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血人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7-23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姬轻纱目不转睛地盯住了年轻人额头长出的红色尖角。

这只尖角迅速变大变圆,顷刻之间,就变成了一个男人的脑袋,一张面孔显现而出,和它身下那个年轻男子几乎长得一模一样,只是要个头小得多,没有头发,头颅上鲜血淋漓,偏偏又不往下滴落。

鲜红的血液,还在不住从年轻男子额头的破洞中不住涌出,飞快地凝聚成一个人的躯干,四肢,仿佛婴儿出生的情形一般。

不但姬轻纱全神贯注地盯着这个鲜血凝聚而成的小人,摩鸠脸上的神色,也变得极其紧张,嘴里咒语之声连绵不断,双目炯炯,直视着鲜红色小人,双眼眨都不眨一下。

呆呆站立在石柱之下的年轻男子,脸色早已苍白如纸,双眼翻白,胸口细微的起伏也已察觉不到,似乎已然气绝毙命。

这个小人浑身由鲜血凝结而成,却闻不到半点血腥之气,姬轻纱只能从它身上感受到丝丝的阴寒气息。小人的双目不住地抖动,似乎在竭尽全力,想要睁开眼来。

“去!”

摩鸠又是一声大喝,曲指轻弹,第二滴血珠激射而出,没入血红色小人的天灵之中。

一声怪异至极的啼哭,骤然响起,血红色小人的双眼猛地张开来,满眼血色,却能清晰地分辨出眼白和眼球的轮廓。看得出来,血红色小人的眼神一开始很茫然,却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变得清明灵活,很快就定在了摩鸠的身上。

“来——”

摩鸠紧张地盯住了血红色的小人,伸出左手,轻轻向小人勾了勾手指,满脸都是患得患失之意,与他一贯的镇定自若,大相径庭。

很快,血红色小人的眼里就闪过一抹惊惧之意,似乎对摩鸠十分害怕,用力挣扎着,就想要脱离身下年轻男子的羁绊,就此逃之夭夭。

摩鸠一声冷“哼”,瞬间脸罩寒霜,左手翻转,化掌为爪,虚空向着血红色小人猛抓下去。一股无形的巨力,转眼就将血红色小人笼罩其下。

摩鸠左手一点点往后拉,任凭血红色小人如何嘶鸣,挣扎,都无济于事。

“嗖”的一声,血红色小人终于挣脱了身下年轻男子的羁绊,急如闪电般向着摩鸠疾飞而去。半空之中,血红色小人还在做最后的挣扎,拼命扭曲,却是毫无作用。

摩鸠张开大嘴,**高高鼓胀而起,猛地往里一吸气。

一声惨厉的嘶鸣,血红色小人就被摩鸠囫囵吸入口中,倏忽不见了踪影。摩鸠整张脸忽然就变成了血红色,仿佛毛细血管之中瞬间充盈了无数的鲜血,随时都有可能冲破他的血管,爆裂开来。

摩鸠闷“哼”一声,猛地坐倒在地,随即双膝一盘,左手捏诀,右手法器挥舞,嘴里急急念咒,开始**被自己吸入体内的血色小人。

摩鸠身后的“圣泉”再一次沸腾起来,丝丝缕缕的黑色阴雾,急速从“圣泉”中溢出,钻入摩鸠的体内。姬轻纱清楚地看到,有一个凸起,在摩鸠的皮肤之下飞快**,似乎正在竭力想要突破桎梏,脱困而出。尽管黑色阴雾正源源不断地涌入摩鸠体内,却丝毫也压制不住这个凸起,**的速度越来越快,摩鸠的脸色也越来越是痛苦。

不过顷刻之间,豆大的汗珠便从摩鸠的额头澹澹而下。

摩鸠牙关紧咬,竭力抵挡。

便在此时,原本安安静静,在“圣泉”中央巍然不动,只偶尔随风摇曳一下的盛开的红花,一缕精气升腾而起,无声无息地向着摩鸠飘来。

摩鸠立即嘴一张,将这缕精气吸了进去,下一刻,如同风中杨柳摇摆不定的摩鸠顿时就稳住了身形,额头澹澹而下的汗水也渐渐止歇,那团皮肤下的凸起,似乎耗尽了力气,也终于平复下去。

姬轻纱瞳孔,微微收缩。

摩鸠依旧静静坐在那里,似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但姬轻纱分明已经感受到了某种不同,眼前的摩鸠,比先前的摩鸠,气息上好像强大了一分。刚才这一番激烈的“缠斗”,非但没有让摩鸠消耗精气神,反倒让他变得更加神采奕奕。

所有这一切,都源于“赤炎草”的一缕精气。

这天地灵药果真非同凡响,仅仅一缕精气,就有这样惊人的效果,难怪能够起死回生,逆天行事。

“哈哈,哈哈哈……”

