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5章 请给我个交代!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8-16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好。”

白狼点了点头,没有多言。

原也知道,诸葛映徽没那么容易“投降”,这里虽然比较偏僻,毕竟还属于市区,而且老城区的人口并不少,用不了多久,就会引来很多人围观。估摸着,这会说不定都已经有人报警了。

孛儿帖赤那是草原英雄,铁门可不是他的势力范围,真要在这里把事情闹大了,也不好收场。

特穆尔狞笑一声,从卫生间屋顶一跃而下。

便在这个时候,一台车从菜市场一角忽然拐了出来,雪亮的灯光,笔直照射过来,将这里所有人都笼罩在灯光之下。

“唰——”地一声,一柄同样雪亮的马刀,骤然自一旁亮出,一道矫健的身影闪身而出,直向小汽车扑去。这是隐藏在暗处的最后一位草原骠骑。

“查干巴拉!”

白狼一声低喝,止住了他。

紧接着,小车雪亮的灯光黯淡下去,改了近光。车门打开,一位身材高挑,风姿绰约的大美女,缓缓走下车来,另一边,则走下来一位身材略显瘦削,身穿唐装的男子。

“狼王大驾光临,姬轻纱有失远迎,失敬了。”

姬轻纱微笑说道,与萧凡一起缓缓走近,对近在咫尺的查干巴拉和他手中雪亮的马刀,视若无睹。

白狼浓郁的双眉微微蹙了一下,随即仰天打了个哈哈,说道:“姬总,对不起得很,实在赶得太匆忙了,还来不及去拜访你,失礼了,真是抱歉。”

这一年多来,草原狼王率领着麾下六骠骑,万里追杀诸葛映徽。已经在大江南北掀起了一场不小的风波。实在这些万里之外来的草原健儿太强悍了些,无论在哪个城市现身,都会引起当地“大哥”的警觉和不安。传说之中,狼王可不是个安分守己的主。

为了避免引起误会。最初的几个月,白狼恪守着江湖规矩,亲自登门拜访那几位“大哥”,说明自己的来意,表示自己只是为了追捕诸葛映徽,没有其他意图。

白狼是道上响当当的英雄好汉,既如此说了,肯定信得过。而且,白狼还许下了那么高的赏格,转眼之间。那些对他警惕忌惮的当地“大哥”就变成了他的“战友”,大伙联手一致,全城大索偷王之王。

说起来,几百万的赏格,其实也并不太放在那些江湖大佬眼里。他们看中的,其实就是“偷王之王”这块金字招牌。真要是先一步抓到了诸葛映徽,这些大哥可不见得会乖乖将偷王之王交给白狼。

笑话,有偷王之王在手,几百万算个屁啊!

诸葛映徽身上随便取一个零碎下来,可能都不止几百万了。

只是以前大家都没有起心要去抓诸葛映徽,毕竟这位偷王历来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想抓他也无从抓起,反倒会惹火了他,找来无端的报复和麻烦。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你的房间里,取走你的金银珠宝,也就意味着他同样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割走你的头颅。

这一回。有草原狼王打头,大哥们便一个个都动了心思。反正枪打出头鸟,诸葛映徽以后要报复,也是报复白狼,与大伙何干?

后来越追越紧。在每个城市的停留时间也越来越短,白狼也就不大讲究这些礼数了。心里头想着,只要一逮住诸葛映徽,扭头就走,绝不停留,相信这些城市的大哥们,也不至于因为这么件事,就远赴草原漠北找狼王的麻烦。

那真的很需要胆量,更需要实力。

再也没想到,好不容易在这里将诸葛映徽堵住,却将姬轻纱给惊动了。

北方江湖道上,“玉观音”姬轻纱大名鼎鼎,堪称一等一的江湖大佬,铁门乃至整个燕北省地下世界的终极仲裁者。或许在江湖上的名气,还不能和黄海文二太爷这样风雨几十年的老巨头相提并论,但实力却绝对不比黄海文家稍弱。

在这样的关键时刻,白狼是真不愿意和姬轻纱会面,横生枝节。

可现在,姬轻纱已经来了,想不见都不行。

不过,白狼随即暗暗舒了口气,就只来了一台车,包括姬轻纱在内,两个人。瞧这个架势,实在不像是来兴师问罪的。只要能够不动手,一切都好商量。

姬轻纱嫣然轻笑,说道:“狼王言重了,小妹不敢当。”

白狼也是哈哈一笑,朗声说道:“姬总,白狼是个粗人,客气话不大会讲。这位诸葛先生,曾经偷了我的东西,那东西对我而言,非常重要。为此,我已经追了他一年多,好不容易在这里碰上,终于可以了结这桩公案,还请姬总行个方便。改日白狼一定登门致谢。”

姬轻纱还没开口,诸葛映徽忽然“咦”了一声,望向萧凡,怪笑道:“萧先生,是你啊?来得正好!”

