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8章 抹杀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7-13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师父,现在怎么办?”

等其他人一出去,夷孥马上问道,忧心忡忡。

摩鸠望向他,不吭声。

夷孥说道:“没想到‘纳吉派’那么大胆,处心积虑想要破坏师父的大计……师父,我担心苏南还会再来捣蛋。”

摩鸠和苏南元成子那场大战,夷孥并未参与,只是在外围掠阵。不过苏南没有死在摩鸠手下,夷孥却是知道的。目前来看,苏南和整个“纳吉派”都遭受了重创,自保唯恐不及,只要有摩鸠坐镇,短时间内苏南应该不敢再冒头。

夷孥担心的是摩鸠**“天鬼降”之后的情形。

虽然看上去,师父信心十足,但“天鬼降”的凶险,是个降头师都明白。摩鸠到底有几分把握,还真只是天知道的事情。万一摩鸠在**“天鬼降”时陨落而亡,苏南加冕成大国师,对他夷孥和“不古派”而言,那可真是致命的麻烦。

“苏南?”

摩鸠冷笑了一声,随即露出很是不屑的神sè。

“就算他现在还活着,要恢复现在的水准,没有二十年时间,想都不要想。”

原本摩鸠今晚亲自出马,确实是存心要取苏南的xìng命。只有死人才是最安全的,绝不会给你找麻烦。再也想不到,庄园忽然出了意外,摩鸠不得不放弃对苏南的最后一击,匆匆往回赶。不过这也是因为,苏南已经重伤,苦心蓄养的六名yīn鬼一朝全灭,神魂重创,摩鸠料定他再也难以为患。否则,摩鸠可能还会冒险在黄府多停留一会,彻底灭杀苏南之后再赶回庄园去。

夷孥顿时暗暗舒了口气。

二十年!

这就真的完全不用担心了。不管二十年后,摩鸠是否还活在世间,想必到了那个时候,苏南的水准和他夷孥相比,也差得老远,又有什么好害怕的?

他夷孥又不是蠢货,有二十年时间的此消彼长,还干不过人家,那就活该被灭杀,没什么好说的。

“夷孥,那些yīn阳男女搜集得怎么样了?”

摩鸠随即问到了正事之上。

夷孥忙即躬身说道:“请师父放心,已经准备好了。范英和落伽城jǐng察局的华局长是好朋友,华局长提供了所有居民的出生资料。经过筛选,这四名yīn阳男女都已找到了合适的人选,最后一个女孩,正在外地出差,过两天就回来了。我们已经做好一切准备,她一回家,就把她抓起来。”

原以为一定会得到师父的首肯,谁知道摩鸠却双眉紧蹙,摇了摇头,说道:“夷孥,十二yīn仆jīng元丧失得很厉害,恐怕需要大补才行。你们再都搜集几个备用的人选。”

夷孥吃了一惊。

在圣泉的时候,见到师父雷霆怒发,也知道是十二yīn仆出了些问题,只是没想到问题这么严重。听师父话中这意思,甚至已经影响到了“天鬼降”是否能够如期**。

其实“天鬼降”对**的时间并没有太严格的要求,只要准备就绪,大多数时候都可以进行。关键是“赤炎草”不等人。

在“赤炎草”成熟的三天之内,药效是最佳的。

摩鸠**“天鬼降”的时间,就定在这三天之内。等融合十二yīn仆,再生吞“赤炎草”,半人半灵的法体就能稳固下来。

“好的,师父,我去想办法。让范英再筛选一次,把所有合适的人选都召集起来。”

摩鸠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这样很好。这个范英,办事还算得力。”

夷孥连忙说道:“是的,师父,范英办事确实得力。这个人能力很强,通过他,我们可以逐渐控制城里的华人财富集团,把部族的可造之材输送到华人上层社会里面去。学习他们经商的技巧,慢慢积累财富。这样一来,我们‘不古派’就会越来越兴盛。”

说到这里,夷孥一张黑脸上熠熠生辉,变得十分兴奋。

夷孥是个有想法的人。

相比师父摩鸠,夷孥从没有想过要凭一己之力“名垂青史”。在降头师的世界,这需要绝对的实力。夷孥知道自己没有那样的天赋,“大国师”的荣衔,一辈子都不可能落到自己头上。但这并不表示,夷孥就不想出人头地,威震一方。

和摩鸠的方式不同,夷孥想要另辟蹊径。让古老的降头师流派充分和现代的世俗势力结合在一起,以金钱,权势来弥补摩鸠归西之后,“不古派”高端战力缺失这么一个漏洞。

夷孥的目标非常明确,他知道自己成不了大国师,他只想做“落伽王”!

