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0章 里应外合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7-14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夷孥的报复动作非常快。

次rì晚上,便率领着范英等一干门人**,杀奔玉阳观而去。

这一次进攻玉阳观,夷孥的准备其实并不如何充分。除了他自己,随行人员之中,只有一位大降头师差吉。此外,俱皆是夷孥的门人**之辈。在“不古派”十五位大降头师之中,差吉是公认最弱的一位。细论起来,勉强算是摩鸠大国师的师侄,夷孥的大排行师弟。

正因为差吉实力偏弱,平rì在教内,差吉紧跟夷孥,一切唯夷孥马首是瞻。差吉很清楚,摩鸠大国师千秋之后,不出意外的话,“不古派”将以夷孥为尊,跟着夷孥“混”,不会错的。

这也是夷孥此番带了差吉一起“出征”玉阳观的原因,差吉什么都听他的,和门人**也没多少区别,好控制,不会自作主张。

若在从前,夷孥纵算再狂妄,也不敢如此托大。要全面灭杀玉阳观的主力,在摩鸠大国师不亲自出马的情况下,“不古派”至少要出动五六名大降头师,再由其他降头师配合,才比较有把握。像现在这样,夷孥带着差吉和七八名普通降头师,绝对是自行找死。

然而眼下,玉阳观早已不足为虑。

摩鸠大国师亲口说过,玉阳观自元成子以下,最强的几名高手,非死即伤。这个昔rì落伽城最强大的道教传承,已经外强中干,成为一个空壳子。观里还剩下的那些道士道姑,早已人心惶惶,不可终rì了,就算还有点实力,但群龙无首,又能组织起什么有效的抵抗?

饶是如此,夷孥原本也还打算再谨慎些,至少多带两名大降头师过来,一起完成师父交代的任务。范英的建议,令得他彻底改变了主意。

范英对他说,这种事,参与的人一多,就容易引起混乱,不好掌控。龙门派在落伽城立派两三百年,玉阳观的好东西实在不少,不过参与的人太多,也不免分得薄了。

明明好处已经唾手可得,为什么还要那么多人一起来分润呢?

再说,还有个黄家呢。

那可是大头。

当然,黄家在地方上名声太过显赫,不但是落伽城的第一华人家族,就算在丹曼国都有一定的名气。直接灭杀掉,那是不可能的,会引起举国震动。降头师固然高高在上,如果引起世俗权势阶层的集体反感和抵制,也会非常麻烦。尤其那些对摩鸠大国师和“不古派”原本就心怀戒备的其他降头流派,更是会抓住这个事情大做文章。

要对付黄家,还得是他范英出马。先将黄青云黄高辉父子抹杀,扶持黄勇辉这个书呆子上位,还不是被范英玩弄于鼓掌之中?

这份最大的蛋糕,完全应该由他们师徒两人分享,平白无故的,为什么要便宜了那些不相干的家伙?除了差吉,“不古派”的其他大降头师,对夷孥可不是那么尊敬。既然请他们出了手,再要随随便便就将他们打发了,想都不要想。

夷孥一听,深以为然。

这几年他住在范府,rìrì与范英厮混,思维观念早已在不知不觉间深受范英的影响,像个商人似的,对一切都斤斤计较,jīng于算计。

明明可以独吞的好处,为什么要和人分享?

何况范英告诉他,他和玉阳观一位管事的道士烈阳子十分交好。以前范英在玉阳观习练武艺之时,就和烈阳子交情深厚,这么多年来,两人的联系一直都很密切。烈阳子是元成子大师兄的徒弟,在玉阳观“阳字辈”道士之中,颇有声望。只因不是元成子的嫡传**,rì后接掌玉阳观掌教也就无望。因为这个缘故,烈阳子心中很是不爽。

这次按照祖师爷的指令,灭杀元成子等人之后,不妨就将烈阳子扶持为玉阳观的新住持。

范英对夷孥说,自己已经和烈阳子商量好,由烈阳子里应外合,一举将元成子和他的亲信**全部灭杀。到时候,烈阳子对夷孥自然是感恩戴德,从今往后,玉阳观就成为“不古派”的附庸了。相对来说,这样的结果肯定更令祖师爷高兴。

任何一个枭雄,都明白全部灭杀敌人不如收为己用的道理。

简直太棒了,夷孥完全同意。

事实证明,范英办事非常靠谱。

深夜,夷孥差吉师兄弟率领着一群门人**,分乘三台汽车悄无声息地来到玉阳观前。打头奔驰轿车,乌黑锃亮,豪华无比,正是范英的座驾。夷孥差吉都坐在这台车上。

夷孥也还罢了,平rì里豪车坐过不少回,甚至范英还专门给他也配了一台高级豪华轿车。差吉的表现就要乡巴佬得多了,坐进豪华大奔,东张西望,满脸兴奋,嘴里啧啧不已,赞叹有声。

