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9章 先辈祖师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8-08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跟随在白袍老者身后,萧凡十分戒备。

尽管这白袍老者给他的感觉很亲切,但骤然来到这样一处奇怪的地方,萧凡还是打叠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提高了十二分的警惕。

白袍老人并不在意萧凡心中所想,在前边不徐不疾地走着,脚下宛如行云流水一般,似乎足不点地。感觉上,只是一个虚影,有些不大真实。不过这朱红色的回廊,庭院之中的花草树木,又好像是真实的,并不是幻觉。

一时之间,萧凡也被搞糊涂了。

这里当真是在“乾坤鼎”内么?或者只是自己感觉进了鼎内,实际上到的是另外一个空间。一切都难以确定,只能指望白袍老者给自己解惑了。

这朱红色的回廊并不长,很快,眼前便出现了一排厢房,很古典的庭院建筑,不少地方都使用了类似汉白玉的石材作为建筑材料。白袍老者将萧凡领进了其中一间厢房。

厢房里的布置很典雅。

“坐。”

白袍老者来到圆形的桌案之前,淡然对萧凡说道,自己老实不客气,先就坐了下去。

萧凡朝白袍老者欠了欠身子,缓缓在一侧落座,目光平视,静静地等待着白袍老者先开口。

白袍老者上上下下打量着他,稍顷,微微颔首,说道:“不错。你是几代弟子?”

这句话无头无尾,乍一听上去,好生不解。萧凡却还是立即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再次欠身。温和地答道:“劳前辈动问,在下萧凡,是无极门第六十四代弟子。”

“六十四代弟子?”

白袍老者雪白的双眉倏忽扬了起来,似乎对萧凡这个回答大感意外,随即低声咕哝了一句。

“时间竟然过去了那么多年么?”

“请问前辈……”

白袍老者一摆手,止住了萧凡的询问,望着他,缓缓说道:“老夫谢清阳。”

“谢清阳……”

萧凡猛地站起身来。双眼死死盯住了白袍老者,眼里露出绝不相信的神情。

实在这三个字太惊人了,不亚于有人在萧凡脑海里扔下一颗超级大炸弹,震得他的脑袋轰隆隆作响,一片空白,半晌都回不过神来。

谢清阳,无极门第三十八代掌教真人。无极门后辈弟子传人,尊称为“清阳祖师”。

根据无极门典籍记载,“清阳祖师”生活在晚唐时期,术法高强,好任侠。距今已经一千多年了,现在。这白袍老者却“活生生”地坐在萧凡面前,自称清阳祖师,叫萧凡一时之间,哪里能够置信?

“怎么,你不相信么?”

白袍老者淡淡地望着萧凡。缓缓问道。

萧凡深深吸了一口气,向白袍老者微微欠身。说道:“前辈,请恕晚辈无礼。清阳祖师乃是我无极门第三十八代掌教真人,根据本门典籍记载,清阳祖师在晚唐乾符年间便不知所踪,距今已经一千一百多年……”

你说你是我的祖师爷,请问有何凭证?

白袍老者点了点头,说道:“原来已经过去一千多年了,难怪……萧凡,我也知道你不相信。但老夫确实就是谢清阳,这没什么好冒名顶替的……你主修的,是‘轮回相’吧?”

萧凡又是一惊,连忙答道:“前辈慧眼如炬,晚辈主修的,正是‘轮回相’……”

“这么说,你是掌教传人?”

“正是。目下,本门确实是由晚辈执掌。”

萧凡谨慎地答道,这白袍老者对无极门知之甚稔,但单凭这几句话,就要萧凡相信他的祖师身份,却还太过儿戏。一些了解无极门情形的外人,也能说出类似的话来。

白袍老者看了看萧凡的神情,微微一笑,说道:“也罢……”

右手一抬,五指轮转,“嗤嗤”的破空之声响起,一道道真气向着萧凡射来,速度并不如何迅疾。

一见白袍老者五指轮转的姿势,萧凡更是惊讶,说道:“前辈,得罪!”

右手一扬,随手将这几道真气化解掉了。

“怎么,还有疑问么?”

萧凡沉吟着说道:“前辈,这确实是浩然正气……”

浩然正气,代代相传,是无极门镇教神功,虽然并不是非掌教弟子不传,但绝大多数掌教传人,主修功法都是浩然正气。

白袍老者以弹指神通发出的这几道真气,固然并不如何霸道,但确确实实是浩然正气无疑。只不过,和萧凡自己修习的浩然正气,似乎略有不同。

白袍老人二话不说,忽然摆出了一个古怪的造型。

萧凡不由得愣住了。

这是“轮回相”修罗道第二式的修炼法相!

