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4章 施工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8-02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天的动作十分利落,很快就从罗州县调过来四支工程队,围绕着陷坑开始施工。地方小,消息传播快,红山镇“闹鬼”的新闻,早已传扬了出去。附近的包工头,没有谁敢接这单活。这支工程队,还是罗州县县长陈晓明专程给萧天调过来的。

自从萧天到红山工作之后,陈晓明的仕途就变得极其顺畅,短短一年时间内,由普通副县长到常务副县长,前不久正式升任县长。

毫无疑问,这不仅仅是陈晓明精明强干,背后有推手。省里的杨副书记专门召见过陈晓明,让他多多支持红山镇的工作,多多关心萧天的成长。陈晓明心知肚明,自己实际上已经被定为萧天的“护法使者”,只要萧天在他的辖区内一日,他就必须全力以赴支持萧天的工作,为他遮风挡雨,提供一个优良的避风港。

萧天亲自负责监督施工队进行施工。

这个工程,其实并不复杂,只是围绕着陷坑建造一道围墙,大约三米高矮,地基不必要打得太过牢靠,工程量不大。

萧天的动作快,市县领导的动作也不慢。得知红山镇出了这样的“传闻”,罗州市和罗州县的主要领导,立即赶到红山镇来实地考察。有关红山镇的一切,市县领导都很重视。但同样的,市县领导也都很注意,很低调,在没有搞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前,绝不胡乱发表意见。

这是有教训的。

曾经不止一位市县主要领导因为就红山问题胡乱表态而丢官去职。

按照萧凡的意见,萧天委婉而坚决地将市县领导都堵了回去,声称只是谣言罢了,不劳市县领导操心红山镇自己有能力消除这样的谣言。

市县领导们将信将疑地回去了。

实话说他们也未必就真的相信这是“谣言”,但萧天既然如此坚持,大家也就只能这么听着,除非有谁自认可以不在乎老萧家。

唯独陈晓明是个例外,偷偷将萧天拉到一边,忧形于色。

陈晓明告诉萧天,他去市医院看过拍镇长,柏镇长将一切都告诉他了,那个原本最坚定的无神论者,现在却更加坚定地认为自己被“鬼上身”了。

以陈晓明和萧天的私交,他有资格单独和萧天讨论这件事。自然出发点是为了萧天好,也为了陈晓明自己的仕途前程。真要是萧天在红山镇出了什么岔子,他陈晓明这个县长,只怕当不长久。

对陈晓明,萧天倒没有隐瞒,跟他实话实说。萧天就是这样的性格既然和陈晓明是哥们,那就不应该瞒着他。不过萧天也告诉陈晓明,这事不用担心,已经有高人赶到红山镇,正在处置。

萧凡,苑芊芊,陆宁尘都没有去理会罗州市罗州县领导们的焦虑。

陆宁尘出现在施工现场,毫不客气地接过了“指挥权”指挥着施工队施工,在六边形的每一个边上,下基脚之前,陆宁尘都要先做法,将一些东西深埋进土里,然后才允许继续施工。

一开始,负责施工队的小包工头并不买账。这些小包工头,性格一般都比较强悍。在外施工,生存环境谈不上多好,经常会被人欺负,闹矛盾打架是家常便饭。性格太弱的家伙,压根就当不了包工头。不要说斗不过施工场所那些刁钻的当地混子,就是自家的兄弟,也不会服气。

这队伍带不了。

莫名其妙地钻出来一个宝岛人,莫名其妙地在这里指手画脚,包工头要买账才有鬼了。

陆宁尘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极其简单粗暴,却也非常直接有效。

他二话不说,一巴掌就将包工头甩倒在泥泞中。这一下算是捅了马蜂窝,七八名建筑工挥舞着家伙就冲上来,喊打喊杀,陆宁尘毫不客气,转眼之间,这七八名精壮汉子就躺了一地,哼哼唧唧地半天爬不起来。

远远看着这一切的萧天又是吃惊又是好笑。

不等萧书记上前吩咐,挣扎着爬起来的包工头和建筑工立即乖乖服从了陆宁尘的“拳威”,他说什么就是什么。

在社会底层,“谁拳头大谁说了算”的生存法则,依旧适用。

“这家伙,哪里像个道家人?”

