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7章 珍藏地图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8-17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萧先生,你还真是我命中注定的灾星啊……”

眼见得草原群豪大步而去,诸葛映徽望了萧凡一眼,长叹一口气,说道。

“偷王,命中注定这四个字,用得很好。”

萧凡淡淡一笑,说道,缓步向前。

“哎,你别靠近,我怕了你,还不行吗?”

诸葛映徽一摆手,叫道,急赤白脸的。看得出来,他是真的害怕萧凡。这家伙,只要自己一见他,准没好事。这一年多,被人追得像耗子一样,诸葛映徽要是个心眼窄的,只怕早就撑不下去了。

姬轻纱轻轻一蹙眉,说道:“偷王,我们这次过来,是真心诚意帮你,没别的意思,你误会了。”

“姬总,我相信你是真心诚意,看得出来。但是不瞒你说,你这位男朋友,我还真信不过他。我反正每次见到他,都没好果子吃。”

诸葛映徽满嘴跑火车。

姬轻纱俏脸微微一红,更增妩媚。以姬轻纱今时今日之身份地位,还真的很少有人敢和她这样口无遮拦地说话。当然,如果她和萧凡一点关系都没有,其实也不会很在意这样的玩笑话。

问题是,她现在的心理,早就起了很微妙的变化。

“萧先生,我这个人呢,不大喜欢欠人人情。说吧,这一回,让我去偷什么?”

“真经下卷。”

萧凡也不客气,直截了当地说道。

“我靠!你有没有搞错?真想让我死啊!”诸葛映徽怪叫起来:“就那真经上卷,都已经被丹增多吉那个变态的家伙追杀了一万里。你现在让我去偷真经下卷,还不如直接杀了我得了。”

“不去不去,坚决不去!”

偷王之王的脑袋,摇得跟拨郎鼓似的。

萧凡就这么看着他,不发一言。

“你别这样看着我,这次我真的不去。实话告诉你吧,就算我答应你去偷。也肯定偷不到。”

“为什么?”

萧凡淡淡问道。

“因为根本就没有真经下卷!”

“嗯?”

萧凡的双眉,扬了起来。

这个答案,倒是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他之所以让偷王之王去取真经下卷,就是因为,在真经上卷之中,有所心得。如果能够拿到真经下卷,加以参照。或许在术法修为上能够有更多的领悟。无极门之所以能够成为术法界领袖,就在于这种不断进取,不断糅合他派所长的传统。

尽管《无极九相篇》散佚不全,或许通过糅合他派所长,可以另辟蹊径。

可是现在,诸葛映徽却告诉他。没有真经下卷。

“我知道你不相信,但这是亲耳听两名老和尚在谈话的时候说的。他们也在寻找真经下卷。据首领大和尚说,真经上卷只是基础,下卷上边才记载着无上神通,只要能够找到下卷,他们目前窘迫的处境立马就能大幅度的改观。”

诸葛映徽说道,神色很认真。看上去好像真的一样。

萧凡就笑,笑着摇头,淡然说道:“偷王,你在撒谎。既然你早就知道真经下卷不在,那上一次为什么还要到德云酒店去?”

在“德云酒店”那一次,达尔喀大和尚和丹增多吉就是以假的真经下卷做诱饵,引诱诸葛映徽上钩。如果诸葛映徽早就知道真经下卷不存在,他又怎会上当?

诸葛映徽傲然一笑。说道:“我知道是假的。我只是想要告诉他们,只要是我看上的东西,不管他们用什么方法藏起来,都没用。”

他一个小偷,去偷人家教派的经文,本就是为了逞强。

“偷王,你刚才说。两名老和尚在谈话,除了首领大和尚,还有一位是谁?”

姬轻纱在一旁问道。

“洛吉大和尚。”

“不可能!”

姬轻纱吃了一惊,脱口而出。

“你肯定是搞错了。”

“我没有搞错。那就是他。”

“萧凡……”

姬轻纱转头望向萧凡,依旧还是满脸不相信的神色。

也难怪姬轻纱不信,实在照常理分析,这两位大师不大可能往一块凑。首领大和尚可不仅仅是宗教领袖那么简单,他更多的时候,是一位政治人物。但洛吉大和尚,却是雪域最著名的隐士,从不参与各种政治纷争。

雪域高原的大师们,有很多真正的隐士,在深山之中的寺庙里隐居修炼,多年不问世事。洛吉大和尚,就是这些隐士的领袖,声名远扬。最重要的是,洛吉大和尚年事已高。虽然很少有人知晓他的真实年龄,但至少也该有八九十岁了。四五十年前,他就是高原最受人尊敬的大和尚,其声望之高,甚至不在首领大和尚之下。那时候,还有很多人见过这位当代最著名的雪域隐士,得到过他的祝福。

洛吉大和尚,并不是世袭的僧官,他的崇高声誉,是靠着自己的高尚品德和渊深佛法逐渐在信众之中累积而来的。所以,按常理推测,四五十年前,洛吉大和尚至少也应该已经年过不惑。太年轻的修行者,不会得到信众们这样万众一致的认同和崇敬。

除非是可以轮回转世的世袭僧官,那又另当别论。

由此可知,现今的洛吉大和尚,少说也到了耋耄之年。

这样一位年高德勋的隐士领袖,又怎么可能爬山涉水,远赴国外,去和首领大和尚会晤?