紧接着,白袍老人又摆出了其他几个造型,俱皆是“轮回相”各道的修炼法相,精妙绝伦,没有修炼过“轮回相”的人,绝对摆不出这样的造型。

萧凡终于一躬到地,恭声说道:“无极门第六十四代弟子萧凡,参见清阳祖师!”

演示到这般程度,再也由不得萧凡不信。而且,身处这个不知名的空间,萧凡也急于要请白袍老人为自己解惑。这白袍老人就算不是真正的清阳祖师,起码也和无极门有莫大渊源。难怪萧凡一见到他,就有种莫名的亲近感。

白袍老人哈哈一笑,说道:“你这个小娃儿,看来还是个谨言慎行的性子,要让你相信,还真不容易呢,哈哈,不错,我很喜欢。你起来吧。”

“是,多谢祖师!”

萧凡依言站起身来,却不再落座,恭恭敬敬站在那里。

“坐吧坐吧,不必拘谨。这么多年了,一直没有人陪我说说话,把我老人家闷的,哈哈……你来了就好,终于有人陪我说话解闷了。”

白袍老人笑哈哈的,似乎心情十分愉悦。

如果情形当真如他所言,一千多年没人陪着说话,那就实在太过诡异了。换作其他人,在他这种情形之下,不知道要怎样才能熬得下来,只怕早就疯掉了吧?

如今忽然多了一个人来陪他说话,还是本门嫡系传人,也难怪老者特别高兴了。

“祖师,我们现在这是在何处?”

觑着白袍老者说话的间隙,萧凡急忙问道。

这是他目前最想要知道答案的问题。

白袍老者捋了捋雪白的胡须,笑着说道:“就在‘乾坤鼎’内!”

这个答案,虽然萧凡早就有所预料,依旧还是有些惊诧:“就在‘乾坤鼎’内?这么说,是须弥空间?‘乾坤鼎’是空间宝物?”

白袍老者瞥他一眼,也有些诧异,说道:“怎么,你不知道么?你的师门长辈,没有告诉你?”

在他看来,这应该不是什么秘密,身为无极门掌教真人,萧凡理应知道这个情况。

萧凡苦笑一声,说道:“师门长辈,恐怕也不清楚这个……《术藏》典籍之中,也不见详细的记载,要有,也是一笔带过。”

白袍老者顿时瞪起眼珠,说道:“当然是一笔带过。这样重要的机密,怎可形诸文字?自然只能口口相传,一代一代传承下去。倘若让其他流派的术师,知道我们无极门有这样的空间宝物,那还不得纷纷上门来抢?虽然我们不怕,但能够不杀人,自然还是不杀的好。上天有好生之德!”

这话说得霸气。

任何人想要来抢无极门的镇教之宝,都是找死而已!

这一点,萧凡倒是立即就理解了。且不说天下之大,能人辈出,无极门不可能任何时候都能做到天下无敌,就算是这样,那些觊觎宝物的贪婪之徒一拨又一拨地找上门来,确实也是杀不胜杀。无极门以“多行善事广积阴功”作为传教之宗旨,杀人太多,显然有干天和,也与教义相悖。

只不过,止水祖师却不曾将“乾坤鼎”的秘密告诉他,萧凡相信,这不是师父刻意对他隐瞒,而是止水祖师自己都不大清楚这个秘密。很可能多年以前,这个秘密就已经湮灭了。只要其中一代祖师没来得及将秘密传给下一代掌教便遭遇意外,这秘密后人便再也难以知晓。

“看来后辈子弟有人出了意外……小娃儿,我问你,‘乾坤鼎’有安魂之效,这个你知道罢?”

白袍老者老气横秋,口口声声叫着“小娃儿”,听在萧凡耳里,却倍感亲切,丝毫也不觉得别扭。一个一千多岁的老人,本门祖师叫自己“小娃儿”,难道不正是理所当然的么?

“祖师,这安魂之效,弟子确实听说过,只是不知道如何施展。”

白袍老人点了点头,说道:“看来这些法门,可能都已经失传了。‘乾坤鼎’不但是空间宝物,而且身兼阴阳二气之妙,三魂六魄,正好滋养……只不过,这么多年来,‘乾坤鼎’没有进益,阴阳二气流逝严重,安魂之效大打折扣。若不是前些日子,忽然涌进来大量的至阴之气,老夫几乎都要支撑不住了。”

萧凡心中一动,前些日子的至阴之气,自然指的就是他在摩鸠庄园收取的那些地脉阴气。原本只是对敌时使用的手段,不料对身处鼎中的本派祖师魂魄,正好起到了滋补的作用,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小娃儿,这些且押后再说。你是怎么进来的?说来听听!”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