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4章 天鬼之门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7-3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天鬼之门!

这四个字一出口,瀑布之下的水潭,忽然便翻滚沸腾起来。原本只是丝丝缕缕只潭水中溢出的阴气黑雾,大股大股地往外冒,旋转着,不住向四周扩散。

整个地下溶洞,瞬间便奇寒彻骨,仿佛一下子进入了十八层地狱一般。

一阵阵凄厉的鬼哭之声,隐隐约约在四周响起。

萧凡冷“哼”一声,“乾坤鼎”飞射而出,在胸前急速旋转,鼎口褚红色混沌图案迅疾扩大,在半空中化为一个巨型漩涡,对准了从潭水中冒出来的大股阴气黑雾,飞速转动起来。

一股股的阴气黑雾,立即被这个褚红色的混沌漩涡吸了进去,速度极快。

鬼哭之声益发变得凄厉了,鸣啾啾的,仿佛有无数厉鬼,从地狱之中跑了出来,在两人身边不住飞转,嚎叫,刺耳无比,叫得人心中一阵阵的发憷。

萧凡嘴唇噏动,咒语之声也是越来越响亮,很快便响彻了整个地下溶洞,将凄厉的鬼哭声硬生生地镇压了下去。

姬轻纱只觉得心中一松,渐渐灵台清明,安宁下来。

轰然一声巨响,水潭中心腾起一根粗大的水柱,仿佛有什么生物自潭水中飞身跃起,随即,水柱四散开来,哗啦啦地掉回水潭之中。凄厉的鬼哭之声戛然而止,原本翻滚沸腾的水潭一下子变得平静如镜,大股大股往外冒的奇寒阴气,也瞬间隐敛,甚至连淙淙而下的瀑布,也好像被忽然从中截断,再不见水流。

那具巨大红色雕塑终于显露出全貌。颜色也由刚才的血红色变成了暗红色,再无光泽闪耀。

摩鸠灵躯引发的异变,又消失得无影无踪。

只是萧凡却再也感应不到摩鸠灵躯的丝毫气息,就好像溶洞之中的异象一样,骤然消失不见了。

“这雕像有古怪。”

姬轻纱低声说道。

她刚才亲眼所见。摩鸠的灵躯飞速钻入雕像体内,就此消失无踪。似乎灵躯和雕像之间,存在着某种本能的联系,姬轻纱甚至感觉,灵躯和雕像,也许原本就是一体的。灵躯是雕像的神魂。

可是,这灵躯明显是摩鸠的魂魄所化。

姬轻纱有些迷惑不解。

萧凡举手一招,将“乾坤鼎”收了回来,放出神念之力往里探视。原本此地对他的神念之力严重压制,神念之力甚至连离体都难以办到。但他和“乾坤鼎”之间的关联,非同一般。这里的禁制之力再强,也无法割断他的神念之力和“乾坤鼎”的沟通。

稍顷,萧凡满意地点了点头。

尽管猝不及防之下,失去了摩鸠灵躯的残余部分,却在这里收集到足够多的地脉阴气。自从采摘了“赤炎草”之后,“圣泉”之中的地脉阴气,基本消耗殆尽。没有多少残留。不想在这地底深处,地脉阴气依旧如此强烈。

事实证明,这里的地脉阴气,就算不是天下至阴之气,也相去不远。

在炼制“清灵丹”之前,除了两片花瓣,萧凡还留下了“赤炎草”的种子。和花瓣比较起来,“赤炎草”的种子毫无出奇之处,没有一丝一毫的生命精气涌现,和普通的花草种子没有任何区别。不过萧凡依旧将这颗种子安放在“乾坤鼎”内。以地脉阴气加以滋养。

令萧凡吃惊的是,自从将“赤炎草”种子放进“乾坤鼎”内之后,鼎中储存的地脉阴气日渐减少,似乎被什么东西汲取走了。过几天再探视“赤炎草”种子的情况,却发现略略起了些变化。较之先前,好像多了那么一星半点的灵气波动,尽管这种变化极其微弱,萧凡还是敏锐地察觉到了。

萧凡几乎立即断定,这是地脉阴气滋养的功劳。“赤炎草”本就生长在“圣泉”之中,这些地脉阴气取自“圣泉”,正是合用之物。

“萧凡,这里应该就在圣泉的正下方吧?”

