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姬轻纱的固执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7-18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轻纱,我再重申一次我的意见,我不同意。”

玉阳观“苦竹苑”,某间平房之内,萧凡长身玉立,眼望姬轻纱,很认真地说道,神情严肃无比。

这间平房里的摆设很简陋,床榻,桌椅,案几都很老式,暗红色的油漆,不少地方都已经斑驳。和萧凡初到落伽城之时入住的金海岸酒店豪华海滩别墅比较起来,简直是天壤之别。

不过萧凡从来都不在意这些。

在豪华海滩别墅,萧凡能够坦然享受异国风光,海滨情调;在玉阳观这苦修之所,几乎家徒四壁,萧凡也一样的甘之如饴。

其实就目前而言,萧凡住在玉阳观并不是最佳选择。尽管夷孥迫于形势,不得不全面和他们合作,但这样也不代表着可以百分之百瞒过摩鸠大国师。

无论什么时候,萧凡都不曾小觑过摩鸠。

不过,萧凡还是坚持住在玉阳观。元成子和他的得意弟子非死即伤,玉阳观已经到了最危急的关头,面对咄咄逼人的“不古派”降头师,几乎没有任何防御之力。在这种情形之下,萧凡认为自己有必要为玉阳观撑起一片完全的天空。

这不是萧凡的义务,但萧凡必然会这样做,这是他的行事准则。

既然和玉阳观有了盟约,那就没有半途抛下盟友,只顾自己安危的道理。这样的事,萧凡决然做不出来。

姬轻纱依旧和他住在一起。

因为姬轻纱忽然提出来,要换下范玲,以纯阴女生的身份,深入摩鸠庄园“卧底”,萧凡已经再三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坚决反对!

实在太危险了。

“我已经决定了。反对无效!”

姬轻纱却好像没事人似的,嫣然一笑,神态颇为轻松自在,甚至带着几分玩笑之意。

萧凡不为所动,蹙眉说道:“轻纱。你知道我是认真的。别的事我可以让着你,这件事,不行。”

姬轻纱定定地看了他一眼,轻轻一叹,说道:“我知道你是认真的,正因为这样。我才更加坚持。萧凡,你知道吗,我一直都想做一件事,做一件能够让你永远记住我的事情……所以,不管你怎样反对,这一次。我都会坚持我自己的意见。”

“轻纱……”

不待萧凡说完,姬轻纱一摆手,说道:“萧凡,别拦着我,不然,我以后永远不理你!”

语调不重,甚至听上去还很轻柔。语气却是斩钉截铁,没有半分转圜余地。

通常,女孩子对男人说“永远不理你”,其实就是撒娇,但具体到姬轻纱这里,却绝不是这样的意思。她已经说得明明白白,她要萧凡永远记住她。

女人,尤其是强势执拗的女人,一旦心中有了这样的念头,那真的是九头牛都拉不回来的。

她绝不考虑这样做的后果。她只想着——我一定要这样做!

萧凡紧紧抿着嘴,喉结滚动了一下。

姬轻纱却又嫣然轻笑,款款上前,伸出描着鲜艳蔻丹的纤纤素手,轻轻握住了萧凡的手掌。仰起头,低声说道:“放心,没有那么危险。只要你及时赶到,问题就不会太严重。相信我,关键时刻,奇兵突出肯定能起到意想不到的作用。”

萧凡任由她握着手,定定地望着那张娇媚妖娆得令人泫然欲醉的精致脸蛋,原本严肃的眼神,一点点软化,一点点变得柔和起来。

“跟我来!”

终于,萧凡眼中闪过一抹毅然之色,拉住姬轻纱的手,转身出门。

姬轻纱浅浅一笑,顺势挽住了萧凡的胳膊,小鸟依人一般,并肩出了平房。纵算是依偎在萧凡身边,纵算是将自己的娇媚无双,绝代风华都很好地掩饰了起来,姬轻纱给人的感觉,依旧是那样的与众不同。不管她表现得多么的娇柔,别人总不会将她纯粹当成萧凡的女人。

无论什么时候,姬轻纱都是她自己!

“苦竹苑”地下建筑,正中密室。

这间密室,原本是元成子的丹房。身为龙门派海外支脉的掌教,元成子是制丹高手。现在,元成子将这间配置最齐全的丹房,让给了萧凡。

萧凡也没有客气。

他之所以看中这间丹房,倒不完全因为丹房里炼丹设备十分齐全,最重要的还是看中了这间丹房四周重重叠叠布下的防护法阵。在这里,无论萧凡搞出多大的动静,只要不将整间丹房炸毁,外界都对此一无所知。萧凡在此研究从“不古派”得来的东西,研究从猜旺身上得到的那些物品,就不用担心会被摩鸠大国师侦知。