偷王这话,只说了一半,但他话里的意思,萧凡却是明白得很——萧先生,长春香可是你让我去偷的,现在失主找上门来了,你总得站出来说句话吧?不然,我可要“检举揭发”了。虽然这样做,明显有悖偷王的职业道德,然而局势如此险恶,却也顾不得这许多。一旦被白狼带回大草原,那可就真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这时候,白狼等人的眼神,也跟着偷王之王一起,落在了萧凡的身上,顿时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大伙见过面。

一年多前,在岱宗之巅,青帝庙里,白狼和六骠骑,都和萧凡有过一面之缘。只不过那一次,是辛琳和他们打交道,并且与阿古拉交过手,萧凡自始至终,一言未发。

对这次意外邂逅,白狼也并未如何放在心上。

不料在这里又遇到了,好像,诸葛映徽和他也有些交集。

此人是谁?

此时能够和姬轻纱一起现身,除此之外,姬轻纱身边再没有其他人,由此可见,他的身份非同一般。甚至于,白狼还发觉,姬轻纱略略落后了半步,礼让此人在前。对普通人而言,这没什么,谁先谁后都无所谓。但在眼下这样的环境之中,这半个身子的落后,却极有讲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姬轻纱承认,此人的身份更在自己之上。

萧凡笑了笑,向诸葛映徽点点头,随即转向白狼,双手抱拳一拱,说道:“白狼先生,你好。我是萧凡,轻纱的朋友。这位偷王之王,诸葛映徽先生……嗯,也算是我的朋友吧。”

诸葛映徽不由得狠狠郁闷了一把。

什么叫“也算是我的朋友”?

稀罕么!

要是换一个环境,偷王老早扭头就走,不伺候了。然而眼下,却不是使性子的时候。性格再犟,为人再傲气,也得先保住性命。

“萧先生。”

白狼抱拳还了一礼,不亢不卑。

“狼王,抱歉得很,长春香是我让诸葛先生去拿的。当时我有急用,不得不然。不过,那个玉佩……可能是诸葛先生一时手痒。偷王,这玉佩,我建议你立即归还了吧。”

萧凡直截了当地说道。既然是和白狼这样爽朗的好汉子面对面,萧凡也就没有丝毫的拐弯抹角。

没那个必要。

诸葛映徽冷笑一声,说道:“萧先生,你说得轻松。玉佩现在是我唯一的筹码,这要是乖乖交了,人家要抓我回去五马分尸,你负责吗?”

“你闭嘴。你个毛贼,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谈条件谈筹码?”

手握屠牛尖刀的特穆尔在一旁厉声呵斥道。

此人身材在六骠骑之中是最矮小的一个,偏偏脾气又最暴躁。

特穆尔的意思明摆着:没有马上把你小子放倒,是因为姬轻纱突然现身,所以和她聊上几句。至于你诸葛映徽,那是我们的囊中之物。一个俘虏,就得有俘虏的觉悟。

而且为了这个可恶的小偷,这一年多来,特穆尔等人跟随着大哥在南方到处乱跑,不知道多久没吃过正宗的烤全羊,嘴里都淡出鸟来了。对诸葛映徽,能有什么好脸色给他看?

萧凡倒没有生气,淡然说道:“既然我到了这里,就不会让你被人抓回去五马分尸。把玉佩还给狼王!”

语气之中,却已带上了几分命令的意味。

“喂,萧先生,你这话,咱们可不爱听。”

萧凡话音未落,特穆尔立即又接上了话头,很不爽地说道。

其他五骠骑,也一个个露出恼怒之色。

“你知道咱们为了抓这小子,费了多大的功夫么?整整一年半,我们都在找他,腿都跑细了。这家伙是我们的!你现在横插一杠子进来,大包大揽,没这个道理吧?再说,长春香还是你让他去偷的,这也是咱家的东西,你还得给我们一个交代呢。”

“说得对!”

“就是这话!”

特穆尔的话,顿时就引起了其他同伴的赞同,一个个嚷嚷了起来。

白狼一摆手,止住了群情汹涌的下属,望向萧凡,沉声说道:“萧先生,特穆尔没读过什么书,粗鲁得很,请萧先生不要见怪。不过,他说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无论今天这个事,萧先生想要怎么处理,总也得给我们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否则,我不好跟弟兄们交代!”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