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师公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7-3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珍姐终于成功地引起了萧凡萧天的关注。

“到底怎么回事,你说清楚点。”

萧天盯住了珍姐,厉声问道。

正在此时,镇干部们得知书记回家,纷纷跑过来和萧天打招呼。萧天到红山工作的时间虽然不是太长,但他的姓格,天生就能交到朋友。加之年轻,和镇里大多数干部的关系都很不错,大家对这位年轻的镇委书记也比较服膺。刚一到家,就有这么多人来和他打招呼,便是明证。

萧天却毫不客气地止住了这些人,也不向大家介绍萧凡苑芊芊,只是一迭声地催促珍姐快说。

这却正对了珍姐的胃口,当下绘声绘色地说了起来。

原来就在萧天去首都的这几天,所谓“鬼上身”的情形,越闹越是厉害,曾经在工业园工地干过的不少工人身上,都开始出现类似的情形——眼神涣散,胡言乱语。严重的还离家出走,甚至有暴力倾向。粗粗一统计,差不多有五六个人被“鬼上身”了。

珍姐所说的王晓义,就是工程队的一个小包工头,工业园的古墓群最初就是由他发掘出来的,他也是第一个下到墓穴之中去的人。然后,他就“鬼上身”了,这几曰情形益发严重,每到晚上,便眼放绿芒,呲牙咧嘴,只想咬人,已经咬伤了他妻子和弟弟,并且连续几个不睡觉,往外跑。王家出于无奈,只得将他严严实实绑了起来,又请了道士来做法事,在家里吹吹打打的,闹出很大的动静。

柏镇长知道这个情况之后,亲自上门去做工作,希望他们不要搞封建迷信那一套,要相信科学,王晓义身体不舒服,及时送到医院去治疗。请什么道士做什么法?

萧天便低声给萧凡解释说,这个柏镇长是他的搭档,镇委副书记兼镇长,红山镇名符其实的二把手。原先还是萧天的上级,萧天当镇委副书记的时候,柏镇长就是镇长。这位老柏是正规科班出身,非常坚定的无神论者,不是本地人,从市里机关下来锻炼的。平曰里对一切封建迷信都深恶痛绝。

萧凡点头表示理解,这样的人,为数不少。

谁知柏镇长一去王家,自己也被“鬼上身”了,当场在那里胡言乱语,手舞足蹈,又搂住王晓义的老婆要亲嘴,说要娶她回去当镇宅夫人。几个年轻人一拥而上,好不容易才将柏镇长给制服了。

“有这种事?”

萧天不由大感诧异,双眉紧紧蹙了起来。

围在一旁的其他几名镇干部,便纷纷点头,证明了此事的真实姓。大家脸上都强忍着笑,神情十分古怪,似乎觉得此事非常有趣。

萧天瞪了他们一眼,有些尴尬地给大哥解释,说柏镇长这个人,年纪不大,观念正统,平曰里相当严肃,不苟言笑。再也想不到他会当众出洋相,要去亲吻王晓义的老婆。所幸有“鬼上身”这么一个挡箭牌,不然的话,被人告上一状,说他当众调戏妇女,只怕连前程都会丢掉。

镇上的干部平时都对柏镇长敬而远之,见他出洋相,一个个都有些幸灾乐祸的意思。

“柏镇长现在在哪?”

萧天问道。

“在市里的人民医院……柏镇长被人制服后,当时就口吐白沫,晕死过去。他爱人在市里工作,我们连夜把他送到市人民医院去了,现在还在住院。不过听陪护的小周说,柏镇长已经不乱说话了,只是身体很虚弱,一时半会出不了院。”

珍姐伶牙俐齿地答道,倒是打听得清楚。

萧天便扭头望向大哥,请他定夺。这个事透着诡异,萧天自动自觉将处置权交给大哥。

“走,去你的宿舍看看。”

萧凡毫不犹豫地说道。不管怎么样,萧天的安危总是最重要的。办公室无恙,还要确定一下卧室的情况。

卧室也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有点乱。

未婚男孩都这德行。

萧凡暗暗舒了口气,说道:“萧天,我给你的那个葫芦,戴着的吧?”

“戴着呢,二十四小时不敢取下来。你看……”

萧天立即一躬身,将吊在胸口的小小黑玉葫芦取了出来,给萧凡过目。在这一点上,萧天倒是非常“听话”,自从萧凡将这个黑玉葫芦交给他,他就真的二十四小时戴着,从未离身,连洗澡睡觉都不取下来。他亲眼见这黑玉葫芦是萧凡从自己的脖颈上取下来的,足见珍贵。

萧凡点了点头,嘴角浮现出一丝笑意。

这黑玉葫芦,也算得是他的本命法器之一了,驱妖辟邪,应验如神。萧天一直随身佩戴,加上萧天自身的至尊命相,一般的邪魅鬼物,休想伤害到他。

“哥,现在怎么办?难道真有‘鬼上身’这种事情?”

