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5章 眼镜王蛇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7-07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不远处忽然连续传来两声凄厉的惨嚎。 .)

萧凡脸sè一变。

又有两个人死于非命了。

降头师斗法,果然非常惨烈。

然后,一条人影如飞而至。是真的在半空中滑翔,感觉此人已经化身成为蝙蝠一般,速度极快。尽管灯光昏暗,萧凡还是一眼就看出来,此人也是土著人样貌,服饰与刚才在大殿之后看到的那位被围攻的纳吉大降头师一样,应该是同伴。

“哪里逃?”

在这名纳吉大降头师身后,紧紧跟着另外两名土著男子,年纪约在五十岁左右,也是奔行如飞,一副又急又怒的模样。

无疑,刚才两个被击杀的人,也是摩鸠庄园的降头师,或许就是这两位的门人弟子。被人当面杀死,自然急怒攻心。

紧追而来的这两名男子,在玄武甲上有着非常强烈的感应,气息之强,较之先前奔逃的那位纳吉大降头师也不遑多让。估计是“不古派”坐镇摩鸠庄园的大降头师。

根据范英提供的消息,平时摩鸠庄园会有六位大降头师镇守,城门楼子上已经死掉一位,在大殿之后围攻纳吉降头师的一群人中,玄武甲感应到了两位,加上现在这两个,一共有五个露面了。却不知还有一位,又隐藏在何处?

或许,还不止一位。

因为范英说的是至少六位,非常时期,摩鸠有可能将更多的大降头师调到庄园之中来。不算摩鸠,包括夷孥在内。“不古派”一共有十五位大降头师。

但萧凡估计,就算庄园里驻守的大降头师不止六位。多也多不到哪里去,十五位大降头师。肯定没有全部调进摩鸠庄园。否则的话,应该还有更多的大降头师出来应敌。让入侵者在庄园中纵横来去,屠戮他们的门人弟子,很好玩么?

剩下的这为数不多的大降头师,必然有更加要紧的地方需要镇守,非到万不得已,绝对不能擅离。就目前的态势来说,整个摩鸠庄园,最要紧的地方。应该就是“赤炎草”生长的所在。

前边的纳吉降头师直接向迷宫的入口处shè去。

一般来说,这样大型的迷宫,不止一个入口。有时候,入口越多的迷宫,内里情形就越复杂。只是这个迷宫太大,就算有多个入口,想要一一找到,也很不容易。这一段高墙,只有眼前这个入口。

纳吉大降头师毫不停留。直接奔进入口。

随后,一声闷“哼”,又疾如闪电般退了出来。

“嘶嘶”声中,两条眼镜王蛇从入口处露出了半截声音。上半身抬了起来,巨大的颈部成扁平状,盯住了纳吉大降头师。鲜红的蛇信不住吞吐。

与普通的眼镜王蛇略有不同,这两条眼镜王蛇的眼珠是鲜红sè的。如同充满了鲜血,在黯淡的月sè之中闪耀着鲜红的光泽。妖异无比。

“雾淙,现在投降,还来得及。我们可以不杀你,请大国师发落!”

就这么缓得一缓,衔尾急追的两名“不古派”降头师已经杀到了近前,当先一人,急急喝道。

“是啊,雾淙大师,你也是‘纳吉派’有名的大降头师,我师父最爱惜人才,只要你肯投降,大国师一定会特许你加入我们‘不古派’。荣华富贵,享之不尽。请雾淙大师三思。”

另外一位较为文静的“不古派”大降头师也规劝道,遣词用句都很注意,较之先前那位同门,客气得多了。也算是一个红脸一个白脸。

姬轻纱趴在萧凡耳朵边上,将双方的对话低声解释给萧凡知晓,又说道:“果然是‘纳吉派’的人。”

萧凡微微颔首。

看来为了这一天,“纳吉派”和苏南也是费煞苦心了。

雾淙冷笑一声,说道:“你们两个蠢货,到现在还不清醒。要是摩鸠练成了‘天鬼降’,第一个要吃掉的就是你们这些身边的人。方便!”

两名不古降头师顿时脸sè大变,先前脾气比较暴躁的那人立即喝道:“胡说八道!什么‘天鬼降’?谁跟你说的这种鬼话?”

自称是摩鸠弟子的较为温和的降头师的脸sè也一下子变得yīn沉无比,缓缓说道:“雾淙大师,你不要被人骗了,谁说我师父要修炼‘天鬼降’?这是传闻中的无上神术,到底有没有那么一回事都不大清楚,怎么可能有人真的会去修炼?这样的话,你还是不要乱讲的好。不然,我师父的脾气再好,也肯定不会饶过你的。”

雾淙一扬脑袋,哈哈大笑:“饶过我?我什么时候求他饶过我了?告诉你们,既然我雾淙今晚上敢来摩鸠庄园,就没打算活着回去。你们不要以为有了一个摩鸠,‘不古派’就真的天下无敌了。告诉你们,跟我们‘纳吉派’比起来,还差得远呢。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狂妄!”

