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7章 意外来客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8-03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夜色渐深,“红山酒店“豪华客房内,依旧亮着柔和的灯光。萧凡盘膝坐在床上,苑芊芊斜斜倚在他的怀抱之中,额头见汗,晕生双颊,娇喘细细,懒洋洋的,一动不想动。

此刻的苑芊芊,穿得极薄,就是一层亵衣,纤腰盈盈一握,娇嫩的双峰,在半透明的亵衣之下,若隐若现,煞是诱人。

萧凡手掌一动,离开了苑芊芊丹田,那股暖洋洋的舒适感,顿时离体而去。苑芊芊小手一抬,就握住了萧凡的温软的手掌,重又放回自己的小腹部,然后双手紧紧抱住他的胳膊,脑袋歪在他肩膀上,嘴角浮起一丝顽皮的笑意,娇俏无比。

萧凡轻轻摇摇头,实在是拿这个黏人的小丫头没办法。萧凡也知道,自己的防线,已经越来越不稳固,迟早有一天,会突破最后的底限。但这么大半年肌肤相亲下来,真要狠下心将苑芊芊“赶走”,萧凡无论如何也做不出这样的决定了。

人都是自私的,萧真人也不能完全例外。

只要一想到苑芊芊今后要去和别的男人肌肤相亲,萧凡就觉得难以忍受。尽管他知道,这是男人自私的独霸心理在作怪,却还是很难克服。

而况且,就算他能说服自己,“大公无私”,苑芊芊也绝不答应。这丫头真要犟起来,除非将她杀了,否则谁也拿她没辙。

男女之情,和道理没关系,和是非没关系,只和感觉有关。

在自己的内心深处也喜欢芊芊,这一点,萧凡骗不了自己。

左臂轻轻一抬,萧凡索性将这只胳膊也伸出来,圈住了苑芊芊柔嫩的小蛮腰,和右掌一上一下,搁在苑芊芊娇嫩滑腻的小腹之上。

苑芊芊有点醉了,轻轻娇喘着,呼吸渐渐急促起来,仰起头,娇艳的红唇微微颤动着,双眼迷离。萧凡迟疑了一下,也渐渐低下了头,四片嘴唇慢慢碰到了一起。

便在这个时候,萧凡却忽然又将脑袋抬了起来,眼神迷离的苑芊芊也猛地坐直了身子,眼里闪耀出锋锐无比的目光,手掌在床上一点,一个“细胸巧翻云”,纤巧的身躯在半空中划刁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径直落到房门一侧,手里已经多了一柄淡红色的“胭脂剑”。

刚才还懒洋洋的苑大当家,这一刻已经浑身紧绷,满怀杀机。

萧凡轻轻一摆手,止住了她,随即身子一动,就已站在了床边,朗声说道:“何方高人,大驾光临?萧凡有失远迎,失礼了!”

“萧处长你好!”

门外略一沉寂,然后响起了一个醇厚的男中音,中气充沛,内力深厚。而且从“萧处长”这个称呼中能够听得出来,似乎不是江湖中人。

“我是柳正,安全部门七一七办公室负责人。”

果然是体制中人,不过萧凡脸上却闪过一抹惊讶之色。在此之前,他确实没有听说过安全部门有个七一七办公室,更加不知道这个机构是做什么工作的。不过既然在安全部门的序列之内,料必所做的工作,和国家安全肯定有关联。

萧凡没有急着开门,缓缓说道:“师姐,既然到了,就没必要和我开这样的玩笑了吧?”

苑芊芊猛地扬起了漂亮的双眉。

萧凡的师姐,她见过的,曾经在止水观一同抗敌,有过数日之缘。难道门外的另一个人,居然是谭轩?却为何不事先表露身份?根据苑芊芊对谭轩的了解,她可不是个喜欢开玩笑的性格。

“柳主任是正主,我只是陪同而已。”

门外果然响起了谭轩优雅平和的声音,不过听上去,略略有一分不悦之意。

萧凡望了苑芊芊一眼,脸上闪过一抹尴尬。虽然他刚才只是在给苑芊芊祜除体内阴煞之气,但随后的动作,却明显超出了“治病”的范畴。萧凡并不在意让别人知道他和苑芊芊之间的亲密关系,只是这个时候实在太敏感了。

而且,谭轩是陈阳的母亲。

萧真人英明睿智,独独在处理男女关系上没有什么经验。这个缺点,将来注定要给萧真人增添不少的“麻烦”。

不过可能有很多的男人,非常喜欢处理这样的“麻烦”吧?

还没等萧真人有什么表示,苑芊芊已经取过外衣穿上,撇撇小嘴,打开了房门。

门口一暗,一名中年男子出现在门外。

此人约莫四十几岁模样,年纪和谭轩不相上下,身材并不十分高大,脸色也并不十分严肃,却自有一股威严气息,一看就知道是个手握大权的实权人物。

“萧处长,你好!”