不但要统治落伽邦的土著落伽人,还要控制落伽城的华人社会。

对徒弟这个想法,摩鸠心里明镜似的,却并不是十分赞同,瞥了兴奋的夷孥一眼,不咸不淡地说道:“夷孥,你的想法很好,但绝不可以懈怠**。我们是降头师,降头术才是我们的根本。”

在摩鸠看来,只有实力不够的人,才会想到走旁门左道。

夷孥连忙垂手受教,眼睛一转,又说道:“师父,我认为,那个打伤基安尼的华人萧凡,极有可能和元成子有关。”

摩鸠双眉轻轻一扬,说道:“哦,你凭什么这么说?”

“师父,我认为这个人不会是凭空出现的。在这样的关键时刻,忽然闯进我们庄园之中,而且直接闯进了圣泉。很明显,他是冲着师父您来的。以前没听说苏南和华人有什么交集,所以这个人,我认为是元成子他们请来的。范英和黄家已经撕破脸,元成子是黄青云的七叔,他肯定帮着黄家。又知道不是我们‘不古派’的对手,所以就请了这么一个厉害的华人降头师来帮忙。”

对于华夏武术和华夏术法传承,夷孥所知不多。他徒弟范英倒是一个武术高手,夷孥却从未在意过。在一位大降头师眼里,所谓武术最多也就是能够强身健体,基本上不可能和降头术对抗。至于华夏国的术法,在夷孥眼里,就和元成子以及玉阳观划上了等号。

也没什么特别厉害之处。

在夷孥看来,元成子已经代表着华夏国武术和华夏国术法的最高水准。但就算是元成子,也绝不敢深入摩鸠庄园。故此那个叫萧凡的年轻华人男子,只能是另一个国家过来的降头师。

和丹曼国不同,东南亚某个国家的降头界,有大量的华人降头师,甚至还出现过该国的大国师,“第一降头师”就是华人的情况。

在丹曼国,基本无人敢和摩鸠大国师作对,不代表其他国家的降头师也不敢。

摩鸠显然有点不大赞同夷孥的看法。

“为了一个黄家,元成子就敢这么做?”

这是灭族的大祸。

“师父,黄家有钱。”

夷孥为此事找到了一个很好的理由。自从收了范英当徒弟之后,夷孥算是真正体会到了金钱的威力,所带来的好处,当真是数之不尽。只有这几年,他才真的是过上了“人上人”的rì子。

那些华人女孩甜**的容颜,细腻的皮肤,柔软的腰肢,真是美不胜收,令人难以忘怀。

元成子或许还没有一定要和“不古派”死磕的理由,黄家却绝无退路。在范英的逼迫之下,他们什么险都敢冒。

范英都已经给黄青云下降头了,黄青云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除非黄家放弃祖业,从今往后退出落伽城,远走异域他乡,否则黄范两家的死结,终不可解。只要黄家愿意大把花钱,要从那个国家请一位大降头师过来对付摩鸠,想必也并非全无可能。

摩鸠冷哼一声,脸sè变得yīn沉无比。

“既然他们胆子这么大,那就不必同他们讲什么客气了。夷孥,把他们都抹掉吧。”

摩鸠大国师冷冰冰地说道。

“是,师父!”

夷孥不禁大喜,立即躬身领命。

范英老早就有这个想法,为此求过夷孥很多次,夷孥总觉得动作太大,怕引起师父的不满,一直不敢轻举妄动。毕竟玉阳观和黄家,一个代表了落伽城华人的jīng神领袖,另一个则代表了落伽城华人的世俗领袖,俱皆是非同小可的大名门。

而且,单纯论实力,没有摩鸠亲自出手,夷孥本人可也没把握一定能对付得了元成子。

如今师父亲口下令,夷孥自然不胜之喜,没有了丝毫的后顾之忧。料必事成之后,范英还会有更多的供奉。

“元成子和他的几名心腹**,都已经非死即伤。玉阳观实际上已经没有什么威胁了。你也没必要赶尽杀绝,只要把剩下的几个厉害一点的道士干掉就可以了,那些普通的出家人,让他们继续留着吧。玉阳观也不要动,城里那些华人,需要这么个地方去磕头。那个范英,以前不就是玉阳观的外门**么?事成之后,让他直接管理玉阳观。反正他们华夏国的道士,不像和尚有那么多讲究。”

摩鸠yīn沉沉地吩咐道。

夷孥连连点头,笑得嘴都合不拢来。

师父真是深谋远虑。

这样一来,范英会成为落伽城的实际管理者,而他夷孥,就是落伽城的“太上皇”了。

师徒两人都没有再讨论到萧凡。在夷孥看来,既然已经惊动了摩鸠大国师,这个华人降头师唯一的选择就是赶紧“跑路”,难道还敢继续留在落伽城么?眼看玉阳观和黄家都覆灭在即,萧凡肯定不会为了钱来和摩鸠大国师拼命。

至于摩鸠,更加没打算去提醒夷孥。

他就等着萧凡再冒头呢。

刚才在回来的路上,他急着赶回庄园了解“赤炎草”和十二yīn鬼的情况,身边也只有一个夷孥,便强忍住没有向那台车出手。却不代表着,他真的能够容忍这样一个敌人时时刻刻呆在身边。(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