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4章 牛刀小试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7-0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苏南!”

摩鸠大国师一声断喝,打断了苏南的言语,声色俱厉。

“你好歹也是有名的大降头师,这样的话,也能乱讲?你这是对拉扎得里大天王的不敬!”

传说中的南洋降头师始祖拉扎得里,被称为“天鬼王”,也被尊称为“大天王”。多数降头师对这位传说中的始祖,奉若神明。

大国师一发怒,元成子和他的**们不由骇然失色,彼此对视一眼,俱各从对方眼里读到了深深的畏惧之意。多年以来,摩鸠大国师就好像神明一样,高高在上,和他们完全不是一个层级的人。甚至他们从懂事开始,就听说过摩鸠的赫赫威名。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他们是听着摩鸠的各种传奇故事长大的。如今,这个神话般的人物就站在他们面前,如此真实,让他们不害怕,谁都没这个本事。

苏南自然没有被吓住,依旧冷静地看着摩鸠,淡然一笑,说道:“大国师就没有必要自欺欺人了,你的计划,大家都心照不宣。难道你今晚亲自上门,是来找我谈话聊天的么?”

摩鸠沉着脸,冷冷说道:“苏南,你不在自己的领地静修,忽然跑到落伽城来,我当然要过来了解一下,看看你到底是何用意。我劝你还是放聪明点,不要多管闲事。”

“哦?请问大国师,要怎样才能算是聪明呢?如果我现在离开落伽城,大国师愿意放我走吗?”

苏南反问道,语气中带上了十分明显的嘲讽之意。

“没必要,既然已经来了,那就留下来多做几天客。我在庄园专门给你安排了**的静室,各种丹药和其他材料,都准备十分充足,比这里好得多了。随我回庄园去住一段时间吧!”

摩鸠毫不客气地说道。

苏南就笑了,不再理睬摩鸠,扭头望向不远处的元成子,微笑说道:“元成道友,现在该你做决定了。是继续履行我们的协议,还是临时改变主意,向大国师跪地求饶,都看你自己的了。”

摩鸠的目光,闪电一般扫视过来,眼神阴冷冰寒。

元成子暗暗苦笑不已。

就算他有心退缩,苏南这番话一说出口,也就将他的所有退路都切断了。摩鸠大国师何等样人,苏南嘴里所谓“继续履行协议”,焉能听不出来是什么意思?既然元成子早已与苏南合谋,要对付摩鸠,那么不管元成子眼下做何种抉择,摩鸠事实上都已经不会再放过他了。

易地而处,如果是元成子在勾当绝密大事,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位近在咫尺的敌人,让这些敌人活着,就是给自己留下了不可预知的隐患。

“元成道友,你玉阳观真要做这种螳臂当车,不自量力的事情?”

眼见元成子沉吟不语,摩鸠冷冷地问道。

还没等元成子开声,苏南便淡然插话进来:“大国师,你到底在害怕什么?难道说,你其实已经很虚弱,所以你很害怕我和元成道友联手对付你?”

“我害怕?简直是笑话!”

摩鸠仰头打了个哈哈,语气极其不屑地说道。

“既然你不害怕,以你的能耐,又何必一而再再而三地出言威胁我们,又试图分化我们?直接把我们都杀掉,岂不是省事得多?”

苏南毫不留情地揭穿了摩鸠的“底细”,随即望向元成子。

“元成道友,摩鸠要**‘天鬼降’,他必须保持最旺盛的体力和最浑厚的法力,如果在此之前消耗法力太多,**‘天鬼降’的时候,就会出现大麻烦。所以我们完全没必要害怕,他未必就能把我们怎么样!”

苏南急急说道。

三人之中,论术法伤人的威力,似乎以元成子最弱。然而此时此刻,元成子却成了双方要争取的关键。苏南嘴里是这么说,实际上心中也直打鼓。毕竟这只是他的揣测之词,真相是否如此,他可没有半分把握。万一判断失误,以他一人之力,又远离自己的老巢,想要抵挡住摩鸠,殊为不易。这当口,元成子的态度就变得十分重要。

摩鸠倒不要争取元成子给自己帮忙,那也不现实。但如果能够吓住元成子保持中立,两不相帮,那么自己对阵苏南之时,轻松几分也是好的。

这位玉阳观住持真人,道教龙门派海外支脉的掌教,亦非庸手。

“是吗?那你就先尝尝这个滋味吧!”

摩鸠冷笑一声,右手曲指轻弹,一点绿莹莹的火光,“嗖”的一声,向着元成子激射而去,快如闪电,眨眼之间,就射到了元成子的身前。

“砰”!

火光骤然放大,变成了一个绿莹莹的火球,映照得元成子和几位门人的脸上身上都绿油油的,如同被描上了一层绿漆也似。

“不好!”

