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绚丽的降头术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7-02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摩鸠大国师冷冷看着,并没有阻止他们,等元成子和徒弟们布好阵势之后,嘴角露出一抹冷笑,说道:“元成道友,看来是铁了心要和我作对了。只可惜龙门派在落伽城传承这么多年,要毁在道友手上了。”

一旦下定了决心,元成子立即就镇定下来,眼望摩鸠,缓缓说道:“如果天命如此,那也无话可说。不过贫道也有一句话要奉劝大国师——天命无常,大国师还是不要逆天行事为好。”

摩鸠冷笑一声,说道:“我该怎么做,无需你们**心。既然你们一定要和我作对,那就不要怪我手下不留情。”

元成子和苏南对视一眼,都不再吭声。

既然大战已经无法避免,那就没必要饶舌,手底下见真章好了。

苏南左手捏诀,嘴里喃喃祷告,一阵阵阴风席地而起,连四周的灯光都一下子变得黯淡起来,元成子和几名**宛如忽然掉入冰窟之中,禁不住激灵灵地打了个寒颤。

两道模糊的黑影,在阴风中显现而出,口鼻宛然,如同活人一般,正是苏南蓄养的阴仆。这两名阴仆,一男一女,看上去都已经是青年人,黝黑的双目,直直盯住了摩鸠。

元成子吃了一惊。

他虽然不**降头术,但对降头术十分了解,很清楚降头师蓄养的阴鬼,一般都是压箱底的手段,平曰里只是用来打探消息,下落降头。不到万不得已,不会驱使阴鬼对敌。与摩鸠大国师的对战,才刚刚开始,甚至尚未真正拉开帷幕,苏南便将阴鬼召唤出来,不知是何用意?

难道是存了拼命之心?

甚至连摩鸠脸上都闪过一抹诧异之色,不过随即又回复了冷冷的神情。

“久闻大国师祭炼的阴仆与众不同,苏南很想领教一番,请大国师赐教。”

祭出两名阴仆之后,苏南望着摩鸠,徐徐说道。

摩鸠冷然一笑,说道:“就你这两个小家伙,还用不着我的仆人出手。”

“是吗?我怎么感觉大国师的阴仆并没有带在身边呢?是不是害怕这些阴仆在斗法中有所损伤,就不能再练‘天鬼降’了?”

苏南笑了笑,毫不客气地说道。

摩鸠大笑起来,说道:“苏南,你一直想要试探我是不是要**‘天鬼降’,那么我告诉你。我**‘天鬼降’你能如何,我不练,你又能如何?难道就凭你们几个,也能管我的闲事么?”

“管闲事不敢。只要大国师还和以前一样,我们都敬服你是丹曼国降头师第一,谁都不会和你捣蛋。‘不古派’和‘纳吉派’和平相处,会少很多争斗,许多人都不会死。”

“哼,替别人担忧?你们还是先想想自己吧!”

摩鸠大国师一声冷哼,曲指一弹,又是两团绿焰一左一右,向着苏南身边的两名阴仆直射而去。这两团绿焰,比刚才射向金阳子等人的绿焰体积要大得多,也要明亮得多,闪闪生辉。

与此同时,一股远比刚才还要寒冷得多的气息,汹涌而出。

元成子急忙捏诀作法,一张符箓祭出,将这股彻骨的严寒死死挡在了身前数步处,不令靠近。

两团绿焰的直接目标是两名阴仆,元成子等人只是受到寒冷波及,就已经如临大敌,两名阴仆更加不敢大意,眼见绿焰射来,不待苏南吩咐,便即轻飘飘向着两旁闪开。苏南蓄养的这两名阴仆,个子比范英蓄养的阴阳二童要高大许多,看上去十分凝厚,宛如实体一般,动作都极其灵活,完全不是范英的阴阳二童可比。在绿焰及体的瞬间,让了开去。

可惜摩鸠大国师的绿焰,绝不是这么好对付的。

说时迟那时快,绿焰与两名阴仆擦身而过的刹那,猛地爆裂而开,化为无数绿色焰火,铺天盖地将两名阴仆笼罩其中。

一阵极其轻微的“嘶嘶”声连续爆响,只见绿色焰火一沾到阴仆身上,就好像沸腾的油脂溅在凝固的黄油之上,瞬间就溶进去一个个小洞,黑色的雾气顿时四散飞扬而起。

苏南一生怒喝,双掌挥舞,一股股劲风鼓荡而出,自两名阴仆身上吹拂过去,被绿色焰火溶蚀的空洞瞬间弥合如初。

两名阴仆似乎被这意外的突袭惹怒了,四条手臂挥舞,向着摩鸠猛扑过去,样貌凶狠无比,不过依旧还是无声无息的。

似乎所有降头师蓄养的阴鬼都不会讲话,至于降头师是怎样和阴仆沟通的,那就不得而知了。应该是所谓“心灵感应”的一种吧。

昏暗的灯光下,两名阴仆看上去就和两个人没多大的区别,如同两名武术高手,向摩鸠发动了攻击。但任谁都知道,这种攻击绝对不是“物理攻击”,真要是被阴仆击中,无疑就会被落下降头。

摩鸠尽管是丹曼国第一降头师,却也绝不愿真的被别人落降头。每个降头师祭炼降头的方式都有所不同,药物配方只有降头师本人知道,其他降头师强如摩鸠这样的,也没有把握能够百分之百破除。

何况苏南是丹曼国仅次于摩鸠的一等大降头师。

“大胆!”

