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2章 雷霆手段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7-2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请大国师放心,他一定会来的。.但是,恐怕对大国师来说,那并不是很令人心旷神怡的会面。”

姬轻纱已经完全冷静下来,淡然答道。

摩鸠大国师微微一笑,说道:“姬小姐,我能预感到,我和萧先生之间的见面是无法避免的。不管你信不信,这是一种宿命。”

“我信。”

姬轻纱毫不犹豫地说道。

“不过,大国师,宿命是我们华夏术法界的说法,我真不知道大国师也相信这个。”

摩鸠大国师说道:“姬小姐,普天下的术法,到了最高深的境界,其实道理都是相通的。”

对这一点,姬轻纱完全赞同。

萧凡就曾经说过,大道之极,万法皆通!

看来,到了他们这样的层次,对很多问题的认识,都可以直接透过现象看本质。

“姬小姐,你知道,我对萧先生很好奇,希望你能帮助我提高对萧先生的认识,想必姬小姐不会拒绝吧?”

摩鸠又彬彬有礼地说道。

姬轻纱笑了笑,淡然说道:“大国师,因为我是女流之辈,你就小看我么?”

摩鸠连忙摇头,笑着说道:“不不,姬小姐误会了。想要让人说真话,我们降头师有很多很多种手法。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们更会问话。只不过,姬小姐是贵客,我不希望把这些手法用到姬小姐身上。对于姬小姐这样漂亮的女孩子来说,那样做未免太冒犯了。但姬小姐应该知道,修炼‘天鬼降’对于我来说,至关重要,不容许任何人破坏。哪怕是萧先生那样的高人,也绝对不可以。所以,如果姬小姐一定不肯配合的话,会让我很难做。姬小姐是女中豪杰,相信不会做这种大煞风景的事情。”

姬轻纱蹙了蹙眉,说道:“如果我不配合,大国师就会杀了我么?”

摩鸠哈哈大笑起来,连连摇头,说道:“姬小姐误会了,我们降头术之中,有更多的手法,可以让人生不如死。杀人,实在是很下乘了。”

“不过,无论如何,我还是要先感谢姬小姐,为我清理门中的叛徒。”

摩鸠的语调,仍然不徐不疾,声音之中,却以透出丝丝的寒意。

“噗通”一声,夷孥猛地跪了下去,朝着摩鸠磕下头去,叫道:“师父,是我错了,我大错特错,请师父饶过我这一回……”

声音不可遏制地颤抖起来。

便在此时,范英一声大叫,脚下一错,身子快如闪电般向着门口射去。

面对同样窘迫万状的情形,师徒两人的处置方式完全不一样。多年的师徒和“上下级”关系,注定夷孥在摩鸠面前不敢兴起任何反抗之意。除了求饶,他别无选择。

范英不一样,范英从未真正敬服过谁。

对夷孥,他是利用;对萧凡,他是害怕;对摩鸠,同样是害怕。一旦情况不妙,任何人都不能让范英束手待毙。他心里清楚,摩鸠不是萧凡,绝没有那样的仁者心肠。一位毕生尊奉“强者为尊”丛林法则的大降头师,杀人无数,又怎会原谅背叛自己的门徒?

尤其他范英,只是半路出家,在此之前,范英甚至都没见过摩鸠几次。彼此之间,完全谈不上有任何师门情谊。

摩鸠一声冷“哼”,却并未出手阻止范英。

这里不止他一个人,范英这样的后辈,还没资格让他亲自出手。

果然,不待摩鸠吩咐,加纹和另外一名大降头师手腕一翻,亮出法器,脚下发力,就向范英追去。

“此人体内阴仆有些异常,可能被人动过手脚。”

摩鸠冷冷说道。

只要提醒这样一句,加纹他们自然知道要做怎样的防范。

就这样缓得一缓,范英已经赶到了门边。变起仓促,几名普通的监牢守卫刚刚来得及掏出手枪,尚未打开保险,只见眼前寒光一闪,三四名守卫同时握住脖子,软倒在地。

他们的脖颈之间,无一例外地插着一枚闪闪发亮的燕尾镖,殷红的鲜血,汨汨流淌而出。

生死关头,范英出手毫不容情。

这些普通的守卫,哪里是龙门派嫡系传人的对手?

杀死几名守卫,人影再一闪,范英已经逃出了监牢,冲入门外清淡的夜色之中。

“哪里跑?”

加纹和另外一名大降头师厉声高喝,前脚跟后脚追出门去。

“要死的,不要活的!”

摩鸠淡淡地吩咐了一句。由此可见,大国师对这位门中叛徒的恨意有多深。越是位高权重,越是强势无比的人,就越是难以容忍门人弟子对自己的背叛。对于他们来说,这不仅仅是失败,简直就是耻辱。

一个会被亲信心腹背叛的领袖,证明能力方面或者人格魅力方面存在着缺陷。

这恰恰是大人物最不愿意承认的。

姬轻纱娇躯轻轻一震。

摩鸠倏忽扭头,望向姬轻纱,脸上瞬间又浮起微笑,说道:“姬小姐懂得我们落伽人的语言?”

