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摩鸠震怒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7-13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两台车擦肩而过,没有发生任何故事。

但范乐分明感到一股强大至极的杀气,从对面车里汹汹而来,当头笼罩而下,顷刻间又消于无形。后座上的萧凡脸sè平静异常,连眼皮都不曾掀动一下。

对面那台车里坐着的果然是摩鸠大国师,脸sèyīn沉似水,喉头不住颤动,好几次想要让亲自充任司机的夷孥停车,最终还是忍住了,一句话都没有说出口来。

摩鸠大国师毕竟不是喜欢喜欢冲动的年轻人,知道在目前这种情形之下,何者为重何者为轻。尤其要紧的是,他并未在对方的车上感应到“赤炎草”的气息。

这就很好!

只要“赤炎草”无恙,别的摩鸠都能容忍。

正所谓小不忍则乱大谋。刚才车上那个人的气息,实在太强大了,纵算是摩鸠大国师,也没有必胜的把握。一时之间,摩鸠有些纳闷,怎么忽然钻出来这么厉害的一个人来?照理丹曼国不可能有哪一位降头师可以无声无息就达到这样的高度,自己在此之前居然一无所知。

或者,车上那个人是从外边来的,不是丹曼人。

然而摩鸠的忍耐,在回到庄园,走进石阵之后,终于到了极限,一下子就爆发了。

“混蛋!”

大国师咆哮起来。

尽管“赤炎草”无恙,那十二名yīn鬼却遭受了重创。摩鸠刚刚走近圣泉,立即就能感应得到,寄身于白玉雕塑之中的十二名yīn鬼。较之他离开之前,气息弱了小半之多。似乎被人硬生生将jīng气元神抽走了一部分。

对于摩鸠而言,这同样是难以忍受的巨大损失。

修炼“天鬼降”。有三大关键“赤炎草”,十二yīn鬼,六名纯阳男子和六名纯yīn女子。

这三样,无论哪一样出现意外,都会让摩鸠功败垂成,二十年jīng心准备的心血,毁于一旦。

眼见大国师发怒,围绕在石阵外围的其他降头师,一个个低眉垂目。连大气都不敢喘一口。摩鸠庄园被人偷袭,直接杀到了圣泉跟前,重创大国师多年蓄养的十二yīn鬼。

这是奇耻大辱。

他们这些人,个个有亏职守。

这时候发出半点声音,纯粹自己找麻烦。

好在大国师眼下还顾不上追究他们的责任,急忙在圣泉旁边施法,强行将正在休养的十二yīn鬼召唤出来,仔细察看了一番,似乎情形并未糟糕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摩鸠才暗暗舒了口气,不过脸sè依旧yīn沉得可怕。

这个忽然之间冒出来的超级高手,差一点就打乱了他的全盘部署。

约莫一盏茶功夫之后,庄园内城一间偏殿之中。灯火亮了起来。这是一个小型的议事堂,摩鸠大国师端坐在主席位置之上,夷孥坐在他左首第一个位置。基安尼,江澄等大降头师。分坐左右。除了夷孥之外,其余大降头师俱皆带伤。基安尼和江澄更是伤势沉重,强撑着坐在这里,若不是刚才已经服了大国师亲赐的丹药,这两位真的坚持不住了。

基安尼和江澄,与夷孥一样,都是摩鸠的亲传弟子,也是摩鸠最信任的人。夷孥负责处理派内rì常事务,与落伽邦和落伽城的官方打交道。基安尼和江澄则负责镇守摩鸠庄园。

现在夷孥无恙,基安尼和江澄却吃了大亏,若不是萧凡手下留情,他俩早就老命不保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江澄,你来说。”

摩鸠yīn沉沉的目光在下首诸人脸上一一扫过,最终落在江澄灰败的脸上,冷哼一声,说道。

“是,师父……”

江澄连忙欠了欠身子,恭声说道,随即开始叙说今晚上发生在庄园之中的一切。

对于猜旺等四人的情况,摩鸠早已知晓。降头师之间,有着特殊的联系方式。不过摩鸠并未打断江澄的描述,身为一派之主,丹曼国大国师,摩鸠的耐心,其实是很不错的。在没有弄清楚事情的全部来龙去脉之前,摩鸠也从不轻易下结论。

“至于圣泉附近发生的情况,我就不是那么清楚了……”

江澄望向基安尼,心中怦怦乱跳,尽可能避开师父的眼神。

倘若让师父知道萧凡和那个妖娆的华人女子,是自己亲自引领他们穿过迷宫的,哪怕自己平rì里再讨师父的欢心,也必死无疑。

“基安尼?”