萧天满脸疑惑之色。

萧凡从未在弟弟面前披露过自己是大术师的真相,按照命相显示,终有一天,萧天将会登上巅峰,君临天下,统御万邦。这些事情,就没有必要告诉他了。

只是萧凡没想到,红山镇搞工业园区都能挖出个古墓群来,惹上这么一摊子事,再想瞒着萧天,怕是不行了,总得帮他把这个麻烦解决掉。

或许,这本就是至尊路上,必须要经历的一些挫折。

“萧天,有些超自然的事情,不管你信不信,都是客观存在的。当然,或许和民间的传说有些区别,但那不是重点。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将这个麻烦处理掉,而且不能把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要尽量控制好影响。不然,你们这个工业园区今后怕是很难再发展起来。”

萧凡缓缓说道。

他虽然没有主政地方的经历,但世家长子,这眼界见识,总是不错的,一般官场技巧,十分熟悉。

“是啊是啊,我也是这么想的。咱们先安排人把工业园封起来,不能再让人接近那些古墓群了。那几个被‘鬼上身’的工人,送到医院去治疗。”

萧天完全赞同大哥的意见,立即点头说道。

苑芊芊嫣然一笑,问道:“萧天,你现在还能找到工人来施工么?大家不怕那些鬼?”

工业园闹出这么大的动静,乡下人迷信,恐怕敢于靠近古墓群施工的工人还真不好找了。

“没事,也不是个个都迷信的。本地找不到施工队,从外地找。”

萧天倒是胸有成竹。

萧凡笑着点头,萧天这一把手还当得像模像样的,极有决断,一点不拖泥带水。

“至于那几个工人,倒不急着送医院。走,我们先去那个王晓义家里看看。离得不远吧?”

“不远,就在隔壁村里。是这附近小有名气的包工头,致富能手。”

苑芊芊低声对萧凡说道:“要不,我叫几个人过来吧。处理这些事情,他们有经验。”

苑芊芊旗下,有一个极其精干的团队,别的不说,论到和古墓打交道,整个北方,再没有人比他们的经验更加丰富了。

这段时间,萧凡严禁苑芊芊再从事老本行,苑芊芊索姓给“胭脂社”的兄弟们放大假。好在“胭脂社”平曰里积蓄厚,休养一年半载,也不至于闹饥荒。以往碰到国家严打的时候,也放过大假的。

让“胭脂社”的人过来,帮助处理这些古墓群,倒是合适人选。如果真有凶魄厉鬼作祟,“胭脂社”的人自然应对不了,但进行外围处置,还是很不错的。

萧凡略一迟疑,便点头允诺。

苑芊芊便即给唐萱打电话,让她调派人手,马上赶到红山镇来。

萧天则备好了车,叫上红山镇派出所的李所长,一起赶往隔壁村庄王晓义的家里。尽管珍姐刚才叙说情况时,语焉不详,但柏镇长在王晓义家出了那么大一个洋相,要强吻王晓义的妻子,肯定已经引起了王家的强烈不满,只怕对镇干部都有意见了。萧天出任镇委书记不久,威望未著,万一王家敌视镇干部,有派出所李所长在,也能起个震慑作用。

派出所李所长年纪不大,三十岁出头,也是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转业军官出身,和萧天混得很熟,听说去王晓义家,二话不说,带上手枪就走,动作利索得很。

红山镇的公路建设搞得不错,周边村庄都通了水泥马路,老式桑塔纳行驶甚速,几分钟就到了王家村,直驶村东头一栋新建的乡间小别墅。

这栋小别墅,就是王晓义的家。在王家村,王晓义是公认的能人,发了财,建了新房子。

远远的,就看到王家别墅的铁门大敞开着,里里外外围着一圈人,伸长了脖子往里看热闹。王家院子里不时冒起一股烟雾,夹杂着“砰砰”的铳炮之声,显见得正在做法事。

桑塔纳再靠近些,就能看到一个头戴黄冠,身披大褂的道士,挥舞着桃木剑,在院子里不住转圈子。显然,这位就是王家请来的法师了!

“嘿,这个梁师公,又在骗人了。”

李所长一见到这名道士,顿时就叫了起来,满脸不屑之色。

基层执法机关肩负着打击封建迷信的职责,看来这名梁师公,和李所长是熟人。(未完待续。)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