刚才他那句吩咐,就是用落伽语说的,很明显,姬轻纱听得懂。

“是的,大国师,我在落伽城华人大学学习过三年多。”

摩鸠恍然大悟:“原来如此。看来姬小姐对我们的部族很熟悉啊,难怪敢于深入我的庄园。姬小姐,我有些好奇,你们是怎样算计夷孥的?”

一听这个话,不等姬轻纱答话,夷孥又再次磕头,额头重重磕在青石地板上,“嘎嘣”作响,抬起头来的时候,夷孥的额头已经青紫一片,高高鼓了起来。

“师父明鉴,我真是被逼的……”

一句话没说完,摩鸠猛地往后一挥衣袖,夷孥的辩解戛然而止,双手使劲捂住自己的脖颈,张大了嘴,拼命的想要吸气,却似乎十分为难,黝黑的脸庞转眼间就憋成了青紫色。

对夷孥窘迫的处境,姬轻纱毫无同情之意,笑了笑,说道:“大国师,您这位得意门生,其实并不聪明,很容易轻信。范英给他一点好处,他就忘了自己的身份,心甘情愿供范英驱使。范英无论说什么,他都深信不疑。这样的智商,要对付他太容易了。不瞒你说,大国师,您自己虽然神功盖世,所向无敌,但教徒弟的水平真的不敢恭维。令高足若是有你一半,不,有你三分之一的本事,我们未必能那么容易就把他留下来。”

“我就知道是范英搞的鬼。姬小姐,你们华人真是很狡猾啊。这么多年来,欺负奴役我们本土种族还不够,连萧先生都不远万里赶到这里来,和我作对。姬小姐,实话告诉你,我很生气。”

摩鸠正色说道,语气变得严肃起来,袍袖又是往后一拂。

夷孥如蒙大赦,松开捂住脖颈的双手,大张着嘴,像离开水面的鱼一样,死命吸气,脸上的青紫之色逐渐褪去,立即大叫起来:“师父,师父,您说得太对了,他们这些华人实在狡猾……范英那个混蛋,我对他那么好,他却背叛我,背叛我们‘不古派’,实在是罪该万死……师父,师父,他们还在我身上下毒,逼我背叛您……请师父一定要救救我,我,我恨死他们了……”

这当口,千般过错万般罪行,自然全都要怪在范英头上。

至于萧凡下在他身上的到底是毒药还是禁制,当此之时,哪里分辨得那么清楚,总之都是能要命的东西。

摩鸠正眼都不看他一下,由得他在那里不住磕头求饶。

便在这个时候,远远的传来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嚎。

正是范英的声音。

其凄厉绝望之意,令姬轻纱都禁不住暗暗打了个寒颤。

片刻之后,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加纹和另一名大降头师快步赶回监牢,加纹手一扬,“吧嗒”一声,一颗血淋淋的圆球状东西重重摔在青石地板上。

仔细看去,正是范英的脑袋。

这两个野蛮的土著人,竟然生生将范英的头颅割了下来。

不过这种方式,最能证明他们已经彻底执行了摩鸠的命令。

望着范英血淋淋的首级,姬轻纱心中也有些感概。对于萧凡当初答应饶范英不死,还答应事成之后分给他范家三分之一的家产,姬轻纱颇有些不以为然。作为铁门市地下世界的终极仲裁者,姬轻纱认为一切都要按照规矩办事。范英这样的人,就该死。

可是姬轻纱也没想到,范英竟然死得这么惨,身首异处。

相对而言,这种死法有些过于惨烈了。

摩鸠满意地点了点头,嘉许地说道:“加纹,干得漂亮!”

加纹立即躬身行礼,朗声说道:“多谢大国师夸奖。这些华人诡计多端,对他们就应该毫不客气。”

“哈哈,说得有道理。”

摩鸠大笑起来,又望向姬轻纱,锐利无比的眼神,上下扫视姬轻纱的全身。

“姬小姐,你的朋友已经一命呜呼了。那么你想不想知道,我准备怎样处置你呢?”

姬轻纱冷淡地说道:“大国师,你搞错了,范英不是我的朋友。就算你今天不杀他,有机会的话,我也会杀了他。”

“好吧,那也随便你。姬小姐,你不必担心,我现在不会杀你的。对于我来说,你还有更加重要的用途。你是引诱萧先生上当的最佳诱饵,像你这么漂亮的女孩子,我相信任何一个男人都不会眼睁睁看着你去死的,他一定会竭尽全力赶来救你。我会等着萧先生赶过来,让你看着怎样他掉入我设计的圈套之中。你们华人不是很喜欢用计么?这次,我很想让你们尝尝中计的滋味。然后当着他的面,让我的仆人将你的灵魂一点点地吞噬掉,最终,变成我身体的一部分。”

“姬小姐,请你相信,我一定会说到做到,决不食言!”

说着,摩鸠再次仰头大笑起来。

静夜之中,笑声远远传了开去,宛如夜枭狂鸣,听在人耳朵里,说不出的难受。(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