见萧凡将自己领进地下密室,姬轻纱倒是不惊讶,这些天,她多数时候都陪同萧凡在丹房研究那些和降头术有关的东西。尽管在这个过程中遇到了几次惊险,但姬轻纱的收获更多。她是真没有想到,有了“乾坤鼎”的帮助,对降头术的研究,居然可以深入到这样的程度。

姬轻纱甚至怀疑,萧凡每次默默以神念探入“乾坤鼎”内,可以和鼎中的某些超自然的东西进行沟通。比如说,和“乾坤鼎”中那些无极门前辈祖师的灵魂沟通。如果那些灵魂当真存在的话。

不过萧凡自己也承认,“乾坤鼎”的一大功效,就是安魂。

当然,这只是姬轻纱的猜测,从来都不曾亲口动问过萧凡。有个时候,姬轻纱自己都会觉得有些好笑,自己的想法,未免过于疯狂了。

来到丹室中央,萧凡盘腿坐下,照例将“乾坤鼎”祭了出来,安放在面前的一座玉案之上,捏诀作法,鼎口缓缓旋转的混沌图案渐渐变得虚淡,被禁锢在鼎内的黑色阴雾,立时蠢蠢欲动,渐渐形成一个模糊的人影,从鼎口探出半截身子,似乎正在四下张望,寻找逃脱的机会。

便在此时,萧凡右手一扬,一道淡淡的金光冲天而起,瞬间飞到“乾坤鼎”上空,静静悬浮在那里,一动不动。

姬轻纱看得清楚,那正是萧凡从“无尘观”大天师天青子手里借来的镇山之宝“天罡镜”。这件专克邪魅鬼物的道门至宝,迄今为止,萧凡尚未动用过。那就说明,暂时还没有遇到值得萧凡使用“天罡镜”破敌的对手。

却不知道,萧凡忽然祭出这件至宝来,是何用意。

只见萧凡左手横胸捏诀,嘴里急急念着某种极其晦涩难懂的咒语,脸上宝光流转,猛可里一声大喝。

“疾!”

右手并指如戟,直直指向悬在半空中的“天罡镜”。一股庞大的法力,全数没入“天罡镜”中。

“天罡镜”轻轻一颤,一道刺目的金光自镜面上闪现而出,朝着“乾坤鼎”口探出一半身子的黑色鬼影,当头镇压而下。不过姬轻纱看得出来,这道金光远远不如天青子当初催动时那么耀眼炫目。很显然,萧凡只是在做个“试验”。

饶是如此,黑雾凝结而成的虚淡鬼影,还是对金光极其畏惧,金光尚未射到,探出了半个身子的鬼影立即往“乾坤鼎”内躲藏而去,绝不敢和金光正面抗衡。说时迟那时快,金光还是倏忽间就击中了鬼影,黑色鬼影如遭雷击一般,立即挣扎扭曲起来,飞快地缩回了小鼎之中,再也不敢冒头。

金光倒也并未继续追杀,一触及到“乾坤鼎”鼎口,立即消散。

见了这般情状,姬轻纱顿时满脸喜色,说道:“看来‘天罡镜’真的是鬼物克星,对这些地脉阴气都一样有强大的压制之力。”

萧凡轻轻点头,随即正色说道:“轻纱,我现在把驱使‘天罡镜’的口诀传授给你,你用心记住。”

“啊?”

姬轻纱有点犯愣怔。

“你要把‘天罡镜’交给我使用?”

“对。你有了这件宝物护身,我心里又踏实三分。”

萧凡肯定地说道。

姬轻纱深深看了他一眼,低声说道:“可是,这是你们无极门的宝物,外人怕是很难驱使得了吧?”

萧凡一摆手,说道:“先试试看吧。不试一下,怎么知道?你现在别想其他的,用心记口诀。”

说着,也不等姬轻纱再说什么,直接将驱使宝物的口诀念了出来。

姬轻纱也就不再推辞,凝神细听起来。

这口诀非常的晦涩难懂,好在姬轻纱本身就是术师,平日里接触符箓,咒语等等不算少,倒是能够听得明白。而且,姬轻纱冰雪聪明,智商极高,萧凡一连传授了三次之后,姬轻纱便牢牢记住了口诀。

萧凡赞许地微微颔首,说道:“来,试试看。”

“好。”

姬轻纱点了点头,脸上也闪过一抹兴奋之意。

这宝物的威力,她是亲眼目睹的。有这样一件专克邪魅鬼物的道门至宝防身,她的安全系数,无疑又要提高好几个百分点。

当下姬轻纱也盘膝而坐,左手捏诀,嘴里念咒,右手食中二指猛地向静静浮在半空的“天罡镜”遥遥一指,一道法力飞射而出。

毫无动静。

“天罡镜”不买账。

“疾!”

姬轻纱又是一声轻喝,加大了法力的注入。

谁知“天罡镜”还是静悄悄地悬在那里,丝毫都不理会大美女的一片“心意”。

姬轻纱脸色微微一变,秀美的双眉蹙了起来。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