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0章 保命的条件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8-13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汪伟成没有迟疑,立即打开房门,出现在门口。

萧凡站在客厅中央,双手背在身后,神情冷淡中夹杂着丝丝的戾气,难以掩盖,杨姨歪在一边,已然昏迷不醒。

汪伟成点点头,缓缓说道:“萧真人,多谢手下留情。”

在此之前,他们曾经见过面,不过在那样的场合,汪伟成是威严厚重的长辈,萧凡则是谦恭守礼的后生。各自扮演着自己的角色,纹丝不乱。

既然萧凡开口就称呼“大祭司”,汪伟成也只能称呼他为“萧真人”。

这是无极门掌教和西离教青天大祭司的会面,不是汪家二代和萧家三代的会面。

这一点,切不可弄错,否则,会有诸多不便。

萧凡冷冷地看着他,冷冷地说道:“大祭司,你欠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汪伟成笑了笑,自顾自走到客厅中央的木沙发里坐下,平静地说道:“萧真人,既然来了,先请坐吧。就算要杀我,也不急在一时。我反正也不会跑。”

“你跑不掉。”

萧凡毫不客气地说道。

眼下的萧凡,脾气明显没有以前那么温和,说话的语气和神态,也改变了不少。这种改变,并不是萧凡自己所喜欢的,但却在潜移默化中不断地自行转变,萧凡自己也阻止不了。没多接触炎灵之刃一次,戾气就深种一次。萧凡可以清楚地感觉得到,戾气已经深入自己的骨髓。

但是,敌人的强悍以及炎灵之刃的巨大威力,令得萧凡没有办法拒绝使用这种兵刃。

相比性格的转变,当然是自己的性命更要紧,是中土世界的安危更要紧。

汪伟成有点诧异地望了他一眼,低声说道:“萧真人,你变了。以前,你的性格不是这个样子的。”

“所以。你们才会有那么大的胆子,敢于干那样的事情。”

萧凡没有坐,甚至都没有移动身子,就这么站着,居高临下地逼视着汪伟成,言辞益发的不客气。

汪伟成轻轻叹了口气,他知道萧凡会来寻仇。哪怕萧凡的性格再温和,被人这样算计,都绝不可能就此罢手不究。只是当真面对萧凡,而且明白无误地知道自己处于完全劣势之时,那种感觉还是奇差无比。本质上,汪伟成是那种极其霸道的性格。说一不二,这么多年来,只有他高高在上教导别人,训斥别人,什么时候轮到自己被人质问?

就算是他的师父容天祖师,对他也非常客气。

但是现在,他却没脾气。

“萧真人。不知道你对整件事,到底了解多少。”

萧凡冷冷一笑,说道:“我不需要了解太多,我只需要你们给我一个交代。”

汪伟成轻轻一蹙眉,说道:“如果你是为杀我而来,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请动手吧。”

他就这么坐在沙发里,全身放松。每一条肌肉都是松弛的,没有半分抗拒之意。因为他很清楚,眼下的自己,伤势未愈,而对面的萧凡,却益发的深不可测。两人已经完全不在一个等级之上,萧凡想杀他的话。纵算自己全力以赴,也不过是自取其辱罢了。

既然这样,又何必多此一举?

“好。”

萧凡也毫不迟疑,右手抬了起来。一股强劲之极的气流,骤然在客厅里涌动起来。

这是萧凡在蓄势,紧接着,就是一掌击出。

汪伟成眼里,终于闪过一抹惊惧之意。

他当然不想死!

谁他妈想死啊?

尤其是他这样的出身,这样的身份,这样的社会地位,是无数人一辈子做梦都达不到的人生高度,远远享受得不够,怎么舍得死?

从萧凡眼神和动作之中,汪伟成能明白无误地得出一个结论——萧凡真的会杀了他!

不会有任何顾忌。

至于杀了他之后,会不会引发两大家族的大规模争斗,会不会闹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萧凡压根就不考虑。如同他刚才所言,他只需要一个交代!

汪伟成要给萧凡一个交代,萧凡也要给自己一个交代。

这一瞬间,汪伟成后悔了,当初真不应该跟着师父“胡闹”,应该全力以赴劝止他,不要和萧家作对。

那会,谁知道萧家的长孙萧凡是无极门的当代掌教真人啊?

“等一下!”

眼见得萧凡就要一掌击出,汪伟成忽然叫道,额头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

萧凡凝力不发,嘴角闪过一抹冷冷的笑容,带着十分明显的讥讽和不屑之意。

汪伟成只觉得一股热血自胸腹间升腾而起,直冲脑门,眼前金星乱冒,脑海里轰隆隆作响,羞辱,尴尬,各种滋味纷至沓来。

耻辱!

耻辱啊!

他居然就这样向萧家的一个晚辈屈服了,主动求饶。

只不过,这种强烈的羞辱感很快就被更加强烈的求生欲望所取代,这当口,面子是真的顾不得了,先顾着性命再说,好在除了萧凡,没有第三个人看见。

“萧真人,或许,我们可以谈谈条件……”

汪伟成急急说道,抬手擦了一把脑门子上渗出来的冷汗。

“你说。”

萧凡淡然说道。

“我可以告诉你我所知道的一切情况,包括西离教总坛所在地,大致的构造,防御措施。还有天鹰教的情况……你想必已经知道,天鹰教的教主叶孤雨,就是你无极门的叛徒江道明吧?”

