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9章 招待所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8-18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几块分不清楚颜色的破布条,长长的挂在一根粗大的柱子上,在高原猛烈的季候风中,腊腊飞舞,很寒碜但也霸气侧漏。

比这“招牌”更寒碜更霸气侧漏的,是招待所加油站本身。

修车,住宿,加油!

六个红漆大字,鬼画符一般,歪歪斜斜,没有任何间架可言,一看就是出自粗人之手,力道足够。这个公路旁边的招待所,篱笆之上绑着无数废旧的轮胎,但占地十分广阔。尘土飞扬的“停车场”,足足有上千个平方。几间土坯房,在靠里的一侧,一字排开。旁边则是一个废弃的公交车车厢,不过窗户都被黑色的布幔遮挡起来,看不清里面有些什么东西。

车厢旁边的柱子上,吊着一整扇牛肉,鲜血还在淋淋沥沥的往下滴落,一名并不十分高大,身穿肮脏皮袍,满脸胡茬,看不出年纪的男子,手持一柄厚背大砍刀,正在劈砍着牛肉。

肉屑飞溅。

这便是牧马人吉普车开进这个所谓招待所之后,姬轻纱和萧凡第一眼看到的情形。

姬轻纱轻轻一笑。

很正常。

原本也没指望能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见到什么高人雅士,文人墨客。在数百公里无人区中间,有油加,有肉吃,有一铺床睡觉,无论是谁,都应该感到很满足了。自然,姬轻纱压根就没打算在这招待所里过夜,用脚趾头也能想得到,这里的卫生条件,是个什么样子。他们带着帐篷,睡袋。又或者直接在车上睡一觉,都是很不错的选择。

姬轻纱远不如她的外表那样娇弱。

萧凡当然更加不挑剔,基本上,他连食物都不怎么需要。车上带着一些大补元气的药材,这就足够了。不过他不介意陪着姬轻纱在这里过一夜。高原的天气,变幻无常,在路况不明时,最好不要跑夜路。再说,这一回他们也并不很赶时间,在进入大雪山深处之前。完全可以将其当成一次高原自驾游,享受一番二人世界。

牧马人吉普车开进停车场,扬起一大片烟尘。

胡子拉碴的男人,依旧一刀一刀地劈砍着牛肉,眼皮子都不抬一下。

这样的服务态度,也就是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无人区。若是搁在东边南边的繁华地域,纯粹就是找不自在。

不过,当沙尘平息,车门打开,姬轻纱从车里走下来的时候,砍肉的男人终于抬起了头,双眼忽然瞪得老大。厚背大砍刀高高举在半空,却忘记砍下去,嘴里叼着的半截香烟,直接掉地上。如果不是因为这里的每一滴水都很珍贵,估摸着哈喇子很快就会流淌成河了。

就算是在灯红酒绿,繁华无比的大都市,姬轻纱也是祸水级的绝世美女,更不用说在这一望无际的荒原地带,直接将这个砍肉男子晃晕过去,乃是理所当然。

而将砍肉男子从梦魇状态中惊醒的。则是萧凡。

在砍肉男子眼里,萧凡一千个一万个不如姬轻纱好看,连姬轻纱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但萧凡够怪异!

在雪域高原初春的寒风之中,这个看上去身体很一般,似乎还在生着病的脸色苍白的年轻男子。居然穿着薄薄的唐装这种只在电视里出现过的奇怪服装。莫非不知道这里是雪域高原,不是南方沿海?初春时节,入夜之后,气温立即会骤降到零下好几度甚至是十几度。穿着这玩意,基本等于什么都没穿。

这也就算了,人家自己不怕冻死,别人也管不着。

关键是,他怀里还抱着一只猫。

在这雪域高原,就算是姬轻纱怀抱一只小猫,都已经让人觉得怪怪的,更不用说萧凡这个大男人。

尼玛,神经病么?

砍肉男子望向姬轻纱的眼光,全是惊艳;再望向萧凡的时候,就完全转变为毫不掩饰的嘲讽和鄙视,似乎还夹杂着丝丝的怜悯之意。

小子,这里可不是你家的安乐窝。凭你这弱不禁风的小样,敢带着这么好看得不得了的女朋友四处闲逛,难道你真的以为,这个国家的每一寸土地,都在法治的天空笼罩之下?

