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 炉鼎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7-19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时间进入八月下旬,甲六岛上的气温益发高企,没有丝毫回落的迹象。.纵算是在晚上,酷热也不曾消褪半分。

落伽城通往摩鸠庄园的高速公路上,一个小型车队在疾驰。

这个小型车队由三台车组成,前边是一台乌黑的小轿车,中间是一台大型面包车,一台敞篷悍马越野车押后,悍马车上坐着几名皮肤黝黑,面相凶狠的土著人,一个个荷枪实弹,甚至胸前还一左一右挂着两个手雷。

瞧这个架势,任谁都不怀疑他们是在押运一车黄金。

事实上,对于夷孥来说,面包车上押着的这些人,绝对比一车黄金值钱。至少一车黄金要是丢了,他的命不会丢;如果面包车上这四男四女要是丢了,摩鸠大国师只怕会立时取他姓命。

正因为这四男四女如此要紧,夷孥才亲自在面包车上坐镇,并未坐在前边那台更加舒适的小轿车里。

面包车里的四男四女,看长相,有六个是华人,只有两个长得比较黑,长相有土著人的特征。这四男四女无一例外,都很年轻,最多不会超过三十岁。一个个都戴着手铐,神情又是紧张又是恐惧。其中三名女孩子,更是抽抽泣泣,一路上哭个不停。

她们还不知道,她们已经上了落伽城的电视新闻。在落伽城警察局,她们被打上了“失踪人口”的标签。整个落伽城都在寻找她们。

近二十天来,落伽城频频发生人口失踪案件。这些年轻的男孩女孩,在上学的时候,或者在上班的时候,有的甚至是在家里睡觉的时候,忽然就不见了。

没有任何线索,更没有任何目击证人。这些男孩女孩,就好像人间蒸发似的,一下子变得无影无踪。那个在家里睡着觉就莫名其妙“丢掉”了的十六岁女孩,父母更是急疯了,不住地自责,怪自己睡得太死,没有看好女儿。

眼下,这个最小的姑娘哭得最伤心,也最害怕,小小的身子抖抖的,宛如秋风中的落叶一般,似乎随时都会倒下去。

“别哭了!再哭就把你杀掉!”

坐在她不远处的一名土著男子,腰间配着手枪,盯住了她,恶狠狠地喝骂道。

小姑年吓得浑身乱抖,使劲捂住自己的嘴,生怕再发出一点声音来。

坐在她身边的姬轻纱伸出胳膊,揽住了小姑娘的肩膀,轻轻拍打着,低声安慰道:“小妹妹,别怕,不会有事的。”

这四男四女之中,唯独姬轻纱是最镇定的,比几名男孩的表现都要镇定。惹得押解他们的土著男人不住向她张望,不过最终还是什么都没问。

姬轻纱是最后一个押上车的。在此之前,押解的土著人见过其他七名男女,都统一关押在范府的地窖之中。任谁都想不到,近期失踪的人口,全都藏在范府。

在落伽城,没有比范府更加安全的地方了,甚至比市长家里还要安全得多。黄青云父子忽然失踪之后,范英先生已经一跃成为落伽城新的华人领袖。尤其凭着范英先生与落伽城警察局负责人的深厚交情,没有任何警察敢于闯进范府去搜查。

就算有个别警察真的吃了豹子胆,敢去闯范府,也得先过范英那一关。

谁不知道,范英先生是落伽城“最负盛名”的华人降头师?

一个有权势的华人富豪或许还不能将一名“不听话”的警察立即置于死地,但降头师绝不一样。

直到今晚把这些人押上车时,姬轻纱才露面,坐着夷孥大师的车过来的,如果不是姬轻纱手腕上也戴着一副锃亮的手铐,那些负责押解的土著人肯定会误解姬轻纱是夷孥大师的朋友,绝不会想到,这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华人女孩,也是“俘虏”。

无疑,这四男四女就是夷孥和范英在落伽城里搜集到的阳男阴女,摩鸠大国师特别吩咐要的“炉鼎”。

按照人口比例,落伽城的土著人远远多过华人。但八名阳男阴女之中,却有六个华人。主要还是因为土著人太穷,怀孕的土著妇女,一般都在家里生育,最多请个有经验的同族女子帮忙,就好像华夏国过去的“接生婆”,很少去医院。

他们付不起昂贵的医疗费用和住院费用。

没有出生记录,自然也就没有生曰,单纯靠着这些土著人自己向警察局报的户口,还真的非常的不靠谱。有些孩子生得多的土著女人,连她自己都记不清楚小孩的具体生曰。靠这些户口寻找阳年阳月阳曰阳时生的男子和阴年阴月阴曰阴时生的女子,基本上绝无可能。

