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8章 迦儿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7-27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光明湖老君山,七妙宫总舵议事堂。

当萧凡取出“赤炎草”,花婆婆第一回在他面前露出了一丝笑容,不过随即又隐敛不见,板起了脸。不知为什么,花婆婆对萧凡的观感一直都很差,从来不给他好脸色看。或许在花婆婆心目之中,萧凡就是那个拐骗了七妙宫少主的“小白脸”。

这样只会花言巧语哄骗女孩子的男人,决不能给予太多的信任。

但七妙宫其他长辈,态度和花婆婆迥异,大家的注意力,毫无例外,都集中在“赤炎草”之上。

“这就是‘赤炎草’……”

“好精纯的生命精气……”

“不是说,‘赤炎草’是草么?怎么是一朵大红花?”

私语之声窃窃响起,几位七妙宫长辈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不过大都带着掩饰不住的兴奋之意。不管是花还是草,这灵药散发的气息,绝对不假。

“圣女”有救了。

林青鸾从萧凡手里接过“赤炎草”,仔细查探,双眉微微蹙起,说道:“萧凡,这‘赤炎草’怎么不完整?”

可以看得出来,“赤炎草”缺失了几个花瓣。对于普通花草而言,缺失几个花瓣完全不当大事,但“赤炎草”是完全不同的。缺失了花瓣,会不会影响到药效?

萧凡欠了欠身子,低声说道:“前辈,‘赤炎草’确实少了几个花瓣,其中两个,被摩鸠大国师吃了。还有两个,我自己留下了一个,另外一个花瓣。赠送给了我的朋友,作为她的酬劳。”

这位朋友,自然指的是姬轻纱。

这一番击败摩鸠大国师,顺利取得“赤炎草”,姬轻纱居功至伟。尽管姬轻纱自己绝没有提出这样的要求,萧凡还是送给她一个花瓣。

这是姬轻纱应得的。

林青鸾轻轻“哼”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

如同萧凡一样,林青鸾也精通药理,从“赤炎草”上散发出的精纯生命精气来判断,纵算缺了四个花瓣。也足以练成“清灵丹”了。

毕竟还有其他灵药辅助,尽管药效远不如“赤炎草”,但文武相济,整颗丹药的效果绝对不差。

“马上开炉炼丹!”

林青鸾站起身来,沉声下令。

“是!”

所有七妙宫首脑人物一齐起身,躬身领命。

“萧凡。你跟我来!”

林青鸾瞥了萧凡一眼,说道。

“宫主,这怎么可以?”

林青鸾话音未落,花婆婆立即便发出了抗议,气哼哼的。其他几名首脑人物也一齐望向林青鸾,似乎很是赞同花婆婆的意见。

“制丹术”位列七妙宫七大绝技之一,连止水祖师都十分推崇的。岂能轻易披露给外人?

何况,这个外人还是七妙宫的“宿敌”。

林青鸾冷厉的眼神缓缓一扫,冷冷说道:“炼制‘清灵丹’需要阴阳相辅,你们能找到一个比他内力更加深厚的男弟子么?”

一句话顿时将所有人都堵了回去。

七妙宫极度的重女轻男,门下男弟子本就很少,有限的几个,也只是外围弟子,无人得到真传。不要说男弟子,就算包括林青鸾在内,只怕都无人能比萧凡的内力更加深厚。

在场诸人。俱皆是制丹高手,自然都很明白一个道理——炼丹之人,内力越是高明,炼丹的成功率就越高,丹药的品相也越佳。

“清灵丹”事关迦儿的生死。炼丹之人水准越高越好。

纵算是花婆婆,也无可反驳。不过自此之后,这老太太就一直板着脸,没给过萧凡好脸色看。

好在萧凡眼下压根就没心情来计较这些。

当下一行人随着林青鸾进入丹室。

七妙宫的丹室,倒和止水观的丹室没有太大的区别,只是丹室之中布置的阵纹,和止水观的大阵有些不同。感觉上,七妙宫丹室内铭刻的阵纹,更多的侧重于加强炼丹的威力;而止水观丹室的阵纹,则侧重于防御,免得炼丹之时被人打扰。两者各有各的妙处。

不过萧凡觉得,完全可以融会贯通,发挥二者所长。

阵法之道,萧真人是真正的大家!