看到这一幕的苑芊芊,不由得撇了撇嘴,说道,神情颇有点郁闷。

萧凡笑了笑,没有吭声。

他也并不认同陆宁尘的行事风格,但这是人家的私事,萧凡不会去点评,更不会去干涉。

施工队的动作不慢,仅仅三天时间,一道六边形的围墙就围绕着陷坑建造起来,与其同时,围墙之内也拉起了简易的灯柱,点起了大瓦数的灯泡,无论白天黑夜,照得陷坑出口一片通明。

六边形围墙的内侧,每一个边上,陆宁尘用金粉亲手描上去一个八卦图案。每一个八卦图案之下,则放置着一碗清水,陆宁尘刺破中指,往每碗清水之中滴了三滴鲜血。

陆宁尘这些行为,令本就被陷坑里的情形搞得心里怪怪的施工队员们一个个心惊胆颤,望向他的眼神,由最初的敬畏转为疑虑,再由疑虑转为惊惧,施工尚未最后完成,就有两名工人不辞而别。连工钱都没要,便逃之夭天了。

其实,要不是顾忌到陈县长的面子,连包工头都很想就这么甩手跑掉。施工第一天,就有人跟他说,坑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瞅着大伙;施工进行到第三天,包工头甚至亲眼在坑里看到了奇怪的东西,好像是一道人影,尽管一闪即逝,包工头仍然认为自己并没有看花眼。

他的眼神一直都很好。

大伙不约而同地加快了施工进度,好不容易,围墙终于建造完成,包工头立即收拾家伙,带着他的人,头也不回地跑掉了。任亮萧天怎么挽留都没用。

陆宁尘说,希望他们能够下到陷坑里去,将那条通道修整一下。眼下这通道,只能勉强容一个人通过,而且是爬着通过。对于陆宁尘而言,这完全不能忍受。

但包工头说什么也不肯,被萧天逼得急了,甚至放出狠话,哪怕得罪陈县长,这活他也坚决不干。有什么比自己的小命还要紧呢?

至于工钱,这点工钱算个屁啊?包工头原本也没指望能靠着这么一堵围墙赚钱,权当是送给陈县长的一个“人情”了。

眼望着突突冒黑烟的破安卡与小货车疾驰而去,逃也似的离开了工业园,陆宁尘板着脸,满面不悦,萧天则苦笑着摇摇头。他也知道,让人下到陷坑里去施工,这思想工作的难度不是一般的大。

苑芊芊嬉笑着,暗蹦跳跳地走上前去。

“喂,酷哥,是不是很郁闷啊?”

陆宁尘瞥她一眼,脸色益发冰冷,连眼神都是冷的。对于这样被惯坏了的刁钻古怪的小女孩,陆宁尘一贯没有好感。

苑芊芊撇撇嘴,也不再理他,伸出手,打了个响指。

陆宁尘便惊讶地看到,围墙的入口处,出现了另一支施工队伍,大约十来个人。这十来个人,和刚才那支施工队伍的工人略有不同,走路的姿势懒懒散散的,神色也懒懒散散的,浑身更是松松垮垮,满脸都是吊儿郎当的样子,似乎对一切都不是那么在乎。对这个陷坑里的古怪,更是不在乎。仿佛早就见惯了类似的情形。

从他们走路的姿势就能看得出来,这一行十来个人,个个身怀武功,并且大多数武功不弱。

如果这是一支军队,这批人绝对是久经战阵的老兵,那种满不在乎的神态,是怎样都装不出来的。

宋纨带着这批兄弟,径直走到陆宁尘面前,斜也着他,谁也不说话,目光之中,带着明显的挑衅之意。陆宁尘看不惯苑芊芊,宋纨也看不惯他这种的。就像当初,宋纨看不惯萧凡。直到萧凡救了苑芊芊,宋纨才彻底改变对萧凡的看法。

陆宁尘上下打量了宋纨一眼,冷淡地说道:“跟我下去,我会镇住那些厉鬼。你们只要把通道打通就行,剩下的,不关你们的事。”

宋纨一言不发,扛着铁锹,就跳进了陷坑。

苑芊芊脚下刚刚一动,陆宁尘手一伸,拦住了她,冷冷说道:“你不能下去。”

“你管我?”

“这些人都是你的兄弟,你要为他们着想。”

陆宁尘的语气,依旧冷冰冰的,不带一丝暖意。

苑芊芊停住脚步,歪着头望向他,满脸似笑非笑的神情。

“你是女人,本身就阴气旺盛,而且体内阴煞之气淤积太多,最容易吸引那些鬼物。你以前,阴地去得太多,从今往后,想活得舒坦点,还是省省吧。”

陆宁尘毫不客气地说道。

“一边去!”

苑芊芊嫣然一笑,笑容一闪即逝,又猛地收敛,一张俏脸倏忽板了下去,冷喝一声,径直向前。

陆宁尘冷冷地看着她,右手微微一抬,最终还是没有出手。他似乎也能看得出来,一个能统帅那样一群男人的小姑娘,绝不会像她的外表那样娇弱。当真动手,他未必就能轻松获胜。

现在也不是和人争斗的好时机。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