所幸摩鸠现在似乎没心情来追究这些,随即转向了基安尼。

基安尼的情形,较之江澄还要不堪。神魂连续两次遭受重创,纵算已经服下摩鸠亲自配制的药丸,也还是十分萎顿,巨大的身躯软绵绵地靠在特制的藤椅里,闻言勉强抬起头来,闷声闷气地答应了一声,又深深吸了口气,调匀体内气息。

“一个华人男子?不到三十岁?很瘦弱?”

听着基安尼一边喘息一边描述萧凡的情形,摩鸠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sè。他实在没想到,这个令他心神难安的强悍对手,竟然是一位年轻的华人男子。

“是的,师父,他……身材很瘦弱。但也仅仅只是身材瘦弱……”

基安尼说着,脸上的肌肉情不自禁的抽搐了几下。只要一想起自己被萧凡压得硬生生地跪了下去,基安尼心中便又是愤怒又满怀恐惧。

“师父,我不是他的对手……”

基安尼惭愧地说道,对自己被萧凡打败的过程,倒也并不讳言。

“有这种事?不可能……”

不待摩鸠开口,夷孥早已双眉紧蹙,连连摇头。

基安尼是整个落伽人部落的第一勇士,神力惊人,这是人所共知的。或许论降头术,基安尼并不是摩鸠之下的“不古派”第一人,至少夷孥自认要比基安尼高明得多。然而论到膂力,夷孥颇有自知之明,十个二十个自己加起来,也不是基安尼的对手。

可是基安尼却说,自己被那个瘦弱的华人男子赤手空拳压得跪倒在地,连腰都直不起来。

这种情形实在诡异,几乎令人无法想象。

“夷孥,这么耻辱的事情,我有必要撒谎么?”

基安尼狠狠盯了夷孥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对这位自认是下任“不古派”教主继承人的同门师兄,基安尼显然没有半分好感,更加谈不上敬服。说起来也难怪,这几年,夷孥多数时候都住在落伽城里,范府有他专门的别墅,每天晚上都有好几名漂亮的华人女孩陪伴,简直就是花天酒地,纸醉金迷。基安尼等人却常年呆在庄园苦修,往往一连几个月连个女人的影子都见不到,两相比较,更加令人心中不忿。

夷孥冷哼一声,沉着脸说道:“基安尼,我没有说你在撒谎。但一个华人男子,身材还那么瘦弱,又是凭什么这样把你打败?”

你小子不是故意这么说的?

想要藉此博取师父的同情,不追究你守不住圣泉的责任!

纵算如此,拜托你找个好点的借口行不?你那么大只,大象都不是你的对手,居然被别人压得跪下去,没有还手之力。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基安尼,江澄等人对夷孥不服气,夷孥对他们也半点都不感冒。若是能够引得师父发怒,好好惩戒一下这两个家伙,那就太好了。只要让他们在降头术的修炼上停顿一段时间,夷孥就能远远将他们甩下,今后一旦接任教主,谅必他们也不敢炸翅。

“你……”

基安尼原本就不善于言辞,闻言狠狠盯住了夷孥,却张着嘴,说不出半句辩解之词。

“夷孥!”

摩鸠一声冷喝,脸sè益发不悦。

徒弟们的这点小心眼,如何瞒得过摩鸠?只要无伤大雅,摩鸠平rì里也就不加理会。只是没想到在目前这种情况下,他们居然还在勾心斗角。

简直混帐。

“是,师父!”

夷孥立即低眉垂目,再不敢吭声。

摩鸠转向基安尼,问道:“这么说,后来的一切,你都不知道了?”

基安尼连忙恭谨地答道:“是的,师父,我晕过去了,没看到后来的情况。”

“他明明有机会,却没有杀你……”

摩鸠沉吟起来,若有所思的样子。

在摩鸠的想来,这很有点不可思议。降头师斗法,战胜者多数时候会乘胜追杀,战败者通常都没有活路。基安尼已经毫无反抗之力,萧凡要杀他,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却最终饶了他一命。

看来这些华人的思维模式,和降头师确实有很大的区别。

“师父,也许这个萧凡,就是专程为了‘赤炎草’来的。说不定他也是一个降头师。”

夷孥又忍不住插话说道。

相对来说,在摩鸠的几名亲传弟子之中,夷孥还是最得宠的,也只有他在师父面前最放得开。

基安尼立即开口反驳:“不可能。丹曼国要是出了这么厉害的华人降头师,我们怎么会一无所知?”

夷孥冷笑一声,说道:“我没说他是丹曼国的降头师。降头术,可不仅仅我们丹曼国有。”

与丹曼国相邻的其他几个东南亚国家,都有降头术的传承,各自拥有极其厉害的降头大师。

基安尼张了张嘴,正要开口辩驳,摩鸠摆了摆手,说道:“好了,你们都下去休息,夷孥留下。”

“是,师父!”

大家一起躬身应诺。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