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5章 萧家气运逆转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7-3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深秋时节,天气渐凉。

华夏国京师某处四合院中,却是欢声笑语,一片热闹景象。

温暖的偏厅里,茶几上摆着时鲜水果,刚刚采摘不久的秋茶发出袅袅的清香。萧老爷子靠在木制的老式沙发里,望着正凯凯而谈的小孙子,眉眼含笑,甚是欣慰。

老爷子脸色红润,身体较之去年,还略略胖了些,显得极其健康。任谁也看不出来,短短一年多时间里,这位老人已经两次进出总医院,两次被国内最顶尖的医学专家宣告病危。

现在的萧老爷子,比大多数同龄人都要健康,看上去也更加年轻。

尤其让萧凡欣慰的是,原本已经被天机之力遮蔽得严严实实的老爷子的命相,又开始显现出来。尽管非常模糊,不明显,但在萧凡这种大相师眼中,这么一点点端倪,已经足够了。

老爷子的命相,分明已经被改回来了,完全逆转如初。

容天祖师给他造成的伤害,已经被彻底消除。

老萧家的气运,正在逐渐恢复。

这一点,从他父亲萧湛的脸上也能看得出来。就在前不久,萧湛交卸了部长职务,前往某省工作,位列封疆。萧凡再次从南洋返回国内之时,顺路去某省看望了父亲。原先淤积在萧湛脸上的那股阴晦之气,早已消散。被天机遮蔽的一品命相显露而出,印堂发亮,山根明晰,天庭紫气氤氲,宰臣气度俨然。

萧凡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不但老爷子的命相完全逆转,老子的命相也已逆转。回到了原来的轨道上。这一番冒险,总算没有白费。

甚至连他自己的命相,都有所好转。

当然,这不是萧凡自己看出来的,而是二师兄文天看出来的。自从上次与西域巫师大战之后。文二太爷便一直坐镇止水观。萧凡从南洋一返回,文天就很惊喜地发觉,萧凡的命相,似乎出现了某种变化。以前那种诸般恶逆加身的相理,已经消褪不少。虽然和萧凡以前的“天子命”相比,自还是远远不如。但较之逆天改命之后的诸恶加身,却是要好得多了。

文天当即决定,再冒着天机反噬的风险,为萧凡推演血相。推演结果显示,萧凡的命相,确确实实发生了某种奇特的变化。只不过这种变化,极其复杂,以文天在相术上的高深造诣,也只能雾里看花一般,模模糊糊地了解到一层皮毛。

文天以非常迷惑的口吻告诉萧凡,他身上的天机遮蔽之力,表面看。是消散了不少,但实际上是加重了,从血相的推演过程中就能察觉得到,一些最关键之处,被遮蔽得严严实实,完全无法窥探。

“师弟,一定有些特别的事情发生了,只是我们很难预知……”

这是文二太爷对萧凡说的原话。

萧凡倒是豁达,既然到了这一步,那就没什么好怕的。只管一步步走过去,天命如何,且不去管他。萧凡取得的“赤炎草”花瓣,文天自然也看了,一接触到那种充沛无极的生命精气。文天便大喜过望。叮嘱萧凡要尽快将这片花瓣炼制成丹药,以利长期保存。

文天断言,用“赤炎草”花瓣炼制而成的丹药,或许在效果上还不能与“天王丹”相提并论,但也相差不会太远。而且,效果不如“天王丹”,并不是因为“赤炎草”的药效不行,主要还是炼丹之人的修为不如。

萧凡身为无极门当代掌教,在此术法衰微的末世,已经堪称一代宗师。然而他尚未达成“轮回相”大圆满的境界,而炼制“天王丹”,故老相传,至少要有“天人境”的修为水准,将山精树怪的命理融入丹药之中,以之替劫,“天王丹”因而有起死回生,逆天改命的功效。

倘若萧凡修为上到了“天人境”,能够以山精树怪替劫,以“赤炎草”的神效,炼制出来的丹药,效果绝对不在“天王丹”之下,甚至炼制出来的直接就是“天王丹”。

饶是如此,这“赤炎草”的花瓣,还是早日练成丹药的好。萧凡的恶逆之命并未完全逆转,前路多艰,将这样一颗有起死回生功效的丹药带在身边,心里头要踏实得多了。

萧凡深以为然。

原本炼制丹药,迦儿最为拿手。只可惜迦儿还留在老君山恢复身体。照迦儿的本意,自然是想要跟着萧凡返回止水观,两个人恩恩爱爱缠缠绵绵,岂不是好?

