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 老朋友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8-15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凡提前离开了地下密室。

等姬轻纱整理好自己,从地下室里出来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多小时。在别墅一间布置得非常典雅的书房之中,萧凡已经平静下来,并且还给自己泡了一杯茶水,很随意地靠坐在布制沙发里,没有去翻阅书房中琳琅满目的藏书,也没有调息运气,就这么坐着,似乎在想自己的心事。

姬轻纱的神色也已恢复正常,眉宇间隐含忧色,慢慢走到萧凡面前几步处,停下了脚步,秀眉微蹙,低声说道:“萧凡,发生什么事了?”

就刚才,差点“出事”。

真要是和萧凡出点什么事,姬轻纱内心自然毫不反对,但刚才那一刻,萧凡的神情,明显不正常。原本清澈纯正的眼神,忽然变得极其暴戾,甚至夹杂着点点疯狂之意。那个时候的萧凡,和姬轻纱认知中的萧凡,没有任何相似之处,就好像忽然变了个人似的。

连姬轻纱都感到害怕。

在那样的情形之下,如果萧凡真的向她索取,姬轻纱还是不会拒绝,但是,也不会有丝毫的愉悦。两情相悦,灵肉结合和被一个自己所不“熟悉”的男人粗暴地占有,绝对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所幸关键时刻,萧凡自己悬崖勒马了,似乎他胸中的正义,终于战胜了欲望。不过萧凡还是没敢继续在地下密室待下去,甫一收工,便立即起身,离开了地下密室,将姬轻纱一个人留在那里。

这种天人交战再来一次的话,萧凡怕自己当真守不住。

当初,他没有趁人之危占有苑芊芊的身体,现在也不应该这样对待姬轻纱,那样太不尊重了。或许以后。这两位红颜知己都有可能成为他的枕边人,但绝不应该是在这种情形之下完成第一次。

姬轻纱可以肯定,在萧凡身上必然发生了一些自己所不知道的事情,而且一定是大事。

萧凡轻轻摇头,没有开口。

姬轻纱缓缓走过去,挨着他身边坐下,抓住他温暖的手掌。柔柔地放在自己娇嫩的手心里,抬起头望向他,低声说道:“告诉我,别让我老是担心。”

“炎灵之刃……”

萧凡轻声说道,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有这种事……”

听萧凡说完,姬轻纱不由得也目瞪口呆。萧凡叙说的这一切。完全超出了她的以往的认知范畴,而且如果萧凡说的是真的,那么毫无疑问,这个世界即将会发生大变。纵算出色如姬轻纱,也需要花一点时间来消化。

只是萧凡的描述虽然简短,包含的内容却实在太多,一时半会。又哪里能够完全消化得了?

萧凡站起身来,手腕一翻,一柄暗红色的长刀,骤然出现在他的手中,微一发力,长长的刀刃之上,便闪耀出一种火焰般的艳丽之色。姬轻纱刚刚感受到的那股暴戾之气,立即喷涌而出。清晰异常。

炎灵之刃出自离火之精,是火中圣兵。

火焰,一旦掌控不好,就很容易为祸人间。

姬轻纱惊呼一声,情不自禁地抬起手掌,掩住了自己红艳艳的双唇,瞪大双眼。一眨不眨地盯住了眼前这柄明显透出妖异之力的兵刃。

萧凡手腕轻轻一抖,炎灵之刃倏忽不见了踪迹。

姬轻纱这才轻轻地舒了一口气,低声说道:“萧凡,这刀。太霸道了,我看着都害怕……一般人很难掌控那种至阳之力,我觉得,能够少用还是尽量少用吧……”

姬轻纱不愧是术法中人,亲眼见识到了火焰刀之后,立即就能感觉出来,萧凡固然强大,较之这柄妖刀,还差着好几个档次。萧凡刚才也说过,自己目前仅仅能够发挥这柄利刃很小一部分的威力,如果不是因为炎灵之刃被无极天尊炼化过,以他眼下的修为,压根就运使不了。

萧凡勉强去使用这柄妖刀,等于是小马拉大车,一个运使不当,就会伤到自己。比如现在,萧凡没多使用炎灵之刃一次,戾气便深种一层。

“我知道。但是很多时候,由不得我。”

萧凡叹了口气,说道。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可想么?”

姬轻纱也知道萧凡说的是实情,不由得焦虑地问道。

“有。我打算去雪域高原一趟,那里的雪莲花,应该有些作用。我在《术藏》之中找到了一张丹方,虽然不完全对症,只要有千年雪莲花做主药,效果还是有的,最起码可以缓解一下。”

最多也就是缓解,要想真正止住暴戾之气的侵蚀,唯一的法门就是萧凡修为提升,不说高过炎灵之刃的原主人,起码要相差不多。然而这实在非一朝一夕之功。

“千年雪莲花?”

