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1章 傲慢的主教

所属目录:大豪门    发布时间:2014-08-31    作者:不信天上掉馅饼


首领大上师的府邸,在纳卡市西郊,依山傍水而建,风景极其秀丽,占地十分广阔,别墅的后花园,甚至有一个不小的高尔夫球场。乍一看上去,实在不像是一位宗教领袖的住所,反倒处处显露出奢华的世俗气息。

所以,当金发碧眼的导游小姐得知萧凡要去西郊,当时就吓住了,俏脸变色,一迭声地告诉萧凡,那里不是旅游区,那是私人区域。按照该国的法律,如果未经主人许可,擅闯私人领地的,主人可以使用武力自卫。换句话说,人家开枪崩了你,是法律允许的,不会因此承担任何刑事和经济赔偿责任。

这样“危机四伏”的凶险之地,谁敢胡乱去窥探?

不过看在萧凡拿出大把钞票的情面上,最终还是有一名胆大的的士司机,答应跑一趟。只要机警一点,看到情况不对立即停车,也不见得必死无疑。

首领大上师在纳卡市的很多活动都十分高调,从不压抑,萧凡知道他在纳卡市的住所,乃是理所当然。不要说所在位置,就算萧凡想要知道他别墅里有多少个佣人,都不是什么难事。

的士司机固然壮起了胆子,但是等萧凡一下车,立即便掉转车头,一溜烟跑掉了,绝不肯在这是非之地不久留。

望着急匆匆开溜的出租车,再看看眼前豪华得不像话的别墅,萧凡禁不住轻轻摇头。一位宗教人士,在异国他乡的土地上。用得着这么高调奢华么?居然连人家本国的人都惹不起躲得起了。

事实证明,出租车司机的紧张是有道理的。

萧凡刚刚靠近别墅的大铁门。立即就被两支黑洞洞的枪口指住了。两名全副武装的保安人员,目光炯炯地盯住萧凡,上下打量着这位身穿月白唐装,明显来自远东的黄皮肤男子,眼神冷冷的,带着十足戒备之意,嘴里叽里咕噜地说了一大通。

萧凡淡然说道:“我是萧凡,我要见首领大上师。”

字正腔圆。说的标准普通话。

“有预约吗?”

其中一名也是黄皮肤的男子,改用英语反问道,眼里的敌意更甚。

“没有预约,但是你们必须立即通报。”

“对不起,我们不会为你通报的。没有预约,任何人都不能进去打扰大上师的清修。请你立即离开这里,否则一切后果由你自己负责。”

那名黄皮肤的保安人员。立即冷冰冰地说道,虽然用词很“规范”,但那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傲气,却跃然而出。

萧凡双眉一扬,不再多言,举步就向前走去。

“哗啦——”

两名保安员同时拉开了枪栓。

“退后!”

黄皮肤保安人员手指搭在了冲锋手枪的扳机之上。厉声喝道,任谁都不怀疑,只要萧凡再往前一步,他就会毫不犹豫地扣动扳机。

“这里是私人地方,你敢乱闯的话。我们有权开枪将你击毙!”

“这是法律允许的!”

萧凡冷“哼”一声,声音不大。听在两名保安耳中,却犹如惊雷滚滚,两人同时惨叫,捂着耳朵,双膝一软,跪了下去。萧凡看都不看他们一眼,缓步向前,不见他有其他任何动作,两扇沉重的大铁门,立时扭曲变形,“轰”地一声,同时飞了起来,足足飞出七八米远,才猛然砸落,将鹅卵石铺成的精美大道砸得火星四溅,最终在旁边的草地上砸出一个大坑,才总算消停下来。

两名保安人员大张着嘴,半晌没有回过神来。

萧凡举步向前。

下一刻,别墅之中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数不清的持枪保安,纷纷从各处冒了出来,急匆匆向这边赶过来,大家都不约而同地将枪口对准了大门口那个长身玉立的清秀年轻男子。

“首领大上师,请现身一见!”

萧凡脚下不停,继续不徐不疾地向前走去,淡然说道。

所有急匆匆向这边赶来的保安人员,忽然一个个捂住耳朵,跪倒在地,大张着嘴,露出极其痛苦的神情。似乎突然之间,有什么古怪的东西,钻入了他们的脑子。

正在小湖边坐着谈话的两名中老年男子,惊讶地看到自己面前的茶杯忽然震动起来,茶杯中的水宛如煮沸一般,咕噜咕噜地往外冒着气泡,然后,茶杯无声无息地爆裂开来,茶水淌了一地。

两人脸色同时大变,急匆匆站起身来。

“萧先生,你……您这是干什么?”

