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2章 逃命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7-1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都到了这般田地,你还在硬撑。有意义么?是时候解决你们了!”

摩鸠一声断喝,双手一扬,手中的两朵绿sè光团,冲天而起,在半空中合为一体,化为一张绿sè的巨网,向着苏南兜头罩了下去。

对一旁的元成子和玉阳观诸人,完全视若无睹。

苏南脸sè大变,双手捏诀,念咒之声急切无比,六名yīn仆像是受到了某种催促,从口中喷出大团漆黑如墨的浓雾,充实到身周的雾气之中去,让整个包围苏南的黑sè雾团显得更加凝固厚实。

顷刻之间,绿sè巨网便从天而降,紧紧裹住了黑sè雾团。两者接触的瞬间,一阵急促的“嗤嗤”声连珠般爆响而起,黑sè雾团就好像是某种半凝固的油脂,骤然遇到温度极高的绿sè巨网,甫一接触,立即就被蒸发融化,绿sè巨网向雾团zhōng yāng挤压而去。

不过片刻,原本凝厚异常的黑sè雾团就变得稀薄了许多。苏南身边的六名yīn仆急速喷吐黑雾,终于勉强抵住了巨网的侵蚀,暂时稳定下来。紧接着,光闪闪的绿sè巨网略略变得有些黯淡,竟然是黑sè雾团开始反击,在一点点地反过来侵蚀绿sè巨网。

别看苏南外表斯文,真正战斗起来,却是极其强悍,明明局势非常不利,也要拼死反击,绝不坐困愁城。

只是,他那六名yīn仆,似乎较之先前要虚淡了几分,明显有些透支过度的意思。

摩鸠大国师似乎已经有点厌倦了这个游戏,冷哼一声,双手连扬,一道道法诀打出去,绿sè巨网立马光华大放,“嗤嗤”声不绝于耳,持续往黑雾深处压迫下去。

“元成子,快助我一臂之力!”

刹那间,苏南变得极其窘迫,一边死命抵挡,一边急急叫道。

元成子脸sè惨白,望了望不住往黑雾深处挤压的绿sè巨网一眼,一咬牙,手腕一翻,一张黄sè的符箓浮现而出,右掌一立,聚气为刀,往左腕上一划,鲜血喷涌而出,俱皆被符箓吸收进去,下一刻,这张看上去毫不起眼的符箓,就迎风招展,化为一面三角形的血sè大旗,在空中迎风招展,腊腊飞舞。同时一股强大至极的道术气息,喷薄而出。

连摩鸠大国师也不由微微一窒,双眼向这边凝望过来,脸上闪过一抹惊讶之sè。

显然,摩鸠也没想到,元成子师徒还能焕发出这样强大慑人的气势。龙门派在落伽城开派数百年,传承不辍,香火鼎盛,果然有其深厚底蕴。

“元成子,你真的要一条道走到黑么?”

摩鸠一声厉喝。

元成子不答,嘴里念念有词,血sè大旗开始在半空中拼命吸收天地灵气,气势益发慑人。

趁着摩鸠攻势略微停顿的机会,只听得“哇”地一声,苏南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很快就化为一丝丝的血雾,被六名益发虚淡的yīn仆吸收了进去,顿时jīng神大振,不但口吐黑雾,而且双臂挥舞,竟然直接抓住了那张绿sè巨网,十二条手臂一齐用力,“咯咯”声中,绿sè巨网竟被撕开了一个孔洞。

苏南二话不说,从这个孔洞中一跃而出,手臂一扬,六名yīn仆倏忽间回到他的体内,带着滚滚黑雾,向黄府后院疾冲而走。

确定猜旺等四人已经全军覆没,苏南再在这里坚持下去,就变得毫无意义。

眼前的摩鸠,远比他十几年前见面切磋的那次强大得多,一没有召唤yīn仆,二没有释放本命灵宠,单靠本身之力,就将他和元成子压得抬不起头来。自己这十几年也不敢有丝毫懈怠,但和摩鸠之间的差距还是进一步加大了。也不知是十几年前切磋之时摩鸠刻意隐藏了实力,还是这十几年间,摩鸠的进步比他更加快速。照这个架势发展下去,就算摩鸠不**“天鬼降”,彼此之间的差距也只会越来越大。最终完全不在一个档次上。

这种绝对实力的差距,是很难依靠别的手段来弥补的。

继续在这里死撑到底,结果不会有丝毫悬念。

只是这样一来,却不免将元成子给卖了。元成子万万没想到,在这样的关键时刻,苏南竟然会直接抛下他,独自逃命。

苏南选择的时机实在太刁钻,元成子祭起的血sè三角旗,已经向着摩鸠猛攻而去,再想要收回来,那是绝对来不及了。

苏南争的就是这么瞬间的缓冲,只要元成子能阻拦摩鸠片刻,他逃脱的机会就要多上几分。

原本在苏南的计划之中,只要他在这里拖住摩鸠,猜旺等人一旦得手,摩鸠惊怒之下,肯定顾不上再对付他,而会急急忙忙赶回老巢去。

在摩鸠的心目中,就算一百个苏南,也赶不上“赤炎草”要紧。

纵然猜旺他们不能顺利得手,最起码也能折腾出不小的动静来,只要能影响到摩鸠的心情,那么不要说取胜,至少平安脱身不成问题。

没想到摩鸠早就有备,不但猜旺他们全军覆没,摩鸠也没有受到丝毫影响,苏南的计划全盘落空。面对这种情形,自然是逃命要紧。

谁还能顾得了别人?