姬轻纱嘴角轻轻一扯,浮起一丝苦笑之意。

雪莲花被称为九大仙草之一,原本就极其珍贵。自然,以姬轻纱的财力和实力,普通的雪莲花也难不住她。关键是,千年雪莲花!

这是只在传说之中才存在的圣药。恐怕就是统治着雪域高原的大和尚,也未必能够拿得出来。

“不管怎么样,碰碰运气吧。”

“那当然。什么时候走?”

姬轻纱马上点头称是,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也要做百分之百的努力。姬轻纱很清楚地知道,炎灵之刃对萧凡来说,意味着什么。这是可以让萧凡的战力瞬间大幅度提升的神器。如果能够找到克制暴戾之气侵蚀的办法,这件兵刃就能经常动用,也就意味着萧凡的战斗力飙升了。

“要不,我收拾一下,咱们连夜走吧。”

姬轻纱随即有了决断。

至于萧凡是不是“邀请”她同行,姬轻纱压根就没去考虑。经历过刚才那幕场景,彼此之间的距离已经很近很近,姬轻纱几乎要以萧凡的女人自居了。

萧凡笑了笑,说道:“不急,如果我的感觉没错的话,有一位老朋友,应该也到了铁门。咱们和他见一面再走也不迟。”

“老朋友?谁啊?”

姬轻纱略感诧异。不过既然萧凡这么说了,她自然也没有异议。这里是铁门市,萧凡的朋友就等于是她的朋友,她要尽地主之谊。

“一个喜欢拿人家东西的人。”

萧凡微笑说道。

萧凡说诸葛映徽是他的老朋友,但诸葛映徽自己却绝不这么认为。至少在眼下,诸葛映徽可不觉得,萧家一少和他谈得上是朋友关系。

自从在“德云酒店”地下车库碰到萧凡之后,诸葛映徽这位偷王之王,就再没过过一天舒心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倒霉。所有这一切,都要怪到萧凡的头上。

每当静下心来的时候,诸葛映徽就这么恨恨地想。

不在“德云酒店”地下车库碰到萧凡和辛琳,诸葛映徽就不必答应萧凡去漠北偷什么“长春香”;不去白狼那个狼窝子里,诸葛映徽就不会手贱,顺路拿走那个玉佩;不拿走那个玉佩,就算他偷走了“长春香”,草原狼王,孛儿帖赤那也不会不舍不弃地死命追杀他。

甚至,白狼还为此颁下了数百万之巨的悬赏。

任何人,不用抓住诸葛映徽,只要向狼王提供了这位偷王之王的行踪,查证属实,白狼立即兑现赏金,决不食言。

只要是道上朋友,只要听说过狼王孛儿帖赤那的名声,就对这个赏格绝不怀疑。

白狼是万里草原之上,名头最响亮的大哥,是所有草原健儿最崇拜的狼王,说出来的话,从来没有不算数的时候。不要说几百万,白狼就算把赏格提高到几千万甚至上亿,大家也还是会深信不疑。

狼王一定会兑现自己的诺言。

这是所有道上朋友的共识。

故此,这一年多来,诸葛映徽一直在跑路。

虽然身为偷王之王,诸葛映徽的藏匿之术,也是一流的,只要他不主动作案,想要找到他的蛛丝马迹,绝不容易。但是,当整个江湖一多半的人都在找他的时候,哪怕偷王之王的藏匿本事再高,也抵挡不住。

短短一年多时间,诸葛映徽已经换了十七个不同的藏身之处,和整个江湖的哥们姐们,抓起了迷藏。

狼王已经先后三次提高赏格,上个月,赏格加到了八百万!

据说,如果再抓不到诸葛映徽,白狼会将赏格加到一千五百万!

仅仅只是通风报信,抓人的事,不用别人动手。白狼和手下六大骠骑,这一年多来,一直在中原腹地撵着诸葛映徽的屁股跑。

诸葛映徽已经明确地感知到,追兵离自己越来越近。最开始的时候,他在一个地方躲了三个多月,将近四个月。接下来,每个地方躲藏的时间就越来越短。不久前,诸葛映徽在南方一个城市,仅仅呆了不到一个星期,就察觉到了危险,不得不立即动身离开,跑到铁门市来。事实证明,他的预感非常准确,他前脚刚刚离开躲藏之地,白狼后脚就追到了那里,相差不到一个小时。

按照这个速度继续下去,诸葛映徽有预感,用不了几天,自己就会真的被白狼那个家伙逮住了。

那绝对是个粗暴的家伙!

诸葛映徽虽然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只要一想到自己落入狼王之手,却也禁不住不寒而栗。

死定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