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半灵之躯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7-2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啊——”

摩鸠运功调息还不到一刻钟,一声凄厉的惨呼响起,随着这声惨呼,一条人影在半空中手舞足蹈,径直向着“血影降”形成的血色薄膜激射而来。

竟然是加纹大降头师。

而其他参与围攻萧凡的降头师,早已横七竖八躺了一地,生死不知。

惨叫声中,加纹没有半点抗拒之力,一头扎进了血色薄膜。“血影降”不分敌我,一有人闯入,血色薄膜立时翻转,将加纹全身包裹起来。

这“血影降”是摩鸠大国师本身精血所化,厉害之处,自不待言。血色薄膜刚一包裹住加纹,无数血丝便纷纷钻入加纹的体内,看上去,就好像数不清的血红色小虫,正在吞噬加纹的身体。加纹只来得及惨叫半声,便即晕死过去。他原本还算强壮的身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干瘪下去,似乎全身的精气神,都在被飞速汲走。

与此同时,血色薄膜却显得更加明亮,血光流转,很明显得到了某种滋补。

摩鸠继续盘坐调息运功,对这幕惨剧不闻不问。

“疾!”

紧随其后的萧凡口中轻喝,右手食中二指一并,猛地向加纹点去。

本已晕死过去的加纹,被雄浑无比的浩然正气一激,瞬间清醒过来,眼见“血影降”正在吞噬自己的精血,不由得又惊又怒,急忙拼命挣扎,然而浑身都被血色薄膜紧紧包裹住了,却哪里挣扎得脱?

“师叔,救命……”

加纹凄厉地惨叫起来。

摩鸠毫不理会,只顾自己运功调息,恢复伤势。

“摩鸠,你好狠!”

加纹绝望地一声大叫,充满着怨毒与痛恨之意。紧接着,原本已经十分干瘪的身躯,猛然鼓胀了起来,如同打满了气的气球,越涨越大。

萧凡手腕一翻,“乾坤鼎”浮现而出,在胸前急速旋转起来,一个尺许方圆的褚红色混沌图案在鼎口上方缓缓转动,光华耀眼。

“砰”地一声巨响!

加纹的身躯爆炸开来,血雨碎肉四散飞扬,血腥气扑鼻。

自爆!

这是修为高深的大降头师最后的杀敌手段。

如同萧凡所预料的那样,加纹在充满怨毒和痛恨的绝望之时,毫不犹豫地将这最后一招使了出来。

“血影降”所化血色薄膜固然神妙无比,也难以抵挡加纹自爆的威力,刹那间被炸开一个大洞。不过和刚才苏南放出爆裂虫的情形一样,大洞刚刚被炸开,立即就以惊人的速度开始愈合,绝不给人可乘之机。

但这一回,“血影降”遇到了“乾坤鼎”,正是各种邪术鬼魅的克星。

鼎口褚红色的混沌图案疾飞而出,正正镶嵌入血色薄膜被炸开的大洞之中,不住旋转着,飞速扩大。正在急速愈合的血色薄膜一碰到褚红色的混沌图案,就好像碰到了最令其畏惧的敌人,立即翻腾着往四周退去,再也难以合拢。

萧凡脚下一错,身子激射而前,从混沌图案之中直穿过去,转瞬就到了石阵之内。

摩鸠依旧盘膝调息,对这一切,恍若未觉。

萧凡刚刚一踏足到石阵之内,摩鸠身后黑光一闪,他的本命灵宠,那条长达两尺的巨型蜈蚣,飞射而出,瞬间横过“圣泉”的水面,目标正是“圣泉”中央盛开的“赤炎草”。

眼见萧凡一举突破“血影降”,冲到了近前,摩鸠立即毫不犹豫就放出了本命灵宠,不是要阻止萧凡,而是想要抢先一步,将“赤炎草”收入囊中。

原本“赤炎草”生长在“圣泉”之中,可以源源不断地汲取地脉阴气和太阳精华,这时候把“赤炎草”整个采摘下来,并不是最好的办法,然而摩鸠别无选择。如果让萧凡将“赤炎草”采走,那么他就真的一败涂地了。

萧凡甚至都不用再对他亲自出手,单单已经吞进体内的七名阴鬼融合的生魂,如果没有“赤炎草”相助,摩鸠自己绝对没办法完全**融合,被阴鬼和生魂反噬,是必然的结果。

摩鸠明白这个关键点,萧凡当然也明白这个关键点。

摩鸠的本体断了一条腿,行动变得十分迟缓,但本命灵宠却没有受到多大的影响,依旧肢体健全,进退如电。

一声龙吟!

