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8章 意想不到的客人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7-24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月上中天,下弦如勾。.

一个血红色的小人,从一名年轻女孩的额头上慢慢钻了出来,极力挣扎,却被摩鸠一手掌控。

这已经是第六个。

三男三女六具尸体,额头上一个血洞,脸色惨白,看上去说不出的瘆人。饶是姬轻纱非同一般娇娇女,见惯了“大场面”,心里头也极其别扭。

整个石阵,阴风凄凄。

摩鸠张开嘴来,一口将那个挣扎不已的血红色小人吞下腹中,随即盘膝坐下,运功炼化。

一连有了六次相同的经历,一切都已经熟记如流,吞噬,炼化,一气呵成,中间再无半分迟滞。一股鲜艳的血色,在摩鸠的皮肤下不住涌动。

眼下的摩鸠,已经和先前有了很大的不同,脸色不再是黝黑的,而是鲜艳如血,甚至双眼都变成了血红色。

在姬轻纱的感觉之中,连天上的月亮,似乎都变成了血红色的。她能够清晰地感觉到,摩鸠身上缭绕着的森森阴气。

这是前所未有的,没有任何一个活人,能给姬轻纱这样阴森森的感觉。

摩鸠的脸孔,再一次扭曲起来,额头渗出细密的汗珠。

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接连吞噬六个阴鬼融合的阴魂,纵算摩鸠功力通玄,也感到越来越吃力。姬轻纱虽然不了解“天鬼降”的**法门,凭直觉也能知道,摩鸠实际上是在强行加快**的进程。

他一定是感觉到了某种危险正在迫近。

迷宫中发生的情形,姬轻纱察觉不到,摩鸠却和她不一样。迷宫的很多禁制,都是他亲手布置的,只要有人一触动禁制,相距这么近,自然瞒不过他。

能够调动的防御力量,都已经调动了。

在迷宫之中,布下了重重禁制,数位大降头师亲自镇守,借助大阵之力,居然还是阻拦不住萧凡,摩鸠大国师,实在也有些无奈。

迷宫之中,接连两声惨嚎遥遥传来。

正在全力**融合体内小人的摩鸠,嘴角一阵抽搐。

有一名大降头师死了。

迷宫大阵的一个阵眼已经被攻破。

大阵禁制之力的扭曲波动,甚至连真气内力被封住的姬轻纱,也感觉到了。

“大国师,你好像有麻烦了。”

一直默不作声的姬轻纱忽然开口说道。

“哼!”

摩鸠大国师一声冷哼,忽然手一扬,一股奇寒的劲力猛地向着姬轻纱对面的白玉雕塑激射而去,这股气息之寒冷,甚至连空气似乎都被冻住了。

下一刻,一道黑影从白玉雕塑的头顶显现而出,迅疾凝聚成一个身材玲珑剔透的阴鬼,睁开双眼,盯住了姬轻纱,阴恻恻的。

“姬小姐,你最好别逼我改变主意。”

摩鸠阴阴地呵斥了一声。

“萧凡如果这时候来捣乱,我不介意拿你开刀。”

姬轻纱就笑了,带着淡淡的不屑。

就算摩鸠是大国师,关键时刻,也一样是这种德姓,只知道拿女人做威胁。萧凡就绝不会这样。

对这一点,姬轻纱坚信不疑。

摩鸠脸上的肌肉,又痛苦地抽搐了两下,皮肤下的血红色骤然消散,转瞬变成了青惨惨的颜色。摩鸠再不理会姬轻纱,举手一招,“圣泉”中央的“赤炎草”又涌出一股庞大的生命精气,向着摩鸠涌来。

一吸入这股精纯至极的生命精气,摩鸠顿时脑袋一扬,满脸都是极其惬意的神情,脸上青惨惨的颜色,便即开始消退。

变故就在这一刻发生。

一股强大的吸力从迷宫中涌现而出,原本正在滋润着摩鸠的“赤炎草”生命精气,骤然转向,向着迷宫那边射去。

“大胆!”

摩鸠又惊又怒,一声怒吼。

只听得“嗤嗤”声响,四只金色的小虫自迷宫中疾飞而来,顷刻间就到了摩鸠的头顶。

“爆裂虫!”

