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摩鸠庄园的防卫力量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7-02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对他这种态度,萧凡倒是比较满意,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微笑问道:“范先生,你去过摩鸠庄园么?”

“去过。”

范英马上点头。

“以前夷孥在庄园主持教务的时候,我经常去那边给他和其他一些降头师送东西。”

“这么说,范先生对摩鸠庄园还比较熟悉?”

“算是吧。庄园的大部分区域,我都去看过。除了最核心的内城,我没有进去过。那里是大国师**的地方,一般人是进不去的,就算是我师父夷孥,也没有进去过几回。”

姬轻纱轻轻一笑,说道:“范英,应该不是这样吧?摩鸠大国师是不久前才回到庄园来住的,在此之前,他基本上都住在皇宫。那时候,内城你也进不去么?你看上去可不像是那么韬规守矩的人。”

范英便有点尴尬,讪讪地笑着说道:“姬小姐,我有时候确实不那么守规矩。不过,凡事都有个限度,有些规矩是一定要守的。大国师的规矩,尤其没人敢去破坏。”

这一点,姬轻纱倒也并不驳斥。

尤其范英自己就是降头师,更加清楚大降头师的厉害。

萧凡问道:“范先生,我需要一张庄园的详细地图,你有吗?”

“有,我已经准备好了。”

出乎萧凡的意料,范英答得极其爽快,随即就从身边掏出一张折叠得非常细致的地图来。

姬轻纱轻笑道:“范英,你倒是有备无患。”

范英笑道:“既然萧先生想要采‘赤炎草’,庄园总是要去一趟的。我考虑,这地图迟早用得上,还不如早点带过来,萧先生也能多熟悉一下地形。”

萧凡点点头,这范英坏则坏矣,却实实在在是个人才,否则也暗算不了范乐。当即伸手接过地图,就在面前的茶几上打开来。这张地图是手绘的,制作得十分精细,已经有几分陈旧。

“范先生,这是你亲手绘制的?”

“对,我自己画的,凭记忆一点点画出来的。摩鸠庄园不可能有地图对外发行。”

范乐忽然说道:“你画摩鸠庄园的地图做什么?”

范英不由愣怔了一下,似乎有些意外。从进门到现在,范乐几乎一直都不曾开过口,就好像他真的是姬轻纱的跟班,而不是即将返回范家重新掌权的范少爷。没想到会突然问这样一个问题。

稍顷,范英才摇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画这个地图有什么用,就是随手画下来的。范乐,实话跟你说吧,我和你不同,我时时刻刻都在担心被人找麻烦,总是想多做一手准备。”

“这么说,难道你还打算对摩鸠庄园动手?”

范乐语气之中,带着明显的不信之意。

“我没有这个打算,但不管是谁,如果把我逼上了绝路,我就要拼命,哪怕是面对摩鸠大国师,也是一样的。”

范英再次沉默了片刻,缓缓说道,语气十分平静,就好像在叙说着一件非常理所当然的事情。

范乐冷冷哼了一声。

姬轻纱瞥了范英一眼,嫣然一笑。

范英忽然觉得,自己似乎说错话了,眼下,主动权是在别人的手头。

萧凡对他们之间的对话置若罔闻,只是认真地看着地图。从地图上看,摩鸠庄园的规模并不是太大。当然,这个所谓不是太大,是指大伙心目中的预期,总觉得摩鸠大国师的庄园,肯定会大到离谱。事实上,摩鸠庄园的占地大约在六百亩左右,其中摩鸠大国师**的内城,占地约莫五十亩,而且不在摩鸠庄园的中心位置,而是偏南位置,离庄园的正门比较远,离后门要近得多。

不过,所谓的庄园后门,其实是子虚乌有的。

摩鸠庄园背后,是一片悬崖峭壁。如果真有一座后门的话,也仅仅只是供庄园内的人走出去,来到绝壁之上欣赏一番风景。

内城位置,是一片完全的空白。

萧凡相信,范英这一回说的是真话,内城他确实没有进去过。否则,在这样一张“老”地图上,应该会有所标注。数年之前,范英肯定不会想到有这么一天,被人逼着交出摩鸠庄园的地图,因而故意将内城的布置漏掉不画上去。

以萧凡鉴别古董的水准,这幅地图的年份是新是老,还不至于弄错。

“范先生,这些小红点,代表着什么意思?”

