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2章 至阳之力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8-14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铁门市,姬轻纱的别墅之中,地下密室。

姬轻纱这间地下密室,规模不大,却很精致,按照河洛派传承,布置成了一个小型的防护法阵。这里是姬轻纱日常练功,参悟道术的所在。

在此之前,除了姬轻纱本人,甚至连范乐都不曾进入过这里。

萧凡是唯一的例外。

两人盘膝坐在密室之中,萧凡的手指,搭在姬轻纱的脉腕之上,双目微闭,脸色凝重。姬轻纱穿得很清凉,一袭半透明的轻纱之下,黑色的"xiong zao"若隐若现,峰峦陡峭,谷深沟幽,将脉腕交到萧凡手上,嘴角挂着一丝淡淡的笑容,神情甚是平安喜乐。

虽然只是初春季节,外边气温还很低,在这地下室,却暖洋洋的。

“怎么混乱成这个样子了?”

良久,萧凡的脸色益发凝重起来,轻声嘀咕了一句。

两人差不多有半年不曾见面了。自从第二次从南洋回来之后,萧凡将止水观留存的几乎所有有关河洛派的典籍,一股脑交还给了姬轻纱,专程在铁门市停留了三天,解答姬轻纱的疑问。然后,姬轻纱便将姬氏集团的所有俗务都交给手下打理,自己开始闭关修炼。

几天前,萧凡在西亚沙漠之中接到姬轻纱的电话,便即马不停蹄地赶了回来,在机场一见到姬轻纱,两人都愣怔了一下。无疑,姬轻纱在萧凡身上感受到了那股暴戾之气,而萧凡却一眼就看得出来,姬轻纱体内出了状况。

对于习武之人和修道之人而言,练功不得其法,真气走岔,走火入魔是最可怕的事情。

很明显,姬轻纱就是察觉到了体内的异变,才给他打电话的。

萧凡二话不说,就随着姬轻纱进了别墅的地下密室。开始给她诊脉。

“真的很乱啊?”

姬轻纱轻笑着问了一声,语气轻松无比,似乎不是在谈论自己的问题,而是在说一件和自己完全无关的事情。

萧凡瞪了她一眼,“训斥”道:“你还笑?你这都乱成一锅粥了……”

姬轻纱体内的气息,确实比较混乱。有河洛派的正宗传承,也有来自南洋的降头术修炼之法。还夹杂着从萧凡那里得到的一些无极门的修炼功法,混合在一起,却又难以兼容,相互之间,冲突不断。

姬轻纱却并不在意,嫣然一笑。说道:“你这不是来了嘛。”

既然你萧真人到了,我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再乱,你也有办法,不是吗?

萧凡不由得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说道:“我知道你想要融合众家所长,开创一门新的功法。但这种事情急不得,而且必须要主次分明。河洛派的正宗传承。始终是主,南洋降头术和我们无极门的功法,只能起个辅助作用。哪能像你现在这样,主次不分,齐头并进?不出乱子才怪!”

“反正我不管,你得给我弄好。”

姬轻纱笑着说道。

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

萧真人顿时就无语了。他终于发现,女人不管外表的区别有多大,本质上。她们都和苑芊芊是同一个类型。面对自己心爱的男人之时,就不讲道理。而且都懒得费脑筋。连姬轻纱这样独立的女强人,都概莫能外。

“怎么,难道我说得不对吗?你当初对芊芊那小丫头都那么好呢……”

眼见萧凡郁闷的样子,姬轻纱抿嘴一笑,悠悠地说道。

当初,你和那小丫头还没什么呢。就给她脱衣疗伤,甚至不惜动用本命真元。这许多时候过去,我在你心目中,还比不了她当初的地位?

萧真人马上又明白了一个“道理”——只要是个女人。就没有不吃醋的,只是吃醋的方式各不相同而已。

“你又不是个玩具,我怎么修补啊?”

萧凡很是郁闷地说道。

姬轻纱骤然瞪圆了眼睛,水汪汪的望着萧凡。世道真的变了么,连萧凡都开始跟自己开玩笑了?随即,一丝妩媚的笑意,自她嘴角浮现而出,渐渐向脸颊扩展开去,如同水波一般,温和而柔婉地一点点绽放开来,娇艳不可方物。

“随你啊……”

姬轻纱咬了咬嘴唇,轻轻说了这么一句。

随你把我当什么。

玩具也好,女人也好,都随你!

萧凡也意识到自己似乎是“说错话”了,禁不住老脸一红,然后,左腕一翻,指缝间寒光闪闪,几枚细长的柳叶飞刀探出头来。

姬轻纱只觉得一股大力骤然自萧凡搭在自己脉腕之上的右手上奔涌而出,争前恐后地冲进自己的奇经八脉,如同滚滚海潮,势不可挡。

下一刻,姬轻纱身上那层薄薄的轻纱像吃饱了风的船帆,鼓荡起来,裂帛一声,轻纱便化为了千万碎片,宛如一群洁白的蝴蝶,随风轻舞,美丽而妖艳。然而再多的“蝴蝶”,和轻纱之下那具绝美的胴体,都没有任何可比性。

萧真人不是没见过美女,不过这一刻,还是愣住了。

白得耀眼!