“斩魔剑”出鞘,化为一道惊虹,流星赶月般向着巨型蜈蚣追杀而去。

这宝剑是玉阳观的镇教之宝,当年玉阳真人持此利刃,斩魔除妖,扫荡群邪,以一己之力,在海外蛮荒之地开创道门流派,为无数漂洋过海的华人子弟,提供一处遮风挡雨的所在。

萧凡虽然不是纯粹道门中人,却是华夏正宗传承的大术师,神兵通灵,在萧真人手里,也一样能发挥出极强的威力。

宝剑出鞘,如游龙经天,气势凌人。

那本命灵宠知道厉害,来不及去取“赤炎草”,在半空中一个翻身,就要逃窜而走。

“噌”地一声脆响,宝剑击中蜈蚣,发出类似金属交击的声音。

一声痛苦的嘶鸣,半片乌黑闪亮的背甲飞扬而起,鲜血从巨型蜈蚣背上飞溅而出。

摩鸠大国师的本命灵宠固然了得,终究还是抵挡不住玉阳观镇教之宝的锋锐,被一剑斩伤。

一直盘膝而坐的摩鸠猛地睁开眼来,喷射出愤怒无比的火焰。

萧凡毫不理会摩鸠大国师,脚下一点,飞身上了“圣泉”池壁黑黝黝的栏杆,眼睛死死盯住了“圣泉”中心的“赤炎草”。伸手一招,空中的“斩魔剑”飞射而回,握在了萧凡手中。一道清冷的光芒,自剑脊之上闪现而出,蜿蜒游动,隐然有飞龙的身影。

“敢!”

摩鸠大吼,单足一点地面,整个人飞身而起,双手中绿芒闪耀,幻化出无数大大小小的绿色蝴蝶,居高临下,密密麻麻地向着萧凡激射而来。

萧凡挥舞“斩魔剑”,一道闪亮的光幕,顿时将整个人都笼罩其下。

摩鸠双手绿芒所化的绿色蝴蝶,萧凡曾经亲眼见识过,连苏南蓄养的阴仆都很难抵挡,可见其厉害之处,真要是被沾染上了,绝没有好果子吃。不过“斩魔剑”是道教至宝,专克各种邪魅妖物。绿色蝴蝶只要一冲到剑网上方,顿时就被光幕湮灭。

饶是如此,在摩鸠的猛攻之下,萧凡还是从池壁栏杆上退了下来,一步步往石阵边缘退去。左手之中,紧紧扣住了一张符箓,却暂时没有祭出。

摩鸠的皮肤之下,再次浮现出一丝丝的血痕,脸孔也不住地抽搐起来。

短短一刻钟光景,完全不足以调理好体内乱作一团的那些东西,更不用说愈合伤势了。此番竭尽全力逼退萧凡,中的降头和阴鬼生魂又压制不住了。

“大国师,没必要两败俱伤。我只要‘赤炎草’!”

剑光笼罩之下,响起了萧凡中正平和的声音。

摩鸠冷笑道:“拿走了‘赤炎草’,就等于拿走了我的姓命。”

萧凡默然。

原以为,摩鸠身为大国师,只要停下来不再**“天鬼降”,那么就算没有“赤炎草”,保命应该是不成问题的。谁知情况不是这样,没有了“赤炎草”,纵算是大国师,也一样束手无策。

谈判的可能姓,实际上已经没有了。

不过摩鸠显然还不了解萧凡面临的情况,稍顷,忽然说道:“萧先生,除了‘赤炎草’,其他任何条件,我都答应。我可以立即给姬小姐解除降头,甚至连苏南,我也放他一条生路。你们想要什么,只要是摩鸠庄园有的,都可以拿走。我以心魔起誓,以后绝不追究。不追究你们,不追究苏南,也不追究玉阳观的道士。一切既往不咎,从今往后,井水不犯河水。”

以大国师在丹曼国的身份和地位,摩鸠说出这番话来,其实已经是在主动退让了。除了“赤炎草”,无法出让,其他任何东西,摩鸠都愿意拿出来和萧凡做交易。

实在摩鸠也意识到,眼下的局势太过凶险,再不让步不行了。

萧凡轻轻叹息一声,说道:“大国师,我也需要‘赤炎草’救命!”

摩鸠一怔,随即狂笑起来,笑声如同夜枭一般,远远传了出去,久久在夜空之中回荡。

“既然这样,那还有什么好说的。决一死战吧!”

“大天王,请赐予**神力!”

摩鸠大国师在半空之中双手捏诀,口颂“大天王”拉扎得里之名,刹那间阴风呼啸,一股股地脉阴气凝结而成的浓雾,纷纷升腾而起,向摩鸠体内钻去。

与此同时,一阵阵凄厉的鬼号之声响起,剩余的五具白玉雕塑头顶黑雾涌现,五名阴鬼探头而出,仰望了半空中的摩鸠一眼,阴森森的双眼之中红芒闪耀,同时张开嘴尖鸣一声,也飞身而起,向着摩鸠扑去,瞬间就钻进了摩鸠的体内。

摩鸠矮小瘦削的身躯猛然暴涨起来,浑身黑气缭绕,双眼渐渐变成了血红色。尤其诡异的是,他的断腿处凝聚起一股浓稠得宛如实体一般的黑气,越聚越多,渐渐变长,片刻之后,竟然凝聚成了一条小腿的模样。尽管看上去和真实的**有着极其明显的区别,但他这条断腿,实实在在是重生出来了。

而摩鸠整个人的气息,却变得鬼气森森的,若有若无。

“半灵之躯……”

本已奄奄一息的苏南,居然也被这股诡异的气息所惊醒,勉强睁开眼来,顿时露出了绝对难以置信的眼神,惊骇欲绝地叫道。(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