柳正没有急着进门,在门外向着萧凡点了点头,态度非常客气。而且这种客气能够看得出来,绝不是官场上的客套,而是发自内心的尊重。从这个架势看,他敬重的不是萧家嫡长孙,乃是无极门萧掌教。

萧凡不敢怠慢,连忙迎上前去,点头答礼。

“柳主任好,请进!师姐,请进!”

此人站在那里,渊亭岳峙,沉稳厚重,俨然一派宗师气度。这还罢了,谭轩居然亲自陪同他黄夜赶到这里,可见不仅仅因为他和谭轩俱皆是安全部门的同事,在术法一道上,柳正的身份应该也是非同小可。否则以谭轩的傲岸,绝不会做这样的陪人。

柳正这才缓步走进屋里,又向一旁的苑芊芊点头为礼,微笑说道:“苑小姐好。”

直截了当就将点出了苑芊芊的身份,可见他对萧凡的情况,了解得十分的透彻,连他前来红山,身边陪同的女孩子是谁,都一清二楚。不愧是安全部门某个办公室的负责人,端的好手段。当然,柳正这样做,也是为了向萧凡表示自己的坦诚,并没有打算和萧凡假惺惺的逗圈子。否则,他尽可以装糊涂,等着萧凡给他引介,再假装“惊叹”一番。

在无极门萧掌教面前,最好是不要搞这样的一套。萧凡斯文厚道,不代表别人可以忽悠他。和聪明人打交道,还是要用聪明的方法。

“柳主任,您好。”

苑芊芊对柳正用上了敬语。这和柳正的年纪乃至职务都没有什么关系,纯粹是苑芊芊感受到了柳正的强大。自从出道以来,很少有人能给苑芊芊巨大的心理压力。一旦出现这样的情形,就证明苑芊芊面对的,必然是一位绝顶高手。

最主要的是这位柳主任正气凛然,让人自然而然地对他心生敬佩之意,就好像面对萧凡,是同样的感觉。

谭轩在柳正之后进门,目光炯炯,只在萧凡身上一扫,就掠过有点乱的床褥,落在了苑芊芊的身上。尽管苑芊芊已经穿上了外衣,但那种晕生双颊,额角见汗的娇俏,尚未完全退去。况且这深更半夜的,孤男孤女同处一室,发鬓不整,只要有男女经验的人,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刚才这房间里发生过什么。或者,正在发生什么!

“萧处长,看来,我来得不是时候。”

谭轩眼神落在苑芊芊身上,嘴里却对着萧凡说话,而且说出来的话“古里古怪”,甚至连师弟都不叫了,直接叫上了“萧处长”。

看得出来,谭司长对萧处长颇为不满。

迄今为止,陈阳都拒不承认谭轩和萧凡的师姐弟关系,也绝不承认萧凡是她的“师叔”,而谭轩和萧凡,也都默认了陈阳的“拒绝承认”。

然而,现在却让谭轩看到了这一幕。

萧凡不由得大为尴尬,讪讪地说道:“芊芊体内的阴煞之气还没有祜除干净,删。”

在止水观的时候,其实谭轩就已经知道苑芊芊为什么住在止水观的原因。尽管无极门胸襟博大,海纳百川。但止水观让外来者长期居住,总要个说得过去的理由。

只是正好在这里“撞破好事”,还是让谭轩心里颇为不满。

谭轩再大度,她首先是一位母亲,碰到这种情况,心里不生气,怕是不现实。

苑芊芊冰雪聪明,如何听不出来谭轩的语气之中蕴涵的不满之意,却也不生气,双眼一眨,笑嘻嘻地说道:“柳主任,请坐;谭阿姨,请坐。萧凡,拿茶叶给我,删哎呀,就在那里,茶几上………”

语气随意之中透着亲切娇嗔,任谁一听,都觉得她就是这间屋子里的女主人。

谭阿姨,不管你是为什么不爽,我和萧凡之间的关系,就是你们所认为的那样子。你高兴是这样,你不高兴,我们也还是这样。事实如此,不可改变。

苑芊芊几乎是明明白白地这样向着谭轩说了。

所谓“红山酒店”虽然是红山镇最好最高档的酒店,其实也就是大城市一个招待所的水平,豪华单间放下一张床,就剩不下多少空间了。所幸还有两张椅子,可以待客。

柳正却不去理会他们这种小心思,嘴里客气地道一声谢,眼神却直接落在了不远处的电脑屏幕上,屏幕上,依旧显示着这一带的航拍地图,柳正的双眉猛地扬了起来。

“十绝之地?”

饶是柳正威严厚重,此刻也禁不住大惊失色,脱口而出。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