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9章 声东击西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7-04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漆黑的夜晚之中,一台越野车奔驰在落伽城南边的公路之上。

因为地势的关系,落伽城东西方向的公路,等级非常之高,是新建的高速公路。和所有沿海地区一样,甲六岛北部海滨是全岛经济最发达的地区,沿海有好几座富丽堂皇的大城,一条高等级高速公路,连接着这些城市。

与此相对的,则是南部方向的荒芜。

往落伽城以南不过十余公里,就已经开始满目苍翠,到了郁郁葱葱的原始雨林边界。不过还是在延绵起伏的山间修了几条水泥公路,蜿蜒通往雨林深处。

越野车行驶的这条公路,是落伽城南边公路之中等级最高的,也是高速路,原因在于这条高速公路通往摩鸠山庄,也只能通往摩鸠山庄。

这条路,等于是摩鸠庄园的“私家公路”。

越野车的速度极快,却没有开灯,就这么摸着黑,在高速公路上疾驰。越野车里,连司机在内,一共有四名乘客,一个个皮肤黝黑,个子矮小瘦弱,有着典型的本地土著人形貌特征。

驾驶越野车的那名土著男子,两手紧紧握住方向盘,镇定如恒,双眼闪耀着绿色的光芒,如同暗夜之中的一头凶兽,似乎无需车灯照射,也能将夜幕中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

其他三名土著男子都一声不吭,车里保持着高度的沉默,只有发动机传来轻微的沙沙声和车外难以尽掩的呼啸风声。

一般来说,这条公路就算是大白天,也没有什么车辆通行。落伽人对摩鸠大国师奉若神明,但真正敢于去摩鸠庄园打扰降头师们静修的人却少之又少。往来通行于这条高速公路上的绝大多数都是居住在庄园之中杂役仆人,为庄园里的降头师们采购生活必需品和修炼所需的药材。除此之外,就只有公路养护人员了。

如今这黑夜之中,忽然出现这样一台不开灯疾驰的越野车,情形着实诡异。

落伽城距离摩鸠庄园的直线距离,只有大约三十里。高速公路基本都是截弯取直,也是差不多的里程,不过片刻之后,摩鸠庄园就已经遥遥在望。

暗夜里的摩鸠庄园,静悄悄的,没有半点喧闹,远远看去。只有大门口亮着微弱的灯光,整座庄园已经进入沉睡之中。

当然,这只是表象。

永远不可以用常理来揣度降头师的作息习惯。

许多降头师都喜欢在深夜练功,做法。

越野车不开灯光,或许就是担心惊动了庄园里的守卫者。

离摩鸠庄园还有两三公里远近,越野车便逐步减速。缓缓停靠在路边。车门打开,四名土著人跳下车来,一个个都穿着袍袖宽大的丹曼国传统服饰。这种宽大的服饰之下,可以隐藏很多很多的东西。

通常情况下,降头师的法体和蓄养的本命灵宠,都不会轻易示众。

敢于深夜接近摩鸠庄园,这四位毫无疑问也是功力高深的大降头师。寻常的降头师。夜闯摩鸠山庄,和普通人没有太大的区别,纯粹是自行找死。

亲自充任司机的那位降头师,显然是一干人的首领,下车之后,其他三人静静站在他的身边,一声不吭,等候他吩咐。

司机没有急着开口。而是抬头望向建造在群山环抱之中的摩鸠庄园,眼里闪耀的绿光益发妖异无比。

“大家记住,我们的目标是‘赤炎草’。”

良久,司机将目光从摩鸠庄园收了回来,沉声说道,声音极其黯哑,就好像是从喉咙深处硬生生逼出来的。听在耳朵里非常难受。

“根据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赤炎草’就生长在庄园的内城,整个庄园其实就是围绕着‘赤炎草’建造起来的,那里的守卫力量肯定最强。”

“教主已经和摩鸠交手了。虽然有玉阳观的元成子他们相助,但到底能支撑多久,这是谁都难以预料的事。所以我们要速战速决,不能恋战。尽快突破外围,冲进内城去。”

司机开始交代此行的主要任务。

“还是那个方案,如果能采到‘赤炎草’那是最好,万一采不到,也要想尽一切办法把它毁掉。只要毁掉了‘赤炎草’,摩鸠就没办法修炼‘天鬼降’了。”

“记住,我们只有这么一次机会。如果这回不能成功,我们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的。摩鸠肯定会呆在庄园,再也不离开。得手之后,我们还是在这里集合。”

其他三名土著男子还是一言不发,只默默点头,脸上神情十分坚毅,也掺杂着说不出的紧张之意。

突击摩鸠庄园!

摧毁“赤炎草”!

