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6章 甘拜下风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8-16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白狼嘴里这么说,眼神瞥向的却是姬轻纱。

这里是铁门市,姬轻纱才是这座城市的“大佬”。

这一点,可不能弄错了。

不管萧凡真实的身份如何,没有直接表明,白狼就可以无视你。在铁门,只有姬轻纱才有资格跟白狼谈条件,其他人都不够格。

哪怕是姬轻纱的朋友都不行。

江湖道有江湖道的规矩。

姬轻纱浅浅一笑,低声说道:“狼王,萧凡说的一切,小妹都不会有任何异议。”

白狼双目微微一眯。

姬轻纱这个表态,实在太明朗了。

萧凡眼望白狼,缓缓说道:“狼王,不管怎么说,长春香是我让诸葛映徽去偷的,对此,我深表歉意。这件事,是我欠你的人情。早就听说过草原狼王的赫赫威名,萧凡很想交这个朋友。”

白狼微微动容。

萧凡这话,听在别人耳里,简直就是耍滑头。轻飘飘的,没有半点诚意。但听在白狼耳朵里,却绝不是那么简单。只因白狼本身,就是个极重信诺的好汉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萧凡说欠他个人情,事实上就是给了他一个承诺:只要你有需要,我就会还给你这个人情。

任谁都知道,草原狼王一诺千金!

如果萧凡是和他一样的性格,那么萧凡开出来的这个条件,已经很了不得了——不管你将来要求我帮什么忙,只要我能做得到,我就会去做,决不食言。

尽管是头一回和萧凡打交道,但白狼看得出来,萧凡绝不是那种喜欢随便许诺的人。

随随便便一个家伙,焉能得到姬轻纱的如此推崇?

铁门“女王”,何等眼界!

白狼的目光,向几名兄弟望了过去。

阿古拉忽然上前一步。高声叫道:“喂,小伙子,青帝庙里和你一起的那个女孩呢?她在哪里?我很想和她再打一场。那一次,我被她阴了!”

姬轻纱双眉轻轻一蹙。

对阿古拉嘴里说的这一切。她自然不知。不过姬轻纱能够看得出来,白狼其实是以这种方式,在向萧凡挑战。江湖道上,不管有多少规矩,其中一条规矩最大——谁的拳头硬,谁就是大哥!

白狼毕竟是领头人,他的思维模式不可能与手下这些个莽汉一样。

别看眼下,就来了姬轻纱和萧凡两个人,但姬轻纱却代表着铁门乃至整个燕北省的江湖道。换句话说,这是人家的地头。姬轻纱已经明白表态。萧凡完全可以代表她。在人家的地头上,“大佬”坚决要保诸葛映徽,白狼再强悍,也要好好掂量一下这事的份量。

追了一年多,好不容易堵住了诸葛映徽。白狼当然想要把这毛贼带回草原漠北去。

然而你怎么想是一回事,能不能带走,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所以,白狼毫不犹豫选择了江湖道上解决纷争的普遍办法——拳头上分胜负!

谁赢了,谁说了算。

别看阿古拉是个蛮牛似的肌肉男,没有得到白狼的首肯,怎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向萧凡挑战?

萧凡就笑,淡然说道:“那是我的女朋友,很不巧,她现在不在这里。几位大哥要是技痒的话,我可以代替她和几位过过招。权当是切磋好了。”

“好!”

阿古拉一声闷吼,肩膀一耸。就要上前动手,斜刺里一条人影飞身而出,抢在了头里。

“阿古拉,一边去。你那天已经打过了,我没赶上。今天该轮到我了!”

却是特穆尔。

看上去。特穆尔还不及阿古拉一半大,身手却矫健得多,这一抢出,快如闪电,手中的屠牛尖刀寒光闪闪,直向萧凡刺去。

特穆尔这一出手,就将他的武功家数表露无遗。或许,特穆尔压根就没有什么正经的武功家数,出手最大的特点,就是“又快又狠”。事实上,武术高手和技击高手有着明显的区别。武术高手更加侧重在武术上的修养是否能够达到更高的境界,而技击高手却只有一个追求——以更快速度,更狠的手法,更干净利落地打败一切敌人!

显然,特穆尔是技击高手。

萧凡没有动,就这么看着他,转眼之间,特穆尔就到了近前,萧凡还是稳稳站在那里,没有半分要移动闪避之意。

特穆尔大怒。

看在姬轻纱的面子上,他固然不想真个要萧凡的命,但这小子如此傲气,不知死活,却真的激怒了这位从草原上万里迢迢而来的好汉。

不杀你,也得给你个教训!

特穆尔决定要在萧凡那俊俏的“小白脸”上划一道口子。这道口子可以不用划得太深,但一定要足够长!

特穆尔右手一抬,想要改变刀锋的走向。

然后,就楞住了!