姬轻纱再次打量着地下溶洞,问道。

刚才经由那螺旋形的通道一路向下,又经过一个小型迷宫,再有方向感的人,也无法进行准确的判断和定位,只能凭猜测了。但此地的奇寒阴气,甚至较之“圣泉”更甚,应该是出自一体。

况且,这里还有一座古怪的雕像,还刻着“天鬼之门”四个大字,在在都透出诡异之气。

“应该是。”

萧凡点点头,肯定地答道。

他的推测,和姬轻纱是一样的。

“走,过去看看。”

眼见溶洞里骤然安静下来,再没有其他异象异响,萧凡便收起宝鼎,大步向着水潭那边走去。先前这雕像和基座都被瀑布所遮掩,四周又是黑气缭绕,看得模模糊糊的,很不真切。如今瀑布忽然断流,黑气也消散得干干净净,整座雕像和基座都看得清清楚楚了。

只不过走了几步,萧凡和姬轻纱便都眯缝了一下眼睛。

除了“天鬼之门”四个大字,基座之上,还雕刻着一行行的小字,只是字体实在太小,又常年被流水冲刷,隔得远了,只见黑乎乎的一片,看不真切。

再走近一些,萧凡的双眉轻轻扬了起来。

“天鬼之门”下边的一行行小字,居然是汉字,不再是落伽人的土著象形文字。尽管摩鸠大国师的汉语说得十分流利,颇下了一番功夫。但在这地底深处,明显的异域之地,在一座邪恶神魔的雕塑之下,刻着一行行的汉文,仍然让萧凡感到不可思议。

“这是原文……”

姬轻纱忽然说道,也瞪大了曼妙的双目,盯住基座上的一行行小字。

姬轻纱的意思是说,这基座上的文字,并非出自落伽土著人的典籍,而是来源于某种汉文典籍。不知什么原因,摩鸠让人将这些汉文刻在了雕塑之下。通俗来讲,这就是原文,没有经过翻译,更没有经过修饰。

萧凡没有答复,完全被这些文字吸引住了。

这段文字并不太长,只有区区数百字,却分为两段。第一段不足百字,无头无尾,似乎是某种修炼功法的关键,甚至出现了“长生”二字。作为华夏国术法宗师,萧凡几乎立即便感觉到了这段文字包含着很深奥的道理,似乎是很古老的传承,但又不大像是完全的道门术法,貌似与无极门的典籍颇有相通之处。只是和无极门现有的任何一部重要典籍的内容都没有丝毫连贯之处,萧凡也就不敢肯定。

而况且,作为修炼功法,这段话肯定是不完整的。仅仅凭着这几句话,纵算天赋高如萧真人,也很难推论出全套功法来。

萧凡按照这数十个字的描述,暗暗一运息,只觉得丹田之中,忽然变得滚烫,滋生出一股热流,还没等萧凡加以引导,这股热流便顺着带脉游走了一圈,整个小腹部,顿时变得热气蒸腾。丹田气海的浩然正气,竟隐隐有翻滚沸腾之意。

萧凡吃了一惊,急忙停止运息,将丹田气海的翻滚沸腾之意强行压了下去。

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功法,运息起来,肯定有着许多意想不到的隐患,这里又危急暗伏,绝不是揣摩修炼的好地方,还是不要急于冒险尝试的好。

饶是如此,稍一运息就能引起这样剧烈的反应,还是大大出乎萧凡的意料。可以想见的是,这功法如果完整的话,肯定了不得,甚至丝毫不在无极门传承的功法之下,也许威力更加强大。

萧凡这边尚未完全停止运息,只听得一声娇呼,一只柔嫩的小手猛地伸过来,握住了他的手,姬轻纱另一只手捂住小腹,身子微微弯曲,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

萧凡手指一搭姬轻纱的脉腕,立时便察觉到一股强大的真气正在她的经脉之间乱窜。毫无疑问,姬轻纱也在试着按照基座之上的功法运息,一个不察,真气便走岔了。

若是一个人独自练功时发生这种情形,那是相当凶险,搞不好就会走火入魔。

萧凡连忙运起浩然正气,滚滚透入姬轻纱的体内,将那股狂乱的真气强行压了下去,缓缓导入进去的丹田之内。

姬轻纱这才轻轻舒了口气,站直身子,心有余悸地说道:“好霸道的功法!”

萧凡说道:“确实如此,还是不要轻易尝试的好。”

姬轻纱又说道:“这功法好像和我们河洛派的功法不相容,我以后也不敢胡乱尝试了。”

萧凡微微颔首,开始看基座之上的第二段文字。第二段文字比第一段较长,大约是两百多个字,却描述得十分玄妙。

“……是故,众妙轮回,天鬼出世,修罗炼狱,不以为苦……”

姬轻纱嘴里轻读出声,扭头望向萧凡,眼里全是迷惑之色。

“萧凡,这是什么意思?”

萧凡的脸色已经变得十分严峻,却没有急着回答姬轻纱的话。根据这段文字的描述,在某种机会合适的时候,“天鬼”会出世,人间会变成修罗炼狱。

“难道,这个天鬼,指的是摩鸠?”

姬轻纱又问道,声音益发迷惘了。

萧凡还是没有说话,但在他的心中,却升腾起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也许,这个天鬼指的并不是摩鸠!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