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启动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7-23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姬轻纱缓缓闭上眼睛,不再说话。

如同摩鸠所言,她确实还藏着法器,不止一件。她自己的本命法器——洛甲之外,还有“天罡镜”。本还以为能够瞒过摩鸠,却原来只是一厢情愿而已。摩鸠明知她身怀法器,也毫不在意,足见自信。

摩鸠也不再开口,就在“圣泉”之旁,盘膝坐下,左手捏诀,右手持着一件黑色的法器,双目微闭,嘴里念念有词,开始作法。

原本平静安谧,波光粼粼的“圣泉”表面,渐渐起了涟漪,一圈圈的水纹扩展开去,丝丝缕缕的黑雾,自水面升腾而起。

已经闭上双目的姬轻纱只觉得浑身一激灵,一股奇寒扑面而来,不由得又睁开了眼睛。

只见淡淡的黑雾不住向“圣泉”四周池壁上十二座白玉塑像飘去,被塑像毫不客气地吸收进去,原本就精致异常的十二座白玉雕像,表面宝光流动,栩栩如生。

姬轻纱浑身法力被禁锢,无法提起内息来抗拒严寒,不过片刻之间,便觉得那股奇寒直接钻进骨头缝里去了,紧紧咬住了牙关。

摩鸠双眉紧蹙,神色凝重,口中咒语之声,艰涩难懂。

那些分别立在其他石柱之下的阳男阴女,尽管被冻得脸色青紫,依旧一个个双目紧闭,神情呆滞,不声不响。

“……拉扎得里,拉扎得里……”

摩鸠的咒语十分艰涩,姬轻纱听不明白他到底在说些什么,不过从摩鸠嘴里时不时冒出来的“拉扎得里”,姬轻纱却是听得清楚的,越到后来,咒语之声越是急迫,“拉扎得里”出现的频率也越高。

“圣泉”之中升腾而起的黑雾也越来越是浓郁,逐渐向着一名白玉雕塑集中过去。那具雕塑是青年男子的模样,随着汲取的地脉阴气愈来愈多,雕塑表面开始闪耀着梦幻般的迷离光泽。

姬轻纱意识到,有些事情要发生了。

白玉雕塑的头顶处,渐渐腾起一股黑色的雾气,较之“圣泉”地脉冒出来的阴气,这股黑色的雾气要浓郁得多,而且凝结成团,并不消散。

和萧凡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姬轻纱见过不少阴鬼,无疑,这就是摩鸠蓄养的鬼物了。

不过转瞬之间,阴鬼便已凝聚成形,就这么漂浮在白玉雕塑上空,原本宝光闪耀的白玉雕塑,似乎瞬间被抽空了精华一般,一下子就变得呆滞死板,没有丝毫灵姓。

“圣泉”表面刹那沸腾起来,一股股粘稠无比的地脉阴气,争先恐后地向着漂浮在半空的阴鬼涌去,钻入它的体内。阴鬼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厚起来,很快就变得宛如实体一般。五官具备,眼睛部位甚至红光闪烁,如同当真生出了两只眼睛,狠狠盯住正对面石柱之下呆呆站立着的一名年轻男子。

这名年轻男子,姬轻纱以前不曾见过,应该不是自落伽城绑走的纯阳男子,而是摩鸠早就准备好的。

被阴鬼邪气凛凛的眼神盯住的瞬间,原本呆滞木然的年轻男子,似乎受到了某种强烈的刺激,猛地睁开眼睛,一接触到阴鬼那邪气四溢的目光,年轻男子脸上顿时露出极其恐惧的神情。

“去!”

摩鸠猛地站起身来,双眼血光大放,右手一扬,喝道。

雕塑上空的阴鬼身子一抖,似乎在用力挣脱某种束缚,随即向着年轻男子激射而去。从这阴鬼的面相和身材上看,也是男人之躯。

下一刻,阴鬼就已经扑到了年轻男子身上,只见原本凝厚如实体的阴鬼,忽然又变得缥缈,黑色的阴雾不住翻腾,瞬间就将年轻男子包裹起来,透过他的口鼻,眼睛,耳朵以及裸露在外的皮肤,快速向年轻男子的身体内渗透。

“啊……”

一声凄厉无比的惨嚎骤然响起。

完全没有反抗能力的年轻男子大瞪的双眼变成了血红色,两行血水,从他的眼中溢了出来。脸部肌肉扭曲成极其痛苦的形状。

这一声惨嚎是如此的凄厉,瞬间就传遍了整个庄园,在静谧的热带丛林上空久久回荡。

萧凡猛地顿住了脚步,抬起头,向不远处的摩鸠庄园望了过去。

双眉紧紧蹙了起来。

清冷的月色,披洒在他身上,将他颀长的身影,在山间公路上拖得很长。

从这一声惨嚎之中,萧凡能够清楚地感受到那个人的痛苦和绝望。

走在他前边的夷孥,也同时停住了脚步,扭头望了过来,低声说道:“萧先生,咱们要加快速度才行,摩鸠已经开始了……”

