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1章 范英带来的消息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6-3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如同萧凡所料,范英的动作虽然不算太迅速,还是在期限到来之前,主动和范乐取得了联系。范乐留给了他联系电话。

在电话中,范英没有半句废话,直截了当地请他们去黑天鹅咖啡厅会面,随即就挂断了电话。

“黑天鹅咖啡厅就在公司附近,我以前经常会去哪里休息一会。”

范乐随口向萧凡做了解释。

所谓“公司”,无疑指的就是范氏集团公司总部,范乐以前的办公地点。当时范乐一边在落伽城华人大学深造,一边在公司上班,领导整个范氏集团开展工作。所以他和姬轻纱是校友,年龄比姬轻纱大了好几岁。

黑天鹅咖啡厅,姬轻纱以前也时常光顾的。那一带是华人公司最集中的地段,也是整个落伽城最繁华的区域,属于“不夜城”。黑天鹅咖啡厅能够开在范氏集团总部附近,档次自然低不了,很合姬轻纱的胃口。

“那走吧。”

萧凡没有丝毫犹豫,随即站起身来。

范乐却没有动,迟疑着说道:“萧凡,我总有点担心。范英这个人,你对他不了解,绝不是那种愿赌服输的姓格……黑天鹅咖啡厅,我也有很久没有去过了,也许环境早就起了变化。”

范乐的言下之意很清楚,就是担心范英不甘心认输,在黑天鹅咖啡厅设什么圈套。

毕竟眼下在落伽城,他们人单势孤,范英才是地头蛇,甚至能够调动落伽城警察局的探员。单打独斗,他们三个谁也不怕范英,可如今是热武器时代。

萧凡微微一笑,说道:“放心好了,范英耍不出什么诡计。阳童和阴童就在他的体内,他有什么异动,可以瞒得过别人,绝瞒不过他自己。”

阴阳二童现在就等于是萧凡派在范英身边的“哨兵”,对他实施二十四小时不间断的监控。范英若有异动,瞒不过阴阳二童,自然也就瞒不过萧凡。

范乐终究对降头术不了解,自然不知道萧凡对阴阳二童的掌控已经到了这样随心所欲的地步。术师的世界,原本就不是普通人能够理解得那么透彻的。见萧凡说得笃定,范乐也就不再多言。

其实萧凡能够轻而易举地控制住范英蓄养的阴鬼,可不仅仅是无极门的符箓之力,更主要的原因,来自于“乾坤鼎”。萧凡将范英落在黄青云体内的血降收入“乾坤鼎”中,再以神念之力进行查探,无意间开发出“乾坤鼎”的奥妙,令得他在控制阴鬼这个方面有了十分深入的领悟。

在此之前,萧凡也曾以神念之力查探过鼎内乾坤,也不知是缘分未到还是功力不够,一直没有太大的收获。这一回,或许是因为“血降”这种介乎于药理学与玄学之间的东西起到了沟通桥梁的作用,萧凡的神念之力忽然就和“乾坤鼎”有了较为活跃的交集,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乾坤鼎”传授给了萧凡一些前所未有的新知识。

作为无极门镇教三宝之首,“乾坤鼎”如此神奇,萧凡倒是一点都不意外。恐怕宝鼎还有更多神奇之处,是他目前还一无所知的。

这样的事,还讲究个缘分,急不得。

片刻之后,那台不起眼的黑色小轿车便离开小区,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范乐重新找的落脚点是位于华人聚居区的一个豪华住宅小区,离黄府和范府的距离都不算太远。这个小区不是很大,但要找到一处出租房还不算太困难。他们三人都是标准的华人样貌,这才得到房东的首肯,将房子租给他们。

落伽城的华人聚居区存在着十分严重的“种族歧视”,土著人就算再有钱,在这一带也租不到房子,更加买不到房子。真正的上等华人,绝对不屑于和土著人混居在一个小区。

除了“血统论”作怪,落伽城贫民区严峻的社会治安局势也是重要原因。客观来说,土著人的野蛮程度远在华人之上。

华人聚居区距离黑天鹅咖啡厅只有不到半小时的车程。

一路山不断闪烁的霓虹灯,熙熙攘攘的人流和川流不息的车河,很容易让人产生幻觉,以为回到了国内的大都市,完全不像是在异国他乡的海岛之上,与野蛮的土著人“共舞”。

黑天鹅咖啡厅的“规矩”,和华人聚居区是一样的,那就是土著人不得入内。哪怕是落伽城的高层人物,也恕不接待。除非有华人朋友带领,黑天鹅咖啡厅才会破例。这种情形,在这一带十分常见,并非黑天鹅咖啡厅的独创。

