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0章 上清传承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8-0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晓义晓义,你怎么样……”

王晓义的母亲,刚才阻拦李所长抓人的那个老妇人,顿时就急了,不顾一切地往屋里冲。

“别靠近,危险!”

刚刚一踏进卧室,冷酷男子便一伸手,拦住了她。

“你是什么人啊,你让开,这是我家里。”

老妇人尖叫起来,抓住冷酷男子的胳膊,就往前推,想要将他推开去。谁知却如同蜻蜓撼石柱一般,冷酷男子伸出的手臂,宛如钢浇铁铸,由得她如何推搡,纹丝不动。

萧凡,苑芊芊等人的双眼,同时眯缝了一下。

是个高手。

只是不知道这个操着宝岛口音的男子,怎么就在这里冒出来了。到底所为何来?

就这么一耽搁,王晓义的情形益发诡异,额头上青筋暴涨,手臂上的青筋也是一条条凸起,嘴里不住发出沉闷的嘶吼之声,崭新的席梦思床咯咯乱响,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被崩坏。

从王晓义的身材来看,还真是令人很难想象,他瘦小的身躯之内,居然蕴藏着如此巨大的力量。

“梁法师,快,快救救我家老公,快快,求求你……”

王晓义的妻子则一把抓住了梁师公的胳膊,哀声求告。

“放心,包在我身上。这鬼再厉害,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说来也怪,对其他人“露一手”的要求,梁师公毫不理会,很能沉得住气,唯独王晓义的老婆一求他,梁师公立即便昂首挺胸。一副“铁肩担道义”的赳赳雄风。当即一挥手中桃木剑,从大褂下取出一张黄色的符箓,大步向卧室内走去。

冷酷男子倏忽将手臂收了回去,却不拦阻他,嘴角浮起一丝明显的不屑之意。

经过冷酷男子身边之时。梁师公益发的挺起了胸膛,冷哼一声。

“唵……”

梁师公刚刚走到窗前,正在极力挣扎的王晓义猛地停了下来,圆睁双眼,恶狠狠盯住了梁师公,然后。嘶哑着嗓子,迸出来几个字,让好几个人犯起了愣怔。

“竖子——敢尔——”

王晓义说的,就是这样四个字,很含混不清,听不出来是哪里的口音。

但萧凡和苑芊芊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震惊之色。无疑,他们大概听明白了这四个字。惟其如此,才让人震惊。

“竖子敢尔——”

绝对不是现代人的口语,尤其不大可能从王晓义这样一个读书不多的小包工头嘴里说出来。而且,似乎也不是红山镇这一带的口音。萧凡尽管久居京师,但祖籍红山镇,对于红山这边的乡音。还是很熟悉的。

这四个字,绝对是古装剧才有的台词!

可是,现在不是在舞台上,没有人在演古装剧。

然而梁师公显然没有在意,或许他压根就没听明白王晓义说的是什么。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梁师公嘴里念念有词,一声大喝,手臂前指,将手中的黄色符箓猛地贴在王晓义的额头。符箓上朱砂书就的符文图案,忽然绽放出光芒,只是这光芒极其短暂。一闪即逝,还没容别人看得清楚,就已经消失不见,重新变回不起眼的黄色符箓。

饶是如此,这符箓也还是很有效果。原本不住挣扎的王晓义,乖乖躺回到床上,双眼微闭,不再挣扎动弹,只有胸口不住起伏,显见得十分疲累。

冷酷男子眉棱骨微微掀动,似乎略有些诧异。

“居然是上清派的传承……”

梁师公不由得洋洋得意,转过身来,在冷酷男子面前高高昂起了头,双眼却直勾勾地盯住王晓义的妻子,闪过一抹难以掩饰的贪婪之色。

显见得这个形容猥琐的家伙,心里头竟然在打这漂亮少妇的主意。

谁知接下来,冷酷男子便很不屑地说道:“可惜,只是一点皮毛而已,也敢出来混饭吃!”

梁师公大怒,霍地扭过头,死死盯住了冷酷男子,恨不得将他一口吞了下去。这家伙不知道打哪冒出来的,莫名其妙地就出现在这里,专门和自己作对。要是以前得罪过他,还则罢了,问题是,自己连他的面不曾没见过。

简直是岂有此理!

