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0章 绑架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8-18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夜色渐深,屋外气温骤降,狂风呼啸,飞沙走石,打得土坯房的木板门“啪啪”地响。

屋子里,却又是另外一番光景。

出乎姬轻纱意料的是,这土坯房内不但宽敞空旷,而且还比较干净,颇有点“龙门客栈”的古朴模样。胡烁将他俩礼让到屋子一侧坐下,又连声吩咐他的“侄儿”,那位虽然看不出具体年纪,但可以肯定比他要大得多的砍肉男子,收拾一只最肥美的羊羔过来。

对于叔侄间这样的年龄反差,萧凡和姬轻纱都不奇怪。尤其在一些农村的大家族,侄儿比叔叔年纪大的情况在所多有。如果不是亲叔侄,而是族房叔侄,那么侄儿比叔叔大上几十岁都不稀奇,甚至侄孙比叔祖大几十岁也只是寻常。

不过看上去,侄儿夫妇对这位叔叔非常敬畏,胡烁随口吩咐一句,两人就屁颠屁颠的跑,没见他们提出过任何异议。

不一会,砍肉男子就用一个大大的铁叉子,叉着半扇羊肉上来,金牙女人则端上来一个托盘,上边搁着些坛坛罐罐,浓烈的胡椒气味扑鼻而来,呛得人只想打喷嚏。看上去,这是烤羊肉用的作料。

“这时节,羊儿都很肥美,一头羊我们几个肯定吃不完,先烤半只吧。”

胡烁笑着说道,也不去询问客人的意见,一手从砍肉男子手中接过大铁叉,手腕一翻,就搁在火盆上方的铁架子上。

姬轻纱和萧凡对视了一眼。

这胡烁外表斯文,礼节周到,内里可不是个好相与的。这大铁叉子加上半只剥了皮的羊,少说也有十来斤。一手提起来那是毫不为难,任何一个成年男子都能办到。然而手臂纹丝不动,仅仅靠着腕力,就能翻转这半只羊,可就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得到的了。

火盆里的火。烧得很旺,火苗“嗤嗤”地舔着半扇羊肉,很快,油脂就烤了出来,一滴滴掉落在火盆上,肉香扑鼻而来。胡烁拿起板刷。往羊肉上刷作料,动作轻柔,十分熟练。可见烤羊这种活计,他经常干的。

“姬小姐,两位这是打哪来啊……”

胡烁一边烤羊,一边看似随意地和姬轻纱聊天。他也看得出来。萧凡似乎不大喜欢说话,因此很主动地将聊天的对象锁定为姬轻纱。

“铁门。”

姬轻纱也随口答道。

“铁门?好地方啊,我有很久没去过了,其实我的老家,也是燕北省的……”

胡烁嘴里就加上了一点燕北方言的腔调,倒也像模像样。

“是吗?那真是太巧了,没想到在这里还能碰到老乡。”

姬轻纱嘴里和胡烁对答。不断打量着屋子里的情形。金牙女人坐在大门边上的柜台后面,身后摆着个木架子,上边摆放着一些酒水之类。金牙女人一边嗑瓜子一边看电视,不时嘿嘿地笑,电视机的声音开得很响。砍肉男子则坐在另一边,佝偻着腰,手里拿着个扁扁的酒瓶,间或喝上一口。在他的身边,还有一扇房门,根据方位判断。应该是通往另一间土坯房的。

看似无意,实际上这两人已经将整间房子的两个出口都看住了。

当然,在胡烁的身后不远处,还有一扇紧闭的窗户,只是离地有点高。真要发生什么紧急状况。这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白脸”和娇娇怯怯的女人家,怕是很难利索地从窗户那边翻出去逃跑吧?

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半扇肥羊不知不觉间已经烤得焦黄,扑鼻的香郁。

“来来来,姬小姐,萧先生,吃羊肉……”

胡烁将盛放着长柄小刀和长柄叉子的盘子,推到姬轻纱的面前,笑着说道。

“这烤羊肉,就要在火上切着吃,这样才最鲜嫩,也最香。要是切下来装在盘子里再吃,味道就稍微差点了。两位,来来,别客气。”

姬轻纱拿起长柄小刀和长柄叉子,试着切了一小片羊肉下来,送进嘴里,果然入口即化,满嘴焦香,不由得点了点头,说道:“嗯,不错,好吃。”

胡烁哈哈大笑,说道:“只要姬小姐觉得好吃那就好,以后我每天烤给你吃。”

姬轻纱双眉微微一扬,望了胡烁一眼,目光变得有点冷。

胡烁却好像没看见似的,举起刀子,割下一大块烤羊肉,搁在手边的一个盘子里,叫道:“金花,过来,把这盘肉送到隔壁去,别把那小子饿坏了。咱们今后的幸福日子,就全着落在他身上了。”

所谓金花,就是正在看电视的那个金牙女子,闻听胡烁召唤,虽然有些不大情愿,还是起身走过来,端起盘子就走,嘴里嘀咕道:“养着个男娃作甚?又不能陪客人赚钱……”

“你懂个屁。这小子的来历可不简单,家里老有钱,等他老子来要人的时候,嘿嘿,咱们就发财了……快去快去,别磨磨蹭蹭的。”

胡烁忽然爆出一句粗口。

姬轻纱把玩着割肉刀叉,望着胡烁,似笑非笑地说道:“胡老板,我怎么听着,有点不对啊。你不会是在绑架人质吧?”