“老板,加油。”

姬轻纱完全无视砍肉男子“变幻莫测”的眼神,纤腰轻扭,缓步走到那一扇被砍得血肉模糊的牛肉旁边,朝着砍肉男子浅浅一笑,嫣然说道。

“加,加油……啊,好,好……”

砍肉男子再一次看呆了。

别看他待在这无人区里开这样一个招待所,并不代表着他没见过世面,更不代表他没见过女人。有些女人,远远一看,绝美,每走近一步,观感便降低一分。完全走到近前的时候,基本上就惨不忍睹了。但姬轻纱正好相反,远远一眼看去,绝美,越隔得近,越美。从头到脚,每一寸肌肤,每一次微笑,甚至每一个不经意的小动作,都娇媚入骨,令人情不自禁地筋酥骨软。

好不容易,砍肉男子才回过神来,连滚带爬地跑过去,手忙脚乱给牧马人吉普车加满了油。

姬轻纱微笑着,站在荒凉得如同戈壁滩的“停车场”,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四周,萧凡则怀抱黑麟,一言不发,只有双眼扫过那几间土坯房的时候,双眉微微蹙了一下。

那几间破房子里,透出隐隐的血光,萧凡可以肯定,这里曾经发生过命案,而且不止一起。

当然,哪怕这里真是处绝地,萧凡也不会放在心上。他只是一个纯粹的过客,只要这里的人安分守己,不胡乱打他们的主意,萧凡并没有打算节外生枝。毕竟他不是警察,也不能断定这里曾经发生的那些血案,就一定和眼前的砍肉男子有关。这样的小店,谁知道中间换过多少个主人了?

“多少钱?”

姬轻纱笑着问道。

“啊,不。不要钱……”

砍肉男子又结结巴巴地说道,也不知他是紧张还是真的有点口吃。

“不要钱?你们是学雷锋么?”

姬轻纱就笑,带着点调侃说道。

“谁说不要钱?五百!”

没等砍肉男子再开口,中间土坯房的房门“砰”地一声被人推开了,一个女人嘶哑粗豪的声音蓦地响了起来。气势汹汹,不带半点友善之意。

饶是姬轻纱和萧凡都算得见多识广,却也被这个冷不防杀出来的女人吓了一大跳。

这个女人,看上去约莫四十几岁模样,黝黑的脸上,透着两团黑紫色的“高原红”。爆出嘴外的牙齿黄黄的,还镶着一颗大金牙。梳一个大波浪头,还是二十年前流行的发式,身上穿着一件红白相间格子的呢大衣,里面则是一件黄色高领毛衣……基本上,从头到脚都是二十年前的装扮。

这次第。怎一个“土”字了得。

姬轻纱忍不住微微将目光移向旁边,这副尊容,实在有些违和,就算同为女人,姬轻纱也不忍直视。

“他说不要钱,你说要五百,大嫂。我到底该听谁的呢?”

“当然是听我的,他是个傻子,又不是老板!”

大波浪金牙女人立即叫道,望向姬轻纱的目光中,带着明显的敌意,和一股浓得不能再浓的醋意。似乎生怕姬轻纱会跟她抢男人。

平白受到这种“猜忌”,姬轻纱当真是哭笑不得。

“为什么要听你的,你也不是老板啊。”

便在这时候,又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倒是非常和善。让人听起来很舒服。而随之从隔壁一间土坯房里走出来的那个年轻些的男子,也确实比先前这两位要顺眼得多。

这男子大约三十几岁,相貌堪称俊朗,头发梳得一丝不苟,衣着非常整洁。一件土黄色的夹克和一双黑色的长筒马靴,让他看上去男子汉气息十足。不要说在这荒芜的边疆大地,就算在豪华大都市,这男人也堪称仪表堂堂。

一见到这年轻男子出现,原本气势汹汹的金牙女人便即撇了撇嘴,将头扭向一边,再不吭声。

年轻男子眼望姬轻纱,微笑说道:“不好意思啊,两位。他们是我的侄儿和侄媳妇,乡下人,没见过世面,土包子,不懂礼节,得罪了两位贵客,请两位多多原谅,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鄙姓胡,胡说八道的胡,名字叫胡烁,光芒闪烁的烁,老爹给起了这么个名字,叫两位贵客见笑了。”

这位胡烁先生,倒是彬彬有礼,说到自己搞笑的名字时,也是一本正经。

姬轻纱笑着点头,嫣然说道:“胡先生,你好。”

“客气客气,还没请教两位贵客尊姓大名?”

胡烁连连欠身,更是谦恭。

“我叫姬轻纱,这位是萧凡。”

姬轻纱简单地进行了自我介绍。

“两位这是自驾游吗?蜜月旅行?两位真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

不管他们是不是蜜月旅行,孤男寡女,千里同行,开着一台车在这千里无人区转悠,那关系能简单得了?说是小两口,绝不会引起不快的,就算不是小两口,也只会感到心中甜蜜。

胡烁很善于察言观色。

“胡先生,加油到底是多少钱呢?”

“三百三百,两位给三百就行了……哎呀,这荒郊野外的,生意难做,略微贵一点,请两位不要见怪。来来,两位请进屋,天马上就要黑了,晚上气温下降太快,野外太冷。两位今晚就在这里将就一个晚上吧,别的不敢说,几口热饭一口热汤还是有点。来来,请进请进!”

胡烁一迭声地相邀,极其热情。

说的也是事实。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