按照大国师的指令,夷孥负责给萧凡“带路”。

摩鸠只是给夷孥下达了这样的指令,至于完成任务之后,是否会原谅夷孥,摩鸠并没有做出任何承诺。夷孥却只能全力以赴,去争取那冥冥之中最后一丝生存的希望。

还好,萧凡似乎并没有起疑心,毫不犹豫就跟着他来了。

看得出来,萧凡对自己下在夷孥身上的禁制非常自信,自信夷孥不敢“出尔反尔”。事实上,夷孥身上的禁制也确实不曾动过,摩鸠查探过一番之后,没有任何表示。

夷孥绝不敢问。

他知道,现在自己的每一句话,都有可能触怒摩鸠,让自己的小命瞬间灰飞烟灭。最好的保命方法,就是闭上嘴巴,乖乖按照摩鸠的指令行事,千万不要多嘴多舌。

夷孥现在只能祈祷,摩鸠**“天鬼降”大功告成,心情一高兴,就饶过自己不死。至于摩鸠能不能解开萧凡下的禁制,夷孥没仔细去想。如果这禁制连摩鸠都解不开,那就是自己当真该死,无话可说。

当然,自己想活命的话,还有一个前提,就是萧凡必须死!

对这一点,夷孥倒是很有信心。

不管怎么说,这一回摩鸠已经做了最充足的准备,萧凡对此一无所知,还以为一切都按照他的计划在进行着呢。

以有心算无备,又是在摩鸠的主场,除了摩鸠自己不能亲自出手对付萧凡之外,占据了其他一切先手之利,天时地利人和具备。倘若这样还奈何不了这个万里迢迢从华夏国赶过来的年轻人,焉有此理。

萧凡再厉害,他也是人,不是神。

此刻的摩鸠庄园,在萧凡眼里,和前些曰子他第一次闯入之时相比,有着明显的不同,无形的煞气冲天而起,将整个庄园都笼罩其中,虽然看不见摸不着,却能够清清楚楚地感觉到。这种无形煞气,甚至已经在压制他的神念之力。

眼见萧凡停步不前,夷孥不由有几分焦躁,忍不住催促道:“萧先生,我们动作要再快一点才行。不然,我担心姬小姐会有危险。”

“是吗?”

萧凡的眼神,猛地扫了过来,精光闪烁,熠熠生辉。

夷孥情不自禁地扭头避了开去,讪讪地一笑,说道:“萧先生,我是一片好意。万一姬小姐出了意外,那就不好了……姬小姐可真漂亮……”

最后这一句,却是由衷之言。

不管他内心深处是多么的痛恨萧凡和他的女朋友,却也不得不承认,姬轻纱真的是他这一辈子见过的最妩媚最妖娆的女孩子。在此之前,夷孥做梦也想不到,一个女人可以魅惑到这样的地步。

这句话立即就起了作用,萧凡一言不发,再次抬腿向前。

夷孥心中暗笑:小样,那样好看的女朋友独自呆在庄园之中,我就不信你不担心。

很快,两人就一前一后,进入了摩鸠庄园,从大门直接进去的。

夷孥满脸傲气地往那里一站,庄园外城的门卫便忙不迭地打开了城门,没有一个人对萧凡的身份发出疑问。夷孥大降头师亲自领着的人,难道还需要怀疑么?

“故地重游”,和第一次闯入摩鸠庄园相比,更加轻松。有夷孥在前边领路,一路上萧凡没有遇到任何阻碍,所有人对他们都视而不见。

既然要**萧凡上当,那么这个戏就演得越逼真越好。

萧凡就这么不徐不疾地跟在夷孥身后向前走着,神情淡然,没有丝毫紧张不安之意,仿佛他进入的不是丹曼国第一降头师的庄园,而是在郊游踏青。

和萧凡的平静淡然截然不同,庄园内城石阵之中,气氛益发的诡异了。

年轻男子的惨叫,已经戛然而止,脑袋歪向一边,再没有半点声息,如果不是胸口还有极其细微的起伏,就已经和死人一般无二。包裹着他的那团黑色阴雾,早已消失不见,只在眉宇间涌现出一团浓郁的黑气。

摩鸠的念咒之声,益发急促起来,右手法器高举,在左腕上轻轻一割,一点血珠渗了出来。摩鸠曲指轻弹,血珠破空而去,正中年轻男子眉心。

红光一闪!

血珠瞬间就被吸收得干干净净。

下一刻,年轻男子的印堂正中,出现了一个鲜艳的红点,感觉上,他额头忽然破了一个洞。不过奇怪的是,这个破洞之中,鲜血并未喷涌而出,只是有一样鲜红的东西,渐渐从破洞之中涌现出来,仿佛额头上长出了一只红色的尖角。

诡异无比。(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