答应下来。

他现在很想尽快离开这里,一个人静下心来好好想想,把这个事情的前因后果都捋清楚再说。至少萧凡目前让他干的这件事,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危险。他可以想办法交差,为自己争取更多的缓冲时间。

“嗯,那你先回去吧。”

萧凡轻轻点头,摆了摆手,说道。

“真让我走?”

先头范英一门心思想要离开,现在萧凡真让他走了,他反倒迟疑起来,颇有几分不安。或许觉得萧凡实在不应该就这样放他走。

萧凡笑了笑,说道:“范先生,我是很守信用的,希望范先生也不要让我失望。”

“好,那就谢谢了!”

范英再不犹豫,立即站起身来,抱拳一拱,转身就走,半点也不拖泥带水。

“萧真人,此人姓格桀骜不驯,从面相看来,生姓多疑,狡诈……就这样放他回去,萧真人觉得他真的会全力配合我们么?”

望着范英的背影极快地消失在门外拐角处,元成子终于开口说道,忧心忡忡。

今天这场“伏击战”,摆明是以萧凡为主,只是借玉阳观的清净之所一用,元成子就恪守着规矩,一切都由萧凡主持,自己并不随便插手。纵算萧凡“轻轻松松”就放了范英,元成子也没有阻拦。

“他会配合的。”

萧凡轻声说道,语气十分笃定。

阴鬼反噬的滋味,没有人比范英自己更加清楚。当然,范英绝不会就这么乖乖就范,回去之后,肯定会尝试寻找解救之道。不过萧凡并不担心这个。

南洋的降头术固然神秘莫测,无极门的道术,也绝不是外人说破解就能破解得了的。论到术法的源远流长,南洋降头术更是远远不能和无极门的道统相提并论。

他在“阳童”身上下的符箓禁制,早已经和阴鬼融为一体,除了他自己,外人绝对解不开。以摩鸠大国师之能,或许能够强行将范英体内蓄养的阴鬼灭杀,但想要无声无息做到此事,却绝无可能。只要“阳童”一有被灭杀的先兆,不管隔得多远,萧凡马上就会感应得到,立时便能驱使这阴鬼,抢先一步结果掉范英的姓命。

元成子说得不错,范英生姓多疑,为人狡诈,毫无诚信可言。不过这种姓格的人也是最怕死的,在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够解开阴鬼反噬之厄时,绝不敢毁约。

至于范英与摩鸠大国师的师门情谊,完全不在萧凡考量之中。这种东西,在范英心目中,简直一钱不值。否则,又怎会对范乐,范玲这些至亲之人都痛下杀手?

更不用说,降头师的世界,本就是强者为尊。

当年,摩鸠大国师就是杀掉了自己的师父,才成功登上“不古派”大祭司的宝座。

“既然萧真人这么有把握,倒是贫道多虑了。”

元成子轻轻松了一口气,脸上露出了笑容。

萧凡微笑说道:“元成真人,今天能够成功抓住范英,多亏了真人相助,谢谢。”

“萧真人何必这么客气?大家都在同一条船上,理所当然要同舟共济。”

元成子哈哈大笑起来,捋了捋花白的胡须。

约莫一刻钟后,萧凡,姬轻纱和范乐乘坐着一台毫不起眼的小轿车,驶出了玉阳观的后院。

“范乐,另外找一个休息的地方,我们今天不住在黄府了。尽可能离黄府近一点。”

萧凡轻声对驾车的范乐说道。

范乐点了点头,一声不吭。

姬轻纱双眉微微一扬,说道:“你这是不愿意把所有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

萧凡微微颔首,说道:“战争年代有规定,战时部队的最高军政首长不能同乘一台车。”

之所以有这样的规定,怕的就是一旦出现意外,军政首长被一锅端,部队群龙无首,就全乱套了。如今苏南住在黄府,元成子和几名亲传弟子也住在黄府,再加上他们三人,几乎所有力量都聚集在了一起,很容易引起摩鸠大国师的关注。

“是这个道理,苏南和元成子的目标太大了。尤其是苏南,可以说是摩鸠最忌惮的人。”

姬轻纱立即点头认同萧凡的看法。

从苏南自己的描述来看,他和“星月派”教主篙澄,“杜成派”大祭司纳左,是丹曼国仅次于摩鸠的一等大降头师。目前篙澄和纳左似乎都出了状况,剩下苏南,就是最受摩鸠关注的了。苏南以前一直呆在‘纳吉派’的总坛苦修,也就罢了,摩鸠再忌惮他,也无可奈何。现在孤身出现在落伽城,离摩鸠庄园如此接近,不过几十公里的距离,随时都有可能暴露了行踪。

或许,这也是苏南孤身一人前来落伽城的原因。

实在他对自己教派里的其他降头师,都不是那么放心。谁知道这些亲信之中,有没有人被摩鸠买通?毕竟苏南“纳吉派”教主之位,并不是天生的,更不是无可替代。如果苏南被干掉,派内其他大降头师就有出任教主的机会。何况摩鸠身为大国师,能够开出的条件肯定十分丰厚,一般人很难拒绝。

尤其要紧的是,摩鸠曾经两次亲赴“纳吉派”总坛拜会苏南,苏南也无法肯定,自己的行踪是否早就被摩鸠知晓。

比如萧凡,只要见过某人一次,在一定的范围内,就有办法确定该人的行踪。这不是无极门独有的秘术,通常来说,术法造诣到了一定程度的大术师,都有这样的本事。只是具体到个人,探查行踪的清晰程度略有区别而已。

南洋降头术神秘莫测,摩鸠大国师或许就有类似的手段。

无论如何,这里是落伽城,是摩鸠大国师的大本营,除了摩鸠,夷孥之外,“不古派”还有不少厉害的降头师,倘若得知苏南的入住黄府的消息,摩鸠率领门徒大举来攻,还真没有把握抵挡得住。

这样的风险,还是尽量避免为好。(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