英明神武的萧真人,此时此刻也和普通年轻小伙子没有任何区别,面对姬轻纱绝美的胴体,眼前除了白还是白,白花花的,晃得人眼花缭乱。

“哎,看清楚啊,别扎错了穴道……”

姬轻纱反倒比萧凡还要更早一些镇定下来,又是嫣然一笑,低声说道。

普通针灸医生银针刺穴,为了力求精准,是要用手指在病人身上丈量的。比如下丹田,也就是任脉关元穴,具体位置是脐下三寸。不伸手量一量,怎么能确定三寸十厘米这么精准?

只不过萧真人的脸皮还没有厚到那一步!

总不能说,无极门当代掌教真人认穴的水准,还不如刚学针灸的毛头小伙子吧?

好不容易,萧凡才终于稳住了神思,深深吸一口气,也不去管额头上细细密密渗出的汗水,抬起右手,屏息静气,一针就扎在姬轻纱的关元穴上。

姬轻纱几乎全裸的娇躯,轻轻一震,脸上飞快地闪过一抹痛苦之色。

萧凡轻轻吐了一口气,第二针向着姬轻纱高耸"shuang feng"正中位置扎了下去。

两乳正中,任脉膻中穴,内功心法所谓之“中丹田”所在。

萧凡鼓起勇气,用最“简单粗暴”的方法,褪去了姬轻纱的纱衣,此刻毕竟没有勇气再去掉眼前那细细的黑色"xiong zao"。尽管他真要动手的话,姬轻纱也不会反对。

柳叶飞刀准确地扎中膻中穴。

第三针,扎在姬轻纱的督脉印堂处,也就是俗称“泥丸宫”的上丹田。

任督二脉是人体最重要的两条经脉,上中下丹田则是道家修炼内丹之时,最要紧的三处穴位。眼下姬轻纱体内法力混乱,三种内息纠缠在一起,缠夹不清。萧凡必须先封住她的丹田穴,封住任督二脉,将各种内息法力镇压起来,不许乱跑乱窜,再想办法将这些内息法力各自引导,分别储存于上中下丹田处,才能治好姬轻纱的病,防止她在日后的修炼之中,真的走火入魔。

三处丹田穴被封住之后,姬轻纱只觉得身子一下变得沉重无比,往日的轻灵半分都不剩下,体内真气法力的调动也立即迟滞不灵,但真气乱窜的那种烦恶感,却也大为减轻。

萧凡站起身来,转到姬轻纱身侧,轻轻抬起她的手臂,一枚柳叶飞刀光芒闪烁之中,扎进了腋下的极泉穴……一刻钟过去,姬轻纱身上便密密麻麻地扎上了十二枚柳叶飞刀。

萧凡又再回到姬轻纱对面,盘膝坐下,握住她的双手,让两人掌心的劳宫穴正正相对。

这时候,姬轻纱已经全身僵硬,完全不能动弹,连手指头都不能自行移动,唯独一双娇媚至极的凤眼,还是极其灵动,望向萧凡的目光,含羞带娇,却定定的,绝不闪烁。

反倒是萧真人有点吃不住劲,自行垂下眼睑,避开了这火辣辣的眼神。

一缕娇艳的笑容,自姬轻纱嘴角绽放开来,浓浓的,全是遮掩不住的爱意,也带着些许的促狭。

都说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那么,认真为自己治病的男人,应该更有魅力吧?更何况,这个男人还简单粗暴地褪去了自己身上唯一的衣物。

“注意,要进去了,忍着点……”

萧凡沉声说道,凝神静气,面容严肃。

姬轻纱还没调整好心态,只觉得双手劳宫穴一阵刺痛,两股庞大真气,如澎湃的海潮,汹涌而入,瞬间就将姬轻纱经脉之中原有的真气冲得七零八落。姬轻纱体内三股不同的真气内息,原本缠斗不休,忽然两股更加强大的真气以这种泰山压顶般的气势猛冲而来,顿时便放弃了“内斗”,一致对外,和萧凡对抗起来。只不过这种抵抗,实在有些无力,顷刻之间,三股内息便被硬生生地压制了下去,毫无抗拒之力。

很快,萧凡送进来的两股真气就在下丹田处合二为一,姬轻纱只觉得浑身经脉都被撑得满满当当,连半点空隙都不剩下,小腹部更是如同有一团熊熊烈焰在燃烧,刹那间脸颊潮红,宛如桃花盛开,娇艳无匹。

姬轻纱死死咬住嘴唇,拼命忍耐。

只是,她实在不知道,在这种“非人”的煎熬之下,自己到底能够忍到什么时候。

这种脱胎自离火之精的至阳之力,汹涌而来,绝不是每个女人都能抵受得了的……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