脾气暴躁的不古降头师一声大喝,脸sè早已变得铁青。

“江澄,不要和这种混蛋浪费口舌了,一起出手,把他干掉。区区三个人,就想在我们摩鸠庄园捣乱,简直是痴心妄想。”

被称为江澄的温和大降头师轻轻叹了口气。

他倒不是真的“爱才”,想要为“不古派”招徕雾淙这位造诣高深的大降头师,实在是因为雾淙手段厉害,纵算他俩联手,也没有必胜的把握,这才想要以言辞打动雾淙。如果真的能不战而屈人之兵,想来师父肯定会大加赞赏。说不定退位之后,会将大祭司之位传给自己,而不是传给夷孥那个好sè如命又狂妄自大的家伙。

只是这个雾淙看来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

要说服他投降,那是想都不用想了。

“轰”地一声!

一团血sè焰火自雾淙手里激shè而出,竟然不等江澄两人动作,先下手为强了。这团焰火看上去颜sè鲜艳,却并没有带着浓烈的血腥气,也没有熊熊燃烧的炽热,反倒带着一股森森的寒意,如同一团飞舞的寒冰一般。

出人意料的是,雾淙这团寒焰,不是shè向对面的两名“不古派”降头师,而是shè向守卫在迷宫入口处的两条眼镜王蛇。

这两条眼镜王蛇,似乎不是某位降头师豢养的本命灵宠,而是专门饲养来守卫迷宫入口的。除了眼珠是鲜红sè的,倒和其他普通眼镜王蛇没有什么明显的区别。不过能够用来守卫迷宫入口,肯定不简单。

眼见寒焰激shè而来,两条眼镜王蛇不闪不避,“嘶嘶”地吞吐着蛇信,扁平的脖子往后一缩,又猛地往前一抬,两股粘稠的毒液,箭一般向着雾淙激shè而去。

尽管隔的距离不近,萧凡和姬轻纱也立即就闻到了那股蛇毒的腥臭气味。由此可见,这毒液的毒xìng,异乎寻常。

一些毒xìng特别强烈的蛇毒,无需经过血液传播,经过皮肤也可以传播。只要裸露在外的肌肤沾染上那么一点,立即便腐蚀入骨。

雾淙冷“哼”一声,左手捏诀,嘴里念念有词,那大团寒焰“轰然”爆裂开来,顿时将迎面shè来的毒液凝固成一片冰花,纷纷坠落在地,发出清脆的碎裂之声。

便在此时,雾淙又是一声闷“哼”。

只见他的左手手臂上,忽然起了一层水,一股腥臭的气息随风飘散开去。

看来寒焰并未将所有蛇毒都挡在外边,终究还是有一小部分躲过了寒焰,直接喷shè到了雾淙的左臂之上。

皮肤刚一沾染到蛇毒,立即就开始腐烂,腥臭扑鼻,足见这蛇毒之烈。

脾气暴躁的“不古派”降头师不由大喜,叫道:“雾淙,你死定了!”

这眼镜王蛇是摩鸠大国师亲自豢养,平rì里以各种奇毒之物喂食,毒xìng之强,早已不是普通的眼镜王蛇能及得上万一的。这么多年,凡是被这种眼镜王蛇的毒液沾染上那么一星半点的人和动物,最终无一不是倒毙而亡。

雾淙如今中了蛇毒,那也必死无疑。

白光一闪,雾淙手里已经多了一柄寒光闪闪的短刃,大降头师毫不犹豫地一挥刀,整个左臂顿时齐肘而断。

壮士断腕!

这雾淙果然也是个狠角sè。

否则,苏南也不会派他参与进攻摩鸠庄园的行动了。

寒光又是一闪,那条断臂带着刺鼻的腐臭和血腥气味,向着两条眼镜王蛇激shè而去。两条眼镜王蛇似乎看到了什么极其美味的食物一般,强有力的尾巴在地面上使劲一撑,身子一跃而起,张开血盆大口,一起咬住了那条断臂,相互撕扯起来。

蛇类没有臼齿,不能咀嚼,任何食物只能整个吞下去。

两条眼镜王蛇各不相让,尖尖的獠牙牢牢咬住断臂,在那里相持不下。

然而下一刻,两条凶猛的眼镜王蛇忽然就软瘫下去,抬起的上半身“嗒”坠地,再也不动一下,似乎在顷刻之间,都已毙命。

蛇毒对人类来说,是致命的毒液,但降头师下的降头,对毒蛇而言,也一样致命。

这两条剧毒无比的眼镜王蛇,竟然被雾淙当场毒杀掉了。

人影一晃,雾淙激shè而前,进入了迷宫之内。

两名不古派降头师又惊又怒,也立即追杀进去.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