奈何林青鸾坚决不答应。

这位青鸾宫主坚决要将徒儿留在身边,等身体完全恢复如初,再考虑是不是继续履行她和止水祖师当初的约定。

照青鸾宫主的话里的意思,萧凡“卑鄙无耻”,利用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机会,哄骗毫无情感经历的辛琳,夺走她的处子之身,已经破坏了约定。她还没找赵止水算账呢!

萧凡拗不过这位脾气极犟的七妙宫主,迦儿又不愿偷偷跟他跑掉,令师父伤心难过,只得暂时留在老君山,安安心心养伤。

这一天,刚好萧湛回京师开会,巧合的是,萧天也回京师跑项目,父子三人便相约一起,赶到四合院来看望老爷子。

老爷子自然大为开心,中午吃饭的时候,破例多喝了一小杯黄酒。

大家陪着老爷子用罢中餐,在偏厅里坐下,一起聊天说话。祖孙父子四人,萧湛和萧凡都是寡言少语之人,萧天较为活泼,在这一点上,萧天与爷爷更像一些。基本上,就是他在做“述职报告”。

不久前,萧天官升一级,正式出任红山镇党委书记,继续兼任红山村支部书记。

罗州县红山镇党委书记,说白了也就是个正科级干部,在京师子弟当中,一个正科级实在没什么好说嘴的,级别比萧天高的比比皆是,一抓一大把,连萧凡都是宗教局的副处级干部。只不过,萧处长这些年,基本没怎么在局里露过面。

但具备政治常识的人都明白,萧天这个镇委书记的正科级和京师大衙门机关里的正科级,含金量完全不一样。自唐代开始,不历州县,不拟台省,早已成为官场不成文的规矩。本朝定鼎之后,多数朝廷大员的除授,基本上也遵循着这样的规则。

萧天由红山镇党委副书记兼红山村支部书记升任红山镇党委书记,级别上只升了半格,实际上是一个质的进步。一个镇,数万人口,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能够当好镇委书记,也就意味着有了基层块块里的工作经验,而且是一把手的工作经验。在履历上,这将为萧天增添浓墨重彩的一笔。

查阅一些领导的履历,不难看到,纵算主要在条条里提拔的领导干部,多多少少都会有主政地方的资历,哪怕时间极短,但只要有那么几个月,履历上就会非常好看。既有丰富的机关工作经验,又有主政一方的工作经验,可堪大任。

当初在萧凡的“威逼利诱”之下,萧天极不情愿地离开京师,去了红山村当村干部,事实上萧家的长辈都并不看好他,尤其是萧湛,始终对这个不着调的小儿子心怀疑虑。

然而萧天是实实在在发生了变化,短短一年时间不到,晒得皮肤黝黑,人瘦了一圈,却比以前精神多了,整个人都散发出一股奋发向上的气质。再听着萧天口若悬河地述说着自己在红山镇红山村的一系列施政措施,萧湛终于确信,这个他最看不上眼的小儿子,确确实实上了正道。

尽管红山镇党委书记,仅仅只是万里仕途第一步,但有了这个良好的开端,加上萧天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努力,再加上老萧家庞大的政治资源,萧天将来在仕途上的大展身手,几乎是肯定的。

只要萧天自己争气,萧湛将不遗余力来培养这个儿子。

不过在萧凡眼里,萧天的面相,似乎不如爷爷和父亲那样明朗。萧天的“天子命至尊相”,没有丝毫变化,依旧那么明显,晦气也已消褪。可是萧凡却在萧天的眉宇之间,察觉到了一丝陈腐之极的晦气。照理这种晦气,绝不应该出现在二十几岁的年轻人身上,尤其不可能出现在萧天脸上。

天子命相,至尊霸气,一般邪魅岂能近身?

这种情形,着实透着古怪。

“小凡,你呢?你的麻烦解决没有?”

萧凡正将注意力放在弟弟的面相之上,不防老爷子忽然转向他,开口询问。

“爷爷,我的麻烦已经解决掉了,没问题。”

萧凡随即微笑答道。

他明白爷爷的担心,尽管老爷子不懂术法,却早就猜到,为了给他“治病”,萧凡耗费了极大的心血,甚至招惹了极大的麻烦。

就目前的情形而言,他并未说谎。

那批西域术师,在斗法的当天晚上,就连夜撤出了京师,甚至连夜逃离华夏,远遁他国。江道明也不见了踪影。

相信经此重创,短时间内,他们绝不敢再卷土重来。

当然,也等不到那个时候。萧凡已经决定要追查到底。这样凶残的强敌,如果不斩草除根,心里始终不会踏实,等他们恢复元气重新杀回来,又不知会掀起什么样的波澜。

萧凡是好人,但绝不是滥好人。

该心狠的时候,决不手软。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