稍顷,摩鸠站起身来,仰天大笑,笑声极其喜悦。

这笑声听上去似乎并不十分响亮,却在静夜之中远远传了出去,震得群山轰鸣,无数飞鸟冲天而起,在丛林上空往复盘旋,嘈嘈杂杂,异常不安。

“好,很好,非常好……拉扎得里大天王,果然没有骗我……”

足足一盏茶功夫,摩鸠的笑声才终于渐渐平息下来,摩鸠像个孩子似的,捋起自己的衣袖,仔细察看自己的双臂,甚至还伸手去按压了一下手臂上的肌肉,仿佛要查探一下皮肤的“嫩滑”和肌肉的弹姓。

姬轻纱秀美的双眉,轻轻蹙了一下。

相比摩鸠**上的变化,姬轻纱更加在意摩鸠刚才说话的语气。听上去,“拉扎得里大天王”竟然还活着,至少从摩鸠的语气来听,应该是这样的。

可是,这怎么可能!

难道这世界上,真有长生不死的秘诀?并且还有人当真拥有这样的本事?

许是察觉到了姬轻纱的异样,摩鸠精光闪烁的眼神倏忽扫了过来,微笑说道:“姬小姐,其实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就好像你们华夏国的道术之中,有长生不死的秘诀。我们降头界也有这样的**。‘拉扎得里大天王’亲自传下来的**之法,是肯定不会错的。”

姬轻纱轻轻“哼”了一声,说道:“大国师,我们华夏国,可没有这样害人的邪术。”

说着,目光在不远处的年轻男子脸上扫过,很明显,这名年轻男子已经死去,尽管他的身体看上去还很完整,却已变成了一个毫无生命迹象的空壳子。

“笑话!”

摩鸠哈哈一笑,说道。

“姬小姐,你给我的印象,不像是这么迂腐的人。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只要能达成自己的目标,杀几个人算什么?你们的国家,不就是这样的吗?历来都将杀人最多的人,尊奉为大英雄!”

姬轻纱双眉一扬,就要开口,却只听得摩鸠“咦”了一声,抬头向西北方向望去,随即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很好。姬小姐,你的救星终于现身了。萧先生已经进了迷宫。”

摩鸠微笑说道,带着说不出的讥讽之意。

这种讥讽,源于一切皆在他的掌控之中。在姬轻纱嘴里,将萧凡描述成如何的了不得,还不是掉入了自己精心安排的陷阱之中?

姬轻纱笑了笑,说道:“大国师,如果真是这样,我劝你还是小心一点的好。萧凡和你不一样,他是个很沉得住气的人。假如我没有看错的话,大国师其实很喜欢冒险。”

摩鸠冷笑道:“不冒险,哪里会有意想不到的成功?这个世界的至强者,谁不是这样的姓格?按部就班,亦步亦趋,绝不可能攀登上最巅峰。”

“是吗?看来我们谁都说服不了谁,那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姬轻纱的神色,又变得颇为镇定,轻松。

实话说,她感觉不到萧凡的气息,但她相信摩鸠。这位大国师的直觉,肯定比她要敏锐得多。而且,这是在摩鸠的庄园,所有禁制都是他布置的,自然对一切都熟悉无比。

既然摩鸠说萧凡已经到了,那萧凡肯定就已经到了。

石阵外边的迷宫,是摩鸠布下的最后一道防线,也是最坚固的防线。加纹将他的法阵,布置在迷宫之中。这个迷宫的占地足够广阔,加纹和其他两位大降头师以及二十余名降头师能够轻松地在迷宫之中藏**来。尤其重要的是,这个迷宫的石墙足够坚固,非人力可以摧毁的。

迷宫建造于多年之前,摩鸠大国师亲自在迷宫里布下了重重的禁制,加上加纹亲手布置的法阵,禁制之力强劲无比。

加纹虽然没有和萧凡打过交道,却并不狂妄,更加不敢小看萧凡。

一个能够让大国师都这样慎重其事的家伙,绝不好对付。加纹在迷宫之中布阵,打的就是“未谋胜先谋败”的主意。

任何一个法阵,最害怕的就是被破除阵眼。阵眼一破,再强大的法阵也不起作用了。加纹布置的这个法阵,阵眼多达三处,每一处阵眼都由一名大降头师镇守,要将法阵完全破去,必须先毁掉三处阵眼,而要毁掉三处阵眼,则必须先将这三名大降头师和他们统帅的徒子徒孙全部歼灭。否则,任何敌人都难以从迷宫法阵之中冲出去。

加纹相信,就算萧凡再逆天,要彻底破掉法阵,冲出迷宫,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有这么长的一段时间,足够摩鸠大国师完成他的“天鬼降”。

“天鬼降”一旦练成,那还有什么敌人可害怕的呢?(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