就在这个时候,躺下去的王晓义又猛地抬起了头,双眼之中,红芒闪耀,额头,脖颈,双臂上俱皆青筋暴涨,捆绑着他手脚的布条被拉扯得“嚓嚓”作响,大张着嘴,呼呼喘着粗气,狠狠盯住了梁师公的背影,形容极其诡异。

“梁法师……”

王晓义的妻子惊呼起来,显然是想提醒他注意身后的诡异情形,只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清脆的布帛撕裂声中,捆绑着王晓义手脚的布条,一齐崩断,王晓义自席梦思上一跃而起,伸出双臂,快如闪电般向着梁师公猛扑过去。还没等梁师公有丝毫反应,王晓义就已经将他紧紧箍住。

“大胆小鬼……”

梁师公这一惊非同小可,嘴里大叫,手忙脚乱就去往口袋里掏东西,估计是想要再祭出符箓来对付王晓义。这两天来,他一直依靠着符箓在镇压王晓义体内的怪异,也因此获得了王晓义家属的信任。只是这符箓的作用却越来越微弱,最开始的时候,一张符箓贴上去,能管好几个小时,渐渐的时间越缩越短,这一回,甚至连半盏茶的功夫都没支撑到,就出了纰漏。

不过此时再想掏符箓,明显已经迟了。

王晓义张开大嘴,朝着他的脖颈一口就咬了下去。

“啊……”

梁师公痛得大叫,同时也吓得亡魂大冒,死命地挣扎,王晓义的两条胳膊,却如同铁箍似的。牢牢箍住了他,哪里能够挣扎得脱?

梁师公脖颈处鲜血直冒,只觉得浑身力气,都从脖颈上流逝了出去,刹那间就手软脚软。脑袋也立马就变得晕乎乎的。

“厉鬼吸血,厉鬼吸血……救命,救命啊……”

当此之时,梁师公再也顾不得什么体面,拼命大叫起来。

“先生,救命!”

下一刻。梁师公似乎想起了什么,冲着冷酷男子叫喊起来,满脸哀恳之色。

“你在求我么?”

冷酷男子一直冷眼旁观,对刚才这一幕,仿佛视若无睹一般,丝毫不为所动。直到这时候。才终于开口问道,语气冷冰冰的,充满着讥讽和不屑之意。

“是的是的,先生对不起,啊……啊……先生,救命啊,救命啊……”

梁师公凄厉的呼救之声。远远传了开去,尽管是光天化日,屋外艳阳高照,却令人情不自禁地遍体生寒。所谓白日见鬼,说的恐怕就是现在这种情形。

苑芊芊双眉一扬,手腕一翻,“胭脂剑”在衣袖中露出一点锋刃,就要上前动手。

虽然女魔头很看不惯梁师公的猥琐,但冷酷男子的傲气,也一样令苑大当家相当不舒服。不管梁师公多么的不堪。见死不救总归不对。

只是眼前情形,着实透着诡异,纵算强横如苑芊芊,也不敢徒手上前,万一被什么古怪东西粘在了手掌之上。却如何得了?

恶都恶心死了!

萧凡手掌轻轻张开,握住了苑芊芊纤巧的小手,顿时就将小丫头心头那点冲动给挡了回去。

显然,萧真人并不认为现在是出手的好时候。

“给我!”

冷酷男子朝梁师公伸出了手。

“什么……啊……”

梁师公不明所以,随即又痛得惨叫,什么都顾不上了。

“上清派有你这样的传人,当真丢脸!”

冷酷男子摇摇头,上前一步,手一抬,也不知他用了什么手法,梁师公握着的桃木剑就到了他手里,随即嘴里念念有词,左手捏诀,沿着桃木剑的剑脊慢慢捋了过去。

“吼——”

正在死死咬住梁师公脖颈的王晓义,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猛地抬起头,朝着冷酷男子一声大吼,满嘴的鲜血,顺着嘴角往下淌,情形要多恐怖就有多恐怖。

“孽障,还不伏诛!”

冷酷男子的左手法诀,终于从桃木剑剑脊之上捋过,一声冷喝,声音不大,却震得大伙耳鼓嗡嗡作响。王晓义的母亲和妻子,甚至站立不稳,身子一晃,差点一跤坐倒。

苑芊芊不由骇然。

好深厚的内力!

这冷森森的家伙,酷得像冰一样,果然有傲气的本钱。

“嗡咻——”,桃木剑在空中化为一道惊虹,直朝王晓义的额头刺去,发出呼啸的破空之声,如同利箭离弦,威势极其惊人。

“吼……”

王晓义似乎知道厉害,又是一声大吼,一把推开梁师公,双臂挥舞,就向中央合击。桃木剑不到两尺长,又薄又细,材质疏松,以他双臂挣断布条的强劲膂力,真要是击中了,这柄在梁师公手里纯粹起个装饰作用的桃木剑,立即就会断成三四截。

只不过,他双臂虽然力大无穷,奈何桃木剑来势实在太快,王晓义两条胳膊尚未合拢,桃木剑就已经刺中他的额头。看似无坚不摧的一剑,并未将他击得飞了起来,反倒发出一声沉闷的钝响,好像两段木头撞在了一起。

王晓义眉宇间顿时红芒乱闪,随即黑气缭绕,嘴里发出惊天动地的吼叫,双手乱舞,脚下却如同被盯住了一般,再也移动不了半步。

这种情形并未延续太久,紧接着“咕咚”一声,王晓义仰天便倒,重重砸在地板上,咚咚作响,听得人心里直打颤。

PS:感谢煙圏瀍隢万赏!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