摩鸠大吃一惊,脚下不动,整个人忽然向一侧横移出去。身为“第一降头师”,摩鸠比任何人都清楚爆裂虫的厉害。这当口,想要先站起来再躲避,根本就来不及。摩鸠一边闪避,一边挥出一掌,顿时阴雾滚滚,奇寒彻骨。

只可惜,大国师动作虽快,无奈对手挑的时机太刁,正在他全力运功**融合体内阴魂的当口,还需要“赤炎草”的补充才能勉强应付得来。

此时出手偷袭,正是最佳的时机。

能将出手的时机控制得这样恰到好处,可见偷袭之人,绝对也是精通降头术的一代宗师。

“砰砰砰……”

奇寒阴雾刚一及体,爆裂虫已经抢先一步炸开来。

只见四朵绚丽的焰火,在半空中骤然盛开,无数焰火拖曳着长长的“尾焰”,向着摩鸠当头笼罩而下。

一旁的姬轻纱,被这种美丽惊住了,实在没想到,降头术竟然可以如此的绚丽多彩。

摩鸠又是一掌拍出,狂风大作,呼啸不已,奇寒彻骨的阴气,在空中形成的白雾,清晰可见,竟然硬生生将大部分爆裂虫爆炸之后形成的“焰火”给冻住了。

不过姬轻纱看得清楚,还是有两点“焰火”透过阴雾的拦截,溅落到了摩鸠的身上,光芒一闪,便即钻入到摩鸠的衣服里面不见了。

一缕黑气,瞬间在摩鸠脸上闪过。

“滚出来!”

摩鸠暴怒,手腕一翻,两团绿色光球浮现而出,双手一扬,光球腾空而起,飞出石阵,在迷宫上方化作一张绿色的巨网,当头笼罩而下。

人影一闪,一个黑袍男子从迷宫中闪身而出,躲过了绿色巨网的攻击。

一见这位黑袍男子,姬轻纱猛地瞪大了眼睛。

“是你?”

连摩鸠都吃了一惊,似乎颇有些意想不到。

这位身穿丹曼国传统袍服的男子,神情斯文儒雅,正是“纳吉派”教主苏南。

“大国师,没想到是我吧?”

苏南双手背负在身后,远远在石阵前站定,悠闲地说道,脸上闪过一抹讥讽的笑意。

“确实没想到,你竟然还敢来送死。”

摩鸠很快就镇定下来,冷笑一声,说道。

“送死?大国师未免太自信了吧?你现在这种情形,嘿嘿……”

苏南也笑了,笑得有点冷。

“苏南,不管你装得多么的强大,但你瞒不过我。”

摩鸠冷冷地盯住了他,冷冷说道。

苏南点了点头,说道:“大国师,我没有打算要瞒你。没错,半个月前那一战,我确实受伤不轻。六名阴仆全军覆没,实力大打折扣。但是,有一件事,大国师应该能够想得到。这十几年来,你一直都在为了**‘天鬼降’做准备,而我,也在为一件事做准备……”

“你一直在准备对付我?”

摩鸠反问道,语气略略有些疑惑。

“当然。”

苏南毫不犹豫就承认了。

“这些年,大国师一直将我苏南当作最大的威胁,先后两次到我的庄园来拜访我,吓得我平时连门都不敢出。大国师,如果你碰到这种情形,你会不会想我一样,多少做些准备?”

摩鸠冷笑一声,说道:“只有弱者,需要做这样的准备。”

苏南淡然说道:“大国师,我承认,你很强大。但越是强大的人就越自信,过分的自信,有时候是会误事的。会让你产生错误的判断。”

这一点,摩鸠也不得不承认。

苏南忽然出现在这里,就是明证。

原本以为,苏南早已吓破了胆,肯定会拼命窜回老家去,闭关自守,再不敢踏出庄园一步。谁知道却在这种最关键的时刻,再次站在了摩鸠面前。

摩鸠确实能够感受到苏南的虚弱。无论是谁,苦心蓄养多年的六名阴鬼,一朝全灭,神魂皆会受到重创。这个可瞒不过摩鸠。当时的苏南,确实受创甚剧。

只不知,他用什么方法让自己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了战斗力。或许离巅峰还差得远,但至少有了一战之力,甚至在这样的特殊时候,对摩鸠都能产生巨大的威胁。

还有,爆裂虫!

这也是摩鸠意想不到的。

身为丹曼国一等一的大降头师,苏南能够炼制出爆裂虫,摩鸠并不太意外。关键在黄府决战之时,苏南差点当场陨落,居然也能忍住,不使用爆裂虫,就有点出人意料了。

看来苏南一直在等待着最佳的机会,才肯放出自己的杀手锏。

“苏南,你恢复得挺快的……”

摩鸠死死盯住苏南,缓缓说道,脸颊不是抽搐一下。“圣泉”之中,水面沸腾,大量的地脉阴气不住涌入摩鸠的体内,帮助他**不肯就范的血色小人。

苏南淡淡一笑,说道:“大国师,我的庄园之中,虽然没有生长出‘赤炎草’,其他药材还是不少的。炼制的丹药,就算没有起死回生的功效,稍微弥补一下精气神,也还能办得到。”

说着,眼神向着“圣泉”中央盛开的红花瞥去,双目中闪过一抹火热之色。

苏南自然知道,自己庄园中的药材,固然都很不错,但和“赤炎草”比较而言,不啻云泥之别。就刚才,他仅仅只是截取了一点点的生命精气,都已让自己受益匪浅,如果能够将整株“赤炎草”搞到手,那还了得?

“你也想要‘赤炎草’?做梦去吧!”(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