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2章 乱作一团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7-0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内城的城门楼上,并非无人守护,守护力量还非常强大。

甚至于,架设着一挺重机枪,黑洞洞的枪口,藏在垛口之后,随时都会喷shè出死亡的火焰。除了这挺重机枪,本来还有两名持枪保安和两名降头师,属一位大降头师统辖。

不过此刻,除了重机枪shè手和一位新进的降头师,城门楼上再也没有其他人了。大部分人手,都调拨过去对付那四位忽然闯进来的“纳吉派”降头师。

不得不承认,这四位“纳吉派”降头师极其强大,在隐匿术上尤其有着超人的本领和天赋,无声无息就闯进了庄园,将外城的许多禁制轻易破除,顺手消灭了两支巡逻队,其中甚至包括两名降头师,一路上势如破竹,几乎没有受到任何阻截,就杀到了内城门外,差一点连镇守内城城门的蓬江大降头师都被瞒了过去。

在平时坐镇庄园的六大降头师之中,蓬江修为不算高,他最擅长的就是查探隐匿术。降头师的隐匿术在他面前,效用立马大打折扣。正因为这个特长,蓬江才被师父摩鸠安排在内城城门楼子上镇守。

饶是如此,待蓬江大降头师察觉情形有异,迅速发出jǐng讯时,四名纳吉降头师已经杀到了城门楼子上。四人一齐出手,蓬江大降头师只抵挡了片刻,便被四人联手击毙。

这样一来,终于捅了大马蜂窝,整个摩鸠庄园都被惊动了,降头师和安保人员从四面八方赶过来,向四名入侵者发动围攻。

四名纳吉降头师突袭城门之时,其余两位降头师和两名持枪安保人员,和蓬江一起被灭杀。唯独这位重机枪shè手因为在此之前就已经被波及,晕死过去,反倒躲过了一劫。四名纳吉降头师没时间也没兴趣查探他的死活,一见城门楼子上再没有活动的人,立即飞身下楼,向着内城的中心处杀将过去。

根据情报,“赤炎草”就在那里。

只要毁掉这株神药,摩鸠对“天鬼降”就只能望而兴叹。

虽然这样做的结果肯定是从今往后“不古派”和“纳吉派”誓不两立,纳吉全教都要承受摩鸠大国师的怒火,可是跟摩鸠练成“天鬼降”的可怕后果比较而言,这样的结果尚在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

“纳吉派”与“不古派”的差距,在于巅峰战力不如,就整体实力而言,“纳吉派”比“不古派”的底蕴更加深厚,派内大降头师与苏南之间的差距,远远不如“不古派”其他大降头师和摩鸠之间的差距那么巨大。

这也是苏南为什么只派遣四名降头师就敢于向摩鸠庄园发动攻击的原因。

没有摩鸠大国师亲自坐镇的摩鸠庄园,立马就沦为“二流”。

事实似乎也证明了苏南对摩鸠庄园防御力量的估计是正确的,外城的防御措施和禁制,形同虚设,真正的剧烈战斗,发生在内城。

城门楼子上重机枪shè手,今晚上的运气也不知道是特别好还是特别坏,短短一个小时不到,居然晕过去三次。

第一次,是被四名纳吉大降头师和蓬江大降头师之间的争斗波及;第二次,则是被一名纳吉大降头师自爆之后的威力波及。好不容易,刚刚从眩晕状态之中清醒过来,就看到一名黑衣人站在他的面前。鼻端香风暗涌,竟然是个女人。

而且,身材棒极。

重机枪shè手刚一抬起头,就被高耸的双峰完全遮蔽了视线。

“什么……”

这位可怜的重机枪shè手,不过莫名其妙地问了两个字,只听得头顶呼呼风生,随即脑袋一沉,吭都没吭一声,第三次晕了过去。

姬轻纱手下留情,没有取他的xìng命。

这位河洛派的嫡系传人,铁门市地下世界的终极仲裁者,整个燕北省最有名的女强人,并不喜欢杀戮的感觉。

女人没必要以鲜血来显示自己的强大。

越是高雅美丽的女人,越是不需要使用这种极端的方式。

这是姬轻纱一贯坚持的理念。

和重机枪shè手一样幸运的,是那位临时被指派到城门楼子来守卫的年轻降头师。这名刚刚成为落伽人部落祭师的年轻人,得到师父的爱护,没有让他参与内城惨烈的大战。像他这样才入门的初级降头师,在纳吉大降头师手下,简直如同鸡蛋一般脆弱。纳吉大降头师只需忙里偷闲地一伸手,这名新晋的年轻降头师,尚未来得及绽放他的光芒,就会变成一具尸体。

事实证明,他师父的随口决断,是何等的正确。

他碰到的萧凡,也是不嗜杀的。

放倒那位嘴唇上都还没有长出多少胡须的年轻土著祭师,萧凡和姬轻纱一起,站在内城城墙的制高点上,居高临下观察着内城的情况。

一团糟!