当然,落伽城土著人的高层人物,比如市政厅警察局的负责人,也是很有身份地位的,但他们明知这一带对土著人歧视,也就很“自觉”,不来这边遭别人的白眼,转而去其他地方消费。

被人歧视很好玩么?又不能时时刻刻将自己的身份职务写个大牌子挂在胸口。

好在落伽城也有不少高档娱乐场所,是只认钱不认人的,并不拒绝土著人入内。这么多年来,才得以相安无事。

不过,与丹曼国相邻的另外一个群岛国家,这种矛盾却高度激化,数十年来,不住爆发出针对华人的暴力活动,造成了不少血腥的惨案。

范乐将小车在大卖场的地下停车场泊好,三人一起,经由电梯进入商场,走进了灯光昏暗柔和,做热带雨林装饰的黑天鹅咖啡厅。

萧凡和姬轻纱神色坦然,并未在这附近感应到任何危险的气息。神念查探,是大术师才有的本事。一般的人,哪怕武功再高,没有掌握将第六感具体化的技巧,在神念之力上的探索,也就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最多能够有点模模糊糊的预感,就已经很了不得了。

范英坐在一个很阴暗的角落里面,孤零零的,身边几副座头都没有其他客人,也不知是什么原因,其他客人都很自觉地和范英拉开了一定的距离,似乎生怕离得太近会沾染什么不好的东西。

这正是范英需要的结果。

作为范家现任家长,落伽城华人最顶层圈子里的核心人物,范英已经很不习惯和普通人“混”在一起,更何况,他现在是一个失败者的身份,约人见面,心情之糟糕,无以复加。或许那些懵懵懂懂,毫不知情的“路人甲”,一个不经意的动作,就有可能刺激到范英。

惹怒范先生,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不过看到萧凡姬轻纱范乐缓步而来,范英还是站起身,勉强挤出了一丝笑容。对于萧凡这种强悍到**的家伙,范英多多少少还保持着一定的畏惧心理。

这种被打得越狠就越老实的“**姓格”,很多人都有。

萧凡就在范英对面坐了下来,微微颔首,一声不吭。

他和范英,原本就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对于范英这种毫无道德底线的人,萧凡一贯很难接受。如果不是因为“事急从权”,萧凡哪里会代范乐答应,事成之后饶他一命,还分他三分之一的家产?依着萧凡的姓子,这样的家伙,都用不着范乐出手,萧凡早就代他料理了。

“萧先生,姬小姐,范乐……”

范英倒是有点讪讪的。

姬轻纱点了点头,在萧凡身边落座。

范乐还是标枪般笔直地挺立在姬轻纱身后。他人是重新回到了落伽城,心里却不再将自己当成是范家家主,依旧还是姬轻纱的朋友兼“贴身保镖”。自然,这不是姬轻纱要求的,是范乐自己坚持要这种身份,姬轻纱再怎么反对都无效。

范乐这种姓格的人,有时候认起死理来,九头牛都拉不回头。

范乐却不知道,他这个自然而然的动作,给范英造成了很大的心理压力。从目前这三个人的位置来看,范乐是姬轻纱的“跟班”,而姬轻纱则明显以萧凡为主,小鸟依人一般。

在范英的内心深处,总认为范乐是胜过自己的,自己的一切,都是从范乐那里偷盗而来。这么一比较,萧凡就实在太高高在上了,这种心理上的优势,不少时候都能在“谈判”中发挥很大的作用。

“萧先生,我打听清楚了,寻找纯阴女子和纯阳男子,确实是大国师亲口下的命令……一共需要六对阴阳男女,目前摩鸠庄园已经有四对,还差两对,要在半个月内找齐。”

见萧凡一言不发,范英也就立即切入了正题。

一共六对!

萧凡和姬轻纱不由对视了一眼,都立即想到了有关摩鸠大国师蓄鬼的传闻,也是六对。

这中间,肯定有些必然的联系。

“那么,大国师要这些阴阳男女到底是做什么用?”

“听夷孥说,是为了**‘天鬼降’……如果直接和蓄养的阴仆合体,危险太大,就算是大国师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合体之前,要让阴仆先和这些阴阳男女合体,融合他们的生魂,最后再合而为一,与大国师合体,‘天鬼降’就能练成了……”

范英倒是没有再隐瞒什么,一口气都说了出来,不过脸色却不自禁地变得苍白,一边说一边忍不住四下张望。

从这一刻开始,他就算真正背叛摩鸠大国师了。一旦事情败露,哪怕跑到天涯海角,也难逃一死。

这个世界上,有几个人能逃脱摩鸠大国师的追杀?(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