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入彀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7-1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夜色下的玉阳观静悄悄的,几乎看不到任何人影,更谈不上守卫力量了。

虽然同在落伽城生活,夷孥对这座道观并不熟悉。在此之前,作为“不古派”主持曰常事务的大降头师,夷孥只来过玉阳观一次,还是礼节姓的拜访。由元成子亲自陪同,在前院逛了一圈,三清殿坐了一会,喝一杯茶,聊聊天,如此而已。

后院,夷孥是头一回踏足。

刚一进入玉阳观,夷孥心里头就有点不大舒服。他感觉到了这座道观之中庞大的阵法之力,对他是一个很厉害的压制。

夷孥忽然有点怀疑自己就这么进入玉阳观的决定,是否明智。甚至连差吉都留在外边警戒,身边就只有范英和另外两名**。

这也是范英的建议。范英认为,既然要清除的只有身负重伤的元成子和两名嫡传**,那就没必要兴师动众。只要烈阳子成为玉阳观新住持,一切都不是问题。元成子和那两名嫡传**都因为伤重在闭关,完全没有任何抗拒之力,以夷孥大降头师之能,向着三个半死人落降头,还需要什么帮手?

看看陪同在侧的范英,夷孥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多虑了。

范英绝不可能背叛他。

倒不是他有多相信他和范英之间的师徒感情,关键范英没有背叛他的理由。覆灭玉阳观,将黄家连根拔起,这件事受益最大的,并不是他夷孥,也不是“不古派”,而是范英和他的范家。范英帮助玉阳观和他作对,和“不古派”作对,有什么好处?

这么一想,夷孥心中刚刚浮起的那一丝疑虑,顿时又平息下去,昂首挺胸,大步向前。在这些华人面前,他现在是高高在上的“夷孥大师”,一定要将架子拿足,千万不能半路掉链子。如果让人察觉到他内心的惊慌害怕,那就毁了。从今往后,他的号令在玉阳观就不灵光。

饶是如此,将即将踏足“苦竹苑”之时,夷孥还是迟疑起来。

这“苦竹苑”内的禁制之力,实在太强。在这种庞大的道门禁制之力的压制下,夷孥的很多降头术都施展不出来。

“烈阳道长,这是什么地方?”

夷孥扭头向一旁小心陪同的烈阳子问道。

烈阳子连忙恭声答道:“夷孥大师,这就是元成子他们闭关的‘苦竹苑’。元成子和两名徒弟,都在里面闭关养伤。”

“苦竹苑?”

夷孥重复了一句,双眉微微蹙了起来。

范英笑着说道:“师父,你是不是觉得这里的禁制之力太强了?”

“嗯……”

在徒弟面前,夷孥终于将自己内心的忧虑表现了出来。

烈阳子躬身说道:“请夷孥大师放心,晚辈知道这些禁制的阵眼所在,我们进去之后,把禁制破掉,易如反掌。”

“师父,不用担心。这已经是元成子他们最后的防御手段了。我以前在玉阳观学武的时候,这里的禁制之力比现在还要强。但是阵法是死的,没人主持,再强的禁制都不管用。师父要实在不放心的话,那我带两位师兄进去好了,师父在外边坐镇就行。”

范英昂然说道,一副志得意满,睥睨群雄的模样。

夷孥瞪了范英一眼,轻轻一“哼”,昂首挺胸,大步走了进去。

范英与烈阳子对视一眼,也紧紧跟了进去。

“苦竹苑”占地并不十分广阔,一个小小的院子,栽种些花草树木,风景倒还看得,院子的另一头,是一排低矮的平房,估计就是元成子等人的闭关之所。

月色如水,院子里静悄悄的,只偶尔有一两下虫鸣之声。

夷孥没有心思感受这种优美的意境,他只是个土著降头师罢了,又不是什么文人墨客。进入“苦竹苑”之后,禁制之力对他的压制益发明显。

“烈阳道长,禁制的阵眼在哪里?”

夷孥忍不住向烈阳子发问。

“就在前边,夷孥大师请!”

烈阳子弯腰,伸手延客。

刚刚转过一处假山,夷孥猛地停住了脚步,双眼一眯,迸射出狼一样的光芒。

只见假山之后,负手站着一名身材颀长的男子,正抬头欣赏着天边的月色,在他身边,则有一名身材窈窕的女子相陪,夜风徐来,长发飘飘,好不妖娆。

“什么人?”