内城和外城完全迥异。

外城修筑着密密麻麻的建筑物,花草树木等等随处可见,就是一个超大的宅院,和普通庄园没有太大的区别。

内城则是一片开阔地带,严格来说,是一处很大的广场。只不过这处广场被一道土城城墙包围了起来,在内城的南部,是一座巨大的殿堂式建筑。

殿堂式建筑和城墙之间,空荡荡的,视野非常开阔。

这样的地形,入侵者要想隐匿身形穿过广场,进入殿堂,除非城墙上和殿堂内的守卫者都是死人,否则基本上没有可能。

更何况,蓬江大降头师生前及时发出了jǐng报。

就在城门楼子不远处,是一大滩血迹和星星点点的碎肉。

血腥气浓得化不开。

那位自爆的纳吉大降头师,没有给自己留下哪怕一块完整的尸体,用这种最决裂的方式,向取他xìng命的“不古派”同行们发动了最后的可怕袭击。

在这一大滩血迹的外围,有四五条人影倒卧在地,身形卷曲。很显然,这几个是给自爆的纳吉大降头师陪葬的可怜虫。原本已经取得了胜利,却被最后的自爆杀死,可谓倒霉透顶了。

除了这几具蜷缩扭曲的尸体,广场上空无一人。

活着的家伙都自动自觉追杀其余纳吉大降头师去了。

对于摩鸠庄园的镇守者而言,这个月sè清淡的夜晚,注定是耻辱的。被人无声无息地掩杀至内城,一路上的防护禁制和巡逻卫队形同虚设,举手之间就被灭杀得干干净净。

须知这是大国师的名字命名的庄园!

这不是一般的耻辱,简直是奇耻大侮。

只是,目前几乎所有降头师和其他守卫者都还没时间来考虑耻辱不耻辱的问题,和入侵者一样,他们的脑海里都盘旋着同一件东西——“赤炎草”!

这些入侵者之留下一个人“打阻击”,拖住他们,其他三个家伙头也不回,一路向着大殿狂奔而去,毫无疑问,就是冲着“赤炎草”去的。

如果“赤炎草”毁在入侵者手里,摩鸠大国师会如何惩罚“纳吉派”尚不得而知,他们这些守卫者的下场,绝对堪忧。

大国师可不是一位脾气温和的老好人。

自成为降头师那天开始,数十年来,杀人无数,其中大部分都是强者。这样的人,这样的大降头师,几乎已经嗜血成xìng,又怎会温良谦恭?

更远处殿堂内的情形,看不见,只能见到并不十分明亮的灯光,在夜空中不住闪烁。

玄武甲的感应,却益发的剧烈。

大殿内,也已打成一锅粥。

萧凡感应着玄武甲上传来的消息,眼望两百米外的大殿,低声说道:“还有两个人,目前也被困住了。就在大殿内部,遭到许多人的围攻。”

姬轻纱轻轻点头,说道:“这么说,只来了三个人?看来这应该是苏南预备多年的后手!”

三个人,就敢直接进攻戒备森严的摩鸠庄园,尽管是在摩鸠大国师被调虎离山的情形之下,也足够大胆,也足够傲气。

只是现在看来,这三个人就算再强大,似乎也还是不足以真正突破摩鸠庄园的防卫。

一个已经自爆,另外两个也被团团困住,遭到猛烈围攻,料必也坚持不了太长的时间。纵算他们是“纳吉派”仅次于苏南的超级大降头师,“不古派”的降头师终归也不是吃素的。

蚂蚁啃大象,面对着源源不断的车轮战,累也累死了。

萧凡没有急着答话,双眉轻蹙,两眼微微眯缝了起来,右手紧紧握住玄武甲。玄甲似乎还感应到了一个人的信息,但非常缥缈,若有若无,强如萧凡,也不敢确定。到底那个人是真实存在,还是自己的某种错觉。

摩鸠庄园到处都是防御禁制,生活其中的大降头师和普通降头师,多达数十人,都能在玄武甲上表现出灵力波动。在这样的环境之中,玄武甲的感应出现错觉,完全有可能。

只是,万一自己的感应没错,那么,这个气息隐匿得非常好的家伙,就有可能是在场所有降头师之中最强大的一位。

萧凡需要特别在意此人才行。

真有这么一位强大降头师存在的话,此人到底是友是敌?(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