他们之间,应该不会有共同语言。

萧凡也有些吃惊,因为宗教局那边,也一直不曾得到这方面的情报。有关首领大和尚的动静,都有专门的机构负责了解的。洛吉大和尚与首领大和尚会晤,这么重要的情报,专门机构怎么可能一无所知?

“偷王,你怎么肯定那是洛吉大和尚?你以前见过他吗?”

萧凡略一沉吟,便即问道。

洛吉大和尚频繁现身,已经是四五十年前的事了,等高原局势稳定之后,洛吉大和尚基本上便不怎么入世了。在高山之上的寺庙里隐居不出。诸葛映徽不过四十岁左右年纪,他出生的时候,洛吉大和尚几乎都不怎么露面了,他又是怎么认识这位隐士领袖的?

诸葛映徽冷笑一声,说道:“我以前没见过他,但这并不妨碍我确定他的身份。因为,首领大和尚就是这样称呼他的。而且对他礼敬有加,在他面前,首领大和尚行的是弟子的礼节。请问两位,如果他不是洛吉大和尚,还能是谁呢?”

萧凡和姬轻纱对视一眼,不禁骇然。

诸葛映徽这一反诘极其有力。几乎无可辩驳。须知首领大和尚也年纪高迈,连他都在另一名老和尚面前持弟子礼,那么除了洛吉大和尚,确实再也找不出第二位雪域上人来。其他任何一位大和尚,都不可能有这样的待遇,这是肯定无疑的。

只是,洛吉大和尚怎么会秘密出行。远赴他国去和首领大和尚会晤呢?到底有何种重大事件,令得两位大和尚都如此要紧?

“偷王,他们谈了些什么?”

萧凡随即问道。

“咦,我刚才不是已经跟你们说了么?他们在谈真经下卷的事。”

“我是说,除了这个之外,他们还谈了什么?”

诸葛映徽翻了个白眼,很不爽地说道:“你以为我敢在那里偷听多久么?再说这两位大和尚,都是七老八十的人了。做什么都慢吞吞的,十分钟也未必说上一句话,多数时候就是这么面对面坐着,像庙里的两尊菩萨。我能听到这么几句,完全是运气。”

菜市场陷入沉默之中,稍顷,姬轻纱说道:“偷王。既然真经下卷已经不在了,按照规矩,你总也得有所表示吧?”

人家可是救了你的命,而且为了你。萧凡还欠了白狼一个大人情,将来不知道要为白狼办一件多么艰难的事情,你老人家一点表示没有,就这么拍拍屁股走人,恐怕说不过去吧?

诸葛映徽就笑,嘴角带着讥讽之意:“我就知道你们会这么说。哎呀,碰上你们这样的灾星,算我倒霉。呶,这个给你们吧,我想应该足够还你们的人情了。”

偷王之王嘴里嘀嘀咕咕,满脸不高兴的神情,掏出一个小塑料袋递了过去。这塑料袋很小,又扁扁的,实在装不了什么东西,怎么诸葛映徽却大为肉痛的样子?

“是什么东西?”

姬轻纱伸手接了过来,却并不打开,径直交给了萧凡。

“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么?”

诸葛映徽益发的不耐烦了。

萧凡打开塑料袋的封口,从里面取出一个小小的卷轴,打开来,却是一张地图。这幅卷轴,入手极其柔软,好像是某种皮革,经过精心硝制而成。除此以外,似乎也看不出有什么特别。

“这是什么地图啊?”

姬轻纱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这张地图,是在真经上卷的夹层里找到的。”

“真经上卷的夹层里面找到的?我似乎没发现里面有夹层啊……”

萧凡很诧异地说道。真经上卷,曾经在他手里保管过一段时间,他不止一次拿出来参悟,却从未发现里面还有夹层。

“那是因为,你不专业。找东西,我才是最专业的。”

诸葛映徽得意洋洋地说道。

这一点,萧凡和姬轻纱也不得不承认。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真经上卷交给你的时候,这地图我就已经取走了,你怎么还能找到?”

萧凡差点一口老血喷出来,姬轻纱一时之间则有点手痒,只想好好教训一下这个疲癞的家伙。

“好啦,地图你们拿着,咱们这回,算是真的两清了。两位,沙扬娜拉……”

诸葛映徽举起手来一挥,随即转身,双手往裤兜里一插,身子晃悠着,扬长而去。

说走就走,没有半分迟疑牵绊,倒也洒脱得很。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