夷孥冷喝一声,手腕一翻,一件漆黑的法器浮现而出,身子微微躬起,摆出了全神戒备的架势。

这两个人,尤其是那个男人,给他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没有任何理由,这是大降头师的直觉。和不远处那个负手而立的男子比较而言,“苦竹苑”的禁制之力,已经完全不在话下。

“苦竹苑”的禁制之力,只是让夷孥感到自己的某些能力受到压制,但对面那个男人,却让夷孥打从心底里冒寒气,夷孥甚至清晰地感觉到,这个人可以威胁到他的生命。

夷孥几乎立即就想到了江澄和基安尼嘴里的萧凡,那位闯进过摩鸠庄园根本禁地,神秘莫测的年轻华人降头师。

“夷孥先生,晚上好。”

对面的男人缓缓转过身来,面对夷孥,微笑着打了个招呼。

“我是萧凡。”

夷孥大惊。

果然是萧凡!

几乎在瞬间,夷孥就意识到,自己跌入了一个陷阱。至于到底是怎么样的陷阱,夷孥暂时还想不太明白,如今这局面,脑袋里一下子变得乱怏怏的,哪里能够进行严密的逻辑推理了?

但毫无疑问,这个陷阱应该和范英以及烈阳子有关。

便在这个时候,夷孥只听得身后传来两声闷响。猛地扭过头去,只见跟随自己而来的两名徒弟,已然无声无息地扑倒在地,再感觉不到半分生命气息。

范英和烈阳子手中,各自握着一柄锋锐的短刀,殷红的鲜血,如同断线的珠子般,自雪亮的刀锋上淅沥沥的滴落而下。

烈阳子随行的那几名男女道士,刚才还低眉垂目,恭谨无比,此时也纷纷亮出了兵刃法器,各自占据了有利方位,将夷孥的退路全都封住了。一个个目不转睛地盯住了夷孥,神情紧张,如临大敌。

不管怎么说,夷孥是一位知名大降头师,“不古派”实际的大首领。

这样一个人,无论谁都不敢轻视。

“范英!”

夷孥一声暴喝,脖子上青筋暴涨,两只眼睛瞪得溜圆,往外喷射着愤怒无比的火焰。

范英竟然真的背叛了他!

简直岂有此理!

至于范英为什么要这样做,夷孥压根没去想。当此之时,夷孥只觉得自己浑身上下都被怒火包裹住了,完全没办法进行正常的思维。

范英阴沉着脸,握着短刀,一步步退后,神情比所有人都更加紧张。作为夷孥的**,他比其他人都要了解夷孥的可怕。大降头师盛怒之下,一出手就有可能取人姓命。

还是离得远点,以策万全。

“范英,你敢背叛我?背叛‘不古派’?”

夷孥气得浑身发抖,眼珠子都红了。

对于降头师个人而言,其实谈不上背叛不背叛。尤其“不古派”是奉行的是强者为尊的丛林法则,就更是如此。只要徒弟有本事,随时都有可能向师父发动挑战。

然而,丛林法则只适用于个人,不适用于门派。

降头师可以向师父挑战,不算背叛。但损害整个门派的利益,却绝对是背叛。

范英一边后退,一边低声说道:“师父……”

“别叫我师父。你这个混蛋,老子要杀了你!”

夷孥暴怒地大叫起来。

范英脸色一变,加快速度往后退了几步,离得夷孥远远的,这才说道:“对不起,师父,我也是被逼无奈……”

当着萧凡和姬轻纱的面,范英只能解释这么多,太露骨的话,也不敢讲。

萧凡握着他的生死呢。

但夷孥也不能往死里得罪,这个事,还不知道最终谁胜谁负。万一萧凡失手,被摩鸠大国师灭杀,他范英就只能跑路了。现在不往死里得罪夷孥,至少夷孥不会千里万里的追杀他,多多少少还要念点香火之情。甚至于为了继续享受锦衣玉食的生活,夷孥还有可能向摩鸠求情,让他继续掌管范家。

夷孥和“不古派”其他降头师,对经济之道一窍不通。范家这份庞大的产业,没有一个熟悉的人掌舵肯定不行。就算他们懂经济,落伽城华人上层社会,也绝对不会接受一位本地土著和他们平起平坐。少了范英,夷孥玩不转,对那份惊天的财富,只能干瞪眼看着,完全吞不下。

不过范英心中这点小九九,夷孥半点都不去理会。

他现在简直要被范英气死了。

手中法器一扬,夷孥就要对范英出手。

先把这个叛徒杀了再说。

夷孥的脾气,本来就很暴躁。

“夷孥先生,稍安勿躁。”

一个斯文柔和的声音,缓缓传入夷孥的耳中。

暴怒的夷孥,瞬间冷静下来,又猛地转过身,面相萧凡,脸上神色一阵变幻。刚才实在是气糊涂了,甚至都忘了背后还站着这样一位煞星。

幸好萧凡刚才没有趁机出手偷袭他。

萧凡不屑于这样做。

惟其如此,夷孥才更加警惕,紧张不安。

萧凡这不是拿腔作势,这是对自己的实力和布置有绝对的自信,自信已经胜券在握,他夷孥绝对翻不了盘。(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