这两件事,无论哪一件,对降头师来说,都足够疯狂。

华夏国有句古话,叫“太岁头上动土”,又叫“老虎头上拍苍蝇”,说的就是这种基本上类似与自行找死的情形。

但对于他们四人来说,只是一次蓄谋已久的行动,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一旦失败,也许不仅仅是他们几个人性命堪忧,就算是整个“纳吉派”,恐怕都有灭顶之灾。原先还打算联合篙澄和纳左,有这两位与苏南齐名的一等大降头师主持,在摩鸠被调虎离山的情形之下,要突破庄园的防御,摧毁“赤炎草”,当然有把握得多。谁知摩鸠先下手为强,篙澄和纳左大降头师先后出事,现在只能靠“纳吉派”自身之力,自力更生了。

现在的摩鸠庄园,就算没有摩鸠大国师亲自坐镇,也还至少有六名大降头师驻守,其中也许还包括摩鸠大国师最信任的夷孥大降头师。

前几天,苏南教主亲自挑选了三名同门到落伽城来挑战夷孥。那三名降头师并不知道,苏南选中他们,就是让他们前去送死的。为的就是让夷孥和“不古派”其他大降头师产生轻敌之心,以为“纳吉派”的降头师水准不过如此,由此而放松警惕,他们的机会又要多出那么一星半点。

“走!”

绿眼降头师吩咐完毕,一挥手,率先向着远处的摩鸠庄园疾奔而去。

剩下这两三公里路程,不能再开车了,尽管是夜晚,不开车灯,车辆抵得太近,还是会被发现的。

很快,四名“纳吉派”降头师,就已融入浓浓的夜色之中,再也看不见了。

黄府大宅院里的争斗,还在继续。

摩鸠大国师牢牢控制着局面,双手的绿色光团较之刚才还要耀眼夺目,飞射出去的绿色焰火,比先前更加灵动,威力也更加强大。

苏南隐身在黑雾之中,驱使六名阴仆抵挡着摩鸠的进攻,情势如何,看不真切。一旁的元成子和几位门人,却明显比刚才吃力得多了。不但元成子自己一再祭出符箓,几位门人也纷纷祭出符箓,加固六合八荒阵,严防死守,不让绿焰突破法阵的防御圈子。

虽然一时三刻还看不出多大的危险,元成子早已在心中叫苦不迭。瞧苏南这个架势,摆明是想和摩鸠打持久战了,完全没有主动进攻的意思。照这样下去,苏南能够坚持多久不得而知,玉阳观肯定会支撑不住。

符箓消耗的速度太快了。

这种大威力的符箓炼制,需要消耗的材料和法力都十分惊人,纵算以元成子之能,也不能在短期内大批炼制,因此准备的数量并不是太多。一旦符箓消耗殆尽,就只能凭自身法力硬扛摩鸠的攻击,被攻破法阵防御圈只是时间问题。

“师父,这样不行……咱们必须要主动进攻!”

离元成子最近的金阳子显然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压低声音,急急说道。

就这么一分神,一团绿焰仿佛早已通灵似的,发现“有机可趁”,“嘶嘶”一声鸣叫,骤然加快速度,向着金阳子的面门猛扑过来。绿焰之中,隐隐闪现出一张狰狞的鬼脸。

金阳子大怒,一声低喝,右手一扬,手中持着的一面铜质八卦镜向着绿焰当头镇压下去。一股汹涌的法力自八卦镜内喷涌而出,气势汹汹的绿焰似乎也有几分忌惮,与八卦镜喷出的法力略一接触,便飞快地退了回去。

元成子沉着脸,点了点头,随即左手捏诀,平放胸前,右手剑诀竖起,嘴里念念有词,右手再一翻,一枚朱砂符箓浮现而出,在元成子法力灌注之下,符箓上的朱砂宛如火焰一般,燃烧起来,闪耀着鲜艳的红色光泽,一股庞大的道门法力,鼓荡而出。

金阳子等五名弟子一见,立即纷纷捏诀作法,催动六合八荒阵的威力,向师父那边涌去。

“疾!”

元成子一声断喝,右手剑诀往前一指。

朱砂符箓蓦然燃烧殆尽,化为一条张牙舞爪的血色蛟龙,摇头摆尾,向着不断飞舞的四朵绿焰扑去。一团绿焰猝不及防,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就被血色蛟龙虚影一爪扑灭……转眼之间,围绕着六合八荒阵的四只绿色蝴蝶,便被血色蛟龙灭杀得一干二净。

摩鸠左手之中的绿色光团,骤然黯淡了几分。

血色蛟龙似乎消耗了太多的能量,也一下子变得十分虚淡,不过还是毫不畏惧地向着摩鸠猛扑过去。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