胡烁哈哈一笑,说道:“姬小姐真是个聪明人啊,居然一下子就让你听出来了。其实,也没必要说得那么难听,什么绑架不绑架的,就是因为咱们实在是太穷了,不想办法弄点钱,日子过不下去啊。所以,严格来说,咱们这是劫富济贫,替天行道。”

姬轻纱就笑。

这胡烁还真是个人才,颠倒黑白很有一手,要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领导干部呢。

“不过姬小姐请放心,我绑架谁也不会绑架你的。没有人会绑架自己的爱人,对吧?”

胡烁笑得更加欢快,望向姬轻纱的目光,透出毫不掩饰的贪婪。眼见夜色已深,门外狂风呼啸,羊儿已经入圈,基本上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终于露出了本来面目。

姬轻纱笑着摇摇头,索性不再说话了。

跟一个被贪欲冲昏了头脑的家伙,有什么好说的?

胡烁也不去在意姬轻纱怜悯的表情,自顾自说道:“姬小姐,请你放心,我不是个粗鲁的人,我会对你很好的。赚的所以钱,我都交给你,这个家由你来当,好不好?我说话绝对算数!”

“赚的钱都交给我?就凭你这个小店啊?”

姬轻纱实在是忍不住了,又开口说了一句。

这世界上,不开眼的家伙永远都少不了。

“哎,姬小姐,你可别小看这个小店,只要经营得法,不说多了,一年下来,赚个几十百把万,绝对不成问题。这千里无人区,可就咱这一家店。凡是打从这里过的车辆人员,就没有不到我这里来住店的……这么说吧,这些都不算什么,我告诉你一个秘密,你知道刚才我说的那小子,是什么人吗?他是多巴部落的王子!多巴人,你们听说过吧?”

“他们部落别的没有,天山雪莲多得是,还有什么雪豹皮,雪狐皮,数不胜数。咱们不用多,就让他们拿一些这样的东西来换他们的王子,一转手,得是多大的一笔钱啊?是不是?少说也得是几千万!只要你跟着我,这笔钱,就归你保管,你是咱家的财政部长,怎么样?”

胡烁口沫横飞,自己都被这美丽前景激动得亢奋不已。

“多巴部落的王子?你能确定?”

便在这个时候,一直默不作声的萧凡忽然开口说道,语气平静,不带丝毫怒气。

胡烁猛地扭过头,灼热的眼神瞬间变得冷冰冰的,带着十分明显的嘲讽和不屑之意,脸上却绽开着笑容,说道:“萧先生,你终于开口说话了?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呢。我要是你,就绝不会问这样愚蠢的问题。你还是赶紧吃点烤羊肉吧,多吃点,吃饱。你这辈子,这应该是最后一餐了。吃饱点,好上路。”

萧凡望着他,脸色淡然,眼神更加平静。

姬轻纱嘴角微微翘起,没有讥讽,也没有不屑,只有怜悯。无论是谁,在萧凡面前犯下了这样严重的错误,都很值得同情,值得怜悯。

“萧先生,被这么看着我,我知道你很委屈。但这没办法,你娶了这么好看的老婆,不在家里呆着,往这无人区跑什么?你这叫送货上门,懂不懂啊?”

胡烁益发兴奋,望望姬轻纱,又望望萧凡,挥舞着手里割肉的刀子,大声说道。直到这个时候,兴奋难耐的胡老板还没有发现,萧凡和姬轻纱的神情,都太镇定了,绝不是正常人面对这种情况时应该有的反应。

“好吧,看在你给我送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份上,我可以给你优待。当然,不是让你选择怎么死,而是我杀了你之后,可以把你好好埋掉,不把你的肉剁碎了做成包子馅。怎么样,我够仁慈够大度的了吧……”

“呃……”

忽然,胡烁的长篇大论戛然而止,垂下头来,望着自己的胸口,满脸不敢置信的神色。

他的胸口上,插着一柄长长的割肉小刀,刀刃和一部分刀柄已经完全没入他的身体,只有一小截刀柄露在外边。污浊的血,顺着中空的铁管,泉水般喷涌而出。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