只苦了元成子,被人算计了,一不小心,就变成了对抗摩鸠的“主力”。

眼见血sè大旗挟裹着天地元气之力,滚滚杀来,气势汹汹。摩鸠不由大怒,双目圆瞪,一声暴喝,宽大的袍袖一扬,一条黑影闪电般shè了出来,面貌狰狞,张牙舞爪,竟然是一条长达两尺的巨型蜈蚣,浑身甲节乌黑发亮,宛若浑身上下批了一层铁甲,坚硬无比,一对对步足鲜艳yù滴,如同鲜血一般,头部却是金黄sè的,两只硕大的獠牙在月sè下寒光闪闪,极其瘆人。

蜈蚣是比较常见的节肢动物,然而大到这种程度,那就远比一般的蛇虫虎豹要可怕得多。

无疑,这是摩鸠大国师的本命灵宠。

要紧关口,摩鸠终于将本命灵宠释放了出来。

这只蜈蚣从他袍袖之中飞出,摩鸠便再不对那面血sè三角旗多看一眼,脚下一顿,飞身而起,风驰电掣般向着苏南追杀而去。

在摩鸠眼里,始终只有苏南才能对他构成真正的威胁,一定要在**“天鬼降”前彻底铲除掉,免得在他**“天鬼降”到最要紧的时候,苏南忽然杀出来捣乱。虽然摩鸠早已为这个准备了无数的后手,但只要没有他亲自主持,这些后手便都不是那么保险。能够抢在前边除掉苏南,就好像除掉篙澄和纳左一样,自然是最理想的。

这三位一等一的大降头师全部灭杀,整个丹曼国,将再也无人能够对他造成直接的威胁,摩鸠的心,也就真正的安然下来了。

这当口,元成子和玉阳观居然冒出来充当“炮灰”,简直就是自行找死。

摩鸠大国师毫不客气将本命灵宠放了出来。

这巨型蜈蚣看上去黑黝黝的,似乎身躯极其沉重,却矫健无比,在半空中一个翻身,大嘴一张,迎着血sè三角旗,一口毒液喷shè而出。

“嗤嗤”数声,血sè三角旗仿佛有实体一般,立即就被蜈蚣毒液腐蚀出数个小洞,原本鲜艳yù滴的颜sè,一下子变得黯淡许多。饶是如此,还是滚滚向前,顷刻就将巨型蜈蚣包裹其中,立即升腾起熊熊烈焰,烈焰表面之上,金sè的八卦道纹不住闪烁,耀眼生辉。

“走!”

元成子也不再犹豫,一声呵斥。

金阳子等门人**一跃而起,拔腿就跑。元成子却是面向这边,倒退而行,亲自为徒弟们断后。

苏南已经毫无义气地开溜,这一战,他们事实上已经一败涂地,当此之时,能逃得一个算一个,多少还能为海外龙门派支脉保留点元气。

只不过面对摩鸠大国师的本命灵宠,他们就算想走,怕也没那么容易了。

看上去威风凛凛的血sè三角旗只坚持了片刻,便“轰”的一声,在空中片片碎裂而开,原本黝黑的巨型蜈蚣浑身像是批了一层鲜血,在月sè下血光莹莹,益发诡异无比,向着玉阳观等人“嘶嘶”一叫,从空中直坠而下,百足乱舞,疾若旋风般朝元成子等人追去,转眼间就钻入到路边的花坛之中,失去了踪影。

如果是大白天,这么巨大的一条蜈蚣想要在花坛中彻底“隐形”,自然没那么多容易。但在这种月sè昏暗的夜晚,又是人心惶惶地逃命,就很难说了。

跑不了十来米,只听得一声凄厉的惨呼,一名疾奔中的玉阳观道士随即摔倒在地,一手握住后颈,蜷缩成一团,口吐白沫,不住抽搐,顷刻之间,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就浮现起一股死黑sè,抽搐也迅速减弱,很快就一动不动,没有半分声息了。

竟然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被巨型蜈蚣置于死命。

如此一来,众人更是惊慌失措,发一声喊,没命往外奔逃。再过片刻,又是一声惨呼,另一名玉阳观**倒地抽搐,顷刻毒发毙命。

“畜生,不要太嚣张!”

元成子形容惨变,一声厉喝,吐气开声,一掌向身边的花坛里猛击而下,风声虎虎,气势惊人。(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