夷孥就笑着对他说,等今晚上这个事办完了,全面掌控玉阳观,干掉黄青云父子,就让范英也给差吉也配一台高级轿车,再配一个华人美女司机。

范英笑着答应了。

差吉顿时喜出望外,裂开大嘴,一个劲向夷孥和范英道谢,笑得两只小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跟着夷孥师兄,好处就是多。

三台汽车鱼贯驶近玉阳观,如果是在白天,一准会被当成是前来玉阳观顶礼膜拜的香客,哪里有半点剑拔弩张,要灭人传承的暴戾之气?

车队刚刚停稳,“吱呀”一声,玉阳观后门后门就打开了,七八名人影急匆匆迎了出来。

直接从后门进入玉阳观,也是范英的建议。

根据摩鸠大国师的指令,玉阳观以后还要继续存在,这个落伽城华人的jīng神家园不能摧毁。既然如此,那么玉阳观的主体建筑,三清殿等殿阁楼台就不能损坏。反正有内应,直接进后门,将已经身受重伤的元成子和几名亲传**灭杀,扶烈阳子上位,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当然,玉阳观收藏的那些古董宝物,都归夷孥处置了。只要是夷孥看着喜欢的,尽管拿走。

据范英说,单是玉阳观的一座铜香炉,在拍卖会上就能拍出上百万美元的天价。

夷孥简直是心花怒放。

发财了!

看来上天对他真是眷顾,让他在接任“不古派”大祭司之前,先发一笔横财,成为一位亿万富豪。整个丹曼国历史上,应该还没有哪一位土著降头师,像他夷孥这样,无论在术法界还是世俗界都高高在上,功成名就的。

夷孥大师,将成为丹曼国有史以来,第一位有着亿万富豪头衔的大降头师。

那七八名急匆匆迎面走来的人影,俱皆是道士装扮,为首一人,约莫四十岁左右,身材高大,行走如风,颇有威势,看上去就十分的jīng明强干。

“师父,那就是烈阳子。他亲自过来迎接师父了。”

范英连忙向夷孥介绍道。

夷孥微笑点头,就要推开车门下去。

范英立即伸手拦住,笑着说道:“师父,不要急。烈阳子是我的朋友,也等于是你的晚辈。他来拜见你,是理所应当的。”

夷孥不由哈哈一笑,摇了摇头。

这些华人啊,规矩真多。

不过夷孥也不得不承认,华人的有些规矩,真的很不错,至少现在,自己的心情就非常的愉快。

高高在上,被人捧着敬着,任谁都会心情很好的。

烈阳子率领一众同门,大步走到奔驰轿车之前,稽首作揖,亲自为夷孥拉开了车门,长揖到地,恭声说道:“玉阳观**烈阳子,参见夷孥大降头师!”

“参见夷孥大降头师!”

另外几名道士,也一起躬身下拜。

夷孥高高地昂起了头颅,淡淡地“嗯”了一声,这才慢慢走下车来。

在范府居住的这几年,夷孥倒也学会了拿捏做作这一套。只是有时候还需要范英提醒一句,才知道要在哪种场合使用。

“烈阳道长,你好!”

下了车,夷孥**着很不标准的汉语,古里古怪,拿腔作势地说道。

在语言上,夷孥没有什么天赋。只是一心想要完全融入落伽城华人上层社会,这才努力学习汉语,迄今为止,效果很是一般。

“夷孥大师,您好您好……”

烈阳子满脸堆笑,向着夷孥连连点头哈腰。

“烈阳道兄,观里情况怎么样?”

范英在一旁问道。知道夷孥的汉语实在马虎,范英便自动接过了主导权。夷孥也觉得十分应该,没有任何不妥。

对于范英,夷孥是完全信得过的。

烈阳子连忙说道:“范先生放心,一切都和我们的预期一样。元成师叔和几位师兄弟,都在闭关。估摸着没有三五天功夫,压根就不可能出来。如今观里人心惶惶,已经有不少人不辞而别,跑掉了。这时候由夷孥大师亲自出面,相信谁都不敢反抗的。”

夷孥说道:“烈阳道长,我必须先跟你说清楚。元成子和他的几个徒弟,哼哼!”

脸上闪过一抹浓烈的杀机。

烈阳子忙即点头说道:“夷孥大师放心,这是肯定的。不送他们上路,这玉阳观别人也接管不了。”

“就是这个话。师父,我们进去吧!”

范英接过话头,也不问夷孥的意见,直接就做了决定。(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