元成子大吃一惊,右手袍袖一扬,一张鲜艳欲滴的朱砂符箓疾飞而出,迎风招展,化为一团火焰,将绿色火球包裹起来。随即嘴里念念有词,左手捏诀,就要做法将这被符箓包裹起来的绿焰收服。却只听得一声爆响,符箓所化的红色火焰猛然炸开,绿色火球也同时炸开,宛如一朵红绿相间的焰火一般,绚丽无比地绽放开来。

“快闪开!”

元成子大袖一拂,顿时劲风呼啸,将自己面前的红绿焰火远远拂开,同时嘴里大叫出声。

金阳子等几位得意**早就大惊失色,一个个手忙脚乱,有的往后飞退,有的则挥舞袍袖或者祭出符箓,想要抵挡。但摩鸠大国师出手何等凌厉?此时再动作,哪里还来得及。转眼之间,绿焰便沾到了三个人身上。

然后,就出现了极其诡异的情形,只见三人衣服之上,绿色焰火像珠宝一样光芒闪耀,随即就消失不见,似乎是透过他们的衣服钻了进去。

这看上去绚丽多彩的绿色焰火,竟然仿佛是活的一般。

“降头!”

三人立时脸色惨变,一人更是惊呼出声,声音嘶哑。

人影一闪,原本在数米之外的苏南忽然就到了跟前,向前一掌拍出,瞬间就一变二二变四,掌影好不飘忽。

被绿焰沾体的三名玉阳观**,也绝非庸手。事实上,他们能随元成子来黄府坐镇,就已经证明他们是玉阳观的一等高手。普通**,元成子不会带到这里来,帮不上忙不说,关键时刻还会成为累赘。

眼见苏南一言不发就“开打”,三人纵使在慌乱之下也没有束手待毙,一个个提起丹田气息,挥拳踢腿,就要格挡苏南的进攻。

“都住手!”

元成子在一旁及时大喝了一声。

苏南是一等大降头师,降头术厉害,那是不用说了,但论到武术之道,就未必比龙门派的“先天玄功”更加精妙,想要刹那间拿下元成子的三位得意门徒,哪有那么容易?

听得师父呼唤,三人都自然而然地一愣,手上动作顿了一下,就这么缓得一缓,只听“砰砰砰”三声脆响,三人身上都中了苏南一掌。

三人禁不住面面相觑。

苏南这一出手,声势不小,怎么打在身上,却一点感觉都没有?

逗着大伙好玩么?

不过下一刻,大家就都明白了,只见三团绿焰忽然又在三人的衣服上显现而出,像绿宝石般闪耀了几下,便渐渐变得黯淡,随即消失得无影无踪。

三名玉阳观道士这才意识到,苏南这是在救他们,连忙齐齐向着苏南打了个稽首,恭声说道:“谢谢苏南教主救命之恩。”

这话毫不夸张。

别看这绿焰绚丽多彩,好看得很,却是从摩鸠大国师手中打出来的,普通降头师落的降头就已经厉害无比,何况摩鸠?苏南如果不及时出手,三人恐怕会死得惨不堪言。

苏南摆了摆手,低声说道:“大家小心一点,最好是结阵自保。”

元成子这几位嫡系门徒,和一般降头师放对,那是毫不畏惧,但和摩鸠却绝不在一个层级上。正常情况下,碰到大国师,想要保命,最好的办法就是有多远跑多远,连头都不要回。然而眼下,且不要说摩鸠绝不容他们逃掉,苏南也不想他们就这样跑了。

当此之时,苏南需要集中所有能用的力量,共同对抗摩鸠。金阳子等人战斗力虽然弱一点,总好过没有。而且苏南很清楚玉阳观的阵法之力很厉害,金阳子等人要是结阵自保,觑空子给摩鸠来那么一下,伤到大国师那是不用想,或许能起到一些牵制的作用。

“结**八荒阵!”

听了苏南的话,元成子毫不犹豫,马上一挥手,喝道。

当下金阳子等五名门人**瞬即占了五方方位,元成子袍袖一甩,身形一晃,站在了“乾”位之上。**八荒阵是玉阳观祖师爷传下来的一个大阵,浑厚之处,或许不如九宫八卦阵,然而奇兵之力,犹有过之。最为要紧的是,结阵时间很短,顷刻之间就能布好。实在是野外仓促接敌时最合用的防御法阵。

苏南原本只是让玉阳观的门人**结阵自保,没想到元成子也亲自加入了大阵,苏南倒也并不阻拦。至少这样一来,自己和玉阳观之间的同盟合作关系,那是牢不可破了。

不再是孤军奋战。(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