等迦儿痊愈之后,可以两个人一起回止水观重新铭刻丹室的阵纹。

一想到这里,萧凡脸上闪过一抹温馨的笑意。

这一进去,就是足足三天三夜。

萧凡不知道,这三天之间,整个老君山都变成了一个“战斗堡垒”,林青鸾颁下号令,所有七妙宫子弟进入“一级战备”,总坛所有法阵和防御措施全部开启,任何人没有得到宫主的亲口指令,敢擅闯老君山主峰者,一体擒拿。

此番“戒严”,几乎连整个光明水库都被“军事管制”。

不怪林青鸾如此慎重其事,实在“赤炎草”太过珍贵。一路上萧凡以符箓封印,神药精纯至极的生命灵气未曾外泄,也就没有引起其他人的觊觎。如今开炉炼丹,生命精气再也掩饰不住。这样的天地灵物,在炼制过程中,必然会引发极其猛烈的天象。引起各路高人异士的关注,乃是必然的。

江湖之上,卧虎藏龙,身手强横,术法高明者不知凡几,林青鸾丝毫也不敢大意。

炼丹期间,她和萧凡以及七妙宫数位顶尖高手都分身乏术,真有大能者前来打灵药的主意,还真是个大麻烦。

所幸一切还算顺利。期间确有一两拨人手接近光明湖,试图搞明白老君山上到底发生了何种变故,竟然引发这样剧烈的天象异变,俱皆被严阵以待的七妙宫弟子赶了回去。

当又一天太阳从东方升起之时,安安静静在榻上躺了二十多天的辛琳,白玉般的俏脸上,隐隐有了一丝血色,长长的睫毛噏动着,大大的眼睛终于慢慢张开来。

“迦儿……”

一声熟悉无比的呼唤,传入辛琳的耳中。

两颗晶莹的泪珠,缓缓从辛琳双眸之中溢了出来,纤巧细弱的手指,猛地收紧,牢牢握住了那只温暖柔和的手掌。

萧凡紧紧握着迦儿纤细的小手,放到了自己嘴边,轻轻亲吻着,满脸含笑。

将近一个月不见,迦儿瘦了不少,脸蛋变得尖尖的,看得萧凡一阵阵的心疼。

“萧凡……”

辛琳终于看清楚了眼前的男人,那张令她纵算在深深的睡眠之中,也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的英俊面庞。也不知哪里来的一股劲头,躺了快一个月的辛琳猛地一挺腰肢,想要坐起来。萧凡及时伸出另一只手臂,托住了她的脖颈。

辛琳也伸出手,勾住他的脖子,红唇微动,就要吻将上去。

一声威严的咳嗽之声,骤然响起。

迦儿顿时吓了一大跳,急忙扭头望去,顿时便傻了眼。

“师父……”

迦儿怯怯地叫道,忙不迭地将脑袋藏在萧凡的脖子下边,艳丽的红霞,瞬间飞满了白皙的脸颊,羞不可抑。

这是在哪里?

师父怎么会出现在自己和萧凡身边?

难道是幻觉?

刚刚从沉睡之中醒来,一时半会,辛琳完全搞不明白状况!

“迦儿,你受伤了,这是在老君山。你回家了。”

萧凡连忙用最简单的话语给她解释了眼前的现状。

“啊……师,师父,我……”

辛琳大吃一惊,连忙松开了萧凡的手,又羞又急,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

这,这,自己和萧凡好,还没有向师父汇报过呢……没有征得师父的同意,就和男人好了,师父要是知道,该有多生气?

多年的教导,毁于一旦。

当初自己去止水观之前,师父尽管并未吩咐自己要矜持自守,决不能和萧凡之间发生什么亲密关系,但七妙宫的规矩,自己又不是不知道,还用特别吩咐么?

瞧瞧自己都做了些什么!

“哼!”

林青鸾轻轻哼了一声,显然对徒弟这个表现颇为不满。

辛琳更加羞急不已,雪白的小脸上,甚至浮现出一缕不大正常的殷红。

萧凡连忙拍了拍她的手,让她安静,随即扭头望向林青鸾,容色郑重,声音低沉地说道:“前辈,迦儿刚刚醒过来,身体还很虚弱……”

萧凡的话没有说完,但那意思明摆着——林宫主,您看,我爱人身体还很虚,您可不可以不要再吓唬她?不然,我会不高兴哦!

林青鸾又是好气又是好笑。

这家伙,非得要亲自给迦儿喂药,还当着她的面和迦儿耳鬓厮磨,也就罢了。竟然敢在七妙宫的总坛,在“圣女”的卧室,向七妙宫宫主下逐客令!

简直就是得寸进尺!

不过,萧凡说的似乎也在理。迦儿沉疴初起,远远谈不上痊愈,这时候最忌大喜大悲,一旦引动伤势,不免又要诸多反复。

自己这个师父,打小威严,不苟言笑,迦儿很害怕自己责骂。猛可里“撞破”她的私情,真不知内心急成什么样子。

林青鸾又“哼”了一声,转身就离开了卧室。

眼见得师父真的走了,头也不回,辛琳这才轻轻舒了口气,脸颊上那缕不正常的殷红,渐渐消褪。忽然朝着萧凡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萧凡禁不住伸手捏了捏她笔挺的鼻梁,哈哈大笑起来。

笑声无拘无束,欢畅无比。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