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投机取巧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7-19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静静地在一旁看着。

姬轻纱微微低头,略一沉吟,随即又捏诀作法,一道法力打入“天罡镜”。“嗡”的一声轻响,“天罡镜”微微颤动了一下,又陷入沉寂,再没有其他任何异动。

“萧凡,看来这件宝物认主啊……”

姬轻纱鼻尖渗出点点香汗,有点自嘲地一笑,说道。

“宝物通灵,它现在对你还不是很熟悉,多尝试几次吧。”

对这一切,萧凡似乎早有预料。

姬轻纱略略颔首,体内法力源源不断地调动起来,开始接连不断地尝试催动“天罡镜”。一连尝试了好几次,“天罡镜”都没有太大的动静。姬轻纱轻轻咬住艳丽的红唇,猛地地站起身来,脚踏天罡七星步,左手横胸,右手捏着兰花指诀,长长的秀发披散开来,嘴里喃喃祷告。

密室之中的天地元气,猛地翻滚起来,向着姬轻纱娇柔的身躯直扑过去。乌黑的长发无风自动,飞扬飘舞。

萧凡嘴角浮起一丝笑意。

姬轻纱这是竭尽全力了,“河洛派”不愧是术法大宗,尽管传承不全,篇章散佚的情况比无极门还要严重,姬轻纱一旦全力施展,引动的天象,依旧十分惊人。

“疾!”

姬轻纱衣袂飘动,秀发飞舞,玉指纤纤,尖锐的破空之声鸣响,一道浑厚的法力,向着悬空的“天罡镜”激射而去。

“天罡镜”轻轻一颤,一道金光闪耀而出。只不过相比萧凡刚才的催动,这道金光要虚淡得多,若有若无,刚刚一离开镜面,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不行,萧凡,我……”

姬轻纱消耗真力过剧,娇俏的身子一晃,几乎站立不稳。

人影一闪,原本盘膝坐在一旁的萧凡倏忽就到了她身前,猿臂一探,就搂住了姬轻纱的**,入手之处,娇柔无比,滑腻惊人。

“再试一次!”

姬轻纱俏脸微微一红,刚要开口说话,耳边便响起了萧凡的声音,随即只觉得后心一热,一股沛然的真气,透过自己的心俞穴,汹涌而入,瞬间就充斥于四肢百骸之中。原本因为动用法力过剧而感到疲累的身躯一下子就变得精力无比充沛。

“疾!”

姬轻纱想都不想,右手食中二指一并,向着“天罡镜”点出。

“嗡”!

“天罡镜”一抖,密室之中,金光骤现,耀眼生辉,一股浩瀚的道门伟力激射而出,姬轻纱情不自禁地闭了闭眼睛。

“成了。”

姬轻纱差点像个孩子般跳跃而起,欣喜之意,溢于言表,不过随即又摇了摇头。

“萧凡,看来你们无极门的宝物,只适合你们无极门的**使用。”

此番成功激发“天罡镜”,毫无疑问是因为萧凡的缘故,那股激发宝物的真气,来自无极门掌教,不过是在姬轻纱的体内过了一遍而已,本质并没有任何改变。

“那倒不一定。”

萧凡轻轻一笑,松开了搂在姬轻纱腰间的手掌。

那种惊人滑腻的**之感,当真令人回味无穷。纵算萧真人定力高强,心头也不由得泛起了阵阵涟漪,暗暗深吸一口气,才勉强将这阵阵涟漪压制下去。

“应该还是法力驱使的方式不同。当初天青子把口诀教给我之后,也尝试了很多次,才最终和‘天罡镜’达到配合默契的程度。这样吧,我把无极门驱使法力的口诀传授给你。”

姬轻纱秀眉微蹙,说道:“这样不太妥当吧?无极门再胸襟博大,有些规矩还是要遵守的。”

萧凡尽管是无极门的掌教真人,擅自将无极门的口诀传授给外人,似乎还是有些不妥。

萧凡笑了笑,说道:“仅仅只是驱使法力的口诀而已,也不算坏规矩。而且,无极门掌教,原本就是定规矩的人。”

这话说得随意,却是真正的牛叉。

我就是制定游戏规则的人,所以,在我这里不存在“违规”。

姬轻纱嫣然一笑,说道:“好吧,只要你都不怕,那我就更不怕了。”

萧凡笑着揉揉她的头发。这个动作是如此流畅,就好像大哥哥对调皮的小妹妹一般,自然而然就做出来了。

姬轻纱微微扭过头去,轻轻咬了咬娇艳的嘴唇。

当下萧凡将无极门运使法力的口诀传给姬轻纱。姬轻纱悟姓奇高,很快便融会贯通,再次尝试驱使“天罡镜”,果然比以前见效得多了。

萧凡的眉头却渐渐紧蹙起来。

姬轻纱掌握了无极门的口诀,虽然能够顺利驱使“天罡镜”,但发挥出来的威力,还不及宝物实际威力的三四成。天青子也说过,“天罡镜”基本上等同于“无尘观”历代住持真人的本命宝物,纵算萧凡以掌教之尊亲自驱使,最多也只能发挥宝物七八成的威力。仓促之间,姬轻纱能够发挥“天罡镜”三四成左右的威力,已经很不错了。对付一般的降头术和降头师,绰绰有余。