动不了。

百忙中低头往下一看,特穆尔的眼珠子顿时就瞪了出来。

那柄锋锐无比的屠牛尖刀,锋刃向下,握在萧凡的手里。严格来说,萧凡没有握住他的屠牛刀,而是伸出左手拇指食指中指三根手指头,捏住了他的刀锋。

特穆尔最初,是攻向萧凡的小腹部,快如闪电般冲来,单单这股动能,就很了不得。萧凡手里若是有一面很厚实的木盾,将他的刀子陷在其中,倒是可以理解。

但萧凡用的是手,用的是三根手指头。

就好像老虎钳一样,牢牢钳住了他锋锐无比的刀刃,无论特穆尔怎么发力,都仿佛蜻蜓撼石柱一般,连一丝一毫都撼动不了。

“呀——”

特穆尔一声大喝,满脸挣得通红,丹田处气血翻涌,浑身劲力都往右臂上涌去。

其实当此之时,真正正确的应对之策,是立即撒手,飞速后退,想法子躲开萧凡接下来的反击。只是这柄刀陪伴了特穆尔很多年,几乎已经成为他身体的一部分。一出手就被人家徒手夺走。而且是自己撒手放弃,无论如何都丢不起这个人。

特穆尔此刻,是一种出自本能的反应。

只可惜,结果还是一样的。哪怕他已经将吃奶的力气都使将出来,也依旧无济于事。屠牛尖刀,仿佛被铁水浇筑在萧凡手里,纹丝不动。

“特穆尔,小心!”

阿古拉一声大吼,顺手操起身边一条长长的竹竿,猛力向前一掷,宛如游龙经天,向着萧凡激射而去。

竹竿破空的呼啸之声,将另外两声细微而尖锐的破空之声差不多完全掩盖掉了。几乎无人听到,更加没人注意,在昏暗无比的灯光之下,有两枚乌黑的箭矢正和竹竿一起,射向萧凡。

这两枚箭矢仅有六寸长短。通体乌黑发亮,如同暗夜中的两条毒蛇。

白狼左边不远处的大汉手里,握着一具同样乌黑发亮的弩机。对弩箭有一定研究的人就能看得出来,这是一种经过改造的特制手弩,力道强劲无比。三十米内,杀伤力远远大过手枪。

“咯嘣!”

一声脆响,在夜色之中听起来特别的尖锐刺耳。

特穆尔惊恐而绝望地看到。捏在萧凡三根手指之中的屠牛尖刀,从中裂开了一道口子,还没等特穆尔回过神来,那道口子便迅疾扩大,想一道微型的闪电,飞速向刀刃四周蔓延。转瞬之间。这柄跟随了特穆尔二十年的屠牛刀,便化为了好几块碎片,飞扬而起。

“嗤——”

其中一块碎片,在夜空中化为一道惊虹,迎着长长的竹竿飞过去。将竹竿从中一劈为二。

“嗤嗤——”

另外两块较小的碎片,几乎是同时飞出,将竹竿阴影掩盖之下的两枚漆黑弩箭,也一劈为二。不过不是从中劈开,而是从中间截为两段。

看着这一切,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甚至包括姬轻纱在内。

知道萧凡武艺高强,也亲眼见他出过手,全程见证他大战摩鸠大国师,但姬轻纱还是不曾想到,萧凡身手之强,一至于斯。

暗夜之中,以屠牛刀碎片当暗器,如此精准,简直就是神乎其技。

紧接着,特穆尔一声大叫,整个人腾空而起,手舞足蹈,向着远处摔去。

人影一闪,白狼疾步抢出,伸手在特穆尔腰间一托,连消带打,将那股劲力化解掉了,将特穆尔稳稳地放了下来,站直身子。

直到这时候,特穆尔兀自呼呼喘息,惊魂未定。

原本打算往前冲的阿古拉早已站住脚步,定定地盯住了萧凡,两只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一张阔嘴大张着,吃吃的,半晌说不出话来。其他几位草原好汉,表情基本上也和阿古拉差不多。

“萧先生,神功盖世。白狼远远不如,甘拜下风!”

放下特穆尔,白狼双手抱拳,向萧凡一躬,朗声说道,语气十分诚恳。

萧凡欠了欠身子,缓缓说道:“狼王,冤家宜解不宜结,还希望狼王能够原谅诸葛先生这一回。”

白狼哈哈一笑,说道:“萧先生放心,我们草原汉子,说一不二。”

姬轻纱便望向诸葛映徽,以眼神示意。

诸葛映徽一言不发,从口袋里掏出一枚玉佩,上前双手递给白狼。

白狼伸手接过玉佩,放在粗糙的大手里,轻轻抚摸着,原本还带着些许激愤和不甘的眼神,渐渐变得极其柔和。稍顷,白狼大手一握,将玉佩收了起来,再次一抱拳,说道:“萧先生,姬总,白狼告辞。方便的话,请两位到草原来做客,大伙一醉方休。”

“到时候一定去向狼王讨酒喝。”

姬轻纱嫣然一笑,说道。

白狼哈哈大笑,大手一挥。

“弟兄们,走,回家了!”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