话是这么说,汪伟成心里还带着几分侥幸,希望在萧凡脸上看到震惊的神情,那么他又多了一个可以谈判的筹码。可以想见,没有人不痛恨背叛自己的同门。甚至比对明面上的敌人还要更加痛恨。

比如狗汉奸就比小鬼子更加可恶。

不过可惜的是,汪伟成失望了,萧凡的神情,依旧冷冰冰的,似乎早就知道这回事。而且,萧凡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一句话都不说。脸上讥讽的神色却益发浓郁,显然对他提出来的这些“条件”,一点都不满意。

本来也是,这么点“情报”换一条性命,可还差得远。

汪伟成咬咬牙,说道:“如果你需要我配合一起行动,也可以商量。”

其实这就是明白告诉萧凡——我愿意“叛变投敌”!

对于汪伟成这种身份地位的大人物而言。做出这样的决定,确实有些不容易。就算撇开别的不谈,单单向容天祖师和叶孤雨叫板,也已经是泼天的大事,随时有性命之危。如果未能将这两个人置于死地,一旦他们开始反击。那么不但汪伟成第一个跑不掉,恐怕整个汪家都跑不掉。

萧凡依旧冷笑,没有丝毫同意“交易”的打算。

汪伟成心里恨得牙痒痒的。

他觉得,自己开出来的条件,已经够高了。

萧凡却像是个贪得无厌的饕餮。

便在这个时候,客厅的窗帘掀动,影子一闪。一只毛色黑白相间,白多黑少,驳杂不纯的大猫,出现在客厅一角,绿莹莹的大眼睛,死死盯住了汪伟成,充满着警惕和敌意。

汪伟成心中咯噔一下,马上就意识到。这是萧凡的灵宠。

有关萧凡的绝大部分情报,都是他收集起来再转达给容天祖师和萨比尔的,萧凡有一只可以吓倒纯种藏獒的大猫,曾经作为很重要的情报,手下人第一时间向他进行了汇报。

现在,终于见到这只猫了。

汪伟成瞬间明白,为什么萧凡直接就杀到了客厅。楼上楼下的监视哨都没有发出任何预警信号,原因就在这只大猫身上。

但是这只大猫的到来,立即就让汪伟成看到了“谈判”成功的希望。

汪伟成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这只大猫也受伤了。并且伤势未愈。黑麟的精气神都远远未曾达到巅峰境界。汪伟成毕竟是西离教五大巫圣之一,这种眼力还是有的。

“萧真人,我有样东西,想请萧真人鉴定一下。”

汪伟成说完,也不等萧凡答应,便即起身,走进自己养伤的房间,很快又走了出来,手里捧着一个乌黑的木匣子,神色凝重。

这木匣子不大,黑不溜秋的,给人的感觉十分沉重,不知是何种材质制成。

汪伟成没有走近萧凡,隔得远远的,就将木匣子打开了。很显然,如果靠得太近,他怕萧凡误会,以为这木匣子里藏着什么暗器之类的东西。

木匣子刚一打开,萧凡还没有任何感觉,原本蹲在客厅一角,监视着汪伟成的黑麟,猛地站直了身子,颈毛“唰”地竖了起来,一双绿莹莹的猫眼里,光芒闪耀,如临大敌一般。

见了黑麟这般神情,汪伟成顿时暗暗舒了口气,知道自己这一遭是赌对了。

“萧真人,这颗珠子,是我几年前偶尔得到的,当时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还专程请人化验过,似乎是某种动物体内的组织,至于是什么动物,却化验不出来……一个道门朋友告诉我,这是某种异兽的内丹,早就已经绝种了。据说在上古时期,有些天地灵兽,汲取日月精华,岁月一长,就会在体内形成这种内丹。我看你这只灵宠,似乎曾经受过伤,还没有完全痊愈,这枚异兽内丹,或许对你的灵宠有些作用。”

“拿来我看看。”

萧凡的声音还是淡淡的。

“好,请接住。”

汪伟成点点头,举手一抬,那木匣子便缓缓向着萧凡飞来,似乎有一只无形的大手在下边托着。

萧凡一招手,那木匣子便飞入了他的手中。只见木匣之中,静静躺着一颗直径寸许的黑褐色圆珠,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腥气,同时,也散发出一种淡淡的威压之气。萧凡手指一抬,那黑褐色圆珠缓缓飞离木匣,落在他的手掌之中。

萧凡双目微微一眯,一股庞大的神念之力猛地探出,顿时就将圆珠笼罩其下。

而那只大猫,则纵身而起,稳稳停在了萧凡的肩头,探出脑袋,死死盯住那颗圆珠,眼里已经没有了戒备之意,却满是渴求的神情,不时吐出红艳艳的舌头在嘴边舔上一圈,一副垂涎欲滴的嘴馋模样。

很明显,黑麟将这个东西当成了大补之物。

汪伟成倒不担心萧凡拿走这颗异兽内丹之后,依旧出手取他性命。这人到了哪个份上,就有一定的规矩。这些规矩不是做给别人看的,而是为自己立下来的。萧凡如果这么做了,他的心性立即就堕入魔障。这和他一贯的行事作风完全背离,撇开道德不谈,会让萧凡在今后的修炼之中,形成难以克服的心魔。

那种“我的我的都是我的”贪婪心态,只不过是出自弱者的臆想而已。

稍顷,萧凡将黑褐色圆珠重新放回木匣子,极其轻微地点了点头。

汪伟成顿时长长舒了口气,脸上重新展露出笑容。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