只不过,这一回,他们要对付的是摩鸠大国师。

姬轻纱深入摩鸠庄园,虽然有夷孥暗中照顾,一旦露陷,面对摩鸠大国师之时,“天罡镜”几乎就是姬轻纱唯一的保命手段了。

只能发挥三四成威力的宝物,到底能够给摩鸠大国师造成多大的伤害,还真的不好说。

“轻纱,先停下来,我再仔细想想……”

萧凡说着,举手一招,悬在半空的“天罡镜”化为一道暗黄色的光芒,直直射进了萧凡的手中。萧凡双手握住宝镜,两只大拇指习惯成自然地压在镜面之上,缓缓向前推去。

鉴定古物的时候,萧凡用的就是这种方式。

“天罡镜”虽然和普通的宝物大有区别,似乎也可以试一试。

姬轻纱抬起洁白的手腕,轻轻擦了擦额头细密的汗水,关注地望向萧凡。

双手大拇指推到一半的时候,萧凡轻轻一声闷“哼”,手上的动作猛地停了下来,浓浓的双眉拧成了一个“川”字。过了片刻,紧蹙的双眉才逐渐松弛,双手拇指继续往前推动。

密室之中非常安静,姬轻纱静静看着萧凡,绝不打扰。

足足两刻钟过去,萧凡才睁开双眼,轻轻舒了口气。

“怎么样?”

姬轻纱关心地问道。

萧凡说道:“想要彻底改变宝物的特姓,自然不大可能。不过,也不是完全没有投机取巧的办法。”

姬轻纱抿嘴一笑。

“投机取巧”这样的话,居然从萧凡的嘴里说出来,姬轻纱觉得很是有趣。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宝镜只是一个法力的容器。将法力储存起来之后,再释放出来杀伤敌人。当然,经由宝镜释放出来的法力,“姓质”上有所改变,只针对邪魅鬼物造成极强的杀伤,而不是普通法力对敌人实行“无差别”攻击。实际上,针对邪魅鬼物的杀伤,比普通法力要强大得多。

但是宝镜通灵认主,原本只接受天青子灌注的法力。萧凡仅仅只学会了驱使的法门,想要宝镜接受他的法力,必须经过重新祭炼,再次认主。一旦宝镜内蕴藏的法力消耗殆尽,对于萧凡来说,“天罡镜”就成了无用之物。

姬轻纱功力不如萧凡凝厚,又不是无极门**,对宝镜的驱使,更加难以达到自如的程度。

不过萧凡仔细查探过宝镜之后,却想出了投机取巧的办法。姬轻纱之所以难以自如控制“天罡镜”,不能发挥宝镜的全部威能,关键就在于宝镜内蕴藏的法力,来自天青子和无尘观。假如能够将另外一种适合姬轻纱驱使的法力灌入宝镜之中,这个问题就能迎刃而解。

当然,其他法力要注入“天罡镜”,相当不容易,但对于拥有“造化环”的萧凡而言,却并非完全没有可能。“造化环”里储存的法力,来自止水观地底的灵脉,受无极门阵法引导,是最正宗的天地灵力,任何法器照理都不会排斥的。

而且,孤鸿子毕竟是无极传人,和萧凡一脉相承。

片刻之后,姬轻纱离开地下密室,找到了玉阳观住持真人烈阳子。

在外人眼里,玉阳观这几天的变化很大,前任住持真人元成子和观中最重要的几位执事道人,忽然之间集体失踪,对外宣称是外出云游。玉阳观由元成子的师侄烈阳真人正式执掌。

除此之外,玉阳观还有十余位道法高深的道长,也一齐失踪。

一些信众追问情况,玉阳观的道士们只是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重重疑云笼罩在玉阳观上空,这几天前来观中拜神求签的善男信女,反倒比以前更多。

大家都想要打探个确信。

烈阳子对这些毫不理会,只是按照姬轻纱吩咐,准备了一些大补元气的药物。姬轻纱随即带着这些药物返回地下密室,亲自把守在丹室之外,不许任何人靠近。

烈阳子又安排几名亲信**,在“苦竹苑”外加强了警戒,让原本就戒备森严的“苦竹苑”更显得庄严肃穆。

足足三天三夜过去,这种“戒备”才得以解除。

萧凡和姬轻纱联袂走出地下密室,看上去,两人都非常疲惫,却俱各带着满意的微笑。(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