摩鸠一声低喝,一大团绿色的焰火在他手中绽放而开,当真如同绚丽的礼花弹。

金阳子等人看得有点傻眼。

虽然是在落伽城,平曰里有关降头师斗法的传闻听过不少,但真正降头师斗法的场景,还是看得很少,毕竟降头师斗法一般都会避开其他不相干的人。只是大伙再也没想到,在摩鸠手头,降头师斗法都能如此炫丽多彩。

如此艳丽的绿色焰火,配上摩鸠华丽的传统服饰,简直如梦似幻。

这团绿色焰火一绽放,两名阴仆就好像凡人“见鬼”一般,猛地收住脚步,急如闪电般往后退去,对这绿焰极其忌惮,再也不敢沾染一丝一毫。

苏南轻轻叹了口气。

摩鸠不愧是大国师,居然将血降之术炼化得如此随心所欲,甚至已经无须落降的“引子”,无论何时何地,想要向人下降头就能落下去。的的确确是许多大降头师穷极一生也难以企及的境界。

便在这个时候,摩鸠却倏忽扭过头来,两道冷电般的目光“唰”地向左侧扫了过去,袍袖一拂,一团绿色焰火飞射而出,却是向着空无一人的草地激射而去。

紧接着,原本看上去空空荡荡的草地上,一道长长的黑影猛地弹了起来,如同离弦之箭,急速向着苏南射了回去,堪堪躲过了摩鸠的绿焰袭击。

元成子等人看得明白,这道长长的黑影,赫然是一条乌黑的大蛇,全省鳞甲似铁,在昏暗的夜色之下,完美地和草地融合在一起,任谁都未曾察觉,显见得是苏南趁着两名阴仆吸引摩鸠的注意力,悄悄放出来,准备袭击摩鸠的本命灵宠。谁知还是被摩鸠识破了。

“哼哼,苏南,看来我还是高估你了,你就只有这么点手段。”

眼见大蛇转瞬隐入苏南身后的阴影之中,摩鸠冷笑一声,有些不屑地说道。

“大国师有什么能耐,尽管施展出来,我很想领教一番!”

苏南也毫不示弱,冷冷说道。

看上去,他已经一连出手攻击了摩鸠两次,俱皆功败垂成。然而谁都知道,这才刚刚开始,不过是试探罢了。两大降头师之间的决战,焉能那么轻易就分出胜负来?

元成子和手下**们谨守**八荒阵的方位,不住施法,将法阵激发起来,牢牢守住了阵脚,不求有功先求无过。在这场争斗之中,他们明显处于从属地位,想要争当主角,显然是不明智的。只能耐心等候机会。

摩鸠连正眼都没有瞧他们一下,所有注意力都放在苏南身上。

对于摩鸠而言,唯独苏南才能对他造成真正的威胁,元成子和玉阳观都不足惧。就算他练成“天鬼降”,影响的也只是降头界的绝对力量对比,对玉阳观影响不大。

只是大家都不曾想到,不远处一栋豪华公寓的顶楼上,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多出来两条人影,就这么稳稳站在那里,任凭楼顶的大风吹拂,两人的身躯纹丝不动。

站在前边的那位,身材颀长,一头长发腊腊飞舞,另一位的身材则要臃肿许多,垂手站在长发男子的身后,似乎是他的跟班。

“弗拉基米尔,看到了么?这就是南洋降头师的手段。”

稍顷,站在前边的长发男子微微一笑,轻声说道。

正是米哈伊尔伯爵。

幸好在这暗夜之中,无人发现,否则,只怕会在全世界引起轩然大波。德米集团的幕后大老板,以风度优雅著称的绅士,米哈伊尔伯爵先生,竟然会偷偷爬上人家的楼顶,在这里偷窥两大降头师斗法。

“嗯,好像附近的宇宙能量都受到了强烈的影响……可是先生,这和我们要寻找的东西,有关联么?”

弗拉基米尔恭谨地问道。

“我不知道,亲爱的弗拉基米尔。但根据神的指引,我们想要得到的东西,会在东方出现。”

“东方,有太多的东西,神秘莫测。”

米哈伊尔悠悠地说道,淡淡的月色之下,伯爵先生嘴里**的牙齿不时闪耀着金属般的光泽,好不冷酷。

“是的,先生!”

弗拉基米尔恭声答道,不过听上去,他的信心不是那么充足。(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