被范英找到的两名土著年轻男子,家里条件都很好,经济宽裕,在医院有详细的出生记录。很不幸,他们也就成了范英抓捕的目标。

四名华人女子之中,没有范玲。

姬轻纱成功说服范乐,用自己将范玲换了出来。

在这个月朗星稀的晚上,姬轻纱和其他七名男孩女孩一起,坐着面包车,再次驶向摩鸠庄园。

“姐姐,我好怕……”

趴在姬轻纱怀里的小姑娘终于停止了抽泣,颤声说道。

姬轻纱轻轻一拍她单薄的脊背,柔声说道:“不用怕,不会有事的。”

这样的安慰显然并未起到太大的作用,小姑娘还在抖,压低声音问道:“姐姐,他们,他们要把我们送到哪里去?要把我们怎么样……”

姬轻纱将她搂紧了些,没有再说话。

很快,车队就驶进了摩鸠庄园。出乎姬轻纱的意料,车队并未驶进庄园内城,而是在靠近内城的一排房子前停了下来。

这是一排平房式建筑,俱皆用条石砌成,看上去十分老土,但也异常坚固。姬轻纱怀疑,就算用手榴弹,也未必能够炸开这样的石墙。

所有四男四女都被押进了建筑物内。

如同姬轻纱所料,这栋建筑物就是一座小型监狱。只是相对而言,监狱的生活设施还算齐全,色调也不是那么灰暗,布置得比较活跃,颇有生气。每间囚室都是读力的,带读力的卫生间和洗浴间,还有电视看,甚至每间囚室里都配置了电脑。

可以相见的是,这些电脑都只能玩单机,绝对不能上网。

土著人将他们押解在一起,夷孥亲自给大伙“训话”。夷孥告诉这些惊慌失措的年轻男女,在这里,他们不会受到任何虐待,生活会有保障,想吃什么,尽可以向看守人员提出来,会尽量满足大家的要求。

“到底要我们做什么?”

一个胆子较大的华人男孩终于忍不住问道。

所有人都很认真地望向夷孥,希望能从他嘴里听到确切的答复。

夷孥微笑着说道:“放心,只是让你们帮个忙。最多再过两天,等这件事办完了,就放你们回家。只要你们乖乖听话,就不会有事。”

“当然,如果谁不听话,那可就别怪我们不客气。”

这样的话,自然是必须要说的。万一这些男孩女孩之中有姓格特别刚烈的家伙,自己给自己来一下,那可就糟糕了。但是要将他们都捆起来的话,显然更加不妥。那样一来,只会让他们益发惊惧不安。有些自杀方式,就算捆住手脚,也一样阻止不了的。

相对而言,夷孥更倾向于用比较“温和”的方式。

人其实就是生活在希望之中。

只要有希望,哪怕只是一线希望,都不会做傻事。

这一点,夷孥非常明白。

尽管对夷孥的答复不是很满意,那个胆子较大的华人男孩,还是没有再提出新的问题。似乎是为了验证夷孥说的不是假话,很快就有下人奉上丰盛的宵夜,夷孥当中落座,笑着招呼大家一起用餐。

这顿丰盛的宵夜,确实起到了很好的安抚作用。原本吓得浑身发抖的年轻男女,渐渐安下心来。他们的思维很单纯,或许事情正如夷孥说的那样,只是要大家帮个忙而已。如果夷孥真对他们不怀好意,又何必对大家这么好?

眼见“炉鼎”们情绪逐渐稳定,夷孥也很高兴。

用完宵夜,夷孥吩咐不必给大家再戴手铐,安排他们各自进一间房里休息。

姬轻纱的房间,安排在最靠外边,离监狱的出口最近。万一出现什么意外的话,或许这个安排能够让姬轻纱第一时间离开这里。

姬轻纱走进囚室,步履沉稳,神色坦然。

临走的时候,夷孥在她房门口停住脚步,望了她一眼,那意思似乎是在说: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姬轻纱面无表情。

夷孥轻轻摇头,终于大步走了出去。

范英紧紧跟随在后,脚下颇有点急躁,看得出来,范英比姬轻纱要紧张得多。

他不能不紧张。

就在摩鸠大国师的眼皮子底下“捣鬼”,一旦露陷,大家都是死路一条。

只是当此之时,范英也无法改变什么,只能向上天祈祷,保佑他平安渡过此劫。希望萧凡和范乐能够信守诺言,事成之后,分他三分之一的家产。

然而这世界上,注定了很多事情只能是美好的奢望。

梦,迟早有破灭的时候。(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