萧凡仔细研究一番地图之后,指着其上的小红点,问道。类似的小红点,在地图上有七八处。

范英瞥了一眼,随即说道:“这是庄园之中其他降头师的**场所。”

“八个?”

萧凡紧盯着问道。

范英点了点头,马上又说道:“萧先生,正确地说,是八处**场所,但不止八个降头师。除了我师父夷孥,整个‘不古派’还有十四位大降头师。这些大降头师,平时有六位以上住在庄园之中。”

“你又说不止八个降头师?”

姬轻纱问道。

“我说的是和我师父一样身份的大降头师。”

姬轻纱不由得和范乐对视一眼,脸上飞快地闪过一抹忧色。

“不古派”和华夏门派传承肯定不完全一样,这十四位大降头师不见得个个是摩鸠的亲传**,但应该基本上和夷孥是同一个辈分的师兄弟,在降头术上的造诣,想必都相差不远。范英是夷孥的徒弟,已经很不好对付,何况摩鸠庄园里,平时至少有六位以上的大降头师**,这还不包括另外那些和范英同辈的降头师,数量肯定不止六个。

这个并不太大的摩鸠庄园,防卫力量之强,简直堪称**了。

“而且,萧先生,请恕我直言,如果大国师真打算**‘天鬼降’,他肯定会将‘不古派’所有的大降头师都召回摩鸠庄园。”

范英很认真地说道。

“不见得。”

萧凡却轻轻摇头。

“为什么?”

三人都望向萧凡。

“因为‘不古派’遵守的是丛林法则,强者为尊。摩鸠当初就是干掉了前任大祭司才上位的。如今这么关键的时刻,这十四位大降头师,也不见得摩鸠个个都信得过。越是这种关键时刻,他越会小心谨慎,宁可布置一些别的防御手段,也不会轻易将那些靠不住的降头师召回来保卫庄园。”

萧凡不徐不疾地分析道。

大家转念一想,好像是这么个道理。既然“游戏规则”如此,那就谁也不能保证其他大降头师不阴生异志。

不过范英随即提出了异议:“萧先生,恐怕你还不了解大国师在降头界的地位。不要说‘不古派’,就算是整个丹曼国,也几乎无人能够威胁得到大国师。据我所知,‘不古派’内部,就更加没有人敢生异心。实力相差太远了。”

萧凡淡然一笑,说道:“范先生,你错了。你的那些师伯师叔,他们要对付的,不是摩鸠,而是你师父夷孥。按照眼下这个局势发展下去,摩鸠大国师身后,基本上就应该是夷孥接掌‘不古派’了。其他那十四位大降头师,应该没什么机会担任教主了。不过他们和摩鸠相差太远,和你师父的差距,恐怕就没有那么明显了吧?”

“萧先生,你的意思是……”

范英疑惑地蹙起了双眉。

“很简单,我们不妨设想一下,假如摩鸠在**‘天鬼降’的时候出现意外,功败垂成。没有了他的强力支持,你师父夷孥还能顺利登上教主的宝座吗?可能到那个时候,就要凭实力决胜负了吧?如果我料想不错的话,你师父肯定会竭力支持摩鸠将其他大降头师都调回庄园。如果关键时刻真有其他人进攻庄园,好让这些人先去打头阵。借助外人之手,将他潜在的对手统统除掉,岂不是又方便又省事?那样一来,摩鸠**‘天鬼降’成功,夷孥的地位稳如泰山;要是出了岔子,夷孥也还是能够出任教主。对他来说,这是最佳的方案。”

范英不由得目瞪口呆,他以前可从未这么考虑过。然而仔细一想,萧凡这个分析还真的很有道理。

姬轻纱轻轻一笑。

萧凡虽然是恺悌君子,行得正坐得稳,却并不意味着他对这些勾心斗角的鬼蜮伎俩一窍不通。

睿智天生!

“不过这个计划固然对夷孥最有利,摩鸠大国师肯定不会答应的。他需要的不是人多势众,而是真正的心腹。危险来临的时候,这些人能够为他拼命。”

“有道理,是这样的。”

范英连连点头。

萧凡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正要开口,忽然脸色微微一变,猛地站起身来,双眉倏忽扬起。

姬轻纱立即跟着起身。

无疑,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发生了。(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