等达尔喀上师急急忙忙从湖边赶到别墅正门的时候,极目所至,除了萧凡而外,就没有一个站着的人。所有的保安人员,全都双手抱头,在草地上滚来滚去,"shen yin"之声不绝。

达尔喀目瞪口呆,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达尔喀上师,这应该问你自己。明知道我会来,你的保安人员却这样粗暴无礼,达尔喀上师,我很怀疑,这是你故意让他们这么干的。难道你就想用这种态度来和我谈判吗?”

萧凡冷淡地看着有些惊慌的达尔喀,缓缓说道,语气比目光更冷淡。

显而易见,对达尔喀,萧凡并没有多少好感。

知道自己要来,这人居然愚蠢到想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简直是岂有此理。

丹增多吉明明告诉过他们,自己曾经斩杀过千年雪妖和风中妖灵,估计这些人没有亲眼所见,都以为丹增多吉在说胡话,绝不相信。

萧凡丝毫也不想跟他们兜圈子,浪费时间。

达尔喀额头上渗出了冷汗。他虽然和萧凡只有一面之缘,但萧凡给他的印象,一直是温文尔雅,气度雍容的人。没想到今日一见,却大异寻常,萧凡冷淡的眼神和语气,令他一阵阵的心悸。

“萧先生,这是一个误会,我没想到,你来得这么快。而且,我没有接到官方的通知……”

达尔喀毕竟不是常人,马上就想到了一个很好的借口。至于官方的通知,则是冲着萧凡萧家嫡长孙的身份去的。宗教局一个赋闲的副处长,自然当不起官方郑重其事地对待,可是萧家嫡长孙绝对是个例外。

萧家嫡长孙忽然来到纳卡市,与首领大上师会面,可不是件小事,必定会引起官方的关注,被人解读出无数的信息来,有可能造成极大的影响。

萧凡淡淡说道:“达尔喀上师很希望这次会面被官方知晓么?如果达尔喀上师想要以此来做文章,达成什么目的的话,恐怕要失望了。我非常反感别人给我设圈套,真发生那样的情况,我不介意让所有人自动闭嘴。”

说着,眼神在满场横七竖八躺着的保安人员身上扫了过去。

时间过去了好一阵,这些人却兀自在抱头打滚,丝毫没有要站起身来的意思。

达尔喀心中一寒,冷汗汨汨地冒了出来。

“萧先生,这里是纳卡市,不是华夏国!”

便在这时,一名四十几岁的中年男子,穿着这个国家的传统民族服装,宽袍大袖,缓缓走了过来,站在达尔喀身边,望向萧凡,冷冷说道,眼里满是戒备和敌意。

这名中年男子说一口明显经过修饰的牛津英语,戴着一副极其昂贵的杜嘉班纳太阳镜,满是黑毛的手腕上,则戴着一款更加昂贵的百达翡丽超大型单按钮计时腕表,身材高大,满脸傲气,一看就是那种真正手握重权的大人物,习惯了人上人的感觉。这种傲气,一般人是很难装出来的。

“在哪里都一样。”

萧凡毫不在意地瞥了他一眼,以更加不在意的语调淡淡说道。

甚至于,连这名中年男子的名字都没有询问。

对于这些乱充大尾巴狼的家伙,又是达尔喀的朋友,萧凡一样的不感冒,也就懒得和他讲什么礼节。自己远道而来,这些家伙的手下不问青红皂白就敢拔枪相向,萧真人迄今没有真正伤人,已经很克制了。如果辛琳或者苑芊芊跟随在侧,这会儿就算没死人,起码也有不少人挂彩。

“恐怕不一样!”

中年男子顿时便火将起来,狠狠地盯住了萧凡,怒声说道。

在这里,在纳卡市,这么多年来,还真没什么人敢于和他这样说话。凡是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基本上都已经从这个世界上消失掉了。

眼见得中年男子生气,达尔喀眼里飞快地闪过一抹得意,嘴里却客客气气地说道:“萧先生,我为你介绍,这位是阿卜杜拉主教,拉赫曼大主教的得意门生,明定继承者,未来的大主教。”

在这个宗教势力极大的国家,阿卜杜拉这个身份,已经基本等同于“皇太子”了。难怪他明知萧凡在华夏国的身份地位,也依旧如此傲岸。

不管怎么说,这里与华夏国远隔万里,是他阿卜杜拉的主场。在这里,萧凡不过是一位孤身的异国男子罢了,如果客气点,他可以将萧凡当成萧家子弟对待,要是不客气的话,也就是个普通的游客。甚至在惹怒了阿卜杜拉的情况下,连普通游客的待遇,也未必能够得到。

达尔喀等到萧凡和阿卜杜拉针尖对麦芒了,才介绍阿卜杜拉的身份,完全就是故意为之。

下一篇: 上一篇: