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9章 藏经阁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8-30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大安寺号称对游客开放,实际上只开放其中很小的一个部分,也就是寺庙的大殿和部分偏殿。真正要紧的部分,都竖着“游客止步”的大牌子。

一进寺庙,萧凡便脱离旅客团队,径直去了后院。

以他现在的修为,寺庙之中的僧人们,几乎无人能够察觉到他的行踪。就好像每个大学都有图书馆一样,每一座上规模的寺庙,都会有藏经阁之类的所在。

大安寺的后院静悄悄的,很少看到有僧人走动。

萧凡很快便找到了藏经阁,一栋红墙碧瓦的房子,只有一名僧人守在第一层的入口打盹。这里属于不对外开放的区域,平日里能够到这里来的,基本都是寺中僧侣,这位看守藏经阁的僧人,其实就是个图书馆管理员的性质,负责登记一下而已。

稍稍炼化过些许银翼雷鹏的内丹,萧凡对风遁术有了最基本的了解,现阶段就想要和风无邪那样做到随风掩形,基本上属于说胡话。不过对肉眼凡胎的普通人而言,萧凡的风遁术就实在太高明了。虽然还难以做到从看守僧人的面前走过而对方浑然不觉,但从另一个方向直接跃上二楼,看守僧人确实连半分异样都不曾察觉。

藏经阁里没人。

似乎“大安寺”的僧人并不是特别喜欢学习。现如今这世道,寺庙中的僧人也早已被红尘感染,又有几人是真正愿意出家为僧的?不过是遵循着古老的传统。在特定的年龄段里,出家为僧几年时间。以后还要还俗,娶妻生子的。

既然只是做做样子,那就没有必要太认真了。

倒是方便了萧凡行事。

大安寺的藏经阁虽然比不上大学的图书馆,藏书也算得十分丰富,至少有好几万册。不过对那些装帧精美,以现代印刷技术印刷的经文书本,萧凡连正眼都不瞧一下。藏经阁一共三层,第一层和第二层都是这种精美的现代印刷本。

萧凡径直上了三楼。

三楼上着锁。门框上积着一层薄薄的灰尘,看上去,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人踏足过这里了。

这样的门锁,自然不会对萧凡造成任何阻碍,转眼之间,萧凡便进了藏经阁内,外边的房门依旧锁着。没有任何破坏。

“风遁术果然有些道理……”

萧凡微微一笑,低声自语了一句。

这还仅仅只是炼化银翼雷鹏内丹之后自然而然就拥有的本领,很“粗糙”,没有经过任何“加工”。事实上,目前萧凡也不知道该如何通过其他途径,强化这种本领。无极门的修炼功法。似乎和雷鹏本身的风雷属性并不兼容。或许如同姬轻纱所言,在找到金翅大鹏王的修炼功法之后,能够真正将银翼雷鹏之力化为己用。

三楼藏经阁的空间,比下面两层明显要小得多,只有几排书架。架子不高。书架上摆放的不再是印刷本,而是一卷卷的羊皮卷。硝制皮革的气味有些难闻。看得出来,这里才是整个大安寺真正最有价值的所在。

对于金翅大鹏王转世金身的修炼功法,老实说,萧凡没有半点头绪。在此之前,他也起过卦,卦象模糊得很,几乎毫无所指。无极门的占卜之术再了得,也很难卜算到这样的事情。传说之中的金翅大鹏王,乃是仅次于佛祖级别的一等大妖,恐怕就是无极天尊,也不能用卜算之术去寻找金翅大鹏王的功法吧?

既然如此,那就只能老老实实,一卷一卷地找下去,看看能不能有所收获。

在这藏经阁内,萧凡一待就是几天几夜,在这段时间内,始终没有任何人来打扰他。倒是有僧人进过一楼二楼的藏经阁,三楼却没有一个人来过。不知道是寺院有这样的规定,刻意将这些羊皮卷保护起来,不许人接触;还是压根就没有僧人愿意来翻阅这种“上古时期”的羊皮卷。

实在太晦涩难懂了。

也就是萧凡有着深厚无比的梵文功底,否则对着这一排一排的羊皮卷,也只能干瞪眼。

只不过数日下来,萧凡一无所获。

这些羊皮卷记述的,都是高原佛教古老的经文和佛教故事,不少羊皮卷的存世时间,甚至比宗伽大师还要超前许多年,可以追溯到神魔大战之时。其中好几个羊皮卷都记述了当时神魔大战的场景,相当详尽。

萧凡不由得苦笑起来,其实“上古时期”的神魔大战,不仅仅大安寺的羊皮卷有记载,《无极术藏》的很多古籍里也有记载,只是那时候,谁不是将这些当成神话传说来看待?谁又可能相信这些都曾经真正发生过?

最中间的书架最上一层,整整齐齐摆放着几个做工精美的长条形檀香木盒。

这是整间藏经阁最中心的位置,也是唯一一层没有直接摆放羊皮卷而是摆放檀香木盒的书架。萧凡早就发现了这一层的与众不同,却并没有急着打开那些木盒。在没有得到任何提示的情形之下,萧凡没打算随便破坏自己一贯的行事风格。被特殊的事物吸引,然后毫不犹豫地将其他看似普通的东西抛开,向特殊事物趋之若鹜,乃是很多人的习惯,但不得不说,这其实并不是个好习惯,往往真正有用的东西,是隐藏在普通东西之中的。

萧凡如果急着打开那些木盒,结果发现并不是自己要找的东西,大失所望之下,对此行的信心是一个很大的打击,只怕再也没有心思一卷一卷翻阅剩余所有的羊皮卷。假如他想找的功法,凑巧藏在其中一卷毫不起眼的羊皮卷内,说不定就会错过。

把所有其他羊皮卷都翻阅过后,萧凡确定没有遗漏,这才开始打开这最后一层书架上所搁置的檀香木盒。木盒里仍然是很陈旧的羊皮卷,却是宗伽大师的手书。萧凡曾经研究过宗伽大师悟道时手书经文的上卷,对宗伽大师的笔迹非常熟悉。

时间又过去了整整一天一夜。

萧凡将所有装在檀香木盒里的羊皮卷都阅读了一遍,慢慢合上最后一卷羊皮,装进木盒,放回原处。闭目沉思稍顷,轻轻点了点头。

他还是没有找到金翅大鹏王的修炼功法,不过此行却也绝不是一无所获。最后一卷羊皮之中,就记载着宗伽大师的感悟心得。宗伽大师在羊皮卷上亲笔写着,大鹏的暴虐之气,影响到了他的禅心,让他血脉贲张,难以静心修炼。需要以慈悲佛法,才能逐渐化解这种深入内心的暴戾。

萧凡几乎可以肯定,宗伽大师一定修炼过有关金翅大鹏王的功法,否则就完全无法解释,为什么在宗伽大师的手书之中,会出现“大鹏暴虐之气”这样的描述。金翅大鹏鸟在佛教经典之中,是地位极高的神祇。按照风无邪所言,宗伽大师乃是金翅大鹏王的转世金身,如果他不是有亲身体验,绝不会写出那样的话语来。

只是,金翅大鹏王的功法,宗伽大师并未手录下来。

这也很好理解。

如果宗伽大师真是金翅大鹏王的转世金身,在他觉醒之后,一定会察觉所处的环境,和转世之前的环境,有了很大的变化,灵气殆尽,中土修真世界彻底崩坏。饶是如此,宗伽大师肯定还会继续修炼金翅大鹏王铭刻在他神魂记忆之中的功法,直到确定真的无法更进一步之后,才会采取其他的措施。

不管他采取何种措施,金翅大鹏王的功法,必定都是最高的机密,会用最妥善的手段保存,不会轻易展现在世人眼前。甚至宗伽大师根本就不会将之形诸于文字,而是继续铭刻封印在自己的神魂记忆之中,等待下一世转世金身的再次觉醒。

这种情形的可能性也不可低估。

毕竟转世金身是在宗伽大师之后才逐渐变成某种定制的。

而且,宗伽大师也明白说过,慈悲佛法可以化解暴虐之气。一念及此,萧凡禁不住伸出右手,略一调动法力,一头银翼雷鹏的虚影,在他的手掌之中跃然而出,铁喙钢爪,银翼闪闪,雷光湛然,尽管只有数寸大小,却自有一股搏击于苍穹之上的凌厉气息,双眼狠狠地盯住了萧凡,充满着怨毒和不甘之意。

萧凡笑了笑,忽然对雷鹏虚影说道:“你也不要如此不甘,长生之路,原本就极其艰难。生生死死,自有定数。你我如今合为一体,未必就是坏事。或许有朝一日,你还能重见天日,再次翱翔于九天之上。”

雷鹏依旧恶狠狠地盯住他,毫不领情的样子。

萧凡轻轻摇头,手掌微微一抖,雷鹏虚影便即消逝不见。

无极传承,不属于儒释道三家的任何一脉,乃是独立于这三大教之外的道统。不过既然慈悲佛法能够化解戾气,萧凡倒也并不在意多钻研一番佛家典籍。

而且,一切善举都能归纳为慈悲佛法的范畴。

便在这时,萧凡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为了避免引起寺内僧人的注意,这些日子,萧凡的手机都是调为振动状态。

萧凡取出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区号显示,这个电话来自中东某国。

萧凡心中微微一动,首领大和尚目前正在这个中东国家长住。难道这个电话,